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谢选骏文集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谢选骏: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感恩节有感》(康正果 1994年感恩节于康州纽黑文)报道:
   
   今年十一月最后的一个星期四,我们全家度过了在美国的第一个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这是北美特有的一个节日,它的起源大概可追溯到三百七十多年以前。据说那时候新英格兰的移民初获农业的丰收,他们便在秋天的田野上大举盛宴,邀来友好的印第安人共餐,在庆典中感谢天地养育之恩。从此以后,感恩的主题不断变得丰富,除了在这个日子同亲友聚餐,吃诸如火鸡和南瓜甜饼之类的传统食品,人们还去教堂举行谢恩的仪式,为人间的和平与幸福祈祷。他们不只真诚地“谢”(thanks),同时还乐于尽量地“给”(giving),特别是给不幸的人送去关怀和帮助。


   那天我们全家都去了教堂。教堂的大厅内没有任何显得俗艳的装饰和布置,只有在中央的一张桌子上堆满了硕大的南瓜、包菜和大葱等象征丰收的蔬菜,一切都让人感到简朴而肃穆。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同牧师围坐在四周,静静地等待仪式的开始。后来,我就跟他们一同起立,唱起了赞美歌。我本不会唱这类歌,但一开口就觉得很好唱,觉得有什么力量在召唤我唱。唱完了歌,在座的人便轮流发言,为各自得到的幸运而向上帝表示感谢。上帝到底在哪里,我并不清楚,眼前也没有他的偶像和香火。不管怎么说,他的存在绝没有被理解为一个必须献祭和谄媚的对象。在人们的心目中,他只是一个超越尘世的存在,正是面对这样一个远在任何个人或群体之外之上的力量,所有的人才感到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完全平等。因此,感恩的行动就是肯定我们每个人具有享受人间福祉的权利,它断然排除任何个人或群体以恩赐者自居的僭越。在美国还从没有听说哪个执政党及其政府要求人民对其感恩戴德,总统换来换去,不过是白宫的匆匆过客,他听到的也许多是批评的言辞,他同全民共同面对着一个上帝。可惜中国人心中向来缺少那样一个超越的存在,因此民众惯于颂扬皇恩浩荡,乃至全民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之类肉麻的颂歌,让那些以恩赐者自居的个人或群体得以肆意地要求民众的感激,并利用他们的感激,寄生在那感激上,享用僭越上帝的特权。
   
   最后,我们举行了群体的祈祷。我特别喜欢那些祷辞,现在就把它录在下面:
   
   为被囚禁和被折磨的人,为各处的受压迫者,为那些改过自新的压迫者,为通过非暴力革命取得的人类和解,为争取和平、正义和自由的全球运动,为那些最需要的和为上帝嘉许的改革者、先知、布道者和诗人,为一切我们的智慧尚难以解答的事物,我们一起祈祷。
   
   祈祷完毕,我们去教堂地下室的大餐厅共进感恩节的午餐。餐厅里特别热闹,每张餐桌上都摆满了节日的饮食,丰盛而朴素,分享的精神召来了各种不同背景的人。很多义工端着大托盘在餐桌间走来走去,忙着为大家服务,把招待好每一个进餐者视为自己的职责和快乐。有个专送南瓜甜饼的老太婆尤其热心,听说我们来自中国的西安,她特别高兴,因为她去过那里,还在那里和很多当地的人拥抱过。于是我们一家人也和她拥抱,她快活得双颊泛红,两眼发光。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餐厅里还来了很多穷人和乞丐,他们和教授、律师坐在一起,受到同样的招待。没有人特别注意或避开他们,他们自己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于其他人的样子,只是衣服显得陈旧或过时一些,但一点也不肮脏破烂。在中国也有人给乞丐施舍,但很少看到谁会对乞丐有哪怕是些微的尊重,人们大都习惯以轻蔑的或不耐烦的态度扔给求乞者几分硬币或一点食物,而求乞者也惯于用乞怜的声调和姿态乞求恩赐。蓬头垢面和衣衫褴褛仿佛成了他们的职业化装,一个人一旦步入了行乞的行列,就必须通过外表上的自秽改变自己的形象。因为你只有以一个完全被排斥于社会之外的可怜虫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才有可能引起他们的怜悯,得到一点施舍。自秽也是遮羞的面具,当一个人放弃了修饰,进而有意败坏自己的仪表时,他/她就从中获得了无耻的胆量。把自己弄得越肮脏越破烂,行起乞来就越能理直气壮。布施者也似乎喜欢看到受施者一副低他一等的样子,这样他才能够半带着怜悯,半带着轻视,把小小的恩惠扔到那伸向他的手中。
   吃完午餐,我们混杂在有家可归的和无家可归的人群中离开了教堂。我缓缓地走在寒冷的大街上,心里就产生了这些感想。因此,一回到家中便抓起笔,把看到的和想到的及时地记下来。
   
   谢选骏指出:美国乞丐和中国乞丐的不同处境,以及人们对待他们的不同态度,是“有选票的人”和“没选票的人”的不同地位造成的。更深一层,“有选票的人”和“没选票的人”的不同地位,是由他们的不同宗教造成的。——选民的国籍,是由教会的教籍演化而来的,受到了普世上帝一视同仁的保护;这与中国式的等差的、歧视性的宗教,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2019/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