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煮稀的绞索]
谢选骏文集
·黑心炸弹击败美国
·中国哲学里的“宇宙的和谐统一”
·罗马人统治世界的哲学秘密
·罗马人统治世界的哲学秘密
·共产党会归还香港的四千亿美元吗
·瑞典人要学习中国吃人肉
·骄傲使狗落后
·美国要用共产党的办法才能打败共产党
·全球交易员都在疯人院里打滚
·共产党是极端资本主义的锅炉、中国特色的超级火葬场
·万岁就是万万无一失——这个口号隐含杀机
·上帝引领香港革命
·中国人都是汉奸或汉奸的子孙
·首鼠两端的中国人
·日本狗官生吞鲸皮
·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
·什么叫做共产党文化
·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独裁者是废垃的救星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西方文明是自掘坟墓的快手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性格由不得自己而是时代的产物
·新冷战不是旧冷战
·毛泽东死狗不是革命者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爱国汉奸考
·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美国喂肥了中共
·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谬种流传的人工授精
·卖球鞋的人才需要走一万步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两国互相干涉内政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煮稀的绞索

谢选骏:毛煮稀的绞索
   
   《英国王子性侵丑闻被锤死!女王听他采访都想骂人》(英国报姐 2019-11-19)报道:
   
   在所有英国王室成员里面,安德鲁王子可能是最没有存在感的那一个。他是伊丽莎白女王的第二个儿子,是王储查尔斯的弟弟。自从查尔斯的儿子和孙子纷纷出生,安德鲁王子的王位继承顺位下滑到了第八 。排在他前面的,是今年刚刚出生的哈里王子的儿子,阿奇。

   
   (不少同学可能会问,如果查尔斯先女王一步去世,是不是安德鲁就会成为王储,因为他是女王的次子。其实并不会:王储的位子会给与查尔斯的长子也就是威廉王子。)
   
   安德鲁王子在1960年出生,今年59岁。80年代英国和阿根廷在马岛开战的时候曾经在航母上服役。退役以后,安德鲁成为了“英国国际贸易及投资特别代表”,一个闲职,主要职责就是当一个交际花,在国际上流社会建立社交关系。
   
   安德鲁王子原本应该只是王室家族树上一个不起眼的分支 。但一个美国女人对他性侵的的指控,让安德鲁王子来到了聚光灯下。
   
   这是自戴安娜王妃死亡后王室面临的最大公关危机,而安德鲁王子从此以后,再也无法脱离“恋童狂魔”的指控……指控安德鲁王子的是一名美国女性Virginia Roberts Giuffre 。Virginia今年35岁,她说自己17岁的时候,曾经被人强迫,给安德鲁王子提供性服务。而强迫Virginia的人,就是前一阵子在狱中“自杀”的纽约富豪爱泼斯坦(Epstein)。据Virginia本人的采访,她在14岁的时候认识了爱泼斯坦。
   
   爱泼斯坦这个人相信大家最近都有了解。他曾经在美国经营着一个规模庞大的性奴俱乐部。爱泼斯坦的顾客都是社会上层人士,包括了:美国的议员州长、国外政要、甚至王室。安德鲁王子就是其中的一员。爱泼斯坦还有一架私人飞机,被圈内人叫做“洛丽塔快线”,专门送顾客到他纽约的公寓和私人小岛上。Virginia出生在美国比较穷困的地区。爱泼斯坦当时就专门挑这些贫困地区的女孩作为他的性奴。因为她们最容易控制。
   
   根据Virginia的描述 ,爱泼斯坦本人是一个具有很严重性瘾以及恋童癖的人。他每天至少要和3个不同的女孩发生性关系,“年纪越小越好”。并且不管爱泼斯坦去哪里出差,不论是巴黎 、伦敦还是纽约,他总有当地的熟人给他提供女孩。爱泼斯坦告诉16岁的Virginia,他想让她成为一个高级女按摩师“Masseuse”,成为女按摩师就可以和有钱的雇主一起周游世界,过她一直憧憬的名媛式的生活。Virginia同意了,随后她被要求给爱泼斯坦按摩。“他脱下衣服,我给他按了背部。随后他翻过身来。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叫我把衣服脱了…”
   
