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被囚禁的时代第二部《被囚禁的中国》目录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1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2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3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4
·《被囚禁的中国》导论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一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谢选骏: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死亡笼罩伊拉克 这些网红美女为什么被谋杀》(BBC 2019年10月14日)报道:
   
   塔拉·法雷斯是伊拉克最走红的社交网络明星之一。


   监控录像显示,一辆白色敞篷汽车停在巴格达一个小巷中。一个身着白色服装的男子冲向驾驶座,停顿数秒后,冲向另一个骑摩托的男人疾驰而去。白色敞篷车缓慢沿着小巷滑坡下去。车里躺着的是伊拉克最有争议的网红美女塔拉?法雷斯(Tara Fares),她中枪后已经奄奄一息。
   
   塔拉被谋杀——这是2018年的9月27日。回忆起那天的情景,阿尤什(Ayoush)说,她刚从土耳其返回巴格达。那天下午3点左右她接到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我是塔拉。你这趟旅行怎样,咱们今天见个面?”电话里说。
   
   阿尤什是伊拉克第一代知名女DJ之一,她将西方流行乐与伊拉克走红音乐相结合,有相当多的追随者,同时她也经常参与推广音乐活动。
   
   而塔拉则是一个网红明星。她在社交媒体Instagramm 上有270万粉丝,她在自己的帐号上展示自己的生活,包括各种服饰,她的新纹身,或展示化妆技巧,还有旅行照片,读了哪些书,生活中发生了哪些有趣的事等等。
   
   塔拉和阿尤什虽然算不上密友,但都在一个圈子里混,比一般朋友还是更熟络一些。这天她俩约好在巴格达阿尤什办公室附近见面,讨论一个商业推广活动。
   
   在塔拉的电话之后一两个小时,阿尤什给塔拉打电话却没有人接。大约5点半时,她再打塔拉的号码,一个男人在电话里嚷道:“塔拉被枪打死了!”
   
   阿尤什立刻上facebook查看,马上看到了塔拉的死讯。一条信息包括塔拉在Instagramm上最近发的图——她穿着一件单肩牛仔裙,粉色背景。“我吓坏了,赶紧回家。”37岁的阿尤什说。她的真名是阿伊莎?奎塞(Aisha Qusai)。她的家人已经听说塔拉的死讯,对阿尤什的命运也开始担心。
   
   塔拉被谋杀的消息立刻在社交媒体上传播开来。有人不相信,还试图给她打电话,却没有回音。也有人以为这可能是赚流量的把戏。但,这次可不是。
   
   有争议的网红——塔拉在伊拉克一直是有争议的网红明星,她的死也同样引起各种争议。甚至有人称她不过是“妓女”。但也有人为她辩护。
   
   实际上在世界很多地区,