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遊江西
·香港日記(90)-公德
·1
·關於梁振英的(1)
·關於梁振英的(2)
·港事隨筆:別了,張德江!
·關於梁振英的(3)
·關於梁振英的(4)
·香港日記(91)
·香港日記(92)
·港事隨筆:民建聯再中招
·讀書漫談:武俠小説
·港事隨筆:也談一帶一路
·港事漫談:向李波先生進一言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上)
·學習英語的一些回憶(下)
·世事隨筆:英國脫歐記
·從打噴嚏想到的
·世事隨筆:雜談英美政局
·香港日記(93)
·香港日記(94)
·“快”
·港事隨筆:由港人長壽談起
·世事隨筆:特朗普可以勝出嗎?
·港事漫談:港獨漸成氣候
·港事漫談:泛民告急
·港事漫談:策略投票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上)
·港事漫談:周永勤案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中)
·港事漫談:梁振英捲入橫州醜聞
·香港日記 (95)
·港事漫談﹕小鬼開道
·港事漫談﹕國慶禮物
·港事漫談:選後拉雜談(下)
·溫故知新﹕正邪之爭
·港事漫談﹕李克強來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香港日記 (1)-(89)目錄
·港事漫談﹕出師未捷身先死
·港事漫談﹕立法會主席選舉鬧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筆者不想針對香港警察,因為香港的社會亂局似乎需要他們收拾,但是筆者一直觀察香港局勢的發展,五個月來,從示威者簡簡單單的堵路,到今天的縱火和大肆破壞(所破壞者包括道路、立法會、政府部門、中共官方機構、地鐵、商場、銀行、市肆、大學等等,正是排名不分先後,不能盡錄。而涉及的區域包括港九新界,只是一些偏僻的地區例如離島、山頂才能避免。)讓筆者對警察的批評,除了“壞得沒有底線”和“窮兇極惡”之外,現在還要加上:“無能”。

   香港只是一個小地方,卻有三萬多的警察,社會秩序和治安不難管理。可是差不多六個月,即半年了,社會秩序愈來愈惡劣,使香港成為一個難以讓人好好生活的地方。香港警察,你們是怎樣搞的。最不能忍受的,是示威者的堵路和破壞,是重覆又重覆,許多時候都出現在同一個地方,但警差當局都不能阻止或予以預防。更加荒謬的是,示威者打什麼地方,都在網上公佈了,但當局仍然任由進行,到破壞完成之後才拉大隊人馬出動驅散人群,試問那時派出警察又有何用?

   我覺得香港的警察真是飯桶。你看他們一身安全和攻擊裝備,包裹得像一隻粽一樣,拿著警棍、盾牌、胡椒噴霧器,又佩戴手槍,照理是只有他們傷害到人,人們無法傷害到他們,可是他們卻盡是欺負婦孺和只有微小殺傷力“武器”的學生。前天一個很強烈的對比是,香港心臟地區的中環被示威者堵塞道路,警察竟然可以任用他們肆擾,而同一時候,他們竟然出動大批的警隊進入中文大學的校園,從下午到深夜,施放近千個催淚彈,據說是“鎮壓暴徒”。大學校園內有什麼暴徒?警察是不是去錯了地方了?他們是不是應該去關係到香港經濟命脈的金融地帶中環?

   筆者曾眼見一次警察的“鎮壓”行動。當時筆者一家往某商場吃中午飯,抵達的時候見到一部警車剛剛到達,有十多二十個防暴警跳出,拿著槍盾棍棒,飛奔入商場,幾乎同一時候,有五六部警車也到達現場,都是每部車走出十多二十個警察,進入商場。不要說還有沒有文裝警察,光是這批武警,已經有百多人,塞在一個商場裡,非常大陣像。筆者見此勢頭,即時離去,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緝拿到人。不過,我從經常的報導中知道,他們一般只是捉拿到兩三個人交數而已。

   有時更諷刺的是,大隊防暴警,當然又是起碼一二百人,到了一個街頭或居民點“鎮壓”,施放完一輪催淚彈或打完一輪人之後,便全部上車離去,一個警察也沒有留下,而現場“暴亂”繼續。似乎警察的工作只是放催淚彈、噴胡椒霧、打人而已,而非治理社會秩序。

   一句話,香港的警察怕死,只揀軟的吃,並非真正做功夫,搞好社會秩序。其實,恢復香港秩序,易得很,只要設立崗哨便可以了。拿示威者最喜歡和最容易破壞的地鐵來說,只要每個站每個出入口站立兩三個警察,附近停泊警車坐一二百個防暴警戒備,互相支援,便可解決問題。街道也是這樣,我可以保管一切平安。原因是,示威者是怕警察的,一有警察到來,他們便雞飛狗走,即使要破壞,也破壞不到什麼。

   這麼輕易有效的事,警方高層也想不到去做,不是無能是什麼?

(2019/11/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