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谢选骏文集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伪劣产品为何畅销
·香港人即将沦为蝗虫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港督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里的好人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假新闻创造历史
·天才是一种命运
·中国财富都是借来的
·狗比狼更凶残
·什么是坏政府
·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建立全球政府的文化战争已经打响
·共产党就是租界党
·断水香港并非玩笑而是恫吓
·纳粹主义是西方文明的顶峰
·鲁迅为何获得毛泽东待见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中国的律师狗都不如
·两房诈骗术——亏损归国家,盈利归自己
·六四屠杀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洗礼
·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过时了——南朝势力的杰作
·川普自己给自己减税
·病猫治国——不得善终的国家才选择独裁制度
·川普自己给自己降息
·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
·首相就是首位相好
·教育造就人还是人选择了教育
·共产党不是同胞而是敌人
·党史与冤案的共同基础
·复习功课的新时代
·美国撤出公司比苏联撤出专家后果更加严重
·水才会往马来西亚这个的低处流
·水才会往马来西亚这个低处流
·共产党是天生的窃贼
·南通人是特殊的人种
·每个人都有一本月经
·安南的人权高于主权就是逃避法律的制裁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管子思想的产物
·学者时殷弘反对习近平独裁
·为何纽约时报不理解港人的抗争
·川普是个炒股高手
·中国人为何热爱美国
·西方国家如何使用社交媒体进行社会自杀
·喝茶就是示威
·葡萄牙语的野蛮
·南韩北韩的乌鸦不一样的黑
·中国废垃吃掉了亚马逊雨林
·俄罗斯化的妖魔华盛顿
·邓小平就是个太监
·男人命苦熊猫更苦
·美国的金库超过世界第一皇陵
·现代中国南朝香港的最后抵抗
·没有基督教就是不行
·基督教中国的出击
·五星红旗的陨落
·穆斯林不需要国籍
·穆斯林不需要国籍
·废垃需要独裁管制
·香港革命的鲱鱼战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谢选骏: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秦晋:与李伟东先生探讨《民国丢失大陆七十年祭》文》(2019年11月04日 《北京之春》)报道:
   
   伟东兄:两篇政论都看了。先说“战略检讨”。此文很长,由于自己也是繁忙,不及细看,非常抱歉。另一个原因是七十年过去,历史陈案,早已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对今天可回顾,有借鉴,但不能指导。

   
   蒋、毛之争基本相同项刘之争,我称蒋当代宋襄公。我不同意毛共得天下是历史的选择、人民的选择。中国民众本来草芥,听任宰割。日本人来,“伪军两百,鬼子一百”;中央军还都南京,万人空巷;开国大典,锣鼓秧歌。把中国民众推入共产专制火坑的,首推杜鲁门、马歇尔,其次才轮得上斯大林。毛奸猾,蒋愚蠢,定下1949年乾坤江山。
   
   兄对1949年前的梳理,蒋下野,承让毛,可以维持中华民国的法统。恕我直言,的确一厢情愿和马后炮。权力腐蚀人,能躲过的有几人?华盛顿躲过了,并且以身作则成为了立国规矩,只有罗斯福恋栈,其余都因为规矩而难以越雷池。我亲眼见澳洲总理霍华德迷恋权力不放手,最终输了个光腚。也就是说民主制度也常有约束不了人内心对权力贪婪的时候。
   
   兄的《当下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建议方案》,在我看来完全是与虎谋皮。毛死后中国出现过政治转型的大好政治机会,陈一咨、阮铭和赵紫阳的文献中有记录,但是时间是胡耀邦大力平反党内高官以后到1978年邓小平获得最高权力之前。以后邓胡赵三驾马车运行的十年,中国政治改革或者转型的机会仍然十分良好,走在了世界专制国家的前面,与对岸小蒋不分上下。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彻底改变了中国的国运,专制猛虎邓小平被惊醒,从此中国在中共主导下进行政治转型的机会就一去不复返了。三十年过去了,中共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短视政客默许合作下取得了经济和军事长足发展,综合国力极大的提高,开始谋求以中共的专制模式影响世界改造世界。此情此景下的中共能够接受兄的方案再重回40年前进行新长征吗?中共内部有上位的新的邓胡赵吗?要有的话,也得等到习后。
   
