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谢选骏文集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朝鲜人不比中国人傻
·权贵资本主义就是“骗子资本主义”——中国各省骗子对号入座毛泽东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不是毛泽东钱币统治全球
·加拿大又犯错误了——开放互联网才有公平的贸易
·比人工智能更可怕的武器是不会说话的奴隶
·达赖喇嘛和缅甸军人谁是更好的佛教徒
·美国国务院再度遭到共产党渗透
·六四亡灵阴魂不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梵蒂冈
·打狗看主人,邓小平终于开始接受历史的审判
·红色恐怖比白色恐怖残酷百倍
·中美会按照我的剧本走向战争吗
·后共产主义不如共产主义
·六十多岁的人迎候三十多岁的人
·你不干涉我的内政我就干涉你的内政
·纽约时报不懂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主权”
·狗官擅长的就是反咬一口
·中国和美国都不是罗马帝国
·祭祀黄帝陵象征帝王权力
·美国为什么对共产党中国抓狂
·脸书FACEBOOK是魔鬼的工具
·脸书FACEBOOK可能涉及多重阴谋
·没有清朝,中国就不能实现边疆整合吗
·忽视宗教文化终将自食其果
·美国这是在围魏救赵吗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汉字一灭中国必亡
·联俄容共招致日本入侵
·月光法案代替阳光法案——隐匿财产将瓦解政权
·美国总统是共产党的女婿
·改革开放虚无论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谢选骏: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法国巴黎:位居世界时尚之都的真正原因》(BBC 2019年11月19日)报道:
   
   著名的日本时装设计师高田贤三(Kenzo Takada)回忆起他在满怀理想的20多岁时乘轮船从海上抵达法国时的感受说:“前往巴黎是我的梦想。”这位全球时尚品牌Kenzo(中文译为凯卓)的创始人承认,尽管伦敦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是一个“充满活力非常令人感兴趣”的国际大都会,但他向往的,并不是生机勃勃也很新潮的英国首都,而是世界花都巴黎。“我在日本长大成人,想要进入这个行业时,那个时候时尚真的是在巴黎……我一心一意要去这个时尚之都。”

   
   对巴黎之时尚如此着迷,高田并非唯一一人。尽管在1950年代末,巴黎面临着来自伦敦和纽约的竞争, 而且法国时装的十年“黄金时代”已经结束,但那时的许多人与高田一样认为,如果全球有个时尚之都,那仍然应该是巴黎。正如高田的同名品牌Kenzo仍然坐落在号称为“光之城”(City of Lights)的巴黎一样,纽约时装学院(New York's Fashio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正在举办的一场展览的焦点仍然是巴黎。巴黎迄今仍被视为集全球时尚大成之都会。但是原因何在?是什么让法国人如此时髦?
   
   法国时尚的历史实际发端于巴黎郊外的凡尔赛宫(Versailles)。在法王路易十四(1643-1715)统治期间,法国宫廷在艺术和时尚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后世来凡尔赛宫参观的游客不仅会被自号为“太阳王”(Sun King)的路易十四,也会被凡尔赛宫的众多廷臣及仕女的华丽服装迷得眼花缭乱。正是太阳王和他的廷臣仕女们引领了法国国内和整个欧洲的时尚潮流。纽约时装学院策划的展览《时尚之都——巴黎》其策展人及介绍此展览之书籍的编辑瓦莱丽·斯蒂尔(Valerie Steele)博士表示,这种对时尚的强调并非仅源自美学。她告诉BBC时尚栏目,“权力的舞台非常重要。路易十四想确保他及其朝臣的形象能符合他企图打造现代的、强大的、文明的君主的形象,要使自己看起来不再只是一位中世纪骑士国王,而是一个带有所有神话含义的真正的‘太阳王’。显然,要达到这个目的,华丽时尚和礼仪性服饰……就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路易十四在服饰上的投资成效巨大,他被视为完美的君主样板。斯蒂尔说:“每个人都希望模仿路易十四的衣着仪容和行为。”然而,路易十四关心的不仅仅是软实力和文化品牌。路易十四和他的财政部长让-巴蒂斯特·科尔贝尔(Jean-Baptiste Colbert)在服装时尚中也看到了巨大的经济潜力。因此,群臣一起努力阻止外国参与竞争,极力保护法国的纺织业,并为纺织业提供了大量的资金。“科尔贝尔说,‘时尚之于法国,就像秘鲁的金矿之于西班牙一样。’”斯蒂尔说:“这种(信念)会成为他们经济议程的中心,可说是杰出的远见,因为三个半世纪后的今天,这依然如此。服饰时尚仍然是法国经济的一大支柱。”
   
