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谢选骏文集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加拿大成为全球政府的典范
·大国担当还是苦中作乐
·呼吸机上的现代文明
·肺炎疫情将加速全球统一进程
·美国错失整合全球一大良机!
·“美利坚合众囚”都带上“识别码”
·美国到底像是分裂的希腊还是更像是统一的罗马
·全球政府才能控制全球疫情
·全球政府才能保障全球生产链
·英国人民不需要呼吸
·白邦瑞沦为骗子的狗官
·全球政府可以超越“马尔萨斯陷阱”
·全球化不是一个选择题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原罪观念的生物学基础
·中国疫情整合全球
·现代罪己诏
·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主权国家政府就是地球村林的大小村霸
·消灭犹太人才能保护全人类
·是杂胡还是华人
·你的喜爱让纽约沉沦
·《人类简史》的作者似懂非懂我的《全球政府》了
·基督教中国的黄金时代
·主权国家的办事人员都是趁疫打劫的盗匪
·主权国家的专业就是甩锅
·白宫沦为医药公司的掮客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美利坚合众国开始了静悄悄的解体
·没有1984的封闭社会就是不行
·政府“发钱”与黑社会“裸贷”
·美国的惨况源于联邦制度的叠床架屋
·为什么共产党影响能在全球扩散
·居家隔离是小国时代的极致
·联邦制度害死了纽约,古墓州长是帮凶
·联邦制度已经失去对于军队的控制了
·冠状病毒成为主权国家的判官
·武汉病毒是阿拉伯人的上帝
·何不戴上皮鞋防疫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全球瘟疫凸显了主权国家体系的荒谬
·人类清除计划比国定杀戮日更为贴切
·中央政府优于联邦政府
·美国宪政体系无法胜任全球政府的基本职能
·共产国际控制了美国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主权国家是原罪的突出代表
·魔鬼总是把圣子耶稣和老子、释迦牟尼、穆罕默德等人相提并论
·保护亚裔就是抵制共产国际
·非洲的网红智商不低
·联邦结构适于开发进取不适于整合守成
·美国联邦制与贪婪的律师
·狼图腾无法整合世界
·新冠病是人工合成的“老毛病”
·两边游走的人传播瘟疫
·全球化的弱点就是没有全球政府
·中国的“基督教”为何不堪一击
·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新冷战就是新文化战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是细菌战产物
·川普风暴的末日来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谢选骏: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闷烧中的北极:人类要如何面对环境浩劫》(BBC 2019年10月17日)报道:
   
   北极就在我们眼前发生着变化:冰盖正在融化,林木线向北移动,饥饿的北极熊在城市里游荡。由于气候变化,该地区变暖的速度是其它地区的两倍。这主要是由于阳光反射率的变化——反射阳光的冰雪减少,取而代之的是吸收光照热量的海面和土壤。这就形成了一种正向循环机制,即热量螺旋上升,造成更多热量累积。这个现象十分危险。

   
   现在,北极不仅冰雪渐融,它还出现了野火。
   
   西伯利亚大规模的森林火灾持续了三个多月,产生的烟尘云霾面积相当于整个欧盟。400多万公顷针叶林被大火吞噬,俄罗斯军队前往救灾。整个地区的人们都被浓烟呛得透不过气来,浓烟蔓延到了阿拉斯加乃至其它地方。就连格陵兰、阿拉斯加和加拿大的北方森林也发生了大火。
   
   尽管北极圈内熊熊大火的图片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震惊,但美国蒙大拿大学(University of Montana)火灾生态学家伊格拉(Philip Higuera)认为,这并不令人意外。“我并不感到意外——这些都是我们几十年来一直预测会发生的事情,”他说。
   
   2016年,伊格拉团队便基于复杂的计算机模型预测到2100年北方森林和北极苔原的火灾将增加四倍。他说,一个关键的临界点是30年来7月份的平均气温为13.4摄氏度。在1971年到2000年之间,阿拉斯加的大部分冻土带已经接近这一临界值,因此对气候变暖尤其敏感。伊格拉说,随着未来几十年气候继续变暖,接近或超过这个临界点的地区数量可能会增加。伊格拉说;“在北极圈地区,我们得到的重要信息是,在你开始看到苔原燃烧的时候,会有不同的阈值,就像一个二元开关。这种阈值关系是北极对气温如此敏感的部分原因:在数年内该地区保持在这个阈值以下,在我们的火灾警戒线之下;然后,随着温度的变化,它突然开始燃烧。”
   
