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北京新语丝/李启光
·公民运动曲(歌词二首)/陈天石
·清华北大,江河日下/文明底
·当我第一次看到日本投降书/真相网
·中共为什么要审查老中共辛子陵/王小华
·五四、六四(三首)/陆祀
·中国人不能违背人类的共同价值准则/王小华
·中华英雄/陆祀
·辛亥再题/陆祀
·响应秦永敏关于帮助李旺阳的呼吁/王小华
·给一个沈阳的孩子/丁朗父
·法国藉爱党华侨宋鲁郑是“人”?/王小华
·会员:萧远、闵琦、周舵、丁朗父
·会员:王华、沙砾、陆祀(张晓平)、吕洪来
·中共"马屁"学者不要以"中国人民"自居/小华、学渊
·《逆说东亚史》点评——没有人权的国家与民族毫无尊严/王小华
·清华蒋南翔模式评述/七旬老右
·重回毛泽东的轨道只会加速灭亡/七旬老右
·薄熙来,你凭啥子动我们的黄桷树/雕翎箭(墙内网文)
·喊打过瘾,真打要命/文明底
·李庄案的要害是毛左要把重庆民营企业家一网打尽/陈有西律师(公民网刊)
·斯伟江律师关于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的特别申明和结束语
·警惕“薄熙来”们争当第二个毛泽东/王小华
·为辛老争自由争公道/朱忠康
·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中共造成的/王小华(公民通讯)
·昭和维新之歌/(日) 三上卓 词曲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 章诒和(墙内网文)
·网络让愤青变得獐头鼠目/李铁(墙内网文)
·流氓帝国/bbhyang3008
·辛子陵在科技部离退休老同志座谈会上的讲话
·故宫里面的真假故事(三段)/思宁先生等
·要求中共全面彻底公开毛档案/网文
·六四新曲/朗父塞鸿秋
·为临川钱明奇事斥当朝者/诸葛亮
·极左分子就是恐怖分子和法西斯分子/中国新青年(墙内网文)
·黄万里致江泽民的三封信
·答酬宜之十八韵/黄万里
·“乌有之乡”罪犯语言一瞥/毛家大爹
·艾未未是一个有创造性的艺术家/栗宪庭、章诒和
·齐奥塞斯库为什么不得好死?/告专制者
·老毛和长工五毛的地狱对话/焕北斗(墙内网文)
·现身说法:三峡工程是怎么通过的/王小华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一、二)
·救党派辛子陵自辩书(三、四)
·在最黑的黑夜祈祷/丁朗父
·六四:中国向何处去?/王小华
·作者介绍:肖远(萧远)
·论党内分权制衡/曹思源
·中国离现代文明社会越来越遥远/王小华
·毛泽东时代中国的人际关系/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我的文革记忆:黑五类人生叙事/狂生徐文长01(墙内网文)
·法制和宪政是至高无上的/江平(北大演讲节选)
·把端午节定为“对持不同政见者宽容日”、端午小集/肖远、老牟、张杰、娄建
·万里梅花词/丁朗父
·有感重庆周先生的遭遇与海外官二代的狂妄/王小华
·湘楚人士端午雅集/肖远、丛林、启光、朗父
·袁腾飞语录摘析/朱忠康摘录
·中苏密约——斯毛合谋消灭一亿中国人/事实说话
·今日中国之现状/网友一众
·用事实说话/朱忠康 铁流
·民主靠中国人自己争取/王小华
·谁是中国最大汉奸/忠康
·北京守望者/丁朗父
·蹲守赵作海先生门前的老太太和文革时东北森林中老大爷的道德比较/王小华
·评毛促改革 批毛救中国/金为民
·“中原评毛”是投向极左派的犀利匕首/铁流
·作者介绍:叶中原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的故事(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指鹿为马故事(三)/中原评毛
·古今异议最动听/江辉、肖远
·对中国人苦难的回顾远远不够/王小华(公民通讯)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一)/中原评毛
·祸国殃民毛泽东思想 (二)/中原评毛
·翻云覆雨毛泽东/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一)/中原评毛
·毛泽东坐殿(二)/中原评毛
·毛泽东卖国录/中原评毛
·反右狂毛泽东(一)/中原评毛
·狂左毛泽东(二)/中原评毛
·呼吁最高人民法院:枪下留命/朱忠康
·辽宁高院完全采信伪证的死刑判决/文明底
·狂左毛泽东(三)/中原评毛
·燕山壮士歌/丁朗父
·《刘志丹》这类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刘志丹》文字狱还会发生/(公民通讯)
·毛泽东是伟人还是罪人/中原评毛
·兴安谣/丁朗父
·回毛左五毛党邓吉趋/朱忠康
·西拉木伦河
·中国地主们:刘文彩一例/王瑜
·秀水河子故事/丁朗父
·温家宝说未来中国将充分实现民主法治和公平正义
·公务员亡国论/卫敏(公民通讯)
·官方喉舌同时报道温家宝伦敦政改喊话/塞鸿秋
·上海警察与乌有之乡骨干的冲突/疯疯癫癫僧(猫文)
·民主中国颂/丁朗父
·在中国应该秉持中国人的礼节/(法国)王小华
·中共不倒的原因:愚昧的百姓加特务统治/朱忠康
·新红歌、傻子梦/陆祀
·我在秀水河子公社的生活/丁朗父(二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石根作品之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胡石根访谈:福音化和民主化上/钟道
   