   另一个问题我想提出来与兄探讨,中共在六四以后得以平稳局面并且重新崛起,不在于内部的治理,而在于外部条件良好,主因还是美国对北京政策的昏聩,驴象两党都没有目光深邃看清正邪较量的政治家,所以邓的韬光养晦之计得以瞒天过海暗渡陈仓。西方人没有中国古时候起的政治军事的诡诈,看不懂中共的本质。中共最接近人性的年代就是胡赵十年,其余时间基本为兽性,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其邪恶本质发挥愈加淋漓尽致,西方看不懂,所以与中共打交道无往而不败。自从出了个素人川普,不按牌理出牌,才打乱了北京的按部就班,才使得今天的北京如芒在背如坐针毡。这才是中国在未来出现政治变化的机会。无外部压力,北京可以从容不迫地镇压任何内部反抗。有了外部压力,可以引爆内部,北京才会内外受敌而毁于一旦。而中国的未来,我认为只有推倒重建,中共不复存在,中国才可以经此大变化获得脱胎换骨的浴火重生。
   
   台湾岛上的政治演变,早已是昨是今非。自1988年1月13日蒋经国去世,台湾走上一条新的道路,也是一条单向道,马英九的8年也许尚可开倒车走回头路,现在就更加渐行渐远了。除非明年大选在中共全方位有效干预渗透台湾的情况下韩国瑜咸鱼翻身后来居上,台湾目前愈加走向与大陆渐行渐远在未来可能被阻缓一下,不然台湾与大陆的分离趋势只会加重加快。兄的规划虽好,台海两边都不会接受,首先是北京不会接受。北京不接受去劝弱势一方的台湾接受,更是不可能了。即使马在位,相信他不过是表示客气礼貌听一听,但不会去思考,更不可能付诸实施。台湾领导人的思考不是中国大陆的政治变化,而是台湾自身的安全和未来定位。
   
   这里有我两岸成立政治特区的建议:
    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4/12/201412250512.shtml
   
   香港问题焦灼,考验北京和港人,不是生死决斗也是事关重大的一役。港人要求民主本无过,只是北京担心一旦松手引发国内有样学样。而且在过去七十年北京没有向民众退让过。此次香港抗争是习主动挑起,不是港人发起。习本想灭此朝食,再下一城。不料港人忌惮2014年的越境绑架,是以不惜一死抗争。习一脚踢出去,狠狠地踢在坚硬的树桩上,踢伤了自己的脚,始料未及。经过22年,港人逐渐认清了北京,也认识到北京的凶邪。港人无路可退,退一步前功尽弃,而不是海阔天空;进一步也许可以获得自己的诉求,从而坦途一片。港人要求不算高,最根本的是双普选。港独本来就不是诉求,我认为充其量是一个策略,求其上得其中,求其中得其下。香港持续抗争是港人的高度共识,没有可见的领袖,兄找不到对话人。北京冥顽不化,一条道走到黑,兄的劝解也是无效。我们还是静心屏气,静等两厢决斗的结果吧。
   
   谢选骏指出:此文谈空历史,似有成效;但论及川普,则不落实——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历届总统吗?并非如此。除非按照我的说法,正如他参与开创的第四美国一样,他也是第四位遭到弹劾的美国总统了——这可能是他最为主要的历史成就了!此外,他的历史成就,似乎不是成功抵制了共产党的扩张,而是进一步撕裂了美国社会;所以说,他不是超越了驴象两党,而是把驴象逼入角斗的场地,迫使他们两造进行一场并不对称的内战。正如川普这位地产商人借用国库的钱所建造美墨边境墙形同虚设一样,他的每一个竞选承诺都落空了,难怪没有喝醉的人都管川普叫做白痴。华裔总统参选人杨安泽叫嚷弹劾川普会模糊焦点并失去选票,大概就是着眼于这一点的吧。因为你和白痴讲理,喝醉的人就会谴责你在“猎巫”了!你要追究精神病人的法律责任,律师事务所里的钱串子们可就不干了!但是杨安泽讲了真话大家却不原谅他了,因为他这等于是在宣告,为了选举的胜利就可以牺牲美国的尊严和法律了?这不是和川普一样的路子了吗?难道商人从政的吃相都是这样的难看吗?所以我看,弹劾川普,不应该是追究他这个人,而是考核一下他的行为——来为今后的公职人员,划出一个行为底线。当然,弹劾失败也很不错,那样,美国将按照我所指引的帝国路线勇往直前,完成“从罗马共和国向罗马帝国的历史转变”!只有这样,美国才有了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和人口超过自己四倍的中国竞争“全球治理”的政治基础。
   