   尽管火灾是整个生态系统的自然组成现象,包括在遥远的北方——它们促进生物多样性和营养循环,但北极发生如此大规模的火灾是前所未有的,也是极不寻常的。伊格拉说:“这表明我们人类正在干扰这个系统。改变全球气候对生态系统是非常大的冲击。”
   
   火灾爆发的部分原因是累积的热量使土壤干燥,并使永久冻土融化。但也有更令人惊讶的原因,比如气候变暖导致更多的雷击,引发更多的森林火灾。
   
   缓慢燃烧——“在阿拉斯加今夏炎热和烟雾缭绕的环境中做实地考察,你可以感受到不同地方受火灾的影响。”娜塔莉(Sue Natali)说。娜塔莉是伍兹霍尔研究中心(Woods Hole Research Center)的副研究员。这家机构位于马萨诸塞州,专门研究气候变化和解决方案。“你还可以看到多年前发生的火灾所造成的长期影响。由于之前的火灾导致冻土融化,我们正在行走的地面发生了坍塌。”
   
   如果说烧焦的永久冻土还不算什么,今年夏天她看到了更令人震惊的事情。“我在一个被烧毁的湿地工作,”娜塔莉说。
   
   大火正影响整个北部的生态系统。空气被污染,地方性的干旱;而生态系统的一个反应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植被和树木的新组合正在生长。例如,去年的一份报告发现,北极地区气候变暖,以及随之而来的植被变化,已经导致北美驯鹿的数量锐减了一半,原因是无法找到正常的食物来源——苔藓地衣。
   
   北极大火对全球气候也有巨大影响。北方森林和北极苔原占全球陆地表面的33%,并保有全球土壤碳含量的50%左右,比地球所有植被中储存的碳还要多,其大小与大气中的碳含量相当。因为北方气候非常寒冷,微生物的生长和分解速度比热带要慢得多,所以碳被储存在永久冻土层中,而不是通过植被生长返回到营养循环中。
   
   换句话说,如果森林被烧毁,冻土带融化,我们大气中碳的含量就会急剧增加,即使是全球最齐心协力的减少碳排放的努力也会无济于事。
   
   加拿大安大略省圭尔夫大学(University of Guelph)的生物学家图雷斯基(Merritt Turetsky)解释说:“北方相当于全球的一个巨大冰箱,储存着来自大气的碳。”她专门研究永久冻土层是如何融化的。正如她所描述的,固态土地变成一坨“大汤团”。多年来,北方地区一直在发生房屋倾斜和道路坍塌。
   
   现在,我们看到曾经坚实的土地正在燃烧。泥炭地的火灾的特点主要是无焰闷烧,这种燃烧在地表的落叶淤积层蔓延开来,速度缓慢,大约每周半米,而不是像森林火灾每小时10公里的速度。
   
   “不是窜上树的那种火焰,”图雷斯基说。“这些是缓慢移动的无焰之火,它们穿过苔藓、树叶淤泥和其他所有沉积在森林浅层地表的东西。”
   
   这些火不仅比雷击更容易被引燃,而且在寒冷和潮湿的环境中能持续更长时间,这主要是因为泥炭中含有大量的可燃气体甲烷。随着气候变暖,北方的土壤和泥炭变干,潜在的火灾便更有可能发生。
   
   在2015年的一篇论文中,图雷斯基解释了闷烧的火灾如何对全球气候造成更大威胁。它们燃烧的时间要长得多,因此能将热量更深地传递到土壤和永久冻土中,总体上消耗的含碳燃料是普通火灾的两倍。
   
   
   烟雾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森林火灾产生的烟雾可以蔓延到广阔地区,甚至污染其他大陆的空气(Credit: Getty Images)
   
   “不幸的是,你根本没有办法派出一架灭火飞机,装满水或灭火剂,来扑灭火灾——灭火专家现有的工具只能应对这些大规模的明火火灾,对付闷烧火灾根本无效,”图雷斯基说。
   
   更令人不安的是,降雨对于灭火也无助益。
   
   她说:“你需要大量的降水才能把火扑灭,但是如果雨量仅仅适中,根本无益。而且那往往伴随着闪电,引爆泥炭中的甲烷,会把东西炸飞,情况变得更糟。”
   
   沉在地底的碳源
   
   在一项新的研究中,图雷斯基和她的同伴认为,北方森林通过光合作用从大气中吸收碳,并形成碳沉积,再通过干燥和燃烧释放碳,从而成为碳源。
   
   换句话说,北方森林不仅没有起到遏制气候暖化的作用,引发的火灾反而会极大地加剧全球变暖。
   
   并不是所有的土壤碳都能在森林大火中燃烧。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反复的火灾后“遗留碳”在土壤中积累。但在气候变暖的情况下,北方森林大火的规模和程度增加,这种“遗留碳”被释放到大气中的可能性也在增加。
   
