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有连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申有连]->[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申有连
·中国没有经济学
·响应联合国“世界人权年”活动公告
·就张丹红事件致德国之声的公开信
·纪念《世界人权宣言》发布60周年
·强权之下的瓮安6•28
·讨伐马克思主义
·讨伐马克思主义
·中国政府为何害怕“世界人权宣言
·21世纪的黑幕-为夜狼-李元龙呐喊
·第三封建-马克思主义的兴起
·世界人权日已成为中国践踏人权日
·马克思意识形态经济学对国家的危害
·全球性经济危机下谁来救市
·商品价值说——看不见的手被看见
·读徐沛《无耻的洋人》
·终结马克思主义
·终结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理论的终结
·自由的力量
·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
·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之十一
·灭绝人性的抽象劳动理论
·杨绍政教授文章选读2
·产业协会宣言
·贵州民权窗口与啊拉伯世界
·茅屋被警察所破歌
·蓝星末日
·五驳马克思主义
·日本式经营是东方文化的成功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思想是无法没收的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是有效需求不足还是供给能力不够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初,由美国新任总统罗斯福先生推行的别开生面的新政政策,将美国带到了一个新的经济时代,同时也将世界经济学理论推向了一个新的广阔领域。
   

   从资本主义制度推行所有权者自主自由经济到罗斯福总统上任之前的整个欧洲经济发展时期,在睿智高深、众望所归的亚当·斯密坚持的“政府干预经济必然带来灾难”的一再告诫下,商品经济在自由市场中高速发展。但伴随其中的诸如通货膨胀、生产过剩等也一波高过一波地困扰着人们。
   
   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经济危机席卷全球,更加上当时战争乌云密布,个人和家族为中心的自由经济团体开始感到孤单和不安。罗斯福总统迎合大众心理,针对导致经济危机的种种根源对症下药,用政府意志强行规范商品市场,直接干预经济行为。
   
   无独有偶,与此同时,希特勒也在德国推行类似的,但更为严厉的国家社会主义经济政策,亚洲的日本也用战时管制将自由企业军事化。在此背景下,一九三六年,凯恩斯发表了他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从理论上论证了国家对社会整个经济体系,包括财政、金融、货币以及产业部门强行规范和进行协调的合理性。罗斯福总统的新政就是以调节生产,稳定物价,保障利润,摆脱危机为宗旨,拯救濒于“全部毁灭”( 凯恩斯语)的资本主义。
   
   凯恩斯《通论》发表之后,在近半个世纪的时间内,西方经济理论及制度几乎被凯恩斯主义所统治,战后资本主义世界内一个较长时期的普遍繁荣,就与凯恩斯的经济政策密切相关。
   
   的确,战后各资本主义国家一反古典经济学盛行时期的自由资本主义政策方式,各国政府在整个经济活动中积极参与,将亚当·斯密的告诫置之脑后,甚至遵循凯恩斯的提法,将萨伊定律也反过来运用,认定需求能够产生自己的供给,坚信生产之所以不足,失业之所以产生,是由于社会“有效需求”不足所导致。为此,凯恩斯提出,由政府采取财政和货币政策来刺激需求,并由政府带头举债消费,增加社会货币发行量,融通资金,扫除投资障碍,增加生产。这一反常态的提法,将传统规范的财政制度和金融秩序完全动摇。政府在自主资本生产体系中有了新的地位和作用。
   
   繁荣正是伴随着这一系列新的经济政策共生着。但是,很快,衰退也是在这些同样的政策下愈演愈烈。“滞胀”令各国经济决策者们茫然失措。种种迹象表明,凯恩斯政策“已经出了毛病”(希克斯—1973)。对此,值得我们深思的是,真理到底是什么?一家之言能否正确引导人类社会。
   
    
   
