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主页]->[宗教信仰]->[穿越精神的戈壁]->[邓佩仪:爱能改变一切]
穿越精神的戈壁
·中国基督徒如何看道家?
·杨赋立:迷途知返,全赖主恩
·“从圣经真理看爱国主义”讲座简报
·伍叶青:从破碎到重整的爱
·温市基督徒举行户外晨祷会
·李健明牧师:昔日大盗,今日传道
·洪予健:容我的百姓去——守望信仰自由之路
·胡孔雪仪:无奈、无悔、无憾的人生
·陆国城:九十八岁母亲归主!
·「70亿人口日」与圣经的末世预言
·洪予健:辛亥革命百年回顾——华人教会该当何说
·林书豪为荣耀上帝而打球
·梁汉华:救救孩子,阻止混乱性别的教育!
·洪予健牧师:从基督信仰看专制统治与国民素质的因果之谜
·北京守望教会会友LQM:户外敬拜一周年纪念感想
·陈淑美姊妹:父母双亡,谁来眷顾?
·赵泰和:松开的捆绑—赵泰和的见证(中英对照)
·王旭红:骄傲与谦卑
·李育南:南南自语
·李宾来:新造的人——瘾君子成为传道人
·洪予健:教育与洗脑之争
·中流砥柱,福音禾场—采访西三一大学校长余民德博士
·葛大同:一世冰雪瞬间融
·基督徒岂可轻忽“文化使命”?
·卢维溢:从毒品和灾难反思教会的角色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梁伟明伉俪:人生跌宕、点滴奇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范惜美:走出童年阴霾,人生再现光彩
·义工颂—《真理报》创刊20周年感言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温哥华短宣中心《真理报》二十周年感恩
·刘志全:轮椅上的传道人--胜过逆境的秘诀
·卢维溢:柏林影展和神风敢死队
·卢维溢:电影院上映的福音电影
·基督教的中国时代即将到来?
·“文化安全” 下的逼迫--就“温州拆十字架” 访洪予健牧师
·李思:走向天国
·作者:约书亚:从哈巴谷书看温州十架被拆事件
·梁金华:「牛屎飞」变「牧羊人」
·峻谦:所谓的“伊斯兰国” 是何种怪兽?
·卢维溢:教会对民主诉求的反思
·温哥华信徒举行户外晨祷会--为受逼迫的教会祈祷
·陈荣基:恩泽中华、延福万邦--戴德生宣教情150 载
·卢维溢:宗教尊严与言论自由之界限
·嘉伦:辅助自杀合法化的严峻后果
·卢维溢:一个历史盲的总统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郑贻富:薪火相传,缘缘不绝 (纪念中国内地会成立150周年)
·采访戴继宗牧师:餐桌边综论“中国内地会” 150周年
·罗锡为:九旬耆老跑天下﹐年青人追他不上(王永信)
·龚文辉:最珍贵的礼物
·林向阳:她的心眼能看见--纪念圣诗作家芬妮克罗斯贝逝世一百周年
·张冬冬:浴火重生-大洋彼岸的爱
·Wendy Chow 采访:被人割了鼻子的杨伯母
·谢安琪:健康生命、丰盛人生!
·爱德华:主爱「牧民」
·基督徒不适合作律师吗?
·「神垂听祷告!」伊美换囚遭虐牧师获释
·曾浩斌:中国合唱指挥泰斗:马革顺
·陈国柱:四岁女孩用图画纪念受难节及复活节
·哥顿:我爱犹太人
·黄邓秀娟摆脱“天道五教” 毒誓的捆绑
·谭溢泉:父母厚爱、天父深恩!
·林向阳:从父亲的角色想起
·卢维溢:伦敦新市长引起的关注
·柳宏图:主耶稣带领我回到魂牵梦萦的故乡
·卢维溢:民主制度的考验
·洪予健:六四国难是我们的羞辱
·黃黎潔冰:被主擁入懷抱的曾路得
·感恩节(二篇)
·卢维溢:社会公义与政治的关系
·何思亮:怀念黄庆德先生(外一篇)
·洪顺强:圣诞节源于异教﹐为何人仍要庆祝?
·罗凤娥:水果皇后归主记
·林向阳:普世欢腾谈圣诞
·卢维溢:新年的一线曙光
·卢维溢:新年的一线曙光
·Carmen:恩典够用
·洪顺强:信耶稣有什么福?
·对着太阳绽放-- 画家白野夫自述
·刘树鹏:黑夜里的泪水谁能擦去
·刘树鹏:黑夜里的泪水谁能擦去
·励元达:从叙利亚内战看耶稣的福音
·洪顺强:信耶稣有什么福?(三)
·洪顺强:信耶稣有什么福?(一)
·天国地产商--冯林传道见证
·林向阳:一个父亲的心愿
·洪顺强牧师:人人可以成佛,不需要信耶稣,对吗?
·从医院到神学院--采访梁海华牧师
·龚明鹏:因祂有说不尽的恩赐!
·盧維溢:避免步英國的後塵
·99 岁“国牧” 葛培理去世
·李郭麗娥:從船民到天國公民
·小玲珑:谈子明以爱缝合父子情
·小玲珑:谈子明以爱缝合父子情
·卢维溢:主流传媒的偏见和误导
·卢维溢:多元社会中表达信仰
·何仲柯/蘇緋雲:真理與現實--紀念《真理報》創刊25週年
·卢维溢:保守与进步-公众领域中对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邓佩仪:爱能改变一切

