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书法微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亨廷顿的误判和误导
·道术微论---儒生有没有必要学诗词写文言
·最坏不能坏教育
·关于美伊问题
·任正非真是一个奇人
·关于儒化和西化
·关于唯物主义
·王道三条
·关于七十大限
·最歧视中国人的政权
·竞争、斗争和战争
·中美三赢亦可能
·没有洋奴,只有权奴
·爱民才是最好的爱国
·无根之爱
·君子和刀子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书法微论

书法微论

   【忆旧】年轻的时候,玩拳玩气玩诗玩联,无不得心应手。唯玩到书法的时候,被独创陈式魏碑的大书法家陈政老先生一句戏言给打了退堂鼓。那是十六七年前,向陈政公学书法。苦练了一阵子提字上门请批,满以为会受到夸奖,不料陈老笑道:以后千万别对人说跟我学过书法。明知陈公戏言,但当时脆弱心灵颇受打击,以为此生与书法无缘,也就不在这方面下功夫了。

   【忆旧】后来政公多次问我为何不练书法了,都辞以太忙。文朋诗友聚会和出游,友人或主人往往要求留下“墨宝”,东海从来不留,怕贻笑大方,但内心总是感到有愧或有歉。多次想重新临帖和练习又都下不了决心。但平时看到好字,仍忍不住右指大动,书空咄咄。

   【续缘】2017年10月,与两位儒友谈起,自己此生喜欢什么学什么,都能有所成,唯书法不行,与之无缘。不久元明送来几本字帖和文房四宝,并布置了一张专供练习书法的书桌。于是右手不禁痒了起来,有空就练字或临帖。当时为新著《儒门狮子吼》题字一幅并系以绝句曰:拨冗挥毫兴致深,文章虽老字犹新。儒门狮子朝天吼,形拙声粗气最真。

   【续缘】此生好学,学道学佛学诗词对联气功太极都曾上瘾。唯三艺学不会:音乐,高尔夫,书法。书法百学不会,为此生最憾,被一书坛巨子老前辈嘲笑,更自以为此生与书无缘。前不久专业书法的儒生元明,让我重新拿起毛笔试试。一试不可止,遂知当年所缺是自信,故心和气不能下达手底也。

   【笔法】元明来访,传授了一个来自民间人士的书法诀窍:运笔时减少一些不必要的小动作,以笔锋为刀锋,行笔直接,运笔如刀。试验数纸,果然感觉甚妙。此后写字如用刀,无论是大开大合还是锋芒内敛,皆可藏刀光剑气、心光浩气于其中矣。吾字所在,刀光闪烁,妖邪远遁,赫赫。

   【建议】莫元明曾经专业书法。其书法在当今儒门应该名列前茅,至少我还没有发现儒生中书法好于他的。元明还很年轻,学儒学书,持之以恒,前途不可限量。东海寄以厚望,希望他将来成为醇儒的同时,成为儒门书法第一。大家可以向他多多讨教。

   【建议】建议儒生,学点诗词、对联、书法、气功、武术之类传统技艺。游于艺,可以抒发情怀,涵泳性情,辅助德业,扩大交游,扩展视界;可以让生活丰富,让人生更充实。不一定要精通成家,成为诗词家、书法家、武术家等等,但作为儒生,应该有艺可游,有技在身。

   【启功】启功先生的“土办法对我启发很大。向古人学习,向高手学习,都有必要,但一个字好不好、美不美,自己的判断最重要,自己满意才是最好,古人、高人的写法仅供参考。有些字,自己今天满意了,隔几天再看,又不满意了,那就重写。以此类推。

   【启功】认同启功学字的“土办法”并不意味着欣赏他的字。他的字如果出自女性之手,那就很好,端庄清秀别具特色。然出自男人之手,未免瘦弱单薄,乏厚实感,乏丈夫气。文如其人,字如其人,你的字里有你的人品和命运。圣贤君子的字也可以内蕴楷书的端庄草书的飞扬,但底色和基础一定是厚重的。

