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七)]
孟泳新
·民主中国宪法设计
·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一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二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 (上)
·三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七)

   (17)在《试释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历史作用(2019.5.3)》一文中,余英时接着说,“所以狭义的“五四”其实只是“新思潮”或“新文化”的一种行动表现,因而必须包括在广义“五四”之内。”请注意,这里余英时用了“所以”两个字,大家知道,“所以”这词在现代汉语中,一般用于表示因果关系,常用在下半句,由因及果。此句的上半句,只仅仅是对狭义的“五四”与广义的“五四”这两个概念作一解释。这对此概念的解释决没有讲“狭义的“五四”其实只是“新思潮”或“新文化”的一种行动表现,”,事实上,余英时在这里故意隐瞒了狭义的“五四”与广义的“五四”之间真实关系。这个广义的“五四”在我们叙述中已经改用了“新文化运动”这一个词,不知道余英时先生,是否同意我们的这一改动?!这个狭义的“五四”与广义的“五四”(我们讲的新文化运动)之间真实关系绝不是因果之间的关系,而只是同时段发生的两个事件而已,有些人像陈独秀等同时参与了两个运动,有些人像傅斯年胡适鲁迅等人只参加了其中的一个。
   “胡适在晚年的《口述自传》里说“从我们所说的‘中国文艺复兴’这个文化运动的观点看,那项由北京学生所发动而为全国人民一致支持的、在1919年所发生的五四运动,实是这整个文化运动中的一项历史性的政治干扰。它把一个文化运动转变成一个政治运动。”(引于欧阳哲生《胡适对五四运动的历史诠释》2018年) 也就是说,按胡适的说法,“五四运动”实是这整个文化运动(世人称的新文化运动)中的一项历史性的政治干扰。即胡适表示,狭义的“五四”是对新文化运动的一个干扰,是对余英时所讲的广义的“五四”的一个干扰。如今到了余英时的嘴里,狭义的“五四”又成了新文化运动的一个部分,只是“新思潮”或“新文化”的一种行动表现了呢?!这怎么会出现当时人胡适与后来人余英时之不同的历史事件的截然不同的历史解释与价值评判呢?!在这样两种不同的意见下,人们应该听取胡适的意见呢?还是余英时的意见呢?!由于胡适的否定之言论一出,引来一大批的人开始謾骂起五四运动来了,像有个人最近写文章讲什么“五四运动是一群青年学生在“爱国主义旗号”下的一次暴力的动乱”。到底让大陆的胡适的拥护者们是跟着胡适走呢?还是跟着余英时走呢?
   (18)余英时又提出了要“发扬“五四”精神”的号召,并提出了胡适在台湾开辟了第二度的「五四」运动并取得了台湾的民主化的成功这一论断。
   请看余英时在该文中说,“所以蒋、胡冲突的一面恰好反映了“五四”精神的历史作用。下面让我用最简要的方式,略说一个大概,作为我的论点的终结。这里我要提出一个很大胆的看法:1949年胡适和他的朋友们在台湾开辟了第二度的「五四」运动,通过一个很长的曲折过程,最后终于完成了台湾的民主化。”。
   这样,如依余英时的观点,中国大陆的胡适拥护者们是不是又要开始一次“发扬“五四”精神”,开辟了第二度的「五四」运动呢?!并且余英时还说,“这里我要特别指出的是:“五四”精神在现代中国是一股实实在在的历史潜力。只要政治压力稍松动,便会卷土重来”。


   质疑的重点与争论之出路所在:
   关于余英时提出的要“发扬“五四”精神”的号召,自然,我们请余英时先生自行对号入座,这个“五四”到底是指梁启超发动的五四运动,也就是,胡适指的狭义的五四运动呢?在梁启超发动的五四运动,也就是,胡适指的狭义的五四运动中,具体地说,在五四那天北京学生游行中也没有人举起民主和科学的字样与旗帜,也没有人喊出民主和科学的口号,何来的民主和科学此精神呢?!
   余英时接着说,“所以狭义的“五四”其实只是“新思潮”或“新文化”的一种行动表现,因而必须包括在广义“五四”之内。”而胡适却说,“狭义的“五四”是对广义的“五四”的一个干扰”。余英时研究胡适那么多年,难道就不知道胡适的态度吗?或者,难道对如此简单的一个历史事件(“狭义的“五四”)的历史事实、历史认知、历史解释还是处于朦胧状态呢?!还是处于故意的造反状态?!请余英时能明确个态!
(2019/1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