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卢维溢:基督徒参与政治的角色]
穿越精神的戈壁
·明末清初的天主教宣教活动
·康熙时期天主教的发展
·所谓「礼仪之争」及其后果
·关于康熙的天主教信仰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一)
·基督教在中国宣教的发端(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一)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二)
·更正教会在中国宣教的先驱(三)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一)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二)
·鸦片战争前后的基督教宣教工作(三)
·二百年基督教如何首次在中国扎根
·洪予健:试述“基督教第五波”在当今中国的意义
·李万兵:不作灵性的瞎子
·《真理报》创刊十五周年感言
·刘王玛丽:信心的祈许
·一个爱与接纳的服事--记新加坡“突破宣道之家”福音戒毒事工
·家庭教会为何不能有合法身份?
·"三自运动"的真相
·余杰:华人教会如何作盐作光?
·宁萱:真光照亮了我们
·“家庭教会”的合法化无可回避
·黄艳芳:出幽暗,入光明
·远志明:“六.四”的诉求与中国的出路
·洪予健牧师:华人教会如何面对历史的伤口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一
·余杰:中国城市教会的兴起及前瞻之二
·余杰:圣女林昭与中国教会的复兴
·三十年东,三十年西——回顾中共立国60年及“改革开放”30年
·余杰:有道德、有爱及有远景的教会
·先知性的呼喊
·以灵命爱中华:纪念英国传教士柏格理、富能仁艺术展
·家庭教会的公开化:机遇与障碍
·梁永康主教:这条未走过的路
·王维芳:一个经历苦难的见证
·“基督信仰与言论自由”讲座演示文稿
·读赵锐女士《祭坛上的圣女:林昭传》
·从柴玲信主看“6.4”这一代
·卢健恒牧师:努力作个更好的父亲
·洪予健解析《蜗居》现象
·爱心行动,彰显神恩--访“湖北爱心行动志愿者服务中心”秘书长黄磊弟兄
·《宗教蓝皮书》局限性大:家庭教会未被认可
·问题与回应
·中国基督徒当如何看孔子?
·祈望和平,推进政改—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
·袁幼轩曲折的归家之路—从同性恋者、毒品犯转变为神学教授
·最知心的朋友——周雁羽的见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刘志全:轮椅上的传道人--胜过逆境的秘诀
·卢维溢:柏林影展和神风敢死队
·卢维溢:电影院上映的福音电影
·基督教的中国时代即将到来?
·“文化安全” 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 访洪予健牧师
·李思:走向天国
·作者:约书亚: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梁金华:「牛屎飞」变「牧羊人」
·峻谦:所谓的“伊斯兰国” 是何种怪兽?
·卢维溢:教会对民主诉求的反思
·温哥华信徒举行户外晨祷会--为受逼迫的教会祈祷
·陈荣基:恩泽中华、延福万邦--戴德生宣教情150 载
·卢维溢:宗教尊严与言论自由之界限
·嘉伦:辅助自杀合法化的严峻后果
·卢维溢:一个历史盲的总统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采访戴继宗牧师:餐桌边综论“中国内地会” 150周年
·罗锡为: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王永信)
·龚文辉:最珍贵的礼物
·林向阳:她的心眼能看见--纪念圣诗作家芬妮克罗斯贝逝世一百周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卢维溢:基督徒参与政治的角色

   基督徒参与政治的角色
   卢维溢
   
   卢维溢:基督徒参与政治的角色

   


   刚刚过去的联邦大选之前的一个月,笔者多次被问到:若没有一个政党的政纲和伦理道德立场是符合圣经教导的时候,我还应该投票吗?若基督徒不加入政党而独立参选,值得支持吗?
   
