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谢选骏文集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谢选骏: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学者:中国不会借鉴苏联取消一党制经验》(BBC中文网 2015年2月 2日)报道:
   
   今年是前苏联取消一党专制25周年,而一党制的取消所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导致了苏联这个红色帝国的灭亡,以及中欧、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解体。

   
   前苏联的解体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崩溃,使得世界共产党——尤其是中国共产党极其震惊,不久前刚用武力手段平息了六四民运的中国共产党从苏东事件中吸取的教训是,决不重蹈导致共产党下台的取消一党制的覆辙。
   
   四分之一世纪过去了,前苏联的主体国俄罗斯在经历了经济几近崩溃和多次政治蜕变之后,成为多党民主制国家,前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官员普京担任俄罗斯多届总统,与西方的关系重新向冷战时期回转。
   
   因此在纪念苏联取消一党制25周年的同时,回顾苏联与东欧共产党国家走过的路程,将有助于分析中国共产党的统治思路和举措,有助于理解为什么中国在今天仍然坚持毛泽东建立的共产党专政体制。
   
   删除宪法第六条
   自斯大林上台后,苏联的集权统治达到极致,斯大林死后,苏共面临党内分裂、民意丧失、国际孤立的政治、社会和外交危机,共产党的统治地位受到严重威胁。
   
   几乎走入绝境的苏联于是被迫从“一切权力归苏维埃”转向加强行政权力的总统制,而这一转向的成功与否,取决于如何修改或者取消保障苏共统治合法化的苏联宪法第六条。
   
   1990年2月,在苏共中央举行二月全会之前,莫斯科有20万人上街集会游行,提出“取消苏共领导地位、审判苏共、实行多党制”等口号。
   
   2月5日,在苏共中央全会上,当时的苏共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提出,共产党的地位不应当依靠宪法来强行合法化,苏共必须在民主程序范围内争取自己的执政地位。
   
   同年12日,苏联举行第三次《非常人民代表大会》,终于通过了苏联宪法修正案,删除和修改保障共产党统治合法化的宪法第六条和第七条。
   
   从1990年开始,苏联共产党中出现退党潮,尤其在1990年7月的苏共二十八大上,当时的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主席叶利钦宣布脱离共产党后,带动一大批包括苏共高官在内的党员退党,总计共有400多万党员退出共产党。
   
   对世界共产党阵营的影响
   对苏共取消一党制有深入研究的香港科技大学教授丁学良在接受BBC中文网记者的采访时说,苏联在25年前做出删除宪法第六条,取消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决定,对全世界的共产主义阵营影响深远。
   
   丁学良教授指出,苏联删除宪法第六条的目的并不是想推翻共产党,而是在国际局势日益向民主开放方向发展的大背景之下,苏共党内的民主派终于取得主流地位的结果。
   
   保障共产党统治地位合法化的苏联宪法第六条被删除后,对世界共产主义阵营震撼极大,这显然是向东欧和中欧的共产党传递出一个信息,那就是苏共和苏联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可逆转的民主之路。
   
   尽管波罗的海三国是在苏联解体之前就已经宣布退出苏维埃社会主义联盟,但整个苏东地区出现真正的剧变,却应该是在苏联取消一党制开始。
   
   随着1991年12月25日苏联国旗在红色帝国的中心克里姆林宫落下,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正式解体,波兰、东德、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等前华沙条约组织国家也相继告别共产党的统治。
   
   中国坚持党高于法
   但是在东方,苏联取消一党制及其导致的苏、东共产主义阵营蜕变产生的影响,在另一个共产党一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大国中国,却起到了与东欧完全相反的结果。
   
   从纵向看,当时中国刚刚经历了共产党建政以来的最大危机六四民运,对于中国共产党政府,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苏联的解体和东欧共产主义阵营的崩溃。
   
   但是从横向看,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前苏联在许多方面极其相似,两国都曾被大独裁者统治了几十年,也都曾出现过倾向于民主的最高领导人,当然,两国宪法也都保障共产党的统治地位。
   
   25年前,苏共在二月全会上讨论为即将召开的二十八大提出的纲领草案,准备删除或修改宪法第六条;去年,中国共产党十八大四中全会也以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为主要议题,所以许多人希望,中国也能走苏联的道路,最终取消一党制。
   
   丁学良教授对这样的前景不抱希望,他认为,前苏联解体后,中国在很多方面有了技术性的进步,但是历届中国政府在一党制问题上始终恪守严防死守政策,不会改变“党高于法”的现状,在可视的未来取消一党制显然不可能在中国土地上实现。
   
   除了中国共产党坚持“党高于法”的原则之外,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政治传统也会在体制问题上占重要地位,比如一些国家和地区实现了西方议会民主制,但很断时期后,沉重的非民主的政治传统又会以新的方式侵入新的政治生活中。
   
   丁学良教授认为,中国的这种情况尤其严重,中国是个有两千多年专制历史的大国,所以应该清醒的看到,未来中国的政治演变决不会像苏联和东欧那么快,那么具有戏剧性。
   
   当然,随着25年的时光流逝,前苏联的主体国俄罗斯现在虽然是一个有民主选举体制的多党制国家,但是它的强权政治和去西方民主化的程度正在越来越向苏联解体之前回退,所以苏联的经验对于中国是否合用,也是越来越多人质疑的问题。
   
   
   网民哀嚎:
   
   如果这样想:“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名改为“中国共产党”,国民就是党员,党员都遵循人人平等、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并施行党内民主制,所有共产党员投票选举地区党代表,党魁再由这些党代表投票产生。如果是这样,这“中国共产党”国是专制国家还是民主国家?
   
