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谢选骏文集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2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3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谢选骏: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无神论者只会搞什么“瞭望智库”,却无法理解“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而在我看来,所谓地狱的解释之一就是地下火(即煤炭地层在地表下满足燃烧条件后,产生自燃所形成的大规模地下燃烧发火)——它比地表火更加致命和无可救药;它与火山湖类似都是地域的原型吧。但是许多地下火和地表火一样,不是没有来由的,而是对人类“文明”的一个惩罚。
   
   《几十万人逃离,3年接连爆发3场冲天大火!强大的美国为什么抵挡不住?》(瞭望智库 2019年11月2日)报道:

   
   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山林又“火”了!
   
   近年来,加州山火呈频发趋势,破坏力逐年递增,山火治理成为美国长期面对的挑战之一。说真的,年年如此,加州起火都快不是新闻了。百姓的无可奈何,政府的无能为力,让媒体们不得不问:“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为何挡不住熊熊野火?”
   
   美国的救灾组织动员能力出了什么问题?
   
   当地时间10月23日晚上,加州山火爆发并迅速蔓延。27日,加州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宣布全州进入紧急状态,并表示官员们正在动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应对山火。29日晚11时至11月1日下午6时,洛杉矶地区气象部门发布罕见的“极端红旗警报”,提醒当地居民注意极度危险的干燥大风天气可能会给加州境内多处山火“火上浇油”。截至30日,山火已蔓延9.4万英亩(约380平方公里),全州58个郡中有43个受到影响,超过20万人紧急撤离,被迫离开家园,150万人被断电。
   
   位于北部旧金山湾区的金凯德大火是目前正在燃烧的山火中最大的一场,已经在旧金山北部索诺玛郡(Sonoma County)烧毁3万英亩土地(约合121平方公里)。最大规模的疏散撤退就发生在这里,18万人被要求收拾行李离开。另外一场大型山火是南加州盖蒂大火(Getty Fire),洛杉矶市长埃里克·加希提(Eric Garcetti)在发布会上表示,现场并没有人为纵火的证据,起火是偶然的,仅是因为一棵桉树上掉下来的树枝落到了电线上,燃起了火星并点燃了附近的树丛。
   
   然而事实上,近两年来,加州山火频频燃烧——
   
   2017年10月,加州南北两端爆发严重山林火灾,造成至少42人死亡,数百人失踪,超过2万人紧急撤离,7000多幢房屋被烧毁。当年,加州全境山火达到9560起,占到全美71499起山火的七分之一。
   
   2018年11月,加州北部的天堂镇(Paradise)被山火吞噬,造成至少85人死亡,近千人失踪,约14万栋住宅被毁。这次山火也被称为加州历史上最具破坏性的一次火灾。
   
   最新消息,当地时间10月31日,强风又给干燥的南加州地区吹来了两场新的山火,烧毁大面积房屋,并迫使居民逃离家园。美媒称,这两场新火源可能会重演2018年致命山火给加州成千上万居民带来的悲剧。
   
   每年都熊熊燃烧的山火背后,绝不仅仅是偶发性树枝掉落这么简单,可以说,加州山火肆虐折射出美国在社会治理、灾害应急机制以及气候政策等多方面的问题与弊端。
   
   一、“燃料”充足,关键风大
   
   加州大学农业与自然资源部研究员费思·卡恩斯提出,近几年的山林大火呈现出“火龙卷风”的蔓延趋势,直接驱动因素是极端气候。英国《卫报》称,“全球变暖加剧了森林的干旱,到处都是枯枝败叶。”
   
   然而,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现政府不仅退出了气候变化《巴黎协定》,还用行政令废除了奥巴马时期制定的一系列能源改革措施,甚至计划强制降低汽车尾气以及燃煤电厂碳排放标准。“加州的政治家、官僚、电力公司等都将‘气候变化’作为一个多功能的借口,因为他们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来防止致命的山火。”得克萨斯州公共政策基金会副主席、前加州立法委员查克·迪沃曾在《福布斯》杂志网站撰文,直言美国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不作为”行为。
   
   加州高达45%的森林覆盖率,也为山火频发提供了重要物理条件。2016年的冬天,加州遭遇高温暖冬,雨水充沛,植被生长茂盛,但到了2017年的夏天,却迎来历史罕见的高温和干旱天气,降雨量比往年平均值少了1/4,上千万棵树木枯死,枯树堆积为大火提供了充足的“燃料”。
   
   一般来说,山火有三种:地表火、树冠火和地下火(即煤炭地层在地表下满足燃烧条件后,产生自燃所形成的大规模地下燃烧发火)。
   
   针叶林易发生树冠火,阔叶林易发生地表火,但是一般情况下,山火的发生往往是两者并发——枯木引发地表火,在地表火的烘烤下,富有油脂、枝叶离地面近的针叶林被引燃,并迅速蔓延到整个树冠。更可怕的是,急进的树冠火的火焰跳跃前进,蔓延速度可达每小时8-25公里。
   
   加州森林以针叶林为主,同时也种有阔叶林,两种山火“齐头并进”,迅速蔓延,造成火灾久扑不灭。
   
   除了森林,许多房屋也成为山火的“燃料”。数据显示,2000年以后,加州新建房屋中有38%都建在了有山火隐患的地区。虽然加州法律规定,把房屋建在有山火隐患的地区后,要在社区周围或者房屋周围留下30米的防火带,但开发商甚至是屋主不一定照做。
   
