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中国的屈服
·要些合乎标准的移民
·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爆炸
·帝国与合众国
·现在的中国人真是忘本了
·国家主权的罪恶
·经济日报社批判习近平对美软弱
·移民潮正在改造全球文明
·美国国旗与穆斯林头巾
·谴责特朗普破坏司法独立的黑色幽默
·给特朗普挖一个陷阱吧
·“一中”与“文革”哪个更危险
·查士丁尼大帝早有先例
·中国凭什么和美国叫板
·是革命还是内斗
·历史观与世界观
·太平洋足以淹没中美两国
·川普应该做一个奥巴马式的骗子吗
·川普世界观是对全球的威胁吗
·用巫术和亡灵来对付川普
·美国媒体都是垃圾
·革命还是反革命
·一个全球性的危害
·金钱与思想之间的搏击
·川普的孤独与不孤独
·司法内战已经开始
·美国法官担心自己成为“人民公敌”
·答复邱国权或巴山老狼
·移民运动与废奴运动
·网络干预大选是一种文化战
·独狼行动是文化战的延续
·基督徒还是小人儒
·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食品成熟——文明腐败
·不被囚禁就没有完整的人生
·超流的人生把错误变成创意
·莫斯科机场好像罗生门
·勿忘初心
·上帝的信息
·说到了等于做到了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变逆向殖民,为全球整合!
·向两河文明前进
·真言
·“矛盾”只是思想的死角
·苟富贵 勿相见
·苟富贵——勿相见!
·真言
·佛教与虚无主义
·投降吧年轻人
·意大利人都是公猪?
·中国开始“进出日本”
·全世界犹太人联合起来
·华尔街精英人渣的犹太骗局阴魂不散
·我与唐崇荣的对话
·美国新闻自由的限度
·纽约时报又在播报假新闻了
·土地改革是犹太人的拿手把戏
·长城、大运河、雄安新区
·共产党中国的“疯了”
·川普向纽约的复仇战争
·美国已被共产党军事管制
·瑞典女王是个虐待狂
·郭文贵同志会自杀还是被自杀
·中国人与中国国籍的人
·为什么男尊女卑
·旅行就是任人宰割
·没有语言统一,欧盟如何不散
·雷朋批判“川普的主要敗筆”
·谁是美国的寄生虫
·用穆斯林的方法解决伊斯兰教问题
·人类进步的动力
·人类进步的动力
·姓名学与极端主义
·命运的厉害
·胡人与洋鬼子
·川普是不是缩头乌龟
·川普老了!尚能饭否?
·砍下铁木真猪头成吉思狗头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谢选骏: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教师被埋操场十六年背后:县城“狠人”杜少平》(新京报 2019-10-19)报道:
   
   多位同杜少平打过交道的生意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自己因为工程款纠纷遭到过杜少平的威胁恐吓,诸如“用不了50万我就把你人头买掉”、“艾滋病毒我随时搞得到”。

   
   10月19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湖南新晃“操场埋尸案”代理律师处证实,此前轰动全国的新晃一中“操场埋尸案”目前已侦结,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律师称,杜少平涉黑团伙涉及的罪名很多,但是“操场埋尸案”的参与者主要是杜少平和罗光忠。一份怀化市人民检察院向受害人家属出具的“听取意见告知书”显示,该院“已收到新晃侗族自治县公安局移送审查起诉的杜少平、罗光忠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的案件材料。”
   
   2019年6月18日,怀化市新晃县唯一一所公办高中新晃一中的操场跑道被挖开,第二天下午六时许,一具人体遗骸显露出来。五天后,湖南省公安厅发布信息:经怀化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DNA鉴定,确认新晃一中操场挖出的尸骸为2003年失踪人员,原新晃一中教师邓世平。
   
   据新晃警方通报,此命案线索系警方在扫黑除恶专项行动中发现。在案件侦查过程中,杜少平交代其于2003年1月将邓某杀害,埋尸于新晃某中学操场内。新晃警方6月23日发布通报称,杜少平等人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涉嫌故意伤害、非法拘禁、聚众斗殴等犯罪行为,目前,当地公安正在对案件进一步侦办中,并对杜少平及犯罪团伙背后的“关系网”和“保护伞”进行深挖。
   
   十六年来,当年在新晃一中参与过“寻找邓世平”的老教师们大部分已经退休,当年轰动一时的失踪案也渐渐被人遗忘。但杜少平及其团伙在新晃县盘踞多年,与当地各种势力盘根错节,产业、手腕、恩怨在当地广为人知。
   
   杜少平团伙被起诉后,邓世平家属代理律师周兆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我们一直在耐心等待,因为我们始终相信,正义虽然会迟到,但是绝对不会缺席”。
   