   古罗马帝国可谓是民主国家,从来没战败过,有议会,恺撒也是通过选举产生,它民主到最后一年有两百多天公共假期。而从来没有在正面战场上打过败仗的古罗马帝国却自己灭亡了,这难道没有告诉我们什么吗?
   
   在中国以及世界很多地区,西方民主制度正在受到强烈质疑,是由近30年来大量客观事实决定的:1990年代以来,绝大多数在西方力量影响下,走上西方民主化道路的国家,在社会发展各个方面,都失败了。
   
   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为什么出现对西方民主化的反动?关键并不是俄罗斯人民天生就喜欢专制,关键是事实已经证明,西方民主化制度,并不能给俄罗斯带来任何实质的改善。贪污腐败、盗卖国有资产、牺牲俄罗斯人民利益,各种丑恶现象比前苏联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人民生活困苦程度更加严重。可以公平地说,俄罗斯人民是在美、欧及俄罗斯国内“民主派”的共同“努力”下,不得不重新选择普京中央集权体制。
   
   类似例子在世界范围数不胜数,包括伊拉克、埃及、利比亚、墨西哥、哥伦比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等等等等,西方势力极端的伪善和图利自身的做法,都导致了严重的后果。
   
   美国为首的西方势力,在用各种手段(包括军事入侵)推动其它国家“民主化”上,可以说不遗余力,而且总把自己包装成是“为了当地人民的利益”。但是,一旦达到推翻该国原有统治,瓦解其国力的目的之后,马上变脸如翻书,完全罔顾当地人民的实际需求,一副“你的死活不关我事”的嘴脸。
   
   这理所当然让所有其它地区人民怀疑,西方推动民主化,是出于美好政治理想,为了当地人民的利益吗?
   
   从历史研究的角度看,自1990年代以来的西方民主化运动,正在世界范围走向末路。
   
   Kevin Li, 加拿大
   
   谢选骏指出:丁学良只知中国一时很难取消一党专政,却不知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而谢选骏在1989年发表的《中国文化的失轴状态(大学演讲稿)》就已指出,这是因为现代中国的“党权”已经成为古代中国的“王权”那样的社会轴心。如果没有一党专政,中国社会就将陷入“失轴状态”。正因如此,毛泽东虽然挑战蒋介石、叫嚣要出两个太阳给他看看,但实际上,他最后不还是只能留下一个太阳吗?另外一个太阳只好逃到台湾继续称王了。所以我说了,中国如果不能创造一个自己的“新王国”,就只能屈服于外来的共产党了。至于多党制,那是需要独立的法院系统来运作的;至于独立的司法,那是需要基督教会予以支持的;至于基督教会,那是需要上帝的恩典和耶稣基督的宝血来光照和维护的——中国有这些“基础配件”吗?别说中国没有,日本也没有,所以日本的民主是假的,这是美军占领的结果。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因为没有替代品。东欧的情况显然不同,因为那是毕竟还有日耳曼新教、罗马天主教、拜占庭东正教的混合地区。这就比蒙古残余影响极大的俄罗斯更有废除一党制的可能了。但即使俄罗斯,毕竟也有官办的东正教的基础,还可以实行伪装成为多党制的“间接的一党独裁”——而中国连这个基础也没有,只能实行公开的“直接的一党独裁”了。
   
   附录
   
   
    《中国文化的失轴状态(大学演讲稿)》
   
    一,王:传统政治的轴心
   
    任何一部机器若要正常运转,必需一个稳定的中枢、主轴,以钮接整个网络。社会、政治、文化的机器,亦是如此。政治权威的轴心和文化模式之轴,原为一;也都是社会生活之轴。任何一部社会机器的正常运转,都要仰仗一个制度化的主轴以协调社会关系的整个网络。而失此主轴,社会文化即在整体上陷入“失轴的涣散状态”。
   
    这个主轴或是习惯法的,或是成文法的。例如,这个主轴在现代西方社会体现为成文的宪政,即由立法机关颁布的法令、由最高法院解释的宪法,由独立的司法系统执行的法律,由新闻媒介所代现的舆论,由代议制政体所保证的普选等合成的“法律的统治”。
   
    再如,在许多尚未现代化的国家,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主轴则涣散为干政的武装力量,或由武装力量的文职化而产生的超越于法律之上的专政集团。这种武力形成的主轴具有强烈的僭主性质,个人意志代替法律统治,常常不得善始善终,更难以和平方式实现权力的世代交替,因而极不稳定。
   
    在古典传统下的中国,这主轴则为皇权,以及围绕皇权建立起来的帝室—官僚制。帝制基于皇权,皇权则基于“王道”观念和支持这种观念的精神支柱,天人合一的文化坐标和天子本位的价值观。尽管如前所述,古典的中国社会在“西周先秦的封建时代”与“秦至清的大一统时代”之间,发生了重大的社会革命,皇权帝制与王的历史,因此发生了重大变革,但作为一项基本的社会支撑力,其不绝如缕,殆可无疑。
   
    中国有一个字,过去连不认识字的小孩子都认识,这就是写在老虎头上的“王”。人们之所以在诸如老虎形象的额头上,也画上了这个字,是为了表示最高的尊严。因为“王”,就是世间的“极尊”。在这传统下,中国的孩子们所学的第一个字,就是王权的象征。用双音词和多音词代替了单音词的现代汉语中,政权教给小孩子们学会的第一个词组是“毛主席万岁”,这是很多人都遭受过的洗脑,是不容易忘怀的。因为“毛主席”其实不是某个人,而是王权的替代品。因为“王”的作用在中国生活里,至关重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