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谢选骏文集
·17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7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谢选骏: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向心夫妇频繁去台摸底还狂扫房产 早被国安盯上》(综合新闻 2019/11/27)报道:
   
   被指控为中国高级特务的香港中国创新投资公司董事长向心与妻子龚青,目前被台湾以涉嫌违反国安法进行调查,并被限制出境。最新爆料指出,向心夫妇近年每个月都会到台湾,每次停留时间约3-4天,向心甚至在台北信义区购置大量不动产,更有几年前与向心接触的商界人士证实,向心早已"奇奇怪怪"地来台摸底。


   
   《镜周刊》报导,向心夫妇这几年来每个月都会来台湾,停留时间约3-4天。向心喜欢和地产人是与有特异功能的大师接触,并在台北市信义区购买大量不动产。至于龚青则对台湾医美情有独钟,认为台湾医美技术好,价格和香港比起来又相当超值,每次来台都会特别前往医美诊所保养。
   
   由于两人来台次数过于频繁,加上又有中资背景,据传早已被台湾国安系统盯上。据国安机构调查,夫妻两人在台湾四处结识"朋友",往来对象横跨台湾政党、军事与商界人士,若进一步再查下去,很可能对台湾总统大选投下震撼弹。报导指出,台湾国安单位早在四、五年前就已着手调查中资渗透台湾一事。2016年向心夫妇原本有意砸下一亿元到台湾开公司经营不动产,但被经济部投审会挡下。对此投审会表示,确实曾收到过中国创投的投资案,但当时审查背景后,基于国安理由驳回,中国创投还曾提出诉愿,而后败诉。
   
   至于向心积极投资台湾一事,也被兰阳地热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台大教授、绿党创党召集人高成炎证实。高成炎接受《壹周刊》访问时指出,2017年4月利泽地热电厂通过环评,当时在能源界是很大的新闻,就在利泽地热电厂环评通过不久后,当时在现场全天候看守的同事就回报,"有奇怪的人去看现场",直到一个多月后有朋友告诉高成炎,有香港公司想投资地热发电,他才知道那名奇怪的人就是向心。
   
   高成炎表示,双方在2017年5月底、6月初见面时,聊了许多投资的事,包括投审会审查项目有哪些、会追查是否为中国资金等。当时他只觉得这间公司很有财力,还纳闷为何公司名称要冠上"中国",后来这项投资案无疾而终。高成炎如今庆幸向心的资金没有透过他的公司进来台湾,否则现在麻烦就大了。
   
   目前向心夫妇是以国安法"他"案被告身分接受检察官侦讯,检调重点放在向心夫妇来台动机?公司组织状况?以及来台与谁会面等。据了解,两人对检方有问必答,但避实就虚,撇清与王立强的关系,强调王并非公司员工。不过,在检方拿出三人在一场聚会的合影照片后,两人慌忙改口曾与王立强"不期而遇",目前已被禁止出境出海。
   
   这起备受瞩目的案子,引来调查局积极侦办,日前特别赶在向心夫妇离台前,以"行政调查"名义将即将搭机出境的两人拦下。这项做法却遭外界质疑,调查局和移民署未事先报请检察官检视目前证据是否充足,就先用行政调查方式"钻漏洞"留置向心夫妻,以回避人身自由剥夺不得超过24小时的规定,再用通知书留置两人调查。最后,再以违反"国家安全法"为由,将这把"可能会炸膛的枪"丢给检察官。
   
   同样令外界关注的是,此案在送交地检署部分,也未依被告所在地依正常程序,交给桃园地检署侦办,而是直接送交被称为"天下第一署"的台北地检署手中,无怪乎有台湾法律界人士指出,"是否为政治办案?"更加引发外界关注。
   
   通常罪嫌重大的嫌疑犯,会被检方要求重金交保、声押,还要避免串灭证。但以目前检察官只对向心夫妇限制出境,恐代表检方手上的证据十分有限。目前办案人员已着手调查两人接触过的商界人士,并透过管道寻求澳洲政府提供相关信息,以进一步厘清案情。
   
   谢选骏指出:号称“呆胞”的台胞们“纳闷为何公司名称要冠上‘中国’”?他们哪里知道——在共产党中国,只有中央机关才能加上“中国”两字。此外,“向心”也不太可能是一个人的真名,只能是“心向中央”的献媚和化名,严格说,“向心”是一个特务机关的代号。
   
   《向心夫妇被二度约谈 案件改列重大“侦”字案追查》(2019-11-27 自由亚洲)报道:
   
   香港江苏社团总会会长唐英年与中国科技教育基金会理事长向心在2018年3月签署合作框架,当时龚青也在场见证。
   
   卷入中国间谍案疑云的中国创新投资行政总裁向心、向妻龚青27日被台北地检署二度约谈,两人也从“他”字案改为“侦”字案的被告。根据台湾的检察机构运作惯例,当检方认定有犯罪嫌疑,但犯罪事实或犯罪行为人不明确时,列为“他”字案。如果犯罪事实与犯罪行为人都明确,就列为“侦”字案。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国台办27日在回应王立强事件表示,这件事就是骗子变间谍,是反中势力炮制的荒诞不经、漏洞百出的剧本。
   
