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胡志伟文集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白崇禧老奸巨滑,隱惡揚善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近代史書刊的編輯人員大多不具備勘誤補遺能力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傳記文學空前繁榮
·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海峽兩岸的當政者,長期以來都習慣於將史料列為秘藏而禁止借閱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 真史戰勝偽史
·歷史是勝利者寫的,歷史書是知識份子按照勝利者的要求寫的
·全文註釋
·民國肇建後第一宗政治冤案——辛亥革命功臣黃世仲之死
·啟德機場七架飛機是誰炸毀的?
·宋祥雲隻身潛入機場一舉爆破七架飛機
·台灣總統府褒揚哪些香港名人?
·台灣總統府兩次褒揚董建華之父董浩雲
·總統一九八○年褒揚患肝病在香港養和醫院逝世之球王李惠堂
·總統頒令褒揚退役陸軍二級上將余柏泉,其七弟余叔韶是香港首位華人檢察官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副理事長董之英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董事長江茂森,稱其「育才有方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人人書局創辦人余鑑明
·總統頒令褒揚香港珠海書院校長梁永燊
·總統下令褒揚香港殷商何
·中共決策層頒布的諡號,是可以隨著黨內派系的升沉而「加膝墜淵」的
·郝柏村訪問記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國軍巨炮並未向廈門發射原子彈
·二四○巨炮造成共軍損失慘重,這才迫使毛澤
·九月三日一天,金門醫院就遭直接命中五十三次之多,傷患百餘人慘被炸死
·八吋榴的彈頭重二百多磅,二四○炮的彈頭重三百六十多磅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金門炮戰這一幕歷史不可以再重演了!
·毛澤
·閻海文擊落敵機後不幸被敵彈擊中,他跳傘落地後擊斃多個前去圍捕他的日寇,
·國民黨是以知識份子——記者、教師——為主體的政黨,她在基層工作、組織工
·台灣對大陸擁有的優勢仍在於政制民主化
·大陸學者尊崇錢穆鄙視郭沫若范文瀾
·錢穆推崇孫文學說能融會中西開創新局
·共軍渡江前錢穆號召知識份子人自為戰
·效法明末朱舜水流寓日本傳播中國文化
·怒斥「毛澤
·怒斥「毛澤
·二十世紀學術思想史上的一座豐碑
·把新亞書院辦成香港的一流大學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馬列主義的強迫灌輸始終未能泯滅錢穆思想的光芒
·一個熱愛中國民族歷史文化的心靈
·《國史大綱》增強民族凝聚力
·反對民族虛無主義 維護中國歷史文化
·《國史大綱》振奮國人抗戰必勝信念
· 譴責康有為罵盡中國全部歷史
·錢穆愛國家愛民族的堅定信心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晚清文學刊物《中外小說林》殘本重印價值
·黃世仲的小說作品比諸李伯元、吳趼人、曾樸等譴責小說更勝一籌
·《中外小說林》殘本經校勘修補後重印為廿冊
·黃嘉音與黃嘉德弟兄的遭遇