   
   


    在基督信仰越来越成为中国社会的热门话题,上帝之手的作为在中国越来越显明的今天,就基督信仰和中国社会的相关话题,笔者于2012年4月1日采访了胡石根先生。
   
    胡石根(1955年11月),江西人,中国持不同政见者。1979年入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1986年北大中文系研究生毕业后,曾任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的讲师。
   
    1991年,胡石根与王国齐等人秘密组建了地下反对党组织“中国自由民主党”,还与康玉春、刘京生等人组建了 “中华进步同盟”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等组织。
   
    1992年,胡石根打算在当年的6月间到北京、上海、武汉等地派发传单以抗议六四事件的镇压和纪念六四死难者。结果在1992年5月27日因被人举报计划在天安门广场用航模飞机撒传单而被捕。
   
    1994 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胡石根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服刑期间,曾经 传出胡石根狱中病危的消息。于2005年和2008年两次获得减刑,最终在2008年8月26日,服刑16年3个月后获得释放。
   
    出狱后,胡石根参与了恢复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的活动,并在2010年8月受洗。胡石根还参加了访民维权律师团,因而受到多次传讯和经常性软禁。至今,胡石根还处在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其公民权利也相应地受到限制。
   
    以下是根据现场访谈所作的录音稿,记录了胡石根先生的个人见证,以及从基督信仰来反思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法律方面的问题,和对目前中国家庭教会的认识。
   
    对于政教关系,特别是对于北京守望教会建堂受到的打压,以及18大前如何从中国政局来看上帝之手的作为?如何从1989年之后中国20多年的变化来看待上帝的作为?胡石根先生都有其独到的看法。
   
    特别是,在自有永有的上帝面前,个人、民族、国家的作为处于什么地位上?对此胡石根先生也有一些特别的见解。
   
    钟道:今 天是2012年的4月1日,是基督教的主日。按照基督教的传统信仰,这一周是受难周。受难周的开始,是耶稣骑着驴驹进入耶路撒冷,沿途有群众拿着砍下的棕 树枝,欢迎耶稣进入耶路撒冷,他们把衣服铺在路上,喊着:“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那将要来我祖大卫之国是应当称颂的!高高在上,和散那!”这 是耶稣被钉十字架受死埋葬复活前,在世的最后一周周五耶稣被钉十字架,受死埋葬,三天后(周日)从死中复活。今年的4月8日是复活节主日。我们的访谈从我 们的信仰开始。
   
    您是2010年什么时候受洗归入主耶稣基督门下的?
   
    胡石根:我是2010年的8月6号,在北京的青龙湖受洗的。
   
    一、信主耶稣基督的三个片段
   
    钟道:从2010年的8月到现在,您受洗成为基督徒有1年半多的时间,在这1年半多的时间里您有什么感受?您怎么会接触到基督教?你是如何受感动要受洗见证成为基督徒的呢?请您谈谈个人经历。
   
    胡石根:我 看过主耶稣受难复活的电影。当初主耶稣进城受到了万众欢迎的热烈场面,至今给我印象非常深刻。很多人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铺在主耶稣要经过的道路上,就像 当今铺上红地毯一样,用自己的衣裳给主铺在路上,大家都在呼喊着“和散那!和散那!”,那样的高声赞美,真的是发自肺腑,看着真是激动人心。
   
    在纪念主耶稣受难复活这样的日子里,来谈一些个人的经历,确实是有一言难尽的感觉。我想从我生命中三个简短的片段,来见证一下:
   