   爱能改变一切
   邓佩仪 (www.GlobalTM.org)
   
   邓佩仪:爱能改变一切

   


   父母的爱、不离不弃
   
   邓佩仪:爱能改变一切

   邓佩仪:爱能改变一切

   
   作者与丈夫及儿子一家
   
   我叫邓佩仪,有七兄妹,我排行中间,有一个哥哥,两个姊姊及三个妹妹。虽然爸妈只有哥哥一个儿子,但他们从来没有重男轻女,爸爸更特别疼爱每一个女儿。记得小时候我们都扎辫子,有一次妈妈带我们去把头发剪短了,爸爸生了妈妈的气很久。小时候家里很贫穷,而大伯父家却很富有(他是建筑师,但却没有孩子) ,他那时领养了三伯父的两个儿子,又想爸妈将其中一个女儿送给他。不过爸妈始终舍不得把自己的骨肉送给别人,无论如何艰难,都要把自己的孩子带在身边,记得妈妈曾经说过:「二家姐、三家姐和我都曾经病到几乎要死,亲友邻舍都说把孩子用藤篮放到医院门口算吧!」爸妈都舍不得放下我们任何一个,所以长大后,我们都十分敬重他们,特别当我们众姊妹信耶稣后,我们更懂得向他们表达我们对他们的爱,尽力报答他们养育之恩,更积极向他们介绍耶稣基督的救恩,希望他们也得着永生。我们都很感恩,父母亲在离世之前都信了耶稣,并且洗礼加入教会,将来我们一家可以在天家相聚。
   
   爸妈在二次世界大战时逃难来到香港,在工作的地方认识,后来结婚生了三个孩子(我的哥哥和两个姊姊),爸爸外出工作,妈妈在家照顾孩子并取一些外发手工业回家加工,在九龙佐敦道租住一个房间,生活十分清贫艰苦。后来得悉有些同乡在新界粉岭租借地方种田,于是爸妈也决定搬到那里,请乡里们帮忙建屋,在那里开展新的生活,后来爸爸一个同乡的兄弟,介绍他到英军的营地做保养维修的工作,从此爸爸有了安定的工作,妈妈在家种田,爸爸下班及我们放学后也要到田间帮手,生活虽然辛苦,一家人却是乐也融融。我们不再需要每月付房租,只需每年付很小数目租田的费用,从此也不愁吃的,养猪、鸡(会生蛋) ,种瓜菜、蕃薯、薯仔(土豆) 。爸爸在军营工作,那里的军人常常送一些饼干、面包、芝士、果酱给我们。衣服就是我们一些表亲穿旧了,或不合身的,便转送给我们,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有一套新衣服。
   
   由于我们家附近有一个很大的坟场,常常都会见到出殡的场面,一队人抬着棺木,有人在吹乐器,有人在发狂地大哭,场面十分恐怖也令人不安,所以我从小便很怕黑、怕鬼。从小就思想,人死后会到哪里去?是否化为厉鬼,到处害人!有时候,于冬天在田间工作太辛苦,我会思想:「与其劳累一生最终都要死,不如早点结束生命。」但每当我想到人死后到底往哪里去,又想到父母亲这么辛苦养育我们,如果我这样了结自己的生命,他们一定会十分难过,我便打消了结束生命这个念头。
   
   为人父母甚艰难
   
   
   
   自己婚后生了一个女儿,五年后又生了一个儿子,本来是十分开心的事,但我的儿子出世二十天,就发现有一个叫「漏管」的小疮在他排大便的出口处,要马上动手术,并且手术后不能够把伤口缝合,每次大便后须洗伤口,洗完还要塞入一条像筷子一样长的纱布条,让他伤口的肌肉从底部生长出来,还须待伤口慢慢愈合。洗了三个星期后,伤口终于愈合了。有一天帮他洗澡的时候,又发现他下腹位置肿起一小块,医生诊断为「小肠气」,必须接受手术,但由于他刚在廿日大的时候已接受了一次全身痳醉的手术,所以,要待他达三个月大时,才可进行这个手术,我当时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妈妈和奶奶都说:「孩子那么多事,带他上契给黄大仙及观音,希望这些菩萨能保佑他平平安安,快高长大。」家中也安放了一些什么「门口土地」、「地主」、「天官」等。每天早晚上香,每逢初一、十五,就更换摆在神位的茶。
   
   有一天儿子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神台的茶,又把烧完了香,剩下的竹枝放入口中,于是引发肠胃炎,我便想到:「这些菩萨没有保佑我儿的平安,反而害到他入住医院,我以后也不要拜它们了。」由于担心儿子身体的情况,我陷入了产后抑郁症,常常想到如何带大这个儿子,曾经多次想到跟儿女们一同自杀,但每当想到丈夫也是一个勤奋努力的好丈夫,爱儿女爱家庭的好爸爸,如果我们就这样死了,对他实在不公平,也太残忍了。
   
