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谢选骏文集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人民币贬值的速度
·75%的慈善捐助都是垃圾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统战部想害死习近平
·国家公园应该还给原住民
·僵尸经济的特点就是政策导向
·反共不是反华而是爱我中华
·科学——哲学——神学的125题
·中国鸦片战争的合法秘诀
·东欧野蛮人控诉西欧野蛮人洗劫了拜占庭
·外星人是殖民者后代的梦魇
·蔡英文是种族主义者
·川普抛弃库德——库德背叛美国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青年卖命换钱,老年用钱买命
·讨伐苏联失败因为希特勒命名错误
·房奴时代宣言
·九二共识就是南北朝宣言
·伪装的难民和腐化的巡警
·割让给原住民还是割让给马克思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千年沉疴并非五年计划可以解决
·比川普更加mother_fuxxer的来也
·冷战陷阱——从苏联的过去看中国的现在
·中国局势已经失控了
·古装戏都实现了一胎化了没救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没有费城律师就没有独立战争
·毛泽东的祖先在贵州
·放纵加拿大毒贩的公检法也应该绞死
·台湾不知亡国恨
·魔鬼附体的科技文明
·佩洛西·波罗蜥真是老糊涂了
·母亲真的只是一个借口吗
·大陆可以购买台湾的主权吗
·黑人并不都比白人愚蠢
·加拿大的今天就是欧美各国的明天
·北极熊终于干倒了美国鹰
·美方还在危险地自我麻痹
·白求恩是个断了脊梁骨的国际流氓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到了
·国家爱你的血汗和心肝
·教皇国与乌托邦
·谣言推动历史前进
·人民币膨胀到了临界线
·房子就是废垃的仁义道德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卡尔·马克思确实是一个跳梁小丑
·美国紧急状态是整合全球的关键步骤
·他的老婆出卖了他
·乌克兰的红颜是祸水吗
·柯文哲没有文化
·两脚羊也会咬死狼
·纽约警察种族歧视
·企业家精神的背后是基督教
·上行下效的强迫劳动
·你们支那人是无法理解我们大和民族的情感的
·拥护中国共产党就是伤害这个世界
·台湾的长荣航空性骚吸客
·佛教的危害
·“自由航行”并非仅仅针对中国
·活不下去的梁家河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北中国的没落一瞥
·欺人太甚的不是白人而是老板
·台湾不知亡国恨
·台湾的监狱像大陆
·为何不去燕山隐居
·预测——看得见的事实与看不见的事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谢选骏: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维也纳的慵懒慢活之道》(BBC 2015年6月10日)报道:
   
   几百年前,维也纳曾是全世界最具创造力的城市。它为世界贡献了莫扎特和弗洛伊德等数十位天才。今日的维也纳不再拥有曾经的地位,既没有柏林的流行文化,也没有伦敦的多语言大杂烩文化。但是,维也纳仍有其独特之处:惰性,或者按我的说法是“有生产力的慵懒”。这是对维也纳的一种褒奖,因为它是某种特别的惰性——而且值得钦羡。


   
   在传说中的哈维卡咖啡馆寻找闲暇时光——最近一次到访维也纳,我和《维也纳评论》(Vienna Review)总编、老维也纳人达蒂斯·麦克纳米(Dardis McNamee)坐在咖啡馆里——要不还能做什么?“维也纳的商业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商业,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她好像是在告诉我一件最明显不过的事情,“维也纳的商业就是生活。在维也纳,你可能认识别人多年,却不知道他们的职业是什么。”
   
   “你不问吗?”“不是不问,”麦克纳米解释道,“而是这不是人们讨论的事情。他们讨论上个假期去了哪里,讨论剧院里看了什么表演,或看了什么电影,读了什么书,听的一些讲座,或是新发现的餐馆。”
   
   一辆有轨电车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Wiener Staatsoper)前驶过——没有人行色匆匆。实际上,别处所崇尚的疯狂进取的生活方式在这里会被人嗤之以鼻。文化才是生活的重点。歌剧院和音乐厅并不为精英阶层所独享,而是追求有意义生活的人的口粮。美联社驻外记者格奥尔格·雅恩(Georg Jahn)懊丧地告诉我,每个演出季,他都尽职尽责地把最新剧目的评论整理出来,但是最后这些精心撰写的评论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几乎没有报纸或网站会刊登这些评论。“世界其他地方一提到歌剧就会说‘嘘——’,维也纳不是这样。”他说,“这里的人实在很关注这类东西。”他告诉我维也纳歌剧院的戏票很抢手,总是售罄,而奥地利政府花了7亿欧元在一个不毛之地盖了一座歌剧院。他说,在奥地利,特别是在维也纳,艺术就是宗教。
   