   【圆梦】少年学书不成,为人生一憾。老来拨冗再学,以圆旧梦。不是为了当书法家,而是为了让自己的书法对得起自己。东海此生毫无政治野心,却有文化野心,希圣希贤成大儒。生平一切努力,无不指向这个目标。一代大儒如果书法太差,岂非遗笑天下后世哉。二程有知,当不至于笑我玩物丧志也。

   【道艺】元明说“艺由道进”,此语甚好。志道游艺,尊道乐艺,艺由道进,以道领艺,以艺辅道。这是儒家的道艺观。有艺无道,艺术障道,玩物丧志,固然不行;有道无艺,生活枯燥,也是遗憾。艺术既可增添生活情趣,又可作为弘道载道的一种手段和工具。例如儒者的诗词对联书法,都可以体现仁义、表达理义。

   【志道】天道不可空谈,必须立足人道;中道不可空谈,必须依据儒经。依据佛道经典而谈中道,也是空谈。因为佛道立足点非人道,所谓中道,实非中道。学习儒家,学习之践履之,是追求中道、实践中道的唯一途径。在此基础上游艺,艺便可成为志道据德依仁的方便和辅助性工具。

   【游艺】德才、德艺如主客,不可喧宾夺主,不可玩艺丧志,更不可本末颠倒。然在以德为主的前提上,亦不妨有所讲求。游戏的心态游于艺,恰恰游得更远更高。儒学是高端性、根本性学问,精义入神,大本确立,对于所好之艺,必然事半功倍势如破竹。故大德必有大才,必然艺高,必然德艺双馨。

   【取法】马邦书界人士,普遍取法不高,不少人甚至取法乱臣贼子乃至毛氏的书法,遂注定了人品和书品的低劣。某人是中华乱臣,民族逆贼。其字飞扬浮躁、鸦飞雀乱、蓬飘蜂狂且杀气腾腾。若学其人之字,则邪气入骨不可救药矣。

   【自误】在历朝历代君臣中,某帮首领的字,整体水平即使不是最低,也是极差。除了毛康等极少数,大多有书无法,乱写一通。而毛体轻飘尖刻,煞气任性,乱象横生,虽自成一体,不值得推崇学习也。不少书家和书法爱好者爱好毛体,其实是一种艺术势利,徒然自误。

   【高端】称王阳明为政治家、教育家、军事家、文学家、诗词家、书法家等,外行话也。这种种家都是儒家的延伸。所有的家加起来,都不如儒家两个字有分量。儒家为文化最高端最高段,笼罩涵盖政治、教育、军事、文学、艺术等一切。凡真儒醇儒,只要愿意去做,做什么都不会差。

   【高端】政治、文学、教育皆儒家老本行,凡是真儒,必善为政、为文和教学。军事是政治的延伸,自然也是儒家关注的重心。诗词书法之类,皆为儒家所游之艺,属于文化之低端。擅长低端者未必高得上去,甚至玩物丧志,小技妨道;立足高端者境界眼界皆高,随意游玩就可能游到艺术的高远处。

   【立品】儒眼看人,先论人品德性,然后才论诗品书品艺术品质。程颢常常提醒子弟、弟子当心玩物丧志,甚至以王羲之,虞世南、颜真卿、柳公权等大书法家为戒、为负面榜样,说:“如王虞颜柳辈,诚为好人则有之,曾见有善书者知道否?平生精力用于此,非惟徒废时日,于道便有妨处,足以丧志也。”(《二程集》)

   【二气】艺术不怕稚气,却怕俗气和匠气。俗气是品格卑下,猥琐;匠气是矫揉造作,做作。二气皆因真气、正气和内力不足所致。稚气可医,二气难疗。至于稚气,实有两种,一种是不熟练,未能得心应手;一种是老辣至极而返老还童。后一种稚气,求之不得,只能随着艺术水平不断提高而水到渠成。

   【二气】俗匠二气,英雄豪杰不难免,圣贤君子自然无。故古来君子之艺术作品,即使未消稚气,也绝无二气。百年来诗词好手不少,当代亦名家辈出,然能免二气者罕,能返老还童者,东海所见,唯徐战前、刘梦芙二位。二位之中,我又更推重徐。刘是文人诗,可学;徐是豪杰诗,要学,先为豪杰。

