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谢选骏文集
·5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谢选骏: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川普似乎暗示会否决<香港法案>引发强烈反响》(2019-11-22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总统川普星期五早些时候似乎暗示他将否决国会两党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很多国会两党议员立即强烈反弹。不过,也有舆论反应慎重,提出应看到美中共存和共生的现实。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11月22日星期五发表的声明说:“不要搞错。川普总统的话不代表美国人民或国会对习主席对香港人民压迫政策的想法。川普总统一如既往地对习主席毕恭毕敬,对一个许诺要对中国强硬的人来说,这显得更让人匪夷所思了。在人权问题上对中国强硬也将帮助我们打赢贸易战。”
   
   新泽西州民主党籍众议员比尔·帕斯克莱尔的声明说:“川普重申,他不会因中共暴力镇压勇敢的香港抗议者而批评中共。这种说法真是难以置信。”
   
   俄勒冈州民主党联邦参议员杰夫·默克里(Jeff Merkley)说:“国会共和与民主党人同声明确表示,香港(政府)压迫其居民人权的时候,我们不能袖手旁观。川普需要签署这项立法(《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成为法律,川普应该骄傲地采取这样的行动,公开向中国发出明确信息。”
   
   佛罗里达州的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里克·斯科特 (Rick Scott)表示:“这将是一个错误。国会大声和明确地表示,我们与香港站在一起。我们大家应当团结在一起,异口同声地支持香港人民,反对中国的侵略和对人权的践踏。这比贸易协议更为重要。” 他表示,川普拒绝签署将铸成大错。
   
   在美国的时事评论员冯胜平对美国之音说:“川普基本上代表的是华尔街金融集团的利益。华盛顿基本上是一个右派集团,鹰派占据上风,以国会和一些智库所代表。川普和他们不是一个路子的。和中国有亲美派、反美派一样,美国有比较亲中的华尔街金融集团,以及国会的右派集团。川普在两院无异议通过香港法案的这种压力下,他更多的是在代表华尔街的利益。”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资深编辑詹姆斯·帕尔默发表的题为“川普背叛了香港抗议者”的文章说,“作为个人,川普对人权和言论的兴趣是零,川普的个人本能就是独裁,这在他反复支持酷刑、赦免战犯、攻击媒体等方面可见一斑。他甚至都不假装在乎这些。他和中国过不去,完全出于其保护主义的本能,而不是什么政治原则”。文章还说,“川普的政治观对北京非常有用。他沉溺于别的领导人对待他的方式,对他越加献媚就越好。这就使川普感觉,同习近平这类独裁领导人打交道,要比同其他民主国家的领导人打交道舒服得多”。
   
   不过,冯胜平强调,要以现实的眼光认识美中两国独特的地位,并以这种眼光看待类似《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及美中贸易协议这类当下具体问题,不能反复“误判对方”。针对如何看待美中关系,他说:“我没有什么立场。我想中美之间最后能够找到一条最适合这两个国家发展的路,这就是一个共生的路,没有谁能够灭掉谁。也可以说,谁也离不开谁。中国现在实际上不是共产主义,而是民族主义。美国在这种民族主义的喧叫声中,也不愿意失去老大的地位。”
   
   美国之音还采访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华盛顿军界人士,他表示,此时总统如何思考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川普使人感到他会否决这项法案,但是也不排除,川普在巧妙处理眼前局面:“如果站在总统的角度,川普也许会对中国说,‘我会否决这项法案’,然后要求参众两院对法案做某种‘装饰性修改’,接着就签署这项香港法案”。
   
   谢选骏指出:从美国国会的角度看,现在全世界独裁者事实上已经控制了美国之音——因为,它竟然和代表美国民意的两党一致的国会意见大唱反调!这是因为地皮川普总统作为全世界独裁者安插在美国的一根搅屎棍,正在从自由民主的堡垒内部攻破美国——通过这位逃避军役的花花公子,全世界独裁者变相控制了美国之音。
   
   《川普否决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的几率有多少?》(2019-11-22 看中国/唐柏桥)报道:
   
   川普总统今天接受福克斯电视台节目《Fox & Friends》的直播访问时关于香港问题的讲话引起了极大的争议。他没有就会否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态,却同时表示:“我们要与香港同行,但我也与习主席同行。”(We have to stand with Hong Kong,but I'm also standing with President Xi.)包括《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很多主流媒体将此解读成,川普可能会否决该法案。我并不这样认为。
   