   图雷斯基解释说:“真正的坏消息是,大火可以穿透地表,深入数千年前从大气层转化至地下的旧碳层。10万年前的碳被释放回大气,这才是真正的正向反馈和加速循环。虽然偶尔的火灾是北方森林的自然调节机制,但这并不是北极地区的常规特征。它可能会在未来发生,人类正在加剧这种可能。”
   
   
   烧焦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森林大火之后,幼苗在烧焦的土地上生长,重新造林;北极附近的森林中,落叶松、桦树和针叶树的平衡正在发生变化(Credit: Getty Images)
   
   如果说,想象北极地区都可以发生火灾,还不足以带来思维的转变,那么更大的心理突破,是要理解北极地区的大部分火灾实际上是在地下发生的。
   
   阿拉斯加关注北方森林科学家联盟(Alaska's Boreal Forests at the 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肯德尔碳保护研究员(Kendall Fellow for Protecting Carbon)菲利浦(Carly Philips)说:“更好的是要理解,是生态系统中什么物质着了火——泥炭、淤泥和土壤表层下的物质在燃烧,可能改变人们对北极火灾的理解。”该联盟是一个50年前创立非盈利的机构,旨在利用科学改善人类健康和保护地球。
   
   这些火灾在地表下闷烧,能够持续整个冬天,并在春季突然出现在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因此它们的绰号是“僵尸火灾”。他们既不明显,却也没有熄灭。
   
   这些因素叠加在一起,融化的冻土、甲烷的释放、干燥的泥炭、正在消失的冰层、悄无声息的闷烧火灾,当然还有气候变暖,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使北极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变化。
   
   在2018年的一项研究中,伍兹霍尔的娜塔莉描述了2012年至2016年在西伯利亚进行的一项实地实验。她和同事们在西伯利亚不同程度地烧灼一片片土地,等待观察落叶松幼苗生长的难易程度。到2017年,在中度和高度焦化的土地上,落叶松幼苗的数量是其它地块的五倍,这意味着在被森林大火夷为平地的土地上,新物种将会越来越多。
   
   
   大火Image copyright Philip Higuera
   Image caption
   阿拉斯加夏季的大火正在对该地区更广泛的生态系统产生影响(Credit: Philip Higuera)
   
   这可能意味着北极的景观从针叶林转变为更低纬度常见的落叶乔木。
   
   图雷斯基说:“在北方地区,由于针叶林在火灾后无法恢复,我们已经看到落叶林在那里大量生长。定义里北方标志性的生态结构可能正在改变。”
   
   全球影响
   
   寒带和北极地区的剧烈变化,将以不止一种方式影响整个地球。
   
   “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一个地区的火灾会影响世界其它地区的空气质量,”欧洲森林火灾信息系统(European Forest Fire Information System)哥白尼大气监测局(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的资深科学家帕林顿(Mark Parrington)说。他们的监测跟踪了从阿拉斯加到五大湖的烟尘云团;阿尔伯塔省的大火导致欧洲天空发红;加拿大北极圈飘来的烟雾到达欧洲的北极地区,甚至更远。
   
   帕林顿说,我们需要观察这些火灾产生的黑色颗粒,即碳灰,落回地球的位置,以了解它们对全球气候的影响。如果它们沉积在冰雪上,将减少反照率,导致更多的阳光和热量被吸收,加速全球变暖。他说,哥白尼大气监测局有一些数据是关于这个问题的,但迫切需要更多数据。
   
   除了做更多的研究,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有可能阻止这些火灾蔓延吗?很多人并不乐观,伊格拉就是其中之一。他说:“我们不可能在未来阻止这样的火灾发生。这就像我们无法阻止飓风来袭。”
   
   由于该地区偏远,幅员辽阔,缺乏基础设施,即使扑灭零星火灾都极其困难。但专家表示,并非每一场火灾都应该被扑灭;取而代之的是,我们需要将解决问题的焦点转向别处。
   
   图雷斯基说:“消耗资金去扑灭北方的每一场火灾,这并非有效方法,也不可行。我们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全面减缓气候变化,不是10年或15年后才开始做。”“而是现在就开始做。”
   
   谢选骏指出:“森林被烧毁,冻土带融化,我们大气中碳的含量就会急剧增加,即使是全球最齐心协力的减少碳排放的努力也会无济于事。”——这说明,“现在就开始做”也无济于事了。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一切人类的努力都为时已晚。相反,在末日的疯狂之中,人们只会争相夺路,在互相践踏之中,加速奔向灭亡。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联合国及其主权国家系统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