    一 个是在我坐牢快要结束的时候,我调到一个新的分监区,大概是在2005年的时候,那是在我出狱的前三年。因为监狱是分级分类来关押管理的,不同的犯人关押 在不同的监区实行分级管理。因为我快要出去了,快要出去的人调到一个分监区。很奇妙的是,我在里面碰到一个犯人团契,在监舍里悄悄地学圣经。这样的一个犯 人团契,对我生命很重要的意义是什么呢?它对我出狱以后,很快的进入到圣爱团契,具有很重要的铺垫和引导的意义。我现在所在的圣爱团契是1989年10 月,在袁相忱老牧师亲自指导下建立的,也可以说是由白塔寺家庭教会开拓延展出来的很早的一个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里主要有三种人:一种是像我这样为民运坐牢 的,一种是为维权坐牢的,还有一种是为主坐牢的。我们大概在2009年11月的时候,也就是在守望教会第一次因为逼迫而户外大雪中敬拜的时候,我们恢复了 这个团契。圣爱团契因为主要成员出国或
   者坐牢,曾经两度中断过。
    这是一次经历,就是我在出狱前碰到了犯人团契。然后就是在我受洗和受洗之后的两个片段。
    我 受洗是在2010年的8月6号。在前几天,袁师母去世了,归天家了,但是她和袁相忱的二儿子袁福声牧师,依然按照预定的计划,来给我们施洗。那一天是一个 风和日丽的日子,有很多人跟我一起受洗,像这个艺术家严正学先生,维权律师倪玉兰的丈夫董玉勤先生,还有七九民主墙的老前辈王志新先生等。整个过程中,参 与这个见证的有赵常青弟兄和徐永海弟兄。非常感恩的是,几乎就在受洗的同时,我就得到了国际人权观察的一个大奖,获得那个奖项的还有滕彪、吕耿松几个人。 当时我生活正困难,那个奖金对我有很大的帮助。我觉得受洗的同时获得这样的一个奖项,这是神给我的一个鼓励、一个礼物。
   
    第 三个片段是受洗后,就是在同年(2010年)的10月4号,我去山东济南,给山东大学的孙文广教授祝寿,他那一年是77岁生日。当时在济南的朋友,也包括 济南的国宝,都非常紧张。他们得知北京去了很多人,又约了这个“老反革命”去了,他们就特别紧张。济南的朋友也都替我们担心,捏着一把汗。但是整个过程真 的是有惊无险。我们从北京开着车到济南的路上,我们的小车跑得轮子都掉了,经过一个收费处的时候,还是别人提醒,说“你这车轮子都掉了,你还跑呢!”赶紧 就到一个服务区,把轮子卸下来换了,接着再跑,一直跑到晚上才跑到济南。到我离开的那一天,孙老先生在旅馆的门口和我合影留念,突然看见身后的那辆车,车 里就挂着一个十字架,旁边的车贴写着“以马内利”,我激动地就说:“看!主一直与我们在一起,一直与我们同行!”随后我们就告别,过马路,打出租车,我和 赵常青上车,跟这个司机一交谈,发现他就是一个家庭教会的基督徒,谈到后来他都不收我们的车钱,一直把我们送到济南车站。我这时清楚地感觉到,主在最后的 时候显现出来,表明祂一路都在看护着我们!所以我们尽管好像经历了一些惊险、曲折,但总的来说,这一路
    是还是挺顺利的。
    我说了这三个片段,其实就是主在我生命的不同时期,祂用不同的方式显现,或者给我引导,或者给我奖励,或者给我保护,所以我真的要感谢主!
   
    二、监狱生活的深刻感受
   
    钟道:您 在监狱里面,坐了16年的牢,从1992年进去,到2008年出来,在这样漫长的过程中,监狱生活对人的摧残,是一般常人所难以忍受的。当时判的是20 年,坐了16年,在这么一个艰难的过程中,现在回想起来,可以感受到上帝的手一直在引导着您,我们为此也感谢上帝。但是一般人和普通人对监狱生活都很陌 生,我还是想请您谈谈对监狱生活最深刻的感受,特别是心灵上的切实的感受。
   
    胡石根:在不同国家、不同历史时期都会有监狱。但监狱是社会的缩影,有什么样的社会就有什么样的监狱。我在监狱16年,最深刻的就是感受到当年鲁迅所说过的一句话:中国的监狱恐怕是世界上最难坐的。当然,也许是最有意思的。
   
    现 在我回过头来看,监狱里度过的16年零3个月,对我的人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磨练作用。因为在坐牢前,我很是有些浪漫想法的,觉得没有坐过牢的人不是完人, 既然要成为一个完人嘛,应该坐牢去试试。但是,一旦坐牢了,尤其是开初的时候,那真的是非常痛苦!从过去能跟家人在一起吃饭聊天,变成与亲人、与朋友、与 这个世界完全隔绝;从过去能在大街上自由行走,变成想看一眼大街都看不到,都成为一种奢望。这个时候,人就非常、非常地痛苦。
   
    过去我还有一些天真的想法:共产党定的法律,他们自己总是应该遵守的吧;共产党的监狱,总还是要讲点人性的吧。但是一坐牢之后,我立马发现,这些个想法都太天真了。
   
    我们很多搞民主维权的朋友,可能都对专制的邪恶,缺乏足够的估计。只有亲身体验到,才会发现:要跟专制周旋,必须要比它更清醒,而且要比它更灵活更坚定。
   
    所以我说监狱也是一个磨刀石,如果你是人渣,那一磨就磨掉了;如果你是一块好钢,你就能磨砺出一把无比锋利的钢刀。我希望我是一块好钢,愿意让自己成为合乎主心意的一个工具。
   
    这是我的一点感受。至于要谈一些具体的监狱生活的话,咱们要专门找个时间再谈了。
(2019/1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