   基督徒应该参与政治,可以从创世记第1章26-28节的「文化使命」看到端倪,也可以继续从第41章,知道约瑟成为埃及的宰相;出埃及记清楚指出,摩西是以色列民族领袖,统领该民族的一切事宜,这当然就是政治;先知但以理虽然身处外邦人的国家,却被巴比伦王拣选作省长和哲士的总理,继而还作波斯王的一位被看重的政要。上述几位人物的一生,就是毫无疑问地肯定:基督徒应该参与政治的事宜。
   
   固然,圣经没有清楚道出,信徒应否接纳民主制度?而且,旧约的撒母耳记上第8章给人的一般理解,是上帝不赞同民众对撒母耳那样的诉求。但若神绝对是不喜悦人类社会有民主制度,那为什么现今欧美国家的基督教会都用选举的方式来管理教会呢?你们的教会作一切主要决定之前一定是投票作决择吧,无论是建堂、选拔长老执事或聘请牧师,不是吗?
   
   教会本来是确认上帝之权柄的群体,照理不需要民主选举吧,为何要民主投票来委任?原因是每一个福音派基督徒都知道而应该认同的:现今这世界仍然是罪人当道的,人只要一有权力,就往往无所不用其极,以致滥用权力,就算在教会也是不能避免的常情。所以,教会在经过好几百年的不光荣体验之后,逼不得已采用民主制度来管理教会。由此观之,基督教会其实是深明人的罪性对于现实世界的影响,也由此来思考基督徒在社会上的参与。
   
   既然连承认神之主权的教会都接纳民主制度,那么,在这个不尊重圣经、不接纳耶稣基督、不认同上帝权柄的世俗社会,我们更认为民主制度是逼不得已,必须采用的方法来管理社会。正如很多人都听过这个见解:对比民主和(独裁)极权制度,前者是「两个魔鬼中比较小的一个」(英语世界所说的the lesser of two evils).
   
   试想,两者中,哪个会愿意聆听民间疾苦、尊重个人的意见、保障个人的良知和财产?自从马丁路德的世代,过往500年世界历史清楚指出,民主制度会比较尊重和捍卫上述这些,而相反地,极权制度是个人良知和财产的死敌!也是为什么,过往500年,欧美民主国家确实在领导世界的文明发展,虽然欧美国家绝非是完美的社会,这是我必须强调的事实。
   
   在现实的选举制度下,要找到你自己完全认同的政策和个人品格的候选人,这是不切实际的理想。这是为何很多基督徒不会投票和参与政治选举的最大原因。然而,当你能够将为何支持民主与「基督徒在民主制度里扮演什么的角色」这议题串连起来,你应该在思维上有所改观。
   
   基督徒在社会上扮演什么角色呢?不少信徒都认为答案可以从福音书卷中找到。主耶稣在登山宝训中责成: 「你们是世上的光和盐」。一方面,基督徒可以帮助社会大众分辨是非对错。另一方面,也可以指出社会的黑暗,致力于对事实真相的追求,为大众提出解决的途径。这就带出一个从政者崇高的目标,对基督徒来说,可以是一个神圣的任务!
   
   固然,基督徒明白当罪性还在社会当道之际,我们不可能盼望一步到位,一次选举或一任国会议员就马上达成你的目标,所以,某程度上,基督徒从政者要懂得忍耐等候适当时机来办事,否则,就像妄想一步登天!
   
   由此推论,我们一般选民应该有的观念是:投票给一个人是没有绝对的错和对的选择,只会是相对的对错而已。况且,若这次作错了一次决定,3、4年之后,仍然有机会更正,这是民主选举的优点!我们不用长期面对一次错误决定所选出来的那个或那些人,在永远不会完美的世界中,这确实是民主政治最明显的长处。
   
   再者,只有真正有效的民主制度,才可以让立法、司法、行政这三种权力达成互相制衡,而只有权力的制衡,社会大众才会有比较多的公平机会和公正的法庭审判,这是基督徒应该重视的要素,也是现今不少欧美人民坚持的价值观和政治理念。
   
   愿基督徒都把持以下两句箴言,在社会事务上,包括政府选举上,履行作光和盐的角色:「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为正,惟有耶和华衡量人心。行仁义公平,比献祭更蒙耶和华悦纳。」(21:2-3)
(2019/11/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