   儿子渐渐长大,他十分聪明及异常活跃,我曾怀疑他是否有「过度活跃症」,当时也没有带他去做特别的检查,每天面对这个儿子,真是又爱又恨,一方面担心他的健康,另一方面又担心他爬高爬低会受伤,我真是身心俱疲,十分后悔生了这个儿子,并时常埋怨女儿叫我生个「细佬」给她;又咒谊儿子为何要出生,生他出来他自己受肉体之苦,而我的心灵也受尽折磨,何时才能将这个儿子带大?
   
   与孩子一起学习成长
   
   终于挨到儿子上幼稚园了,我也可以有一些属于自己的时间,因为到街市买菜的时候可不用带着他,真的很轻松!在他就读的幼稚园,星期六早上有一个叫「清晨小聚」的家长聚会,小朋友在课室由老师看管,家长可以放心聚会,内容每次都不同,有讲座、看影音、烹饪示范等。在一次影音的聚会中,内容述说一位香港明星乔宏和他太太(小金子)的见证,深深感动我。乔太说:「为什么他们夫妻关系那么甜蜜,家庭生活这么和谐?因为他们家里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以圣经为他们一家的标准。如有什么事情要讨论,要做决定,各人都会认为自己的一套一定是最好的,各人都会坚持己见,这便很难作出令对方或所有人都同意的方案;这时候,父母亲就拿出圣经来,看看神怎么说,大家便依据神的指示做,这样便没有冲突了,因为谁都没有输,大家都是按照圣经,根据神的指示去做。」我觉得这个论点很好,这样做家庭便可以和谐。
   
   后来学校的宗教主任来探访我,再向我讲解圣经,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死,后来又复活了,祂赐给我们新的生命,并且将来有永恒天家的盼望。我便接受耶稣做我的救主。信耶稣后我每天读圣经及祈祷,发觉自己的心态慢慢改变,我开始不再埋怨生下了这个儿子,反而开始懂得欣赏这个充满创意的儿子,我再也没有埋怨女儿。当我读到圣经雅各书第三章提到我们的舌头充满了杀死人的毒气,我们用舌头感谢我们的天父,又用舌头咒骂按照上帝形象所造的人。我的儿女岂就不是按照神的形象造的吗?我怎能咒骂他们?我便拥抱着我的儿女,向他们道歉,从前自己不认识神,以后会按照圣经教导他们,不是按自己的意思,也不随便发脾气,我们一齐学做天父的好孩子。
   
   感谢主,虽然儿子在青春期我也经历了不少难处,他上中一/二的时候,不喜欢读沉闷的中国历史课,又跟班主任角力,埋怨班主任的英文程度差;我唯有一方面慢慢引导他,一方面努力常常为他祷告,求神赐他好的老师及好的同学。感谢神垂听我的祷告,他上中三那一年,神赐他一个懂得关心他,明白他及引导他找到人生目标的老师。从此,儿子有了人生的方向、目标,努力读书,积极做运动,学业成绩及在运动场的成绩,都取得突破性的进步,我十分十分感谢耶稣听我的祈祷,他遇到怎样的老师和同学,是我不能掌握的,我唯一可以做的是为他祈祷,求神预备合适的、好的老师和同学帮助他,陪他一起成长。
   
   我自己因为信了耶稣,透过读圣经,也学会怎样做个好妈妈,我以前只会咒骂儿子,信耶稣后我知道不应该说伤害他的话,要跟他保持良好的关系但又要他知道要尊重妈妈。转眼廿多年过去,儿子已经长大成人,在自己的专业上有所发挥,他现在是一名注册建筑师,并且成家立室,有一位「胖嘟嘟」十分可爱的女儿。
   
   我女儿自小便聪明、乖巧、勤奋、自律,所以,我未信耶稣前常常会将女儿与儿子比较,信耶稣后,我明白到神造每个人都不同,我要欣赏他们各自都有独特的优点。信耶稣前我常埋怨女儿叫我生个弟弟,令我女儿十分自责,后来我向女儿道歉,我觉得自己真是不负责任,竟然把这个责任推卸给当时只有六岁的女儿,她后来说每一次当我这样埋怨她,她的心好像被刀割开一样,当我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我的心真的痛得像碎裂了一样,我竟然这样用言语伤害了当时只有六岁的女儿。幸好我信了耶稣,不然,我可能自杀死了。如今,女儿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现在已是一位注册言语治疗师,她婚后又住在我家附近,我每天帮她照顾两个可爱的女儿,我现在真是心满意足了,父母亲虽然已经离世,但我们将来可以在天家相聚,感谢上帝赐予的恩典,赐福我们一家四代,希望我们世世代代都得到主耶稣基督的赐福!
   
   (作者为香港短宣中心第3届倩青(妇女)布道训练课程校友)
(2019/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