   “两个挖掘机给他埋掉了”——2002年,湘西小城新晃要迎接两件大事。
   
   一是县城的最高学府新晃一中正在向高级中学过渡,为了符合标准,需要新建400米标准田径跑道;二是县里开始筹办50周年县庆,一中场地宽敞,又是县里唯一一所公办高中,在那里安装舞台搞县庆活动最合适不过。因此,县里决定,将新晃一中的后山夷平,新建一个400米的田径场地。
   
   这项工程被时任校长黄炳松的外甥杜少平拿下。在此之前,杜少平做过车工、技工、售货员,下岗后开过五金店,拥有一家KTV,从未承接过任何工程。工程监工是邓世平,原本是新晃教学仪器厂的一名员工,因为仪器厂倒闭,在工程开始前不久刚被调来仪器厂所属单位新晃一中工作。邓世平很早之前在贵州搞过工程,有经验,对工作也比较负责,黄炳松就让他负责这项工程的监工。
   
   修建这个操场是项大工程。修建前,要先用炸药把山坡炸平,再用炸下来的土块把山下的两个鱼塘和烂泥田填平。除了修建操场,还要修通往操场的路,以及道路两侧的堡坎。堡坎俗称护坡,用水泥砂浆等砌在两侧山坡上,防止坡上的石头掉下来。
   
   一位退休教师回忆,修建过程中出现了问题。头一天刚砌好的堡坎,第二天晚上下大雨就全部塌了。邓世平作为监工,对此十分不满,这位退休教师听说,邓世平曾告诉杜少平,等工程完毕后,他会去有关部门举报豆腐渣工程。
   
   新京报记者6月下旬在新晃走访时了解到,堡坎的工程质量不好,直到现在,两侧山坡上还不时有石块掉下来,路旁已经设置了“堡坎松动,危险请绕道通行”的指示牌。工程不止偷工减料,据邓世平家属透露,他们了解到,原先新晃一中招标后的承包合同为80万,合同签订后,工程还没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万元。
   
   当年,教育局真的收到了一封关于操场工程质量问题的举报信,一位当年的在校老师张航告诉新京报记者,“听说教育局反映给学校,让学校来处理这个事情。很多人猜测举报信是邓世平写的。”
   
   多年之后,邓世平女儿邓冷多方打听后证实,信是“一个经常跟我父亲在一起的耿直的老师写的”。举报信事件发生没多久,2003年1月22日,邓世平失踪了。家属找到学校后,黄炳松曾组织教职员工去搜山,张航告诉新京报记者,“我们处室有40多个人,两三个人一组,把水池、河边、山上的茅草堆和防空洞都找了,甚至把农民冬天放红薯的地窖都找了,找了一两天没找到,后来就停止了。”
   
   邓世平的家人去学校找领导、贴寻人启事、去电视台打广告、去新晃县公安局报案,最终无果后,也搬离了县城。邓世平家人多方打听得知,杜少平是最后一个与邓世平在一起的人。就在邓世平失踪当晚,两个月没动工的挖掘机雨夜作业。
   
   2004年初,曾跟过杜少平几年的马仔“南哥”刚从监狱出来,他告诉新京报记者,杜少平为他接风时喝大了,嚷嚷着“有个老师讨厌,两个挖掘机给他埋掉了。”
   
   车工下岗
   
   在新晃,杜少平及其团伙赫赫有名。据当地警方6月29日通报,这是一个“长期盘踞在新晃县境内的涉恶犯罪团伙”,抓获的犯罪嫌疑人包括杜少平(绰号“少爷”)、姚才林(绰号“草上飞”)、宋峙霖(绰号“毛猪”)等人。杜少平的“黑社会”生涯,直到中年以后才开始。
   
   杜少平一位“79届”学弟对新京报记者回忆,杜少平“高中时很普通,也看不出有什么问题”,但“他们家族在新晃是混得比较好的”。
   
   杜少平的母亲是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的一名普通员工,不过“在计划经济的年代,一辆自行车都要凭票购买、领导签字,能在百货公司工作也很俏”。
   
   杜少平的父亲是新晃县彩色印刷厂的办公室主任,一位与其相熟的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当年的厂长是一个南下干部,“没啥文化,权力都掌握在他父亲的手里。”因此,在别人看来,杜少平是一个“家境优越”的人。
   
   1978年,杜少平从新晃一中毕业,分配到湖南省化油器厂,成为了一名普通一线车工。一位化油器厂老员工回忆,当时杜少平工作积极上进,跟同事们关系也不错。上世纪80年代初,单位要培训技术人才,杜少平还被单位派出去读书,回来后成为了一名“搞图纸的”技术工人。直到90年代因为单位效益不好被调走,他的工作能力和态度始终被同事和领导认可。
   
