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众民主的缺陷]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环球日爆是回民办的
·英国应该接纳罗兴亚难民
·欧洲人其实是亚洲人
·赎罪券帮助欧洲免遭穆斯林蹂躏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平庸的父母才能生出伟大的儿子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万润南的巴黎公社社员墙
·英国人不仅贩卖鸦片还摧毁地球
·谁比日本人更加法西斯
·国王与文明
·你活着所以你惹事
·“已死”的变局已到
·香港的好日子该到头了
·宫内厅就是日本的太监东厂秘书处
·〇与虚无的叙事
·《零点哲学》为纪念“八九六四”而匿名出版
·只会逃跑不会作战的军机
·黄雀行动为“国际阴谋论”提供证明
·反抗北京的人为何要在北京作出伪证
·中共发表新冷战宣言
·川普的假动作
·不及格的波音能够拯救美国吗
·旧金山君为何不敢署名
·帮凶到元凶——邓小平从反右到六四的凶残变态的进步
·素食者如此品尝人肉残渣
·移民最该得到SAT逆境分数
·《世界日报》用心险恶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还是有上帝存在的”
·教育偏见是一种激励
·为何印度人的智商不及华人
·美国的封建性格
·任正非向松祚不懂“‘人才’是‘自由’的产儿”
·因为你成功了所以必须失败
·把共产党中国重新锁起来
·文明死于他杀而非自杀
·英语的每一个单词,都滴落着黑奴的一滴血——英国崛起于黑奴贩运
·西方文明为何正在崩溃
·天才与病态
·仅仅封杀华为是远远不够的
·大陆学习台湾经验仅到“出口加工区”为止
·老母鸡新时代中美之间好斗主义思想
·为何“六四屠杀是人类历史上的分水岭和转折点”
·中国能否结束70年周期(1949—2019)
·美国犹如全球中央政府了
·美国进入对华战备状态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众民主的缺陷

   谢选骏:大众民主的缺陷
   
   《观点:现代民主的缺陷——短视近利漠视未来》(BBC 2019年11月15日)报道:
   
   1739年,苏格兰哲学家休谟(David Hume)写道,公民政府的起源,是因为“人们无法从根本上救治自己或他人的灵魂之狭隘,(这种狭隘)导致人们舍远图近” 。休谟相信,政府机构——比如政治代表和议会辩论,有助于缓和我们冲动、自私的欲望,促进社会的长期利益和福祉。


   
   在今天看来,休谟的观点似乎是一厢情愿,因为我们的政治制度显然已经变成了短视泛滥的原因,而不是消除短视的良药。很多政客除了下一届选举几乎无所在意,所关注的也仅限于最新的民意调查或网络舆论。政府往往更偏向权宜之计,比如把罪犯关进监狱就算了,而不解决深层次的社会和经济原因。在地球升温、物种灭绝之际,各国在国际会议上争吵不休,只盯着短期利益。
   
   当新闻媒体一周7天、一天24小时不间断报道英国脱欧谈判的最新进展,或对美国总统的即兴推文喋喋不休时,现代民主政治的短视昭然若揭。那么,有没有针对政治短视的解药,能够长远地考虑后代子孙的利益呢?
   
   先从这个问题的本质开始。人们普遍认为,当今的短视政治是社交媒体和其他数字技术造成的,是它们加快了政治的节奏。但是,政治对“当下”的执迷,有着更深层次的根源。
   
   一个问题是选举周期,这是民主制度固有的设计缺陷,导致政治周期短暂。为了在下一届选举中赢得选民的支持,政客可能会提出诱人的税收优惠政策,而忽略长期问题,比如应对生态毁灭、养老金改革或儿童早期教育投资,因为这些问题不会为政客直接赢取政治资本。早在上世纪70年代,这种目光短浅的政策制定形式就被称为“政治的景气循环”。
   
   此外,特殊利益集团,特别是企业,利用政治制度为自己争取短期利益,并将长期成本转嫁给社会其他群体。无论是资助竞选活动,还是耗资巨大的游说,企业对政治的入侵和操控都是一种全球性现象,导致无法形成和实施长远的政策规划。
   
   政治短视的第三个原因,也是最深刻的一个原因,是代议制民主系统性地忽略未来人的利益。未来公民没有任何现世的权利,在绝大部分国家没有代表未来公民利益的机构,即使今天的决定无疑将影响未来公民的生活,他们也无能为力。这是一个巨大的盲点,但我们却几乎注意不到。
   
   在10年间,我作为政治学家专门研究民主治理,但从没想过我们的子孙后代会像过去的奴隶或妇女那样被剥夺了权利。但这就是现实。这也正是全球成千上万小学生在瑞典少女桑伯格(Greta Thunberg)鼓舞下罢课游行,要求富裕国家减少碳排放的原因。他们拥有民主制度,却被剥夺了发言权,现世的政治并没有考虑他们的未来。
   
   虽然不舒服,但我们需直面现实。现代民主,尤其是富裕国家,能够殖民未来。我们把未来当成一个遥远的、没有人的殖民地,在那里我们可以任意“倾倒”生态退化、技术风险、核废料和公共债务,随意掠夺。英国18、19世纪殖民澳大利亚时,利用“无主地”的法律原则来为自己进行殖民统治辩解,无视原住民的存在和土地所有权。今天,我们的态度也像对待“无主地”一样,把未来当作“空白时间”,无人居住、无人认领,任凭我们主宰。库克船长以英国政府的名义占领新南威尔士,1770年。
   
   我们面临的严峻挑战是重塑民主本身,以克服其固有的短视并停止盗窃后代的权利,后者是导致我们对未来实行殖民统治的根本所在。我认为,做到这一点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紧迫的政治挑战。
   