   那么,川普为什么会说出这种看似相互矛盾的话来呢?因为一般情况下,一个人不会同时在站对立的两方。他这番话的真正含义是什么?他最后会不会否决该法案?以下是我的解读:
   
   首先,我不认为川普最后会否决香港人权民主法案。理由有二:一,如果他不希望该法案出台,参议院不会如此快速通过。因为参议院目前是共和党控制的,同为共和党的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和该法案发起人卢比奥参议员不可能不事先跟川普充分沟通而冒然加速审议和通过。事实上卢比奥也已透露,他在推动参议院通过热线快速通过该法案前已经与川普联系,他认为川普不会反对该法案。很显然卢比奥从川普那里得到的信息比这些对川普充满偏见的媒体分析得出的结论更可信。
   
   二,川普明年的选举至关重要,现在可以说是步步惊心,前有民主党把持的众议院的弹劾案调查,后由中共在背后通过他们在美国的代言人使梆子。他稍有闪失,就可能前功尽弃,甚至输掉明年的选举。目前对他来说,明年的选举是最重要的考量。输掉明年的选举,他要从根子上改变中国政治生态的理想就可能泡汤。而否决该法案就会让美国两党都感到不满,尤其是美国中间力量。在香港问题上,美国绝大多数民众都是支持香港人争民主的。美国最新民调显示,超过一半以上美国人认为香港应该独立。可想而知,美国人对中共在香港的肆意妄为多么不满。川普不可能不知道这些信息。因此,此时公开高调否决该法案的可能性几乎是零。我认为川普为了给习近平留一点面子同时不影响贸易谈判的进程,最保守的做法就是最后让该法案自动生效(注:根据美国法律,如果美国众参两院通过了法案,而总统十个议会工作日内不反对,就自动生效)。
   其次,我们来看看川普今天的重要讲话。他在谈到香港问题时,首先表示他必须(have to)站在香港人一边,然后才说他也站在习近平一边。请注意这前后的顺序和用词,前者用的是必须,后者用的是事实陈述。也就是说,无论任何情况下,他都会站在争民主的香港人一边,这是由美国人的价值观决定的,是不可动摇的。而站在习近平一边只是现在的态度,随时都可以改变。而综合他之前的数次表态,(注:希望习近平通过人道方式解决香港问题,不可以出兵镇压,否则就不会签署贸易协议。)已经明确告诉中共,如果中共军事镇压,他就会改变对习近平的态度。
   川普这样说的目的是,一方面表明自己的立正立场,坚决跟香港人站在一起;同时牵制习近平,让他不铤而走险派军队直接镇压重演“六四”悲剧。正是因为川普及其川普团队的一些高参对中共邪恶本性非常了解,他才不得不采取这种边打边安抚的策略。现在中共在香港虽然也非常凶残,但跟直接军事镇压不是一回事,否则他们就不必偷偷摸摸让军人冒充香港警察了,警察开枪也不会成为特大新闻。了解“六四”大屠杀的人都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
   川普今天也把话挑明了。他说如果没有他的有效阻止,中共早就出兵镇压了,而且能在14分钟夷平香港。(注:我分析这个时间是中共告诉川普的,是为了表示他们很容易镇压香港,只是看在川普的份上没有这样做而已)事实上他将贸易协议与香港问题挂钩以及跟习近平的“朋友”关系,有效地牵制了中共,使得中共不敢冒然出兵,才得以让香港人争民主的运动能以持续。否则,如果美国不高调关注此事,手无寸铁的香港人是无法跟武装到牙齿的中共暴政对抗这么长时间的。这个我们必须承认。
   总之,川普现在处在一个极为复杂的国际和国内政治环境。川普之前的几届总统让中共在国际社会坐大,同时几乎是敞开大门任由中共对美国各方面进行渗透和破坏。现在他要领导美国人阻止统治全球五分之一人口、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共对外扩张和对内镇压,是一件前人没有做过的事情。他在很多事情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随时做出调整。过程中也无法避免不尽如人意。希望大家尤其是反共人士能更多地给予理解和支持,而不是用放大镜不停地挑毛病。如果没有川普对中共的有力地牵制和打击,我们无法想像今天香港、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面对的局面。
   
   谢选骏指出:也许全世界独裁者尚未控制了美国之音?也许川普总统不是一条完全彻底的搅屎棍?这到底是苦肉计还是连环计?到底是曲线救国还是沆瀣一气?一切都有可能。不过有道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其实早有前戏了,而且劣迹斑斑了。)
(2019/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