   路易十四死后,凡尔赛宫的廷臣们开始在巴黎消磨时光。再加上玛丽·安东尼(Marie Antoinette)王后等时尚偶像的出现,这让许多人,如斯蒂尔在展览手册中所写的,将巴黎与“时尚和感官享受”视为一体。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可能让巴黎时尚曾中断一时,但由于在革命后期巴黎出现推崇时尚的贵族次文化,在服饰上追新逐奇的时髦男女,即法文中所谓的“incroyables and merveilleuses”,服装时尚潮流并没有被法国人遗忘。法国人以怀旧和倾慕之心情,至少在文化风格上,重新回顾法国大革命前的波旁王朝传统,只是时间早迟的问题。
   
   时尚的强权——在法兰西第一帝国(First French Empire)告终后,尽管法国已战败,其世界上最伟大的超级大国之头衔,已转手给了英国,但法国在时尚方面的优势,以及所有形式的高雅文化依然存在。伦敦以男装著称,而巴黎则专注于女性时装。法国时尚的核心是称之为巴黎仕女(la Parisienne)的理念,即完美优雅的巴黎女性,时髦、有教养、有头脑,而巴黎这个词在法文中也是阴性名词,甚至巴黎这个城市也被看作是拟人化的女子。尽管享有盛名,但法国时装的经营规模一直很小,直到19世纪中叶,英国时装设计师查尔斯·弗雷德里克·沃斯(Charles Frederick Worth)在巴黎开设了时装店才为之改观。斯蒂尔说,在巴黎“当时有很多服装设计师,但他们大多是小规模的工匠。”
   
   沃斯引入高级时装的概念,给法国时装业带来了一场革命。在法国这个国家,这是第一次大规模生产高级时装。不过,沃斯后来不讲大规模生产,而是提倡高级定制时装。沃斯还为此成立了巴黎时装协会(Chambre Syndicale),为法国时装业提供监管和框架。斯蒂尔表示,时装协会的成立“肯定是将(高级定制时装)与同期兴起的法国百货商店出售的第一批成衣时装区分开来的手法。他声称(高级定制时装)是一种艺术形式,他是一位艺术家。”
   
   如今,高级定制时装现通常是指高端奢侈品时装,但在法国,以及整个时尚圈,这一概念还要严格得多,只适用于满足严格标准的时装设计师的作品。不过,与流行的看法相反,高级定制服装不一定是独一无二的。斯蒂尔说:“高级定制时装不是独一无二的,虽然为你量身定做,但款式并不是只有这一套。”
   
   法国在普法战争(Franco-Prussian War, 1870-1871)被德国人打败,以及随后的社会主义革命者短暂夺取政权的巴黎公社(Paris Commune)革命失败后,法国再次发挥路易十四的精神,将高级定制时装作为一种文化软实力。尽管法国人显然不再是欧洲最重要的经济或政治强国,但他们至少拥有自己的文化和时装。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Royal Holloway University)博士大卫·吉尔伯特(David Gilbert)在一篇题为《巴黎、纽约、伦敦、米兰:巴黎和时尚之都的世界秩序》的文章中,这样写道:“在遭受普法战争的军事羞辱和随后1871年巴黎公社的创伤后,大力提倡时装系统,这不是巧合。”吉尔伯特接着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统治下的巴黎时尚……是法国对外重申其权力和影响力的一部分。”正如斯蒂尔所言,为了在世界舞台上重新确立自己的地位,法国人“将法国与文明划等号,将德国与野蛮划等号,而这样的观念已成为法国长期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法国人应该让太阳王感到骄傲。在20世纪初叶和中叶,即使两次世界大战为法国带来巨大灾难,已是无可争议的世界经济中心的纽约,在很大程度上还必须从巴黎获取时尚的灵感。吉尔伯特在他的文章中写道:“巴黎时装协会大力宣扬巴黎女性时尚品味卓越超群的观念,其历久不衰的力量来自这样的现象,即其他国际都市推广时尚和媒体报道时会对这种观念照单全收,几乎视为是天经地义,不需质疑或批评。没有任何地方比‘20世纪之都’的纽约更能彰显巴黎时装在本地和更广泛的时尚领域的影响力和意义。”
   