   然而,与此同时,这座城市也伴着音乐向前发展,呈现出完美的效率。维也纳打破了效率与休息的矛盾,你可以两者兼而有之。维也纳人会琢磨一些事情。根据心理学,闲暇——某种闲暇——能提高创造力。它在创新的“孵化阶段”发生作用,就是当我们停止思考一个问题,把问题交给潜意识的时候。你在淋浴时突然想到了完美的解决方案,这就是孵化阶段的结果。很多研究发现这种看似悠闲的行为和创造性突破之间存在关联。
   
   维也纳一直位居世界最宜居城市前列,甚至排在哥本哈根、苏黎世和纽约的前面。美世咨询(Mercer)的这项调查以健康、幸福和生活品质为统计标准。虽然维也纳不再出现莫扎特或克林姆(Klimt)这样的天才——以20世纪初蓬勃发展的移民文化为代表的、能带来艺术创新的因素不复存在——音乐和艺术仍然在这座城市欣欣向荣。
   
   维也纳的有意义的闲暇以咖啡馆为中心。咖啡馆就像是这座城市的音乐厅,它是尘世的教堂、思想的孵化器、知识的交汇点——简而言之,它对维也纳的重要性相当于维也纳苹果卷。
   
   咖啡馆并不是维也纳的发明。全世界第一个咖啡馆出现在1554年的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近一个世纪后,西欧开始出现咖啡馆,一个名为雅各布(Jacob)的有志青年在英国牛津开了一家提供“黑色苦味饮料”的店铺。但是,咖啡馆在维也纳臻于完善,并获得了升华。
   
   维也纳咖啡馆是“第三空间”的经典例子。第三空间是指非正式的、中性的会面场所,比如纽约的餐厅、巴黎的书店或英国的酒吧。第三空间是神圣的场所,按一个学者的说法,它是“日常世界中的临时空间”。
   
   我最喜欢的维也纳咖啡馆是Sperl 咖啡馆。这是一家历史悠久的咖啡馆,1897年,画家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在此宣布成立维也纳分离派(Viennese Secession),由此开启维也纳自己的现代艺术潮流。
   
   如今的Sperl 咖啡馆万幸没有重新装修。没有装导轨射灯,没有无线网,没有过分殷勤的咖啡师。只有简朴的桌椅和脾气乖戾的侍者。角落里放了一张台球桌,桌子上摆着几根长木棍,上面挂着报纸。
   
   我在Sperl 咖啡馆呆了几个小时,享受这种维也纳式的闲暇时光,只是坐着,什么也不想,也什么都想想。在维也纳的咖啡馆,时光变得有些奇怪。时光不再如常流逝。好像有大把的时间,不再需要担心没有时间。对你来说,时间就像木星的卫星一样,变得毫不相干。
   
   维也纳咖啡馆的另一个奇怪之处是,咖啡也差不多无关紧要。擦出智慧火花当然不是靠咖啡;咖啡因到底有助于还是有碍于想象力——这也没有定论。那么,如果不是靠咖啡,那又是什么让咖啡馆孕育出了创造力?仔细听一听,你就知道答案了。即兴谈话的嗡嗡声、报纸翻动的声响、杯盘碰击的叮当声。说到沉思的完美场所,我们可能会想到安静的地方,但是事实上,安静并不总是最好的。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的研究团队发现与高分贝环境或寂静的环境相比,少量噪音(70分贝)的环境下创造性思维测试的结果更好。该研究发现,少量噪音有助于大脑进入容易带来创造性突破的状态。
   
   不过,大多数维也纳人不需要这种研究也懂得这个道理。直觉告诉他们,咖啡馆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你可以在这里快乐地磨上一整天,还能获得有意义的想法。他们还知道,懒惰是一种罪过,但是如果方法对了,也可以成为德行。在这个意义上,全世界维也纳人的德行最高。
   
   谢选骏指出:“维也纳的有意义的闲暇以咖啡馆为中心。咖啡馆就像是这座城市的音乐厅,它是尘世的教堂、思想的孵化器、知识的交汇点——咖啡馆并不是维也纳的发明。全世界第一个咖啡馆出现在1554年的君士坦丁堡(现在的伊斯坦布尔);近一个世纪后,西欧开始出现咖啡馆,一个名为雅各布(Jacob)的有志青年在英国牛津开了一家提供“黑色苦味饮料”的店铺。但是,咖啡馆在维也纳臻于完善,并获得了升华。”——在这种意义上,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岂不是来自于回民掌权的土耳其了?至于维也纳的闲暇,它的慵懒慢活之道——我觉得那不是创造性爆发之前的酝酿,而是创造性爆发之后的疲惫和衰竭。虽然维也纳曾是对抗土耳其入侵的桥头堡,但是他的咖啡馆却不是从土耳其直接输入的,而是绕了一大圈从敌基督的法国国王那里输入的。这可真是历史的悲哀。
(2019/11/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