   有人认为,民主根本就是短视的,因此依靠“善良的独裁者”或许会更好,他们能够代表我们所有人,以长远的眼光看待人类面临的多重危机。英国著名天文学家里斯(Martin Rees)便是其中之一。他曾撰文称,面对气候变化和生物武器扩散等长期严峻的问题,“只有开明的专制君主才能推行安全度过21世纪的措施”。在一个公开论坛上,我曾问他是否真的把独裁作为应对短视的政策处方,并暗示他也许是在开玩笑,他回答说,“实际上,我是半认真的。”然后,他给出中国的例子,证明专制政权在长期规划方面取得惊人的成功。这从中国对太阳能的持续巨额投资便可清楚看出。
   
   在场的人中点头者出奇得多,但不包括我。历史上长期保持善良和开明的独裁者的例子即使有,也很少(比如中国糟糕的人权记录)。此外,几乎没有证据表明专制政权在长远考虑和规划方面比民主政权做得好。比如,瑞典没有专制君主,但瑞典设法做到了近60%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相比之下,中国的可再生能源发电仅为26%。
   
   也许有办法重塑代议制民主,以克服目前的短视政治。实际上,有几个国家已经开始为未来公民赋权的开创性实验。比如,芬兰议会设立了一个未来委员会(Committee for the Future),负责审查立法对后代的影响。在2001年至2006年期间,以色列开设名为“下一代权利监察专员”(Ombudsman for Future Generations)的职位。但后来,因为被认为权力太大,导致立法延迟,该职位被废除。
   
   当代最著名的例子也许是英国的威尔士。威尔士设立“下一代权利专员”(Future Generations Commissioner)的职位,是 2015年《造福子孙后代法案》(Well-being for Future Generations Act)的一部分,由苏菲·豪(Sophie Howe)担任。此职位是确保从环保到就业等领域的公共机构在制定政策时至少要把眼光放到30年后。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士呼吁出台一个覆盖整个英国的类似法案。这个想法可能会受到新成立的议会跨党派下一代小组(All-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for Future Generations)的欢迎。该小组成立于2018年,得到了身兼上议院议员的里斯的支持。显然,里斯仍对此民主程序有一定信心。
   
   然而,这类行动因为过于改良主义且无法根本改变政府结构而遭到抨击。加拿大资深生态活动家铃木(David Suzuki)提出更激进的替代方案。他希望用随机选出的公民议会取代加拿大的民选政客。公民议会将包括普通无党派加拿大人,每人任期6年。在他看来,这种类似于政治陪审团形式的议会能更有效地应对气候变化和物种多样性消失等长期问题,解决政客只关心下届选举的问题。
   
   但是,由当代公民组成的议会真的能够站在子孙后代的角度,代表他们的利益吗?日本出现名为“未来设计”(Future Design)的运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在京都人类与自然研究所(Research Institute for Humanity and Nature)的政治学家西条辰义(Tatsuyoshi Saijo)领导下,该运动在日本各市举办公民集会。一组参与者站在当代居民的角度,另一组想象自己是2060年以后的“未来居民”,后者甚至会穿上特殊的服装来想象穿越时空。
   
   多项研究表明,与现在的城市规划相比,“未来居民”设计的城市规划更激进、更进步。最终,该运动的目标是成立一个由中央政府管理的未来部(Ministry of the Future),并在所有地方政府机构中设立未来厅(Department of the Future),用未来公民议会的模式制定政策。
   
   2060年后的“未来居民”穿的服装 ——“未来设计”的灵感部分来自美洲原住民遵循的第七代原则(Seventh Generation Principle)。该原则要求相关政策将第七代后人(大约150年后)的福祉考虑在内。
   
   这种原住民思维也引发了美国一场重要诉讼。在这起诉讼中,年轻人主导的组织“孩子的信任”(Our Children's Trust)试图为当代和后代争取稳定的气候和健康的空气。这起案件引人注目之处在于,原告都是十几岁或20岁出头的年轻人。他们认为,美国政府故意推行导致未来气候和公共资源不稳定的政策,因而剥夺了他们未来的宪法权利。正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Los Angeles)的环境法教授卡尔森(Ann Carlson)最近对网络媒体Vox所说的那样,“这就是让孩子做原告的聪明之处……他们讨论的是地球的未来。”
   
   如果胜诉,这将是一起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案件,最终将使未来公民获得权利。
   
   所有这些举措加起来,说明了什么呢?我们正处在一场历史性的政治变革之中。显然,为子孙后代争取权益的运动正在全球范围内兴起,并在未来几十年内随着生态毁灭和技术风险加剧而逐渐成长。梦想出现善良独裁者不是解决长期危机的唯一选择。从古希腊的直接民主到18世纪代议制民主兴起,民主出现了多种形式,也经历了多次重塑。
   
   下一场民主革命将是为后代争取权益、停止掠夺未来资源的革命,它很可能已经出现在政治地平线上。
   
   谢选骏指出:所谓现代民主,其实就是大众民主,所以现代民主的缺陷,其实就是大众民主的缺陷。大众民主为何缺陷?因为大众的特点就是短视近利的、漠视未来的。这在中国寓言故事“朝三暮四”早已获得了生动的描述。我不是说大众都是猴子,但是大众一起争权夺利的时候确实像是猴子,而且可能比猴子更像是猴子了。因为他们比猴子更会利用工具和理论,因此更能放大自己的诉求和行动的力量,从而造成更大的破坏力量和造反后果。大众民主的缺陷因此严格说不是
   一种制度的缺陷,而是一种人性的缺陷所导致的——这种缺陷在基督教的“原罪”理论中获得了深刻的揭示。
(2019/11/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