   需求与供给能力  在传统经济学中,人们以萨伊定律为理论基础,确信“总需求≡总供给”。这也绝非萨伊凭空设想。因为当时生产力低下,消费绝大部分是消费者的日常必需品消费,只要有能力提供的生活必需品都会被大众吸收。这是在早期工业生产的状态下,生产规模小到极限,消费品单一、简陋,并且几乎都是必需品的情况下,总的表现是极度的必需品生产不足。在这种条件下,供给成本、价格相对易于确定,生产投资也易于掌握,更多多益善。这个时候,个人消费需求的认识,就几乎是市场消费需求的认识。生产者个人凭一般应具备的常识就能准确选择投资和掌握供给小到极限的市场需求动向,甚至能预期一切,引导消费。这种凭单个生产者自我调节就能决定市场和开辟市场的局面,是由于前期人类生产远远满足不了市场必需品供应而形成的。并且,由于资本极度紧缺,产品简单,也极不容易出现产品成本大于需求能力的现象,消费产品一般都会被市场完全吸收。总需求与总供给总能符合萨伊定律的规定。
   
   随着生产发展,生产规模逐步扩大,消费品品种增多,奢侈品及耐久性消费品也逐渐增多,社会总需求由单一的生活必需品向更多需求方式发展,生产资料方面的需求更是越来越占有更大比例。这个时候,单个生产者凭个人能力自我调节的生产与消费已逐渐难以保持平衡,个体自由经济下的生产者和投资者越来越难以把握也越来越不可能把握社会需求发展趋向,单个资本已无能力开发和形成更高的需求层次。市场被局限。而为传统必需品和一般奢侈品的生产能力还在膨胀,资本开始为生存竞争。价格大战中各个资本在原有基础上和已具有的资本实力下继续生产,致使供给无功消耗增多,大量劳动被贬值甚至被抛弃,越来越多的劳动产品找不到出路,劳动者劳而无功,直接表现的就是凯恩斯称之为的有效需求不足。
   
   随着投资风险加大,投资者裹足不前,远期产品似有望洋兴叹之感,短期产品又随资本边际效率下降而无从下手,经济形式愈显险恶。此时,总供给与总需求出现偏离,萨伊定律在这个范围不再适用。如图所示,D点以前就是早期为必需品和一般奢侈品的生产时期,在市场调节下,它能实现一般的供需均衡。这个区域,是萨伊定律的一般适用区。我们看到,在这个时候,各类社会必需品极度紧缺,劳动力低贱,贫富生活差距巨大,奢侈无度与饥寒交迫并存,劳动者为了生存不顾一切的拼命劳动。
   
          
   
    %
   
   100
   
   单个资本自
   
   我调节下,社
   
   会产品的吸
   
   收能力.
   
    随着财富相对人口增
   
   D
   
    加,消费欲的满足使
   
   富人消费增长放慢步
   
   伐;尽管平民消费逐
   
   步加快速度,但总体
   
   财富相对人口增加引起消费需求档次.层次变化.
   
    消费相对财富增长量
   
   还是大幅度下降。在整个过程中,投资资本在处处逢迎中也逐步由于消费相对财富增长越来越低开始出现困难。一当越过D点后,分散无组织的资本市场已无能力组织投资,实现市场已经形成的新型需求的供给,更难以开辟新的需求市场。单个资本显得投资风险加大,资本边际效率降低,“生产过剩”这一怪诞现象让整个还处于贫穷中的人类社会茫然不知所措。
   