   Virginia的证词:在那几周后,爱泼斯坦和他的女友一直在“训练我”——性爱姿势,如何用性玩具等。我是在纽约和佛罗里达接受训练的。每天就像上学一样。我还被迫与爱泼斯坦发生多次关系。爱泼斯坦随后开始把Virginia介绍给其他的“顾客”,其中包括了新墨西哥州州长Bill Richardson,参议员George Mitchell,MIT高级科学家Marvin Minsky,以及其他还不能说出名字的“王子、外国总统、知名首相”,以及众多富豪。2001年,Virginia刚刚17岁,但已经为爱泼斯坦工作多年。
   
   那一天,爱泼斯坦的女友(Ghislaine Maxwell,也是性奴交易 的主导者)把Virginia叫醒“你今天要见一个王子。”他们当天晚上去了伦敦的一家夜店。在VIP座里面,安德鲁王子给Virginia拼命灌伏特加。Virginia回忆:“安德鲁说,我们一起跳舞吧!我说好。他跳得很糟糕,满头大汗。离开夜店以后,我上了爱泼斯坦的车”“爱泼斯坦的女友告诉我:安德鲁王子接下来会来我们家,然后我需要你去给安德鲁提供那种服务。”
   
   安德鲁王子性侵Virginia之前,还留下了一张合影。这张合影后来成为了指控王子的关键证据。Virginia:“他并不粗暴,他离开前还谢谢我给他提供了温暖。我实在无法想象,我无法想象王室成员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年轻的Virginia感到了无尽的恐惧:在这么多有钱有势的人面前,自己除了服从,什么也做不了。
   
   那以后,Virginia和安德鲁王子又做了3次,其中一次是在爱泼斯坦的“性爱岛”上,当时还有其他五个女孩,年纪都比Virginia小。而且她们之中没有一个能说流利的英语。对于这些指控,安德鲁王子一直以不知情、不符实回复记者。两天前,安德鲁王子为了澄清自己的清白,特意在白金汉宫接受了BBC的采访。
   
   安德鲁王子和记者说自己取得了“上级”的许可接受这起采访,加上采访在王宫内进行,BBC记者推断这次采访是女王授意,或者至少是同意的。这次采访怎么说呢,只要你看过视频你就会感觉安德鲁王子在全程说谎:不停地眨眼睛,说话还结结巴巴。像极了当年克林顿否认和莱温斯基发生性关系的演讲。而且安德鲁王子的发言也是很迷。现在爱泼斯坦搞性奴俱乐部已经是坐实了的,但安德鲁在回答问题的时候却不急于和爱泼斯坦撇清关系,连谴责都不敢说一句 。女王看了想骂人。
   
   安德鲁在采访中说他不可能侵犯Virginia,因为当天晚上他和孩子们去吃了披萨。他从不去夜店,还说他不可能“满头大汗”,因为他有一种奇怪的病让他出不了汗……结果网友们直接扒出了爱泼斯坦在夜店里面大汗淋漓的照片……“看啊,一个穿着燕尾服的恋童癖正在流汗”、“安德鲁王子的采访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记者:你是怎么认识的爱泼斯坦?
   
   安德鲁王子:我是通过他女朋友认识的。爱泼斯坦有一种很出众的能力 ,他把那些各自领域的大牛聚集在一起。我记得我在去参加他的晚宴的时候能见到无数学者、政治家、联合国官员。这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社交圈…但我从来不party,我去见爱泼斯坦也不是为了party
   
   记者:2008年,爱泼斯坦因为性侵入狱,在那以后你为什么还去见他?2010年,他出狱以后你去了他纽约的公寓过夜,为什么?
   
   安德鲁王子:我现在也经常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去。我去那里的唯一原因 ,就是要告诉他因为他被判刑,我们两个人的友谊到头了。当时有好多人叫我去见他,也有好多人建议我别去见他。我当时觉得在电话上说绝交实在不合适,所以我决定和他面对面交流。
   
   记者:你说你是去和他绝交的,但你为什么又在他家里住了4天? 还和他一起出席晚宴?你真的是去和他绝交的吗?
   
   安德鲁王子:因为我当时在纽约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住在爱泼斯坦家里很方便。这件事我后来想过很多次了。用现在眼光来看,住在他家的确是一件错误的事情。但当时我觉得这事没错。我做事喜欢讲究体面 ,当时我觉得这样做是体面的。
   
   记者:John Brockman(知名出版商)当时也在爱泼斯坦家。
   
   安德鲁王子:啊?Brockman?真的吗?
   
