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三教不可合一論
·关于“三教不可合一”答客难
·关于“主权在民”答客问
·殷周皆王道,殷秦非一系
·长住仁宅的颜回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关于饶宗颐的新经学观
·今日微言(君子于言无所苟,大人处世要全真)
·儒家关于复仇的规定
·关于“子诛少正卯”
·今日微言(向美国致敬,向特朗普致敬)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关于国家主席任期修改
·儒家是否会极端、排他、自大和宗教化
·关于修宪的百字意见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今日微言(巨变时代来临)
·习近平最适合现中国(微集)
·与陈明兄游山
·论语点睛:世事难免有例外
·陈宝生的教育特色
·一本实诚而光辉的书
·文化和文明(微集)
·文化和文明(微集)
·关于民族主义(微集)
·刘瑜的蠢话
·关于托利得定理
·《论语点睛》:孔颜之乐的奥秘
·今日微言(文章底事狂如许,知不可为偏要为)
·《论语点睛》:不要画地自限
·书能明理自然佳----序《元士文集》
·关于《中国历史精神》与萧三匝先生商榷(附言并附萧先生原文)
·别太抬举孙中山
·好人必有好报----善良小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余东海“一阴一阳之谓道”出自于《易经系辞上》。对这句话,历代学者误解甚多。汉京房在《周易章句》说丰卦:“阴阳之体,不可执一为定象。于八卦,阳荡阴,阴荡阳,二气相感而成体,或隐或显,故《系》云:一阴一阳之谓道。”唐杨士勋《 梁传疏》引王弼的解释:“一阴一阳者,或谓之阴,或谓之阳,不可定名也。”

   程朱也误将“阴阳”理解为二气了。程颢说:“阴阳亦形而下者也,而曰道者,惟此语截得上下最分明,元来只此是道,要在人默而识之也。”程颐说:“所以阴阳者,道也;阴阳,气也。气是形而下者,道是形而上者。”(《《二程集》)“所以阴阳者方是道”之说正确,但认为这里的阴阳是气,有误。

   朱熹进一步将“一阴一阳”解为“理”(天理)和“所以阴阳者”。他说:“《易》说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便兼理与气而言。阴阳,气也,一阴一阳则是理矣。犹言一阖一辟谓之变,阖辟非变也,一阖一辟则是变也。盖阴阳非道,所以阴阳者,道也。”(《朱子语类》卷七十四)

   这个解释不错,然有含混之嫌,没有说明为什么阴阳是气,一阴一阳是理。因为朱熹对“一阴一阳”的“一”理解不确。他说:“一,如一阖一辟谓之变。只是一阴了,又一阳,此便是道。寒了又暑,暑了又寒,这道理只循环不已。维天之命,於穆不已,万古只如此。”(《朱子语类》卷七十七)

   殊不知,这里的一是统一义。用两个一,表示内涵的对立性。阴阳指乾坤二元。乾元坤元都是形而上的存在,共同构成道体,即太极,无双无对无形无迹的唯一。“一阴一阳之谓道”的意思是,天道是乾坤二元的圆满统一。

   金景芳也指出了“一阴一阳”与“阴阳”的不同。他说:

   “说“一阴一阳”与说“阴阳”不同。说“阴阳”,指的是气,气是形而下的,实在可见的;说“一阴一阳”,指的是气之流动的那个规律,它是形而上的,虚无不可见的。只说“阴阳”,不是道, 说“一阴一阳”才是道。”(《金景芳全集》第二册《周易全解》)

   遗憾地是,金景芳先生受唯物论误导,将形而上的道理解为规律,这就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了。道是宇宙生命一切现象的源头和根本,岂规律一词所能了得。故必须明确指出:

   “一阴一阳之谓道”意谓道是乾坤二元的统一。阴阳指坤元乾元,一是统一义。

   孔颖达将“一阴一阳之谓道”的“一”解释为“无”。他说:“一谓无也,无阴无阳,乃谓之道。一得为无者,无是虚无,虚无是大虚,不可分别,唯一而已,故以一为无也。”此解亦不当。太极没有阴阳二气,但有乾坤二元,为阴阳二气提供形而上的依据。所以阴阳者,乾坤二元也。

   有现代学者将“一阴一阳之谓道”解释为“一阴一阳的运行变化称之为道”,也是错误的。因为一说“运行变化”,就落到了形而下,而道体是形而上的。阴阳二气的运行变化,是道体的作用和现象,非道体本身。道体与二气,体用有别。

   《易经》称天道、道体为太极,太极分言为乾元坤元,然不可因此误认《易经》为二元论。两者并非并列,而是乾健坤顺,乾主坤辅。抓住纲纲,坤自从之。分而言之为二元,统而言之,唯有一元,乾元。

   《乾卦》彖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统就是统帅,乾元统帅宇宙生命,也统帅天道。天道太极,乾元是统帅,坤元只能顺承。故《坤卦》彖曰:“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所以,儒家的世界观(本体观),可称太极主义,也可称乾元主义。(详见东海《仁本主义世界观》一文)

   乾元既有超越性,超越万有;又有潜在性,潜于万物。《系辞》说:“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形而上说的就是乾元的超越性,一切器具和现象都属于形而下,而乾元就潜在于一切现象包括阴阳二气之中,所谓道器不二,也称道气不二。

   儒学是真正的不二法门,道器不二,体用不二,乾坤不二,阴阳不二,刚柔不二,本质与现象不二,内圣与外王不二。全体大用,用大体全,无暇无漏,大中至正,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注意,道器(气)不二而有别,有别而不二。不能谓形而上者为气,也不能谓形而下者为道。不能说道就是器,器就是道。不知此,不足以论道谈儒也。

   “一阴一阳之谓道”出自于《易经系辞上》。为了加深对这句话的解悟,特录原文于左并译解大义。原文是:

   “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鲜矣。显诸仁,藏诸用,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盛德大业至矣哉!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生生之谓易,成象之谓乾,效法之谓坤,极数知来之谓占,通变之谓事,阴阳不测之谓神。”

   东海译解如下:

   天道是乾坤二元的统一,继承天道为善,成就天道是性,即天命之性。对于此性,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百姓不明所以,也没有存养工夫,但只要不去故意毁坏她,她同样会无意识地在日常生活中起作用。因为大多数人不知,所以君子之道罕见罕闻。道体鼓舞化育万物,但不像圣人那样有忧患。“性与天道”的盛大品德、伟大功业实在崇高。“鼓万物而不与圣人同忧”,岂非超善乎?盛德大业,岂非大善乎?富有、日新、生生、成象、效法、极数知来、通变、阴阳不测等等,或为天道的特征,或为本性的大用,无一不善,无非超善大善。

   性善论是核心易理之一。在人性论上,《易经》认为本性之善源自天道生生之德,同时强调人要通过后天努力效法天道以扩充其性。继善成性,于人而言,就是继天道而为纯善,成生命之本性。朱熹说:“流行造化处是善,凝成于我者即是性。继之者善,成之者性,性就是善。”(《朱子语类》)

   宋朝杨万里有一个巧妙的比喻:“道者,善之父;性者,道之宅,故继道谓之善。然有之而能成之者,圣人也。自非圣人,有有之而得其一二者,仁者见之谓之仁,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不知也。此君子之道之所以知之者鲜也。”(《诚斋易传》)

   综上所述,太极创生万物,即道生万物,继道为善,生物就是至善。于人而言,未继之前为天道,太极为天之体;既成之后为人道,本性是人之本。本性也是乾坤二元的统一。2019-11-7余东海首发于中国文化基金会公众号

(2019/11/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