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康正果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康正果文集]->[感恩节有感]
康正果文集
·11 就业队
·12 抄家
·13 我要翻案
·14 鬼迷心窍
·15 马疙瘩
·16 初识梦霞
·17 绒线花树下
·18 “素女为我师”
·19 被捕
·20 我叫二号
·21 提审
·22 精神会餐
·23 妄图与敌挂钩罪
·24 判决号
·25 收容站的杀威棒
·26 避秦何处桃源去
·27 放开肚皮吃土豆
·28 担水上山路
·29 抽紧的法绳
·30 偷吃偷喝
·31 绝不留场就业
·32 黑人黑户
·33 老贫协
·34 李春来
·35 宝玉这秃尖子
·36 “吾不如老农”
·37 打赌摔跤修马达
·38 曼丽
·39 修理钟表来
·40 毁炕风波
·41 打得好
·42 偷听敌台
·43 父亲之死
·44 山里领来的媳妇
·45 女人是个房楦头
·46 春天来了
·47 还乡难
·48 学院小世界
·49 “朝这开枪”
·50 出中国记
·51 我不是归人
·52 噩梦还在恶
·53 行行重行行
·54 打破沉默
·55 秀芹
·尾声
第六卷 詩詞選:浪吟草
·二厰
·登杜公祠
·大串聯中至南京
·一剪梅
·一九六九
·一九七0
·路遇
·新旺村落戶
·立秋後作
·看水
·柳絮
·孤松
·石砭峪水庫七夕曲
·秋興
·廣播中聞天安門事件報導
·聞科技大會開幕
·應考有感
·古蓮子
·南畝
·冬日村居
·再撰畢業論文有感
·詠懷
·初夏
·夜讀
·鄭州初訪
·贈酒友張君
·戲贈老黃
·贈小葉
·贈劉郎
·夜探風洞
·清瀾灣初食椰子贈漁父
·讀《回憶吳宓先生》,兼贈編者老黃
·立冬前遊終南
·宿北京廣濟寺
·秋興
·浣溪沙
·題寂園圖
·唱紅門
·海浴
·成都詩人殷明輝及喬治亞州蕭正夫婦遠道來訪,讌談竟日,賦詩贈之。
·讀齊海濱詩作,賦詩贈之
·歐遊途中作
·贈詩三首
·留別耶魯中文部同仁
·詠艷舞
·四時退休樂
·衣食住行詠
·水調歌頭——六十九自壽
·秋興
·紅旗詛
·贈三教授
·贈黨晟
·贈惠雯
·讀美萍所著《誰的奮鬥不帶傷》,賦詩贈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感恩节有感

   今年十一月最后的一个星期四,我们全家度过了在美国的第一个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这是北美特有的一个节日,它的起源大概可追溯到三百七十多年以前。据说那时候新英格兰的移民初获农业的丰收,他们便在秋天的田野上大举盛宴,邀来友好的印第安人共餐,在庆典中感谢天地养育之恩。从此以后,感恩的主题不断变得丰富,除了在这个日子同亲友聚餐,吃诸如火鸡和南瓜甜饼之类的传统食品,人们还去教堂举行谢恩的仪式,为人间的和平与幸福祈祷。他们不只真诚地“谢”(thanks),同时还乐于尽量地“给”(giving),特别是给不幸的人送去关怀和帮助。
   那天我们全家都去了教堂。教堂的大厅内没有任何显得俗艳的装饰和布置,只有在中央的一张桌子上堆满了硕大的南瓜、包菜和大葱等象征丰收的蔬菜,一切都让人感到简朴而肃穆。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同牧师围坐在四周,静静地等待仪式的开始。后来,我就跟他们一同起立,唱起了赞美歌。我本不会唱这类歌,但一开口就觉得很好唱,觉得有什么力量在召唤我唱。唱完了歌,在座的人便轮流发言,为各自得到的幸运而向上帝表示感谢。上帝到底在哪里,我并不清楚,眼前也没有他的偶像和香火。不管怎么说,他的存在绝没有被理解为一个必须献祭和谄媚的对象。在人们的心目中,他只是一个超越尘世的存在,正是面对这样一个远在任何个人或群体之外之上的力量,所有的人才感到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完全平等。因此,感恩的行动就是肯定我们每个人具有享受人间福祉的权利,它断然排除任何个人或群体以恩赐者自居的僭越。在美国还从没有听说哪个执政党及其政府要求人民对其感恩戴德,总统换来换去,不过是白宫的匆匆过客,他听到的也许多是批评的言辞,他同全民共同面对着一个上帝。可惜中国人心中向来缺少那样一个超越的存在,因此民众惯于颂扬皇恩浩荡,乃至全民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之类肉麻的颂歌,让那些以恩赐者自居的个人或群体得以肆意地要求民众的感激,并利用他们的感激,寄生在那感激上,享用僭越上帝的特权。
   
   最后,我们举行了群体的祈祷。我特别喜欢那些祷辞,现在就把它录在下面:
   


   为被囚禁和被折磨的人,为各处的受压迫者,为那些改过自新的压迫者,为通过非暴力革命取得的人类和解,为争取和平、正义和自由的全球运动,为那些最需要的和为上帝嘉许的改革者、先知、布道者和诗人,为一切我们的智慧尚难以解答的事物,我们一起祈祷。
   
   祈祷完毕,我们去教堂地下室的大餐厅共进感恩节的午餐。餐厅里特别热闹,每张餐桌上都摆满了节日的饮食,丰盛而朴素,分享的精神召来了各种不同背景的人。很多义工端着大托盘在餐桌间走来走去,忙着为大家服务,把招待好每一个进餐者视为自己的职责和快乐。有个专送南瓜甜饼的老太婆尤其热心,听说我们来自中国的西安,她特别高兴,因为她去过那里,还在那里和很多当地的人拥抱过。于是我们一家人也和她拥抱,她快活得双颊泛红,两眼发光。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餐厅里还来了很多穷人和乞丐,他们和教授、律师坐在一起,受到同样的招待。没有人特别注意或避开他们,他们自己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于其他人的样子,只是衣服显得陈旧或过时一些,但一点也不肮脏破烂。在中国也有人给乞丐施舍,但很少看到谁会对乞丐有哪怕是些微的尊重,人们大都习惯以轻蔑的或不耐烦的态度扔给求乞者几分硬币或一点食物,而求乞者也惯于用乞怜的声调和姿态乞求恩赐。蓬头垢面和衣衫褴褛仿佛成了他们的职业化装,一个人一旦步入了行乞的行列,就必须通过外表上的自秽改变自己的形象。因为你只有以一个完全被排斥于社会之外的可怜虫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才有可能引起他们的怜悯,得到一点施舍。自秽也是遮羞的面具,当一个人放弃了修饰,进而有意败坏自己的仪表时,他/她就从中获得了无耻的胆量。把自己弄得越肮脏越破烂,行起乞来就越能理直气壮。布施者也似乎喜欢看到受施者一副低他一等的样子,这样他才能够半带着怜悯,半带着轻视,把小小的恩惠扔到那伸向他的手中。
    吃完午餐,我们混杂在有家可归的和无家可归的人群中离开了教堂。我缓缓地走在寒冷的大街上,心里就产生了这些感想。因此,一回到家中便抓起笔,把看到的和想到的及时地记下来。
   
   1994年感恩节于康州纽黑文
(2019/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