   像纽约这样雄心万丈、实力强大的国际大都会,竟然把巴黎时尚看得高于自己的时尚,看起来似乎有些奇怪。不过正如斯蒂尔迅即指出的那样,看似奇怪,但不难理解。她说:“许多(美国)杂志,如《Vogue》和《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读者都是社会上流人士。这些名流到访巴黎,购买高级定制服装已几十年……他们为此不惜一掷千金。”斯蒂尔还提到,全球有很多人“将法国时尚与魅力相联想”,对此迷恋不已。话虽如此,法国时装在美国的流行也是一把利害兼有的双刃剑,现廉价的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复制品比比皆是,许多北美人愿意接受远低于真货的价格买这些盗版货。斯蒂尔说:“你知道,一件从纽约或柏林买来的便宜货小黑裙,(看起来)和香奈儿的高级定制版非常的相似。”
   
   黄金时代——在20世纪40年代末和50年代初,克里斯汀·迪奥(Christian Dior)、“可可”·香奈儿(Gabrielle 'Coco' Chanel)和休伯特·德·纪梵希(Hubert de Givenchy)等设计师开创了如今称为法国时尚“黄金时代”的潮流,毫无疑问,巴黎在女性时装的潮流中是傲视群雄。然而,到了60年代中期,潮流开始有变,在玛丽·昆特(Mary Quant)等设计师的领导下,伦敦发生了时尚界的“青年震荡”,到70年代和80年代,米兰和东京崛起,成为新的时尚之都。如果说许多日本设计师仿效高田贤三“叛逃”到法国,算是平息了来自东方的威胁,巴黎在80年代和90年代尽管出现克里斯汀·拉克鲁瓦(Christian Lacroix)和让·保罗·高提耶(Jean-Paul Gaultier)等著名设计师,掀起巴黎时尚的文艺复兴,但面临来自伦敦和纽约新老竞争对手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斯蒂尔说法国“也一直在奋力反击。”
   
   通过软实力和文化品牌,高级定制时装的出现,法国人对法国时尚的坚持不懈的推广,以及海外时尚评论家和追随者对法国时尚的无限推崇,巴黎似乎享有无可质疑的时尚美誉。但是今天,考虑到伦敦、米兰和纽约等城市的时尚潮流之地位,以及时尚产业的日益全球化,正如高田贤三所说,“(时尚)几乎遍布全世界”,此时此刻,巴黎仍然能够称之为世界时尚之都吗?
   
   根据斯蒂尔的说法,由于种种因由,巴黎仍然享有国际时尚之都的声誉。首先,世界上一些最著名的时尚集团的总部都汇聚于巴黎。她说:“时尚不再是许多小型独立企业各自独立打天下的形势,而是跨国大企业集团的生意。”全球几乎所有的奢侈品大集团,如路威酩轩(LVMH)、开云(Kering)等,尽管收购了意大利公司,并投资英国公司和美国公司,但总部均设在巴黎。斯蒂尔还相信,巴黎的时装秀的水准高于其他城市的时装秀。“去米兰并没有那么令人兴奋。我的意思是,纽约是一个令人惊奇的地方,但时装秀就没有巴黎时装秀那样充满魅力和激情。”
   
   巴黎设计师艾格尼丝·b(Agnès b)赞同斯蒂尔的说法。她告诉BBC设计栏目:“他们在米兰、伦敦和纽约都做过尝试,到处都办过时装秀,但肯定灵感都来自巴黎。”另一位在巴黎工作的设计师伊莎贝尔·玛朗(Isabel Marant)在评价巴黎作为世界时尚之都的地位时,也持同样的观点,指出巴黎时装表演之盛大令人叹为观止。玛朗说:“在巴黎的时装周,通过时装表演的素质和水平引领时尚的方式,是独步天下。”
   
   大型时尚奢侈品跨国集团总部设在巴黎,以及当代巴黎时装秀的无与伦比,无疑是值得考虑的重要因素。然而,或许历史才是巴黎一直被视为全球时尚之都的关键因素,不论这种历史渊源是有理有据的事实,还是法国人和其他与法国时尚有关者巧妙营销的结果。艾格尼丝·b说:“法国一直在……(介绍)穿衣服的新潮流。我们法国人已经引领了潮流很长一段时间。”玛朗表示赞同说:“法国有伟大的文化遗产。”她在接受BBC采访时,提到了保罗·波烈(Paul Poiret)、艾尔莎·夏帕瑞丽(Elsa Schiaparelli)和香奈儿等设计师,称赞他们“创造了新潮流,受到举世的赞赏”。正如艾格尼丝所指出的:“现在有了新一代设计师,但我认为巴黎的时尚氛围依然如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