· 黃嘉音死得冤枉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鄭成功父子與蔣介石父子
·蔣介石臥薪嘗膽毋忘在莒
·鄭經治台時兩岸暗中通商
·蔣經國所託非人
·清廷不滅明鄭猶如芒刺在背
·鄭經年貢六萬兩銀息兵安民之建議
·三百多年前的「一國兩制」芻議
·稱臣稱兒 枉費心機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長卷黑馬風靡歐羅馬
·「天下第一馬」君臨天下
·氣功大師治癒疑難病症萬千例
·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陳君葆欽佩蔣介石不為日寇武力所壓


   封建時代的帝王,每日由臣下記載《起居注》,連飯吃幾碗、臨幸哪位妃子都巨細無遺。庶民百性養不起那班文學侍從,便只好自己執筆寫日記了。清季中興名臣曾國藩、胡林翼都有寫日記的習慣,近人所撰的《郁達夫日記》、《胡適的日記》、《唐縱失落在大一藝展局文委會資助出版了八十萬言的《陳君葆日記》,也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本世紀中葉香港政治、經濟、文化、教育資料的不足。
    日記可以暢所欲言
    日記是一種特殊的文學體裁,因為它是作者寫給自己看的,不會即時發表,那就為作者提供了天馬行空、縱橫馳騁的廣闊天地,不必擔憂得罪親戚朋友門生故舊,也不必害怕惹下官非纏訟不休,所以一個誠實人的日記,可以記載官修歷史所諱言的史實。譬如陳君葆在抗戰爆發前兩天——一九三七年七月五日的日記中描述當日去中華書局找子展、慧沖、陳墨香、林介眉聊天,他氣憤地寫道:「聞所談的都言不及義,墨香、介眉各誇麻將本領,我心裏很為中國前途擔憂,無論在上怎樣提倡新生活運動,這些腳色只為整個民族掘墳墓而已。中華民族要站起來,似乎還要這些東西死乾淨!」
    設想六十年前,香港恐怕沒有一家報紙膽敢發表這樣的日記。在作者去世十七年後,所涉人物盡皆作古的今日,重印陳君葆日記,使人們看到廬溝橋事變前某些士大夫醉生夢死「國家事管他娘」的醜惡嘴臉,對讀者、對歷史學家而言,都可說是功德無量。

    日記中頻頻出現各界名人
   
   
    陳君葆十一歲隨祖父自故鄉香山來港,一直在太平山下居住七十多年。他教過書、做過官、組織過社團;侍候過英國殖民者、日本侵略者,接待過國民黨各級官員,晚年兩次覲見周恩來、榮任政協委員,故其交遊極廣,他的日記中頻頻出現與政界、文教界名人宋慶齡、何香凝、廖承志、孫科、柳亞子、郭沫若、茅盾、沈鈞儒、李濟深、黃炎培、薩空了、馬寅初、陳寅恪、陶大鏞、張志讓、葉聖陶、蔡元培、邵荃麟、胡適、許地山、張一麐、蔣復璁、高劍父、馬鑑、譚平山、彭澤民、章伯鈞、章士釗、鄧初民、鄧文釗、鄧穎超、廖夢醒、周鋼鳴、黃慶雲、杜守素、王亞南、曾昭掄、喬冠華、史良、徐悲鴻等相過從的記錄,也留下了他與香港各界知名人士費彝民、李子誦、馮秉芬、陳丕士、岑維休、黃永玉、高卓雄、廖恩德、廖瑤珠、王寬誠、湯秉達、吳康民、黃建立、蔡渭衡、黃祖芬、葉禅P、黃作梅、黃承燊、林煥平、黃長水、侯寶璋、高雄、黃新彥、譚雅士、李崧、顏成坤、李俠文、鄧爾雅、黃般若、陳耀材、冼玉清、容庚、梁上苑、祁峰等人交往的實錄。
    陳君葆大致的生平事跡
    從書中的序、跋、導讀文章以及遺屬回憶可知,陳君葆生平事跡大致如下:
    一八九八年生於廣東省香山縣一個書香之家。幼年就讀於鄉間私塾,十一歲抵港,肄業於皇仁書院,後入香港大學文學院攻讀政治經濟。一九二一年大學畢業後應聘到新加坡華僑中學任教,兩年後任馬來亞七府視學官,至一九三一年辭任返回香港。一九三四年起受聘於香港大學,擔任中文學院教席及馮平山圖書館館長。他參與了新文字學會、中英學會、保衛中國同盟、華人革新會等團體的領導工作。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後,他保護了中外人士與各大圖書館寄存於港大圖書館的廿四萬一千三百多冊中英文書籍,避免了被日寇焚毀或變賣的厄運;他還從棄置在中環郵政總局內的廢紙堆中搶救出一批港府檔案,如醫務總監的文件與生死註冊處的紀錄簿,為香港重光後確認居民身份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因而於一九四七年榮獲英皇喬治六世頒授O•B•E勛銜。
    早在南京失守前,國立中央圖書館將一百一十箱珍貴典籍南運,寄存於港大馮平山圖書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香港迅速陷日,那三萬多冊善本書被日本憲兵發覺,盜運一空。抗戰勝利後,陳君葆從審查日本戰爭罪行的外國友人博薩爾信中知悉這批珍貴圖書存放在東京上野公園的帝國圖書館內,即函請中華民國教育部次長杭立武向駐日盟軍司令部交涉運回,避免了這批國寶級圖書流失異域。
    中共建政後,陳君葆歷任廣東省政協委員、全國文聯委員、廣東省文聯委員,還兼任廣州暨南大學及香港一些左派學校的校董。一九五一、五五、五六年他曾三次回國參觀訪問,其中兩次獲得周恩來總理和其他中央領導人的接見。他還曾擔任香港華人革新會主席,一九六三年創辦英文雜誌《世界文摘》,重點介紹新中國的建設。
    共寫日記一百冊千萬字
    他從廿年代起至一九八二年逝世為止,共寫了大大小小日記簿一百冊,大約一千萬字,歷經兵燹戰亂,一直妥善地保存了下來。他為後人留下了第一手的歷史紀錄,諸如蕭伯納訪港、胡適訪港、悼念魯迅去世、一九三九年中華書局工潮等等,均為研究香港政治史、文化史、教育史、社會史者不可不讀的珍貴史料。現列舉犖犖大端四則:
    一、一九三八年三月三日上海聯青社社友、美國籍的戰地救護工作者報告的南京大屠殺慘況:日軍進城時用城外屍體疊起使高與城齊踐踏而入;日軍到非戰安全區搜索放下武器的中國官兵,把他們捆在一起先用機槍掃射然後灌以火油,整百的焚燒;自城破後兩個月火猶未熄,有時城中火頭廿餘起,此起彼熄,日軍什麼東西都搶,有時一個市民一日竟被劫數次甚至一個銅板也不留存;有個孕婦被輪姦多次,抬進醫院時已昏迷不醒,檢驗下體已染淋毒……
    二、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廿六日陳廉伯一家九人乘船去澳門,在青山附近船被盟軍飛機炸沉,僅其第七妾逃生。陳廉伯早年在廣州組織商團與孫中山對抗,兵敗後逃亡香港。日軍佔領香港後,陳投靠侵略者,甘心充任偽職,故其葬身魚腹事屬天譴。
    三、一九四五年八月卅日記載,夏愨上將登陸香港時,海軍船塢門口聚集了許多工友,專等日本兵候電車路過時拉去毆打,有些蘿蔔頭被毆倒地流血,起而復被痛毆,英軍水兵則端坐騎樓帶笑扔食品捲煙給工友們。他們的兄弟叔伯在船塢內被日軍毆打至死者實不知凡幾,故積怨載道。
    四、一九四八年五月十八日記述,葉靈鳳編星島日報史地版登了一首關於九龍城的詩,文裏用到「英夷」二字,因此引起港府注意,胡文虎被召到官府訓誡。結果葉靈鳳差一點被炒魷。
    若干秘聞正史從未提及
    陳君葆日記中登錄了若干秘聞,那都是官修的正史上從未提及的,諸如:
    一、蔡元培在香港病篤時請英籍外科醫生威爾金申動手術,他不肯來,卻親自替一個英籍職員割治趾甲,陳氏感慨道:「一代宗師的生命價值還比不上一個機器工頭的腳趾。」(一九四一•八•七)
