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谢选骏: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墙国”与“强国”同音。在棺媒高唱大国复兴的主旋律时,有网友指出中国仍是一个没有互联网自由的“墙国”。
   
   《西方媒体人看“网络墙国”互联网大会》(美国之音 2017年12月5日)报道:

   
   在规模空前的世界政党大会于北京落幕的同一天,世界互联网大会星期天(12月3日)又在水乡乌镇紧锣密鼓地召开。这已经是这个网络防火墙高耸的国度第四次主办世界互联网大会。
   
   在乌镇报道本届大会的西方记者发现,和往年一样,在为期三天的会议期间,中国解除了对互联网的限制,不过仅限于乌镇。美联社记者黄敬龄(Gillian Wong)在推特上说,宣扬互联网过滤的中国解禁网络三天,着实让乌镇成为一个颇具讽刺意味的地方。美国《纽约时报》记者孟宝勒(Paul Mozur)也指出,“在中国,只有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互联网才真正和世界连通。”
   
   本届互联网大会的亮点之一无疑是全球科技企业高管的悉数到场,其中最出其不意的要数世界最大的两家科技公司的负责人——美国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库克(Tim Cook)和谷歌首席执行官皮查伊(Sundar Pichai)。这是硅谷企业第一次派出如此高级别的代表与会。本届大会的主题“发展数字经济,促进开放共享”。库克在大会第一天的演讲中说,这也是苹果公司的共同愿景之一。他说:“我们很自豪能与众多的中国合作伙伴一起,帮助建立一个在网络空间共享未来的社区。”
   
   “开放、共同利益、共享未来?什么鬼?” 彭博社专栏作者高灿鸣(Tim Culpan)撰文说。高灿鸣指出,海外CEO巨头的到场不仅让当局具备合法性,也向本土竞争对手发出讯号:你们的领地是安全的。“没有迹象显示脸书创始人扎克伯格出席了会议,但是他对中国模式的拥护已被充分证明了。” 高灿鸣的文章说。
   
   中国是继美国和欧洲之后,苹果公司的第三大市场。公司2017财年约20%的收入来自这里。中国还拥有大规模的苹果生产基地,尽管iPhone面临中国本土的强劲竞争对手。库克在发言中说,中国开发者研发的应用程序获得的总收入位居全球之首,超过1120亿元。他没有提及今年早些时候,600多个VPN软件被迫从苹果中国区商店下架。
   
   相比之下,谷歌公司首席执行官皮查伊的到场更令人费解。 谷歌因拒绝中国政府要求审查搜索结果的要求,自2010年被封锁至今。和库克高调的讲话不同,皮查伊没有被安排公开演讲,只出现在午饭后的一个小组讨论会上。和他一同出席的还有小米手机创始人雷军。从现场照片看,会场上有很多空椅子。
   
   “不公待遇?”《华尔街日报》记者丽莎·林(Liza Lin)问。她说,乌镇的组织者完全没有把皮查伊的小组讨论会的时间放在议事日程上。结果是苹果的库克有满场的观众,而皮查伊的听众则少得多。在会议现场,她还碰到一桩奇事。乌镇峰会的一位志愿者递给她自己全新的iPhone,请教如何能下载VPN软件读《华尔街日报》。丽莎·林说,我在中国区的商店里一个也没找到,大部分都被苹果下架了。
   
   彭博社记者拉姆利(David Ramli)指出,脸书公司副总裁沃恩·史密斯在会上展示了他从中国发布的资讯。“鉴于脸书在中国是被封锁的,我希望他用了经授权的VPN,” 拉姆利调侃说。拉姆利还在会场上发现,在一个有七名中国领导人和一名美国高管出席的小组讨论上,只有那名美国人在使用翻译设备,“其他人要么都能听懂英语,要么根本不在乎”。
   
   谢选骏指出:网络墙国是建立在网络强拆的废墟之上的——在其“建国初期”,无数网络文献遭到了毁灭,幸好我的著作中留下了不少它们的摘录!“拆哪”和“墙国”似乎在词义上相反,但是却都和“CHINA”谐音!因此也就获得了逻辑上的一贯——毛匪所谓的“不破不立”、“破字当头,立也就在其中了。”总而言之就是,“先拆光了不属于党的一切,剩下来的就都属于党的了!”
   