   当然,全球治理(Global Governance)是不行的。因为这仅仅是“为了解决超出一国或一地区的某一问题,而由各国进行政治协商以共同解决的方式”——本质上与联合国无异,除了耗神费力烧钱之外,就是浪费大家的时间。
   
   网文《全球治理》认为:
   
   全球治理并不是要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因此这一概念有别于“世界治理”的概念。全球治理是在保留现有各国政府管理机制和力量的基础上,加强彼此的沟通和协调,以解决一些共同面临的问题。全球治理讲求如何管理、规范我们生存之世界,包括国际组织、双边和多边协议协定、被普遍接受之国际法和约定俗成之国际惯例等;所有治理机制形成一套体系,称为全球治理体系,各国都是组成部分,大致认同。
   
   全球治理从人类有社会组织就已存在,全球化快速发展,使其在近代真正成熟与完善随着全球化深入发展,包括冲突、环境、生态、资源、气候等许多问题的解决都非一国政府所能及;因此,全球治理受到愈来愈多的重视。
   
   世界格局之变化必然反映在全球治理领域;由于未能适应世界格局之转变,全球治理之缺陷暴露无遗,各国推动全球治理机制和体系改革之呼声日益高涨,发展中国家愿望迫切、声音增大。
   
   回顾近代史,全球治理思想可追溯到创造英文“国际”一词之英国哲学家、法学家、政治家边沁,甚至更早之荷兰政治家、“国际法之父”格劳秀斯;他们通过国际条约和国际法律来约束国家间行为交往之思想和著述,对现代国际关系、国际法理论和全球治理思想之发展与实践产生深远影响。马克思当时著书大声疾呼,倡导跨国界之“自由贸易”,在《资本论》中批判垄断资本无节制追求利润给各国带来之恶果,希望把各国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摆脱剥削,以争取自身之彻底解放;马克思预言,全球化将是资本主义垄断金融资本逐利冲动之结果,必然导致全球经济危机。
   
   由洛克菲勒和布热津斯基牵头之美国国家安全“三边委员会”,是把全球利润掌握在少数几个国家手里、从而对全球经济和市场管理之国际资本家俱乐部,提出全球化思想。《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弗里德曼在??销书《世界是平的》称,全球化核心是资本自由化,资本在全球自由流动将抹平各种差异,使世界经济自动达到均衡。
   
   全球治理之完整理念起缘于1990年代冷战结束时,全球治理委员会之成立及其报告之出台。
   
   当代积极倡导和推动全球治理一般基于两大原因:一、20世纪经济全球化迅速,出现许多负面,如果不约束和纠正,将破坏19世纪以来人类取得之“民主成果”,导致贫富差距扩大,所以提倡有秩序管理全球劳工、货物和货币等市场;二、国家出于自身利益一般不愿“无偿”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如果各国不能合作实现良好全球治理,就很难向世界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如全球传染病防治和金融市场管理等。
   
   当代全球治理最大之不足是“道德之缺失”;从本质上看,全球治理是国家权力结构不足以应对全球新问题下之选择;国际社会希望通过具有约束力之国际规则或条约在全球范围内寻求解决办法。
   
   全球治理之基础是地区治理,地区治理之发展缘于全球治理在推进中遇到困难。
   
   现代全球治理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自1945年到1975年,即从联合国和布雷顿森林体系诞生延续到西方七国集团一统天下之经济体系;严格讲只能说是“国际或国家间治理”,还不是真正意义上之“全球范围治理”。
   
   第二阶段是1970年代末,中国投身改革开放到2008年全球陷入金融危机;世界多极化和经济全球化发展迅速;冷战结束,前苏联和东欧国家相继垮台;拉美、俄罗斯、亚洲等地区出现金融和经济危机;富国与穷国差距拉大,世界绝对贫困人口不降反升;西方新自由主义在全球泛滥成灾;各国进入新世纪后,反思“华盛顿共识”究竟是福是祸。
   
   第三阶段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全球性问题需要全球解决办法”,把经济完全交给市场结果是危机不断;各方开始认真思考全球治理改革问题;全球治理改革涉及各方利益再分配、再调整,大国之间、各集团之间博弈和较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