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东海一枭(余樟法)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不少人认为中国不缺乏自由,争取自由是多此一举或别有用心。要因有三:一是愚昧无知,经过了极权的洗脑,不知道自由的真谛;二是心灵失灵,麻木于持久的奴役,不知道自由的可贵;三是奸恶上瘾,习惯于享受丛林式的自由,包括欺世盗名的自由、贪污腐败的自由,巧取豪夺、谋财害命的自由,遂以真正的自由为敌。三种人分别是盲目、盲心和丧心病狂。

   或谓现在最多只能称为后极权,政治也谈不上暴,宜慎言。答:后极权也属于极权的范畴。杂时代虽略好于左时代,只是五十歩与百歩之别,极权本质依然,政治横暴依然。君不见,贪官恶吏上下纵横,重重盘剥强取豪夺,超高税负超级聚敛,劫贫济富贫富悬殊,防民之眼防火有墙,防民之口以言治罪……这都是暴政而且是制度性的。国人的人权自由被剥夺殆尽,痛苦指数天下第一。如果这还不算暴政,天下没有暴政了。

   暴秦邪恶,然恶制恶法,恶在明处,恶得无遮无掩,坦坦荡荡。“敢有偶语诗书,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坦坦荡荡地防民之口,坦坦荡荡地以民为奴。某帮的恶则是阴恶,恶在暗处,恶得偷偷摸摸。一边巧言令色足恭,以宪法许诺各种权利自由,一边又通过各种手段愚民弱民罔民殃民和防民之口。

   当然,极权主义也会宽严结合,或对某些人略宽,或严酷一阵又略宽一下。但对君子来说,这一点意思都没有,太没意思了。这类政治性的小人花招、奸佞伎俩,只会令人更加鄙视厌恶!有防民之口、防儒之口和防火墙就没有自由,没有自由就是监狱,就是对人民对儒家的人格侮辱。

   马家政治,必然极权必然暴,这是马学的本质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也。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和经济公有制作为马学三大支柱,从三观和政治、经济制度上注定了极权本质。以马立国,就必然与王道政治和自由民主相背而驰。如果不能撤销马学的意识形态地位,无论怎么修正改良,都修改不了其本质。

   马家极权浪费最严重惊人的不是财富和资源,而是国人的聪明才智和生命。无数人不仅一生白活,毫无贡献,而且负债累累,贻害无穷。君不见,无数人每天从事的工作、一生追求的事业都是负能量。

   它们的工作和事业,不仅无助于增进人民的福祉、国家的强大,反而有侵犯人权自由、败坏人格良知、阻碍政治文明和社会进步等等负作用。例如,无数官员热衷于防民之口、剥民之权、劫民之财,热衷于争权谋私、贪污腐败、坑蒙拐骗,无数民众亦为了利益不择手段,致力于坑蒙拐骗互相投毒。这都是对聪明才智和生命的大浪费。

   马帮不如纳粹。我说过,现代极权主义有两种:一种是纳粹的民族社会主义,又称为普鲁士社会主义,族本位;一种是马列的社会主义,哲学物本位,政治党本位。在经济上,马列党以消灭私有制为己任,普遍反福利;纳粹党反对资本垄断和自由竞争,强化国家对经济的干预,但不反对私有制,并且重视福利。

   有人提出党主立宪,只能是空中楼阁白日梦。党主立宪与君主立宪,性质大不同。君主立宪,君是虚君,宪是实宪,君主受宪政制约。党主立宪,马党能够主动放弃巨大的权力和利益、主动改革党主制和公有制而虚化吗,能主动进入宪政之笼吗?所以,马家极权具有不可救药性。

   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三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也、。唯有儒文化在宪,才能建设最好的制度,新礼制;也唯有儒文化在心,才能为自由追求提供源源不绝的道德内力。所以,弘扬儒家文化,是更新道德、追求自由、改良社会、改革政治、重建中华最好方式。何以最好?最实在、最正确、最有效故。

   今天看到一句话:哪里有压迫,那里就有甘愿被压迫。与“哪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之言异曲同工,两句话都成立,关键在于反抗者和奴才的比例。哪里反抗者多,哪里的压迫就难以持续,自由的曙光就会降临;哪里奴才多,哪里的压迫就稳定,极权暴政就容易延续。积极主动地支持、舔护极权主义,以帮助压迫阶级为己任,以分得一杯羹为荣,就是甘愿被压迫的典型表现。这种人奴性恶性双重,特别可悲可怜,也特别可恶可耻。

   未来会有各种各样的抗争者不断涌现。有为了人格尊严、人权自由而抗争的君子,有为民为国而抗争的志士,有受尽压迫而忍无可忍的奴隶,有极尽巴结而丧失希望的奴才,有内斗失势而受伤深重的特权派。

   君子志士的抗争固然值得敬佩,奴隶奴才特权派的抗争也值得肯定。怕就怕受尽屈辱依然舔护极权,那就万劫不复了。但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少。种种动机、目的不同的抗争,终将汇聚成一股正义的洪流,冲垮极权主义的防火墙。

   在所有英雄中,自由英雄最伟大。

   当年曾有筹建“中华诗人园”的计划,筹建委员会都初步建立起来了,获得不少三界精英的支持,但这个计划终于被自己强烈的自由冲动打了入冷宫。“中华诗人园”属于不急之务,可以慢慢来。

   将来自由化或儒家化了,首先建立“中华英雄园”,为那些为了自由事业而做出巨大牺牲的英雄树碑立传。我若健在,我来主持;我若不在,希望儒门有人主持。这项工作唯儒家能够胜任。他派包括自由派,或识个人主义、自由主义英雄,不识仁本主义英雄也。2019-11-25余东海首发于民主中国

(2019/1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