   《曾伯炎:建墙国,能强国吗?》(民主中国 2018/6/3)报道:
   
   墙国,是对网上长城之讽语,封网、删帖、消号、阻止翻墙等不满之怨声也。所谓强国梦,能由此墙国工程实现吗?网络信息时代了,如此压缩网民的视听,阻塞思路、萎缩想象思维能力,强国建于虐民与弱民之基础上,国能强吗?
   
   两千年前,秦始皇派蒙恬领70万6国奴隶筑长城,以防外敌,今日,党国命方滨兴领万千红色网工,建网上长城,防的内敌,尽是公民,还想造公民为臣民、愚民。而这种隔离自由世界之墙,东德昂纳克建在柏林,延伸数百公里,用钢筋水泥了,仍倒塌于1990年,随之倒塌了社会主义阵营。中国这网上长城,绝对难如:秦长城作了图腾,明长城供了旅游,共朝网上长城,命同桕林墙,只成历史笑柄,和被后世谴责之罪责了。
   
   长城历史,已是殷鉴——筑墙历史,启示现代:秦长城,防外敌,而秦,亡于内乱。明长城,防蒙古人,却亡于汉满共乱。而昂纳克巩固专制的柏林墙,仍被渴望自由的东德人砸碎推倒。记得毛泽东爪牙四人帮被打倒,改革开放初唱歌,爱唱“外面的世界很精采,现在,封网筑墙,未必禁得网民很无奈?他们开阔眼界,突破思想禁锢,上网网民已超6亿,翻墙逍遥于自由天地者,何止千万,何况旅游出国观光者,更是亿万。而留学与出囯投资者,络绎欧美澳非,不可胜数。早是满园春色关不住,红杏八方出墙去了,断互联网,使.老专制习惯的禁视禁听禁思,已遇上难题,筑这网上墙国,只会断了中国走向现代的通道!还奢谈什么构建命运共同体呵?爱自由与爱专制者,命怎么共?
   
   当年,毛泽东讲一边倒,倒向苏联,赶跑美国大使司徒雷登,还派两百万志愿军赴朝鲜,与美国为首的14国联合国军血战,中国牺牲90万,美军死了5万,叫抗美胜利,实是老毛向苏联这老大交投名状,表示他非远东铁托。用今天历史眼光看,他的抗美援朝,实是用中国男儿血肉,去筑了东西方冷战之墙,再回到三八线上。
   
   从此,封闭在苏联集团铁幕里,以苏作靠山,用朝鲜看门。中国经历8年抗日,4年内战,继续3年抗美援朝之牺牲,劳民衰国、元气伤尽了。还搞阶级斗争杀人,以革命名义夺产,以大跃进耗尽资源,饿死人4千万,再以10年文革坑灭中国文化与文明。跟俄国人走进冷战铁幕,中国人被作了二战后冷战的墙砖。枯竭与凋蔽到老毛在西藏与印度打一仗来缓解国内危机。再在珍宝島与老大哥干一仗,把美国总统尼克松邀请进毛书房,才算破墙而逃,逃出冷战的东西方铁墙,开始改变世界格局,从老布什等总统联中抗苏战略中获利获益,现在,由习近平放弃邓小平韬光养晦八面出击,雄心实为野心大于学力能力,正像冷战重演,想超老毛,岂不未接受老毛的正负两面经验教训吗?宏观忖摩历史:乾隆皇帝包括明朝禁海把隔绝世界的墙筑在海上,以为这是皇家安全之需要,实是封闭与拘谨了自己。当清朝皇帝认为周边朝贡国仍在巩卫,自已中央帝囯很安全时,荷兰、葡萄牙这些开放与开发海洋的弹丸小国,已从海上寻到补充和超越农耕的工商文明,占据台湾与澳门,殖民地从欧洲延伸到亚洲了。中央帝国靠朝贡国护卫安全的卫星墙,也从此全面瓦解。
   
