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谢选骏文集
·中国哲学里的“宇宙的和谐统一”
·罗马人统治世界的哲学秘密
·罗马人统治世界的哲学秘密
·共产党会归还香港的四千亿美元吗
·瑞典人要学习中国吃人肉
·骄傲使狗落后
·美国要用共产党的办法才能打败共产党
·全球交易员都在疯人院里打滚
·共产党是极端资本主义的锅炉、中国特色的超级火葬场
·万岁就是万万无一失——这个口号隐含杀机
·上帝引领香港革命
·中国人都是汉奸或汉奸的子孙
·首鼠两端的中国人
·日本狗官生吞鲸皮
·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
·什么叫做共产党文化
·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独裁者是废垃的救星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西方文明是自掘坟墓的快手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性格由不得自己而是时代的产物
·新冷战不是旧冷战
·毛泽东死狗不是革命者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爱国汉奸考
·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美国喂肥了中共
·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谬种流传的人工授精
·卖球鞋的人才需要走一万步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两国互相干涉内政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谢选骏: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邓聿文:中共害怕的是民主,而非暴力》(博讯 2019年11月28日)报道:
   
   香港区议院选举泛民获得大胜后,我发了一条推文:如果北京足够聪明,应该发表声明,表示对选举结果乐观其成,这正是香港民主的起步,并着手同包括泛民在内的香港各界广泛接触咨询,开启双普选的规划。而香港勇武者半年的暴力抗争已经取得成果,之后理应和泛民一起,将街头的勇武斗争精神用于议会。香港现在应该回归平静了。


   
   我这个话可能两边不讨好,两边都听不进,尤其是北京。距香港区议院选举过去几天,北京的反应值得玩味。一方面,似乎故意无视选举结果,官方和官媒避而不谈;另一方面,仍在把矛头对准激进者的暴力,并狠批美国的香港人权法。这正是北京误判香港主
    流民意给自己带来的尴尬。
   
   我相信北京对香港区议院的选举结果定会感震惊,外界有种说法,认为北京之前预判是建制派会在选举中获胜,现在这个结果,完全出乎其意料。但我认为,北京可能还是研判泛民会胜,只是胜的比率不会太大,所以在选举前,香港的中共媒体开足马力,呼吁市民将选票投给建制派,而不是鼓动和支持暴力的泛民。
   
   但选举结果是否预示香港主流民意支持暴力?对此次选举进行精确地解读,不仅关乎北京的选择,也同样决定反对派下一步的斗争重点和策略。
   
   勇武派的支持者绝大多数把这次选举看作暴力抗争的结果,认为它证明了泛民不割席,全民揽炒,暴力抗议的斗争策略是成功的。这个看法的言下之意是,香港民众是赞同和支持暴力的。因此,倘若北京不答应勇武派的诉求,必须用更大和更多的暴力去对对抗北京,瘫痪香港。
   
   估计没有人不会同意勇武派在香港六个多月的抗议中所起的作用对这次选举的价值。可若把泛民在区议院选举中的压倒性胜利完全由勇武派独揽或者主要归功于他们,会引起很大争议。不妨做个假设,如果没有勇武者的激进抗争,在泛民组织的前三次百万人以上规模游行示威的基础上,后续几月继续进行和理非的示威抗议,今次区议院选举泛民是否还能取胜?
   
   我想,只要秉着客观理性的态度,多数人会同意泛民仍会胜利,即使没有像现在这般的压倒性优势,泛民取胜是不会有太大问题的。原因在于,在区议院这级,泛民原来就占有一定比率。而此次由反送中引发的全港抗议,已逆转了此前的香港民意,让他们站在反对派一边。
   
   这并非是要抹杀勇武者的抗争“功绩”,而仅仅是指出,应该如实总结这次社会运动的经验和教训。勇武者以自己的激烈抗议,加固和强化了香港社会反极权求民主的民意基础。这可能是它在这场运动中起到的主要作用。也因此,泛民的压倒性胜利,并非表明香港主流民意赞成和支持暴力,而是对民主义无反顾的追求。
   
   如果有必要,暴力也是赢得民主的一个手段。然而这样做时,对暴力就要有严格的限制,即暴力只能用来反对暴力,后一个暴力指的是政府的暴政,如果暴力溢出该界限,被用于无差别地攻击公共设施,私人财物,特别是以正义之名对个体行“私刑”,反抗者的暴力也就会失去意义,如果这种暴力在运动中占主导,它最后得到的一定不是民主,而是对民主的破坏。
   
   以此观照,虽然勇武者的暴力在应对警察滥用武力时是应该而且必须的,但也要承认,他们的暴力抗争亦存在暴力工具和方向选择不当的问题。
   
   指出这点是必要的。假如北京继续无视香港主流要民主的民意,在接下来的进一步抗争中,采取和平持久的示威游行还是让暴力在香港遍地开花,对最后结果的取得会有很大甚至本质不同。
   
   无条件地赞美和支持反对运动中的一切暴力,不讲究暴力运用的策略、手段和方向,势必会破坏还在维系香港运转的法治体系,虽然这一体系目前已遭削弱,并给北京用暴力打压反对派的暴力提供借口和理由。有一种观点认为,对武装到牙齿的暴政,必须无条件地支持反对它的暴力,不管这个暴力做什么,否则就是事实站在暴政一边。这种观点同样散发着“暴力”味道。先不谈暴力使用失当问题,仅从减少无谓牺牲,保留革命火种的策略性角度出发,一味碰硬也不是上策。
   
   中共是人类史上少有的暴政。它是依靠暴力夺取天下,并依靠暴力来维持统治的。它最不缺的就是暴力。反对派如果和它比暴力,就犹如鸡蛋碰石头,虽然鸡蛋拥有道德和正义,但再多的鸡蛋去碰石头,最后牺牲的是鸡蛋而不是石头。鸡蛋靠着道德优势,有没有可能把自己变成石头?我不清楚,但即使最后能够变成石头,也是一个长过程,是在鸡蛋付出巨大惨痛的代价后。假如这个代价是必须付的,历史没有第二个选择,也就只能用鸡蛋去碰。问题是,至少在香港,和平的非暴力的抗争还存在很大空间,并未证明不可行,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事实上,对中共这个最熟悉暴力并拥有最强大暴力的政权,它最不害怕的就是反对派用暴力去攻击它,甚至一定程度上,它希望反对派也使用暴力,它害怕的是反对派用民主的方式去攻击它。因为这样它的暴力工具就失去了用武之地,就不可能找到镇压的借口。此次香港区议院选举说明,民众可以用选票来展现民主的软性但却强大的力量,在民主面前,中共会陷入手足无措的境地,假以时日,很可能不得不接受民主的游戏规则。
   
   香港可以做到这点,成为中国民主化的榜样。
   
   谢选骏指出:上文谬矣,因为它不明白“没有暴力何来民主”的常识——首先,任何一个民主制度都是通过暴力革命实现的,不论美国、英国、德国、法国都是如此;其次,任何一个民主国家都是通过暴力手段来维持的,例如二战、冷战期间的代理人战争(韩战、越战、阿富汗战争)。这就是“没有暴力何来民主”的常识!懂吗。但是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他不懂要是没有美国的暴力支持,日本和台湾的民主不会产生,何况香港。所以,美国航母舰队要定期巡逻西太平洋,甚至反复穿越台湾海峡。
(2019/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