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谢选骏文集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谢选骏: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墨尔本杯:澳大利亚赛马业能否走出虐马丑闻》(BBC 2019年11月5日)报道:
   
   今年的墨尔本杯受到针对动物福利的严格审查——


   
   当澳大利亚正在举行最令人瞩目的赛马比赛时,昆士兰州一个屠宰场内赛马遭虐待宰杀,一经披露,即引起全澳范围的强烈反感。
   
   上个月有指控称,数百匹已注册的赛马被送往屠宰场,违反了比赛规则和对动物福利的保证。
   
   残忍的镜头与周二(11月5日)在墨尔本杯赛马嘉年华上的光鲜构成天差地别。墨尔本杯可以被称作澳大利亚最令人激动的体育赛事。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对动物虐待以及其它丑闻的曝光,包括近期赛事中的马匹死亡事件,使得针对这项运动的审查急剧升级。
   
   澳大利亚人对赛马的态度是否正在改变?
   
   骇人听闻的视频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两年多来秘密收集的屠宰场镜头血腥引人同情。视频中,屠宰场的工人踢马匹的头部,用管子攻击它们,并电击它们的生殖器。
   
   这些马被困在所谓的“杀戮盒子”中,几乎无法移动,它们毫无防备、绝望地等待着生命的终结,而其它动物就在边上看着。
   
   一名员工朝着马匹大骂,称他们是“蛆”,并且大喊着“你们将死在这里”。另一名员工看到又一只马被送进盒子时,似乎在欢呼雀跃。有些饱受侮辱的赛马还不到两岁。
   
   ABC揭露的视频画面是两年多以来秘密收集的。
   背景音乐是甜腻的流行音乐,这混乱的配乐对于这些曾经让澳大利亚各地赌徒欢呼庆祝的动物而言,预示着悲伤的结局。
   
   尽管不是家喻户晓的名字,但是“冒险”、“快脚”和“月光舞者”在死去之前曾经为牠们的主人赢得比赛和奖金。据报道,有些马肉被销往海外供人类食用。
   
   转折点?
   澳大利亚皇家防止虐待动物协会(RSPCA)代理负责人比达·琼斯博士对BBC说:“我们很少看到我们的支持者还有其他关心此事的澳大利亚人对这一问题反应如此愤怒。”
   
   “这个问题极大地打击了澳大利亚赛马的声誉,狠狠打破了他们置赛马福利为首位,以及赛马受到国王一样对待的谎言。很大程度上,这应该被视为该行业的危机和转折点。”
   
   在澳大利亚,宰杀纯种赛马是合法的,但某些州的法规要求要将赛马“重新安置”,或者有可能的话安置在家庭、农场或慈善机构,在那里自由奔跑。但是,官员们将已退役的赛马称作“废物”。据报道,对它们的虐待和暴行每周都在发生,尽管监管机构澳大利亚赛马管理局在2016年就引入了“可追溯原则”,要求对所有马匹从出生到退役进行登记和追踪。
   
   “马是我们这项运动中的明星,没人会否认它们应该被那样好好对待,”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赛马管理局主席布莱恩·克鲁格(Brian Kruger)说。
   
   为了应对屠宰场丑闻,该机构宣布将花费2500万澳元(1300万英镑;1700万美元),从出生到死亡照顾纯种马。
   
   “我们知道,为所有马匹建立一个国家数据库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我们欢迎与政府合作的机会,为纯种马试行试验计划。”
   
   深层次原因
   福利运动倡导者认为,过度繁殖是根本原因之一。这是一种流水线生产的策略,每年生产数千只小马驹,不懈地从稻草堆里找到钻石。
   
   调节或限制新生马驹的数量也许很难执行,但是另外一项激进的举措——禁止鞭打——得到了活动激进分子和一些体育赛事重量级人物的支持。
   
   “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训练和比赛习惯,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导致马匹受伤的风险,这是它们过早退役的主要原因。的确,这包括逐步淘汰鞭子的常规使用,鞭子会使赛马出于恐惧和痛苦而超越它们的能力极限。”澳大利亚动物福利保护机构RSPCA的琼斯博士说。
   
   劳埃德·威廉姆斯(Lloyd Williams)也认同这一观点。他是澳大利亚最成功的纯种马主之一,曾多次获得墨尔本杯的冠军。他一共六次夺冠,拥有墨尔本杯夺冠次数的最高纪录,包括最近一次在2017年和“重燃(Rekindling)”一起赢得的比赛,这使他成为行业中的一名佼佼者。
   
   他告诉ABC:“这个行业要立刻意识到,他们需要尽快停止使用鞭子。他们应该成为世界的领先者,并且带头这样做。”
   
   赛马主人劳埃德·威廉姆斯(中间)呼吁禁止使用皮鞭。
   澳大利亚的纯种马活动还面临其他虐待和比赛丑闻。在本届墨尔本杯比赛之前,许多批评家指出,自2013年以来,已有六匹赛马在比赛期间或比赛后死亡,牠们均是外国选手。
   
   去年,动物权利保护人士在弗莱明顿赛马场外举行抗议活动,中断了火车服务。
   
   但根据保护赛马联盟,澳大利亚人也正在越来越多地参加规模较小的抗议活动和抵制活动。该动物福利机构组织了“Nup to Cup”活动,呼吁酒吧和餐馆举行反墨尔本杯的比赛,而不是传统的,通常伴有丰富奖金的庆祝活动。星期二(11月5日)预计安排了超过25项此类活动。
   
   除此以外,流行歌星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和好莱坞女演员拉娜·康多(Lana Condor)等明星取消原定在今年比赛中的演出,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两位明星都提到了日程安排上的冲突,但康多还宣布了向赛马福利基金会捐款。
   
   信任危机
   悉尼大学的保罗·麦克格里维(Paul McGreevy)教授说,屠杀丑闻尤其具有破坏性。麦克格里维也是一位马术教练和兽医。
   
   他告诉BBC:“血腥的影像让其它方面都显得不那么重要。但是故事带来的损害的核心是,这个行业是否还能保有公众信任,其运营能否得到社会许可。”
   
   “澳大利亚公众不应该忘记电击马匹生殖器的画面,还有它们的头部受到多次系簧枪射击。”
   
   这个强大的行业可能会遭遇致命打击?对于某些人来说,这可能已经是现实。
   
   五次夺得墨尔本杯冠军的李·弗里德曼(Lee Freedman)说,必须开始实施大胆、全面且能保证动物福利的改革。他在推特上说:“如果我们不做出真正的改变,那么公众舆论将掩埋赛马行业。”
   
   谢选骏指出:上文大惊小怪,似乎充满慈悲,但是它似乎忘记了当年英国土人就是用类似的手法灭绝澳洲土人的,然后掠夺了他们的土地和一切生存资源!换言之,现代澳洲的英国殖民者后裔对待赛马的态度,正是他们的祖先对待澳洲土人的态度之延续!看看今天,想想昨天,就知道英夷达尔文的“进化论”所隐藏的杀机。从英国土人屠杀各地土人,到英夷达尔文的“进化论”,再到德夷马克思和尼采的“阶级斗争”和“超人哲学”,演化出了苏联的劳改营和纳粹的灭绝营——这就是我所揭示的“历史力学”!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也将如何被别人所灭——这就是今日在英国慢慢上演的,也是我所揭示的“历史力学”!
(2019/1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