   笔者认为:吾国的肉食者们最爱讲中国特色,尽是给专制找借口,为何不见自已偏爱以墙封闭自已的墙意识惯性,这不是很中国特色吗。
   
   举目一看:城有城墙,宅有家墙,校有校墙,宮有宫墙,砌垣,垒壁,树堞,层层叠叠地封闭。皇城,禁城了,宮城中,还有禁宮、禁馆、禁苑。劳民伤财的严防紧闭。安全却很有限,历史上,尽祸起萧墙之内:齐国有弟兄争权,晋国有弑君之乱,西晋有八王之祸,盛唐也有节度使之叛。皆非墙外之敌,尽是内部争斗。就看中共老毛的专政专权史,无论他用抗美把国之墙建于朝韩的三八线,珍宝島与苏联一战,国墙再稳定于烏苏里江,还有南墙用援越建于越南,仍祸起萧墙之内,从反高岗独立王国,批邓子恢保守,驱王明去苏联,要柯庆施取代周恩来,灭刘少奇这中国赫鲁晓夫,逼林彪背投敌叛国黑锅栽死异国,致命中国的,皆非外敌,尽是内患。仍然是孔子给弟子说的老话:“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顼,而在萧墙之内也”而今天以反腐除的异己,不仍是蕭墙〔党内〕的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与薄希来等,岂不还在重复历史吗?毛泽东用四人帮巩固自已的宝座,今日,不是仍以之江旧部与马屁倿臣,奠习氏王朝的阵脚吗?如老毛倚重张春桥姚文元等四人帮作护已之墙早垮,今上用知青出身的假博士之江新军作保皇之墙。就固若金汤吗?不比四人帮强吧?别说陈伯达、张春桥那些老刀笔,就在梁效写作组里混的余秋雨的笔,远胜今日中宣部豢养的周小平之流哩。
   
   崇尚专制的党,打江山,是攻墙、破墙,保江山,是筑墙固墙,不外也是!
   
   人墙,主要是奴墙,由官奴、党奴、文奴组成,凭压迫与收买,欺诈与洗脑收编。毛泽东最信任的奴才,是大内总管汪东兴,毛一闭眼,他就成抓毛心腹四人帮包括江青的悍将。这是信任收买奴才的典型例子,至于那些写效忠信讨好江青同志的奴才,没见一个在江青危难时救江青,不尽是树倒胡孙散吗?
   
   专制存在一天,陈涉吴广式、斯巴达克式、孙中山式的起义就存在一天,何况,还有国际性吊民伐罪式的:萨达姆、卡扎菲那类专制之灭。
   
   兵墙,毛家军、邓家军都是打江山用鲜血凝结的战友同志,也内讧内斗得你死我活。习家军是用官职与高薪收买的,今天已让排长的收入,超过教授了,岂不又回到毛歧视知识分子时代?而今日面临的是智能时代。用钱,能买到忠与勇吗?用钱能买到誓死悍卫专制独裁吗?历史上,只有誓死保卫真理的伽俐略哥伯尼,从未见铜臭灵魂成忠烈,拜物教拜金教豢养的小人,怎可能是有信仰者的挚著呢?
   
   党墙,一党专制的党,即便是8千万党员,他们凭党票弄钞票的,多是利祿小人,借党势扩大他权势,怎能与群众亲密,打成一片。在群众眼里,都是讲为民服务的话,做垄断敲诈的事。权集中于党,党员用权已异化为村匪乡霸,与贪官污吏,这党墙,早是千人恨万人骂和推的恶墙。
   
   GDP墙,用财富为专制造出的,已非共同富裕,也未形成厐大中产阶级,只暴发出红色权贵特权阶级,他们以占1%人口,却占有总量75%的财富,贫富悬殊,丧失民心,被民众讽刺为:滿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这财富难是巩固专制的墙,就是用作军备竞赛,赶上美国,兵的素质还是由钱收买雇傭的奴军,大清海军亚洲第一,甲午一战,不仍败在日本手上吗?
   
   中国人的墙意识,封闭意识。与欧美迥异。西方的大学与居宅,尽不设围墙,西方,唯监牢有高墙。法国革命即以攻破巴士的监獄为标志,将来中国专制崩溃,绝对是以其网上长城的瓦解为标志吧?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