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谢选骏: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戈尔巴乔夫:那位丢失帝国的人》(BBC 2016年12月13日)报道: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25周年之际接受BBC采访


   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指责西方"向俄罗斯挑衅",并说苏联在1991年崩溃是因为"背信弃义"。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史蒂夫·罗森伯格在莫斯科得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在苏联灭亡后25年之际采访戈尔巴乔夫。
   
   85岁高龄的戈尔巴乔夫一直身体不太好,但他的幽默感却丝毫不减,坚不可摧。我们见面的时候,他指着自己的拐杖说:"瞧,现在我要走走就需要三条腿了!"
   
   戈尔巴乔夫同意和我聊聊世界巨变的时刻:超级大国苏联分崩离析的那一天。他告诉我说:"苏联发生的事对我来说如同一场大戏,也是对每个居住在苏联的人的一场大戏。"
   
   "那是一场政变"
   1991年12月21日,俄罗斯电视台在晚间新闻联播里做出了戏剧性的宣告:"晚上好,现在播报新闻。苏联已经不复存在了……。"在之前的几天里,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一些领导人们会晤,准备将苏联解体,成立一个独立国家的邦联。之后,另有8个苏联加盟共和国也决定加入他们的行列。他们结成一团,联合起来违抗戈尔巴乔夫:后者作为苏联领袖一直在努力把各个加盟共和国维系在一个国家之中。
   
   戈尔巴乔夫告诉我说:"我们的身后还有背信弃义。我个人的身后也一样。他们说要点根香烟,但却在把整个大厦点着。目的就是为了争夺权力。他们无法通过民主的方式达到这个目的,于是他们就犯下大罪。那是一场政变。"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在克里姆林宫,苏联国旗最后一次降旗。戈尔巴乔夫回忆说:"我们当时完全在走向一场内战,我辞职是为了避免那种结局。""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里发生一场社会分裂和一场斗争难以想象,我们各地都有各种武器,包括核武器,一旦开战会导致众多人们死亡和巨大的破坏。我不能就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就让那种情况发生。选择下台我就成功达到了(和平的)目标。"
   
   普京怎么样?
   戈尔巴乔夫当时在辞职讲话中宣称,作为他的改革重建(perestroika,又译新思维)计划,社会"已经获得了自由。" 25年后,我问他,他是否认为那种自由是否在当今的俄罗斯受到了威胁。他回答说:"这个过程尚未结束。我们需要坦率地讨论这个议题。对有些人来说,自由是一种烦恼,他们感受不到它的好处。"
   
   我问:"你的意思是指普京吗?"
   
   他回答道:"你得猜猜我在说谁。这个问题我要你来回答。"
   
   在我们的谈话中,戈尔巴乔夫避免直接批评普京。但他做出了点滴暗示说明,他和普京总统有分歧。
   
   我问他:"普京是否向你征求过建议?"
   
   戈尔巴乔夫回答说:"他已经是无所不知。每个人都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做事。就像法国人说的那样: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西方的"挑衅"
   这位前苏联总统痛斥现代俄罗斯的问题。他告诉我:"官僚,偷窃这个国家的财富,并开始创建各种公司。"
   
   他批评普京总统的亲信之一、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负责人谢钦,指责他试图干预国政。
   
   他也攻击了西方,指责西方"向俄罗斯挑衅"。
   
   "我敢肯定,西方媒体,包括你本人,得到了特别的指示要诋毁普京,要把他干掉。当然不是从肉体上消灭他,只是要确保把他赶到一边去。但是,正因为如此,他的民意支持率达到了86%。不久,这就会达到120%!"
   
   正是戈尔巴乔夫与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良好关系为冷战结束铺平了道路。那么,戈尔巴乔夫怎么看待白宫即将迎来的新主人呢?他见过特朗普吗?
   
   戈尔巴乔夫告诉我:"我见过特朗普的高楼大厦,但我过去并没有见过他本人,所以我无法判断他的观点和政策。但这是个有趣的情形。在俄罗斯,大家都认为民主党会赢(得美国大选),包括我本人原来也这么想,只是我没有说出来。"
   
   在西方,很多人把戈尔巴乔夫看作英雄:因为这个人给了东欧自由,允许德国统一。但在他的家乡,很多人把戈尔巴乔夫视为丧失他们的帝国的领导人。
   
   唱起苏维埃的歌曲
   我问他:"对苏联垮台,你是否要承担什么责任吗?"
   
   他说:"让我心烦的是,在俄罗斯,人们没有充分理解我的初衷和我实际上做了什么。"
   
   "对这个国家,对这个世界来说,改革重建(perestroika,又译新思维)开启了合作和和平之门。我的唯一遗憾只是我无法将之进行到底。"
   
   在结束这次采访之际,戈尔巴乔夫和我来到了他的钢琴前面。我开始弹琴伴奏,戈尔巴乔夫唱起一些他最喜欢的苏联流行歌曲。
   
   在结束一场对戈尔巴乔夫的采访之际的这些即兴哼唱已经成了一种令人好奇但感觉很可爱的传统。这个用改革重建改变了世界的人喜欢哼唱小曲。
   
   他唱道:"往昔未来,弹指一挥间;那一瞬刻,就是我们常说的生活。"
   
   苏联就是在弹指一挥间灰飞烟灭了。70年太久,但和罗马帝国与奥斯曼帝国相比呢?
   
   但我认为,将摧毁苏联帝国归咎于戈尔巴乔夫是不公平的,或者归咎于那些分离的加盟共和国也一样也是不公的。
   
   苏联可能天生就有各种缺陷:经济方面的、政治方面的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也许,它作为超级大国的短命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谢选骏指出:BBC不懂,戈尔巴乔夫丢失帝国的原因,并非“超级大国的短命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而是“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可有两次——一次是列宁搞的民族自治,一次是戈尔巴乔夫搞的新思维——都是“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毕竟,俄罗斯是无法西化的,因为那是一个蒙古人混血的国家!也许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才可以说,这个“超级大国的短命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2019/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