   【创新】传统艺术,必须向古人学习,站到巨人的肩膀上去。然学进去不易,学出来更难。例如书法,学碑体者很多,学得像、学得好的也很多,能创新者不多,能像陈政老那样自成一体者罕。“陈式魏碑”既有碑体之凝重又不乏行草之灵动,相反相成,遂成书坛一大奇迹一代巅峰。

   【创新】书法与所有艺术,都应该具有创新精神,然创新有道。孔子说:“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三代不同礼,后代之礼于前代有所损益,即使百世之后,周礼的框架也不会完全不同,精神更是万古不变。这个礼制原则也适用于书法的创新。

   【王镛】王镛说:“写书法不动脑子,越勤奋,会越写越糟。”说得对极了,可看他的字,我却想对他说:写书法动歪了脑子,也会越写越糟的。曾翔更不堪。浏览了一下《春秋笔法-狮子吼---曾翔789作品展》,感觉这个曾先生胆子好大,既敢用鬼画符法冒充儒家的春秋笔法,又敢用鬼叫冒充佛教的狮子吼。

   【当心】在读透儒经之前,而立之前,读劣等书,很容易所知成障,推迟了甚至断绝了踏上义路、回归仁宅的机会。在艺术上同样要当心,在具备一定的鉴赏力即艺术法眼之前,有两法可以避免为花拳绣腿庸脂俗粉所误:一是取法古代之公认顶峰,二是结交当世之真正高手。

   【知道】程颢认为,善书而不知道,便是王虞颜柳辈,也不足道,遑论那些不如王虞颜柳者。这里的书,换成诗词歌赋琴棋技击,这个观点同样成立。善艺而不知道,远不如知道而不善艺。其实,知道者要学艺,居高端而临下,往往势如破竹,事半功倍。超以象外,得其环中,此之谓也。

   【勿急】多位旧雨新朋索字,统一答复:别着急。阿婆还是初笄女,只可远看,不能求娶也。目前我的字还对不起、配不上我的人,还是处女作,只能圈子里虚赏,不能流传,以免遗笑大方和后人。给我一些时间,让我继续长大,让我的字成熟起来。直到字如其人,人书俱老,方可出见贵人也。

   【可乐】或谓我苦练书法值得敬佩。这是昧于儒家的外行话。儒家无论学什么,都是乐在其中的乐学。学四书,学诗书礼易春秋五经、学礼乐射御书数六艺,无不可乐。学气功武术诗词书画,同样可乐。中国传统艺术,都非常杀时间,故也容易玩物丧志,过于痴迷于技艺而疏忽了上达追求。

   【游艺】孔子说“游于艺”。这个游字值得深长思。对各种艺术、技术太庄重太投入,未必是好事,小技妨道也。带一种游戏游玩游乐的心态,或许游得更远,也更适合人生。人生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求道。文以载道,包括诗联书法气功武术,都不过载道弘道之具而已。

   【名家】现当代非名家姑不论,所谓的名家书法,或无心无肺匠气十足,或装模作样矫揉造作,或书法功深却乏内力,或笔头有力却不厚道,或似厚道实为痴肥……真正能入东海之眼者稀有。艺术包括书法,有赖道德支持和文化陶冶。或许,未来真正伟大的书法家只能期望于我儒门—尽管儒家不屑于以书法出名。

   【厚望】曾嘲笑一个书法名家:你们书法家古来没一个上达的。名家反嘲:你们儒家没一个书法好的。我说历代圣贤大儒书法好的多了。对方说现当代没有。遂无语。故一见元明的字,便寄予厚望,也望各位儒生多多努力,将来出几个艺术大家,为儒门增光。吾儒为政统军固然最优,小技小艺也不妨超群出众。

   【康有为】其实康有为的书法就有大家风范,被称为碑学集大成。脱胎于魏碑及隶书的碑体,严谨厚重,是我素所喜欢的风格。陈政老的陈式魏碑,因此为我所喜。很多年前偶然机缘得到刻在木板上的一副康有为的四字联:文章报国,诗礼传家。甚是欢喜,至今珍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