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文学
北京周末诗会
[主页]->[诗歌]->[北京周末诗会]->[李是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北京周末诗会
·怀念柏林墙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怀念柏林墙时代的宋鲁郑/姜草子(墙内文)
·讨伐中国农业部!签名支持!/王小华
·讨伐祸国殃民的吃拿国农业部!/ 王瑜
·与转基因浩劫生死一战/孙锡良
·农业部马屁高手白金明力推转基因/中华网
·为什么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久闻新
·中国人税负最高福利最低
·盲流记(全篇)/丁朗父
·列宁毛泽东是马克思学说的"鸡屎"/侯工
·献给即将到来的九一八/老白果
·哀卡扎菲/陆祀
·中国政治犯礼赞/陆祀
·当今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帖子
·反革命县海晏移民血泪/铁穆耳
·看共产党不会主动实行民主/张三一言(民主论坛)
·转基因与北京特供
·关于中国人的基因/小华闲聊
·2011绝妙好词/王金波
·反转基因和毛左反美是两码事/小华(讨论)
·瞬息万变的执政能力/学渊
·中秋怀狱中诸义士/陆祀
·不尽狗官滚滚来/里建
·致为卡扎菲穿孝服的专制奴才/沙发网文
·刁民是政府的好学生评论/学渊
·歌女与文人/萧远
·致中国青年(二首)/陆祀
·中国不民主化必然崩溃/约翰·奎金
·愤青是中国教育的耻辱/惜辉
·座谈会记录/网文
·风雨之秋二首/丁朗父
·猫打洞关于建立重庆左国的建议/网文周末
·农业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陈一文
·共军鹰派言论/农垦网文
·寒秋二首/丁朗父
·被冤杀的队伍望不到边/zzjj199
·向江天勇致敬/陆祀
·反转基因左右辨/小华等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美国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流沙河(旧闻新抄)
·一个东北农民的人民公社记忆/丁朗父
·辛亥百年纪念经典诗歌/同敬
·共产党凭什么用武力推翻国民政府?/里建
·特务治国方式(二首)/陆祀
·草民影音坊作品二首
·现代经典诗歌集萃
·公民同城九一八团结宣言/转载
·致友人/陆祀
·咏洛阳囚禁案/西门退役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总理作伴好狂欢/法国观察站(墙内网文)
·把纳税人的钱篡改成共党的钱是愚弄中国人的骗术/夜问天
·1949年后中国失去了人性底线/任雯颐
·国有企业用人极为腐败员工极度不满/啄木鸟
·改革与选举/陆祀
·万里梅花诗/丁朗父
·网传李锐谈话/夜问天
·浙大郑强被疯狂鼓掌之言论
·推荐同胞周小川去拯救欧洲经济/克鲁索
·中共什么时候忏悔/阳开亮
·维稳思维必然导致经济发展成果毁灭/丁朗父
·权力私有与森林法则/张三一言
·十一/陆祀
·维稳思维将摧毁经济发展成果/丁朗父
·我为祖国的无耻感到羞耻/泣血大学生
·政改慢,腐败快/思源、吴先生
·从亡国奴到“和谐酷刑”/朱忠康
·热门喷嚏/dapenti
·今日中国更需要三民主义/羽佳转
·欢迎给《1959-1961大灾荒亲身经历与见闻录》投稿/孙溥泉
·我怎样熬过大饥荒年月/刘岳山
·离婚了,做个朋友有何妨?/小华闲聊
·国企必须公开资源占有并向人民分红/丁朗父
·中美社会矛盾和危机的比较/张洞生
·如此对待盲人和儿童的国家是最野蛮国家/王小华
·在世代铭记的伟大节日我们歌唱/陆祀、智英、格林、朗父、周舵、砂砾、天石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一个美国人对于转基因的说法(附鉴别法)
·百年三民主义仍有不灭的光芒/yujia
·京华世象图/丁朗父
·向后转齐步跑-经济快谈二则/丁朗父
·为当前的“批孙”浪潮泼一盆水/王小华(旧文新解)
·中共18大面临大危机及可选择出路/张洞生(公民通讯)
·大陆人三评毛泽东//羽王塑、老许大叔
·"中国特色"世袭制18大成形?/张洞生
·题画三首/丁朗父
·孙中山从国外跑回中国救国一条就足为中国人楷模/王小华
·丑类的表演(二首)/陆祀
·税收这把刀会杀谁?/丁朗父
·寂静冬夜/丁朗父
·追思刘迪有感(又一首)/孟元新
·同为我族哭刘迪/江辉、任畹町、萧远、余习广、毕谊民、杨文
·刘迪与六四/赵常青、黎京、YangLin、QianShao
·“宪法规定共党领导人民”就是一党专制/夜问天
·苏俄炮制中共黑史/夜问天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朱忠康供稿)
·中国人是怎样炼成的/魏书生
·围观省委书记出游/众网友
·卡扎菲被枪杀内幕消息(三则)/问语、封不住滴、wy争鸣
·中国套话大全/人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是作品/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后海墙街——记忆中的门牌号
   公交车上的思绪
   冬天的星期一


   
   记忆中的门牌号
   
    骑车,寻找留在记忆中的门牌号、、、、、、.
    从西长安街右转,
    穿过一个大门洞
    找到这条街最后一个号码,一百二十七号,
    搪瓷的,凹进去。
   
    一扇对开的老式门
    可以看到院子已经拆了
    两片门板上写着阿拉伯码127号
    再也见不到那门牌了。
   
    一条街,都是灰砖墙,
    城市没有普通的居民,
    只有达官贵人的院落,
    这条街,就叫墙街
    ——抢劫,强奸民众的街?
   
    后海的薄冰,清冷的,折射天光,
    垂柳一丝一丝的晃动在微风中。
   )
   
   公交车上的思绪
   
   
    其一
   公交车上,
    靠窗坐着。
    晒着时有时无的太阳,
    看着街景的变换。
    大北窑落伍的不屎楼,
    建国门被汽车尾气环绕的古观象台,
    潮阳门石油大鳄的巨大建筑,
    中国美术馆俯视还在拆迁的周边,
    景山——紫禁城——北海,邓小平的院子
    与六十年前梁思成设计的大屋顶,
    鼓楼钟楼,汪精卫扔炸弹的后门桥,
    终于全部封冻的前海后海不再
    荡漾波浪不知冬泳人在否?
    宣统家老宅百多年了,依旧依旧。
   
    其二
   
    寒流来了。
    上单位,坐公交六零九,
    脑残的家伙们最近刚把
    八字头的公交全都改成了六字头。
    车上,人很少,
    路上车也较平日车少很多
    但不顺畅的地方依旧。
    太阳老爷儿,
    无力地俯视着大地。
    平日里熙熙攘攘的神武门都可罗雀了。
   
   
   
   冬天的星期一
   
    周一了,
    天阴的,
    就像真正的冬天
    阴霾凝聚着。
   大风过了,
    晴朗的天空不见了,
    风也暂时歇脚了、、、、、、
   
    沉重仿佛变作进入内心深处的铅锤,
    缀在你的心尖,
    难以化解、、、、、、
   
    想象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2019/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