   但是,图中D点也并非人类社会需求满足的极限,D点以后曲线下落是表明社会整体对现有产品的需求量已近饱和,过量生产只会使其平均价值降低,直至低过成本线,导致危机出现。而D点以后需求小于供给的现象也并非萨伊定律出错,它是萨伊定律的特殊适用区。因为我们不会忘记,人类需求是永无止境的。在良好有序的生产环境中,生产者在生产过程中就同样会生产出他们所创造的财富的需求能力。D点只是这样一种极限,是各自为政的自由资本在市场调节下或自我调节下的能力极限。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社会合力,将人类生活方式向更高层次引导。由政府出面组织和以财团等经济实体出面组织的资本合力都有能力使D点以后曲线继续平移。上世纪三十年代,以凯恩斯为代表的时代经济学家在前人实践的基础上总结的一套新的经济理论,提出了一系列对症下药的经济策略,就是针对这一极限设想的。他们主张由政府出面组织起无序的生产,全力为新资本寻找和开辟投资出路。凯恩斯对此的分析也颇具见地。他认为,当生产发展。投资增加时,就业也会增加,社会人口的总收入也增加,需求随之扩大。但由个人消费增加的需求量远远不及投资增加后扩大的供给量。这个差额如找不到出路,就会导致产品积压,商品滞销。引起生产缩减,雇主解雇工人,造成失业增加,社会购买力再降低,有效需求越发不足,又进一步引起生产萎缩,直至经济崩溃,危机出现。因此,必须要有足够的需求为就业增加,投资扩大后增加的产品找到出路,否则,繁荣之后紧随而来的危机将不可避免,危机之后的大萧条也会长久持续存在。
   
   显而易见,在凯恩斯理论中,临近D点再扩大投资,所增加的社会产品将是引起经济危机的怪瘤,如果不为其找到出路,经济危机就不可避免。个别资本家为避开自身危机,首选的方式就是主动降低产品价格,争取产品市场,导致价格竞争。在资本边际效率还能维持投资的区间,繁荣可维持存在。传统经济学对此总结出资本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规律。但一旦资本边际效率降至零或接近零时,投资停止,增加的消费产品开始找不到出路,前述的恶性循环导致经济崩溃。
   
   应该说,一般利润率趋向下降是资本利润偏高和不平衡的结果,也是社会财富增加,物质文明发达的结果。这之中,即在利润率趋向下降中,隐含着部分产品被新产品替代后将被淘汰,新产品会在一开始占据一个较高的利润率,之后又逐步按平衡法则趋向合理化。但新产品出世存在种种困难,而且越到后期,困难越大,越不易被单个资本所胜任。正如铁路运输,如不是集结资本,谁也无能为力,这一为全社会造福的事业将难以完成。
   
   据此,在单个资本自我调节能力已到极限的时期,如果没有有组织的投资带动经济,牵动整个国民生产向更高层次消费和需求发展的话,社会经济发展必然越来越缓慢,并将在相互倾轧中导致全面崩溃。这种有组织的投资,虽为凯恩斯理论中的要点,但其对此并不乐观,只将其作为解决当前有效需求不足的权宜之计。凯恩斯认为,社会总需求只有两种来源,一是现在消费,二是现在准备未来消费,即消费品需求与资本品需求。但资本品的需求又取决于现在对消费品的需求。今天的投资是为未来消费而生产,同理,今天的消费既有一部分是当前生产的消费品,也有一部分是过去为今天消费而投资生产的。既有这后一部分过去投资产生的消费品的存在,就必然使当前生产的消费品需求减少,即“一切资本投资,迟早总要变成负投资。……每次我们以增加投资来取得今日之均衡,便增加取得明日均衡之困难。”(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91-92页)这种供给(生产)与需求(消费)的死胡同,令人类生产投资前途暗淡。
   
   凯恩斯的道理很明了。设某人如一年产粮超过其一年所需,而还不顾一切生产,其多余粮食岂不只有置之霉烂。按凯恩斯的方法,就是鼓动其大肆消费,并请政府调动社会力量前来帮助,使供需平衡。如其将多余部分用于投资,改良农业机械,也同样不妥。因为凯恩斯认为,今日之投资,必成为明日更大之难题。因为明年更多的粮食会更令其难以处置。凯恩斯的有效需求死胡同确是不妙。似乎更高的生产力水平反而是个包袱。经济危机正是生产过剩之过,得有战争、地震等,或只有等待痛苦一阵使贫穷到一定程度后,经济才可复苏。为此解决办法,当然是积极消费,将多余之物尽快消耗,将库存之物尽情抛费,甚至弃之大海。而平时还要不让多余之物囤积,减缓货积速度。为此,政府应带头消费,财政、金融亦应积极配合,调变货币功能,变通理财方式,增加货币供应,使缺货币者能如愿有之,方便其想买就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