    二、轟動環宇的袁世凱賣國廿一條,原本是孫中山擬定的。最初在光宣之間草擬,向列強提出這些條款以圖換取不干涉排滿革命。武昌起義後,這些條款被擱置。二次革命失敗,孫中山流亡日本徐圖再起,乃重提舊案以餌日。袁世凱欲稱帝時,日本政府持此條款脅迫老袁就範(一九三三•七•廿三)。北伐期間,蔣介石下野避居日本,也曾秘密同日本訂下多種密約,但他復出政壇後,這些都被置諸腦後。日本軍閥認為老蔣食言,於是發動九•一八事變。南京派戴季陶赴日交涉,日本表示不信任老蔣,要有擔保人才肯同蔣談判,於是便有段祺瑞南下晤蔣(一九三三•一•廿三)
    三、蔣介石覆第廿任港督羅富國爵士(一九三七——一九四一)的信是陳君葆翻譯的。信中說,教育部次長杭立武自港回渝報告港大所定發展計劃,彼至表欣慰,并稱港大與中國關係原甚密切,將來計劃實行造就人才,可滿足中國建設之需要,所以蔣極讚許其計劃并盼其成功(一九三九•五•十五)
    四、孫科到港大禮堂演講《蘇聯外交政策》,稱其出使莫斯科時曾向斯大林提及外蒙主權問題。斯大林說,事實上中國沒有實力可以保護外蒙,若任由日本奪取外蒙,則日本就可以橫斷蘇俄西伯利亞鐵路釀成蘇俄的大害,同時也就是中國的大害,所以外蒙要由蘇俄保護,但有朝一日中國強大起來,將會自然依著宗主權回到中國的懷抱去的。(一九四一•十•十二)。
    這一段回憶,似乎是可信的。一九五八年毛澤東曾乘醉向蘇聯總理赫魯曉夫要求歸還外蒙,結果碰了一鼻子灰。看來,毛澤東對斯大林的諾言還是有所風聞的,只不過赫魯曉夫不肯放棄已經到了手的羔羊。
    讚頌胡適是中國文學革命之父
    陳君葆對胡適的評價是相當高的。胡適到港大接受榮譽博士銜時,港大校長賀納讚頌胡是「中國文學革命之父」,陳表示「我也十分承認」。(一九三五•一•七)。當時的粵省主政者對代表進步力量的胡適持抗拒態度,特意取消了中山大學、嶺南大學等校的歡迎會,陳君葆直指粵當局「小題大作借題發揮」(一九三五•一•十)胡適微服參觀廣雅中學被學生發覺,直至全校一千多個學生團團把他圍住,雙方相對無言,但已心心相印,陳君葆說:「廣東省政府禁止他演說,倒反助他的思想革命運動之利了。這些事體是禁不來的!」(一九三五•一•廿六)
    陳君葆日記對舊中國的積弊有深刻的剖析,他援引張君勱讜論曰:「中國貪官污吏已經多極了,所以私營事業比官辦還好,一入官營則無不弄得一塌糊塗」(一九三六•二•十三)。近年大陸各省紛紛把官辦企業投放民營,香港的水務署、郵政署要私營化,台灣的中鋼、中油早已上市掛牌,可見書生論政常常會閃爍著真理的光輝。
    分析殖民地教育誤人子弟
    陳氏對殖民地教育制度的弊端有十分精闢的分析:「一般這裏吃教育飯的人大概可分為三種:一是暮氣已太深的,這些教書先生們本身學問已經不是當時的訓練,也實在太不成樣子,所以實在應該淘汰,而他們自己又不振奮求些上進,每天只是依時上課,依鈴聲放學,晚間便是研究些須飲飲食食的事情,若是在皇家書館的,便是在等待長糧。第二種是那些比較新進一點的人才,這些人知識倒有點,但是否真學問還是疑問。他們地位是比較穩定些,因此餘閑的時間便花在麻雀花酒上頭,而自己反不覺得這是教育界中人所不宜有的事。第三種人是那辦商業化的一般私立學校,目的只在賺錢,辦的教育是否會誤人子弟全在所不計」(一九三三•十二•十六)在這樣的環境下培養出的學生自然乏善可陳。「史地考卷有不少笑料,如:霍去病是流行病的一種,由東方傳入歐洲;成可波羅是波羅的一種,產於西歐,後來傳入中國。」(一九四O•七•卅),這同現今大學畢業生誤司馬懿為司馬燕(影星),只知有港督葛量洪而未曉晉代有抱朴子葛洪,真有異曲同工之妙。教不嚴,師之惰,高薪的教師都在做什麼呢?他慨嘆道:「人類總是齷齪的東西,利害所在,便不惜顛倒是非。誰謂站在最高學府地位的人便是重信義不說謊不掩著良心說話?」(一九三五•十一•廿四)。近日港大傳出有等教授偽造文書被校方即時解僱,難怪有人說:一代不如一代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