   记者:他说他看到一个俄罗斯女孩在给你做按摩,这是真的吗?
   
   安德鲁王子:我不记得了,我不知道。
   
   记者:你是否为你们的友谊感到后悔?(一道送分题!)
   
   安德鲁王子:现在想来,其实我现在也不后悔。因为…我从他那里认识到的人,我得到的学习机会…都非常宝贵。
   
   女王听到这里也要吐血吧…总之,安德鲁王子在这次采访之后,可以说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这起事件的主谋爱泼斯坦,已经在几个月前在狱中“自杀”。虽然这个“自杀”基本上没有人相信。因为他自杀前,监狱守卫“刚好”不在,监控录像“刚好”坏了,并且爱泼斯坦的尸检显示,他是被勒死的…
   
   目前,大多数网友猜测,爱泼斯坦要么没死,现在出国逍遥,要么就是被其他处于高位的人杀死的,防止他出庭以后把他们供出来…据Virginia说,在爱泼斯坦的别墅和小岛上,到处都有监控摄像头,所有客人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拍下。而警方也在爱泼斯坦的别墅里面找到了无数标有政客名字的录像带。
   
   结合众多线索,一个合理的分析是,爱泼斯坦把这些性爱视频当做勒索的工具,用来让他的所有政客都为他服务。就和《权力的游戏》里面,开妓院小指头差不多。两个人长得都蛮像的。这可能就是为什么,当2008年他因为性侵儿童被捕的时候,他只被判了13个月的刑期,而且是在一个单独的豪华套间内服刑。在服刑过程中,他每天有12个小时的外出时间。对女性的迫害也没有停止,他会开车回到纽约的办公室继续性侵女孩,甚至会把受害者带到监狱里去,狱警被告知不能在场…爱泼斯坦还给哈佛大学捐了很多钱……
   
   2015年,爱泼斯坦再一次被美国检察机关起诉,但案件审理当中,他们接到了来自上层的指示:爱泼斯坦的案件与情报机构有关,事关国家安全,停止起诉。调查组被警告:要是再继续调查爱泼斯坦,会有别的执法机关来调查你们。直到2019年,眼见纸包不住火,他的各项罪刑才被公之于众。
   
   你会惊讶于爱泼斯坦的交际圈。他和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的关系,可以说亲如兄弟。飞行记录显示,比尔在“洛丽塔特快”上和爱泼斯坦一起飞了20多次,每次飞机上都有不同的女孩。爱泼斯坦也被比尔邀请到白宫做客过。有目击者在爱泼斯坦家中看到过克林顿,但目前还没有克林顿性侵女孩的直接证据。爱泼斯坦家里还搜出了一幅克林顿穿着希拉里衣服的画像,实在太恶趣了……
   
   最近还有泄露的消息,指出美国ABC电视台在好久以前就已经采访了Virginia,打算播出一整套爱泼斯坦的调查节目。结果最后这个节目被上层叫停。ABC的女记者抱怨上层不让发爱泼斯坦的报道。因为安德鲁王子的缘故,abc电视台受到了英国王室的压力:如果你们播出了这个节目,以后就别想采访王室成员…
   
   现总统川普和爱泼斯坦也有交情。爱泼斯坦的女友Maxwell,至今下落不明。她也是一个背景强大的主,她的父亲是以色列媒体大亨,在美国、英国和以色列都有很深的人脉,现在推测应该是回以色列避风头了。至于Virginia,她的结局还算幸运。Virginia在泰国找到了自己的丈夫,打电话告诉爱泼斯坦自己不想再继续下去。当时爱泼斯坦也没有追究,只说了一句:祝你以后生活幸福。她和丈夫现在住在澳大利亚的一个农场里面。
   
   美国民众至今拒绝相信爱泼斯坦自杀的结论。但美国媒体对此的报道已经越来越少,采访安德鲁王子的是英国的BBC,采访Virginia的是澳大利亚媒体。不知道是哪一方给美国媒体施加了压力,又或者没有人施加压力,只是媒体们都害怕成为爱泼斯坦集团的下一个受害者。毕竟爱泼斯坦已经死了,但他的客户们都还活着。他们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守护这个秘密。而所有这一些都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