   杜少平调到了母亲所在的新晃县工业品贸易中心做营业员,在这里,杜少平依旧过着“朝八晚六”的规律生活,直到1999年减员增效,杜少平“下岗”了。一位杜少平的旧识告诉新京报记者,下岗后的杜少平开了一家五金店,恰逢附近修铁路,“一个铁路采购员刚好找到他,采购员说铁路上要什么零件,他就去进这个零件卖给铁路上。”五金店生意让杜少平赚来了第一桶金。此后,他的生意越做越大,1999年,杜少平开了一间名为“夜郎谷”的KTV。
   
   “夜郎”之名源于历史典故中的夜郎国,相传是中国在西南地区由少数民族先民建立的第一个国家,夜郎王的一句“汉孰与我大”,让“夜郎自大”成为了狂妄自大、目空一切的典故。这个名字对新晃来说有着不一样的意味。就在邓世平失踪的2003年,贵州、湖南多地还曾为争夺夜郎古国都邑所属地打了一场口水战,其中湖南数新晃声势最为浩大。
   
   在新晃开KTV的不少,但占下夜郎这个名字的只有杜少平一个。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杜少平的微信就叫“少爷”,而他的微信签名为“欢迎来夜郎谷KTV”。
   
   女下属“跳槽”后被泼硫酸
   
   “晃哥”从KTV时期开始跟着杜少平做事,他眼中的杜少平是个“笑面虎”,“你跟他没利益关系的话,他老远就笑着跟你打招呼。”而一旦牵涉到利益,即使是朋友,杜少平也会立即反目,其中流传最广的一件事就是“泼硫酸事件”。
   
   2004年10月左右,湘妹子曹云从怀化市来到新晃县,在杜少平开的夜郎谷KTV做大堂经理。因为性格大气、仗义,擅长维护客户关系,仅半年左右,曹云就在当地有了一点名声,新晃县另一家夜总会的老板高薪来挖她。曹云犹豫着找到杜少平商量此事,没想到,杜少平不仅没有不快,反而嘻嘻一笑,“没关系,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能理解能理解。”
   
   曹云说,她当时觉得杜老板是个“很有素质”的人,没多想就跳槽了。她离职后,很多夜郎谷的“小姐”和客户都跟着一起跳了槽。很快,曹云就出事了。6月26日,曹云向新京报记者回忆,2005年4月17日深夜,她刚下班回家,“走到人行道黑暗的地方,我感觉后面有人走路很快,有裤子急促摩擦的声音。”曹云说,当时路边绝大多数商户都关门了,她没敢回头看,马上从人行道走到马路边上有亮光的地方。两个黑影疾步走来,每人持一个罐子朝她的脸泼了过来。她躲避不及,瞬间,左半边脸连带耳朵火辣辣地疼,她尖叫着在马路中间哭了起来。
   
   2006年3月,曹云接到新晃公安局的电话,称“凶手抓到了”,是她在夜郎谷KTV的同事宋峙霖。二人共事时,宋在夜郎谷负责管理“小姐”。曹云从警方处得知,宋称曹云离职把夜郎谷的生意搞差了,他就从贵州请来两个人,想报复曹云。在当地警方今年6月的通报中,绰号“毛猪”的宋峙霖属杜少平团伙成员之一。一直以来,曹云都认为是宋峙霖帮杜少平“顶了包”。她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与宋的关系一直不错,她刚离开夜郎谷的时候,还喊过他聚餐,相谈甚欢。但她没敢去找杜少平对峙,而是离开新晃回了怀化,“那是我的伤心地,一分钟都不想待下去。”
   
   此后的几年间,原本爱美的曹云变得胆小自卑,被硫酸泼过的地方疼痒难耐,“像虫子在那里咬”。害怕别人看到皮肤上留下的伤疤,湖南夏天最热的时候,曹云依然披着头发,因皮肤丧失温度调节能力,她需要长期开着空调,又引起头痛、失眠等症状。四五年前,曹云到怀化的灯具城买东西,偶遇了杜少平和他的一个马仔。曹云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觉得脊背发凉,“他看着我还笑呢。”
   
   放高利贷、暴力催债
   
   后来,杜少平的生意越做越大、涉足产业越来越多。新京报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杜少平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共两家,分别是新晃县夜郎谷休闲中心和新晃县刘姐粉馆,同时,他还是“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的股东。
   
   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前股东张玉和对新京报记者说,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是杜少平以催贷为由从他手里“抢”来的。张玉和说,自己原本是新晃夜郎汽车客运有限公司的大股东,2013年一季度末,为了续签公司经营权,他四处筹集资金。经朋友介绍,他向杜少平借了八万块钱,承诺半年后还钱。张玉和说,当时杜少平没有提利息的事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