   加州的多数房屋都是木质结构。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木结构的房屋施工安装速度远远快于混凝土和砖石结构建筑,可大大缩短工期,节省人工成本,其后期也易于改造和维修。
   
   此外,加州的房地产税也推进了木质房屋的增多。木质结构的房子较混凝土房子便宜,少交税,折旧快。所以即便多次发生火灾,人们重建时还是会选择恢复或再建木质房,而非搬家。
   
   仅有火还好,关键风又大。近期一股大风从由东北自西南方向越过内华达山脉急速过境加州。美国媒体称之为“恶魔风(Diablo Wind)”。27日,美国国家气象局一度检测到“恶魔风”峰值达到了42.9米/秒,相当于14级大风。此后,年年会来的强风“圣安娜(Santa Ana)”又在29日如期而至,最高风速有35.76米/秒。两股大风吹着两处大火,金凯德大火的规模已经有两个旧金山大小,盖蒂大火也将在“圣安娜”的作用下扩大灾情范围。
   
   29日晚,加州气象局发布了美国史上第一个“极端红色预警(extreme red flag)”信号。按气象专家的表述,在这些飓风级别的强风下,山火3秒就可以烧掉一个美式足球场(约5400平方米)。加州大火正越烧越烈。
   
   二、管理不善,被动无能
   
   针对2018年的加州山火,哈特兰研究所(Heartland Institute)高级环境政策研究员H.斯特林·伯内特评论到,“气候变化和极端天气条件不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30年的管理不善。”原则上,当山火来临时,加州的州和地方政府需要第一时间去前线救援,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同时也会负责协调联邦的力量进行协助。
   
   但是对于一个州来说,想要使用联邦资源,并不容易。州长首先必须要通过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的区域办事处,要求总统正式援引《罗伯特·斯塔福救灾与紧急援助法》,此外州长还必须说明应对灾难时,具体所需的联邦资源数量。之后,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再为受灾州进行军队、警方、消防、和医疗等等多方面的调配。
   
   白纸黑字写的是好,但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经常落实不到位。据《纽约时报》报道,自1979年成立以来,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一直饱受批评。在2005的卡特里娜飓风灾难中,管理局低估了飓风的影响,没有事先在指定的避难所储备物资,最终飓风造成1800人丧生,摧毁了80多万套住房,许多人无家可归。
   
   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的行政长官布洛克·龙曾在2017年表示,让一个机构承担比法律规定的更大的作用“从来都不是一个好情况”。他说,“当美国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作为首要且主要的反应者,并且还可能是一段时间以来唯一的反应者时,我们永远不会像任何人所期望的快速行动。”
   
   作为一个负责救援、应急的国家级紧急事务管理局,却公开宣称无法快速行动,不知美国民众听了作何感想。国家部委靠不住,再看加州政府的表现。面对熊熊燃烧的大火,州政府在预防、警报、控制、组织撤离、安置灾民等环节都出现了不作为、不担当的现象。比如撤离,联邦和州两级政府只是通过广播、电视通知,没有组织起任何有效的撤离行动,民众只能各凭本事逃出生天。
   
   而在预防森林山火方面,州政府更显被动和低效。加州3300万英亩(约13.4万平方公里)森林中,57%由美国联邦政府机构管理,40%由私人控制,仅有3%归州和当地政府机构。这其中,私人控制的私有林场,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获取经济利益。林业周期长,还会面临病虫害、价格波动、火灾等风险,所以林场主们都急于砍伐变现,并不注重管理。基于节省人力的目的,砍伐后遗留的大面积杂草、树枝等火灾隐患也没有得到有效清除。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加州当局管理的面积很小,但其消防和林业保护部门需要承担私人地区灭火和预防措施的责任。这就造成了加州政府权力虽小、责任却大的局面。美国林业局2017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联邦政府仅处理了大约四分之一需要通过森林减薄或按规定燃烧来管理的土地。具体到加州,只有1%至1.5%的小部分森林经过了预防处理。也就是说,加州政府目前只着眼于短期灭火,没有在长远的预防上多做投入,但财政支出并没有得到节约。
   
   前加州议员查克·德沃尔表示,几十年来,指定用于森林维护的联邦资金一直被“借用”到灭火的费用上。也就是说“打酱油”的钱,一直在“买醋”。20年前,消防只占美国林业局年度预算的16%。但在2018年度,52%的资金被用于灭火,如果不加以控制,到2025年这个比重将上升到三分之二……
   
   
   三、“特权”阶层,占用资源
   
   山火灾难,也把加州贫富差距的鸿沟展露无遗。聚集于加州的众多美国政要、名流、富豪,在灾难中充分发挥自己的“特权”占用消防资源,而普通百姓只能坐以待援。
   
   2018年加州大火后,洛杉矶市消防局副局长牵头起草了一份救灾报告,里面披露了这样一个情节:“在起火的初始24小时内,消防局接到了数量极为惊人的‘选民代表’电话——来自各层级的政治人物不断地要求我局出动前往众多‘特定住宅单位’,以保护这些指定私人财产的安全。这些救灾请求,分散了消防任务的注意力,并对救灾指挥造成严重的讯息干扰。”
   
   有权力的人,可以不顾大局,动用公权力优先保全自己的财产。有钱的人则可以雇佣“私人消防队”保护自己的豪宅。据《纽约时报》26日报道,与其撤离后将豪宅置于山火中听天由命,越来越多的加州富人们选择一种新的方式——雇佣“私人消防队”守护自己的财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