   向心夫妇26日清晨因违反台湾“国安法”发展组织罪的嫌疑重大,被谕令皆限制出境、出海。根据台媒《联合报》报导,向心夫妇27日二度被传唤后一小时又四十五分钟后被请回。检调侦讯重点包括向心夫妇来台的动机?在台公司组织状况?来台会见那些人士?还有“王立强”到底是否为他们的雇员等细节。此外,向心夫妇供称曾于两三年前来台投资房地产,当时斥资新台币上亿元购买两户位处台北市信义区精华地段豪宅。这次又传出,此行两人在林口再度购置豪宅,声称是打算退休后来住。
   
   综合媒体报导,向心夫妇是在21日持香港护照以观光签证入境。报导指,向心夫妇在应讯中强调两人来台多次,寻求投资机会。龚青并称,这次来台目的是进行医美健检。但检调发现,两人来台次数频繁,几乎每月都来,向心这次来台期间曾与五到六名台湾商界人士见面。
   
   据台媒《壹周刊》报道,向心及龚青都向检调表示,与王立强毫无关系,但检调却拿出他们3人聚会的照片,让两人无话可说。
   
   台湾智库谘询委员董立文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向心夫妻来台湾不是只有这一次而是每个月都来,既然人已经被扣留,代表身上的文件、手机都被扣留,该好好清查他们在过去一年见了谁、达成什么交易。
   
   董立文:“(向心夫妻)不是差点跑掉,不会有这个问题,他肯定全程被监控。我们钓到一条大鱼。王立强所讲的事情内容真或假,跟王立强这个人真或假这是两件不同的事。台湾手上有了向心和他太太这两个人,其实只要去查向心的这两家香港公司过去有哪些商业来往,跟财务上的来往,一笔笔去查,我相信可以查出一些端倪。”
   
   根据王立强接受媒体访问的内容,中国对澳洲的渗透无所不在。其中,已经被澳洲政府禁止入境的中国富商黄向墨其实不是要角,也要对他的上司向心汇报。王立强称,黄向墨几年前曾带澳洲商人和政治人物去中国广州见向心。潜伏澳洲的真正要角,以一家能源相关企业做掩护,主导中国间谍在澳洲的活动。
   
   向心两年前拿五亿港币 来台寻投资标的——向心似乎对能源科技相关产业兴趣相当浓。台大资工系教授、兰阳地热电厂发起人高成炎受访透露,他曾在2017年五月以及七月与向心见过两次面,向心还有意拿出五亿港币要投资他的地热电厂。不过,向心可能对炒土地意愿更高,第三次约访时,向心爽约跑到花莲去看地。
   
   高成炎:“他说他有五亿港币,希望有五亿港币汇进台湾,能够投(资)多少就难说。(中间人有没有谈他的背景?)我们只谈论说,他要资金进来会不会碰到困难,他说他是香港人,所以他的资金进来算港资不是陆资,这样应该就没问题。”
   
   澳洲媒体对王立强的专访在上周六(23日)播出后,上海市公安局周日(24日)发出通告指,王立强涉及诈骗罪,并且为在逃人员。通告并称,王立强持有的中国护照及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证都是伪造。
   
   中国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27日在例行记者会回应媒体提问时指出,事实很清楚,骗子变间谍,这是反中势力炮制的荒诞不经、漏洞百出的剧本。而民进党当局和诈骗犯绑在一起,大肆进行政治操作,其意图是制造所谓大陆介入台湾地区选举的假象,谋取不正当的选举私利。他们企图用谎言来欺骗台湾民众,实在是低估了台湾民众的理性和判断力。朱凤莲说,台湾舆论已经对民进党当局的这个骗局有了很多质疑,说明民进党当局这一选举伎俩已经破功。
   
   综合台媒报导,台湾的国安单位和他国有互通情报,甚至还传出国安局已经派人在25日抵达澳洲了解案情。董立文认为,这次王立强上媒体曝光,澳洲乃至美国的目的,根本不是看在台湾选举,台湾的选举只是附带而已。美、澳意在要铲除中国在亚洲国家的几个情报网络。
   
   董立文:“会这样完整地公布案情只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要提醒自己的国人,外国人如何渗透自己的国家;第二个目的是在警告对手国,赶快撤走你的情报网。公布王立强专访本身就是一场情报战,现在才刚开打而已。”
   
   谢选骏指出: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这次可是棋逢对手了。这就是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香港和台湾,都是小国时代的尖兵,与北韩竞逐于前沿,甚至不相上下了。小国时代,也是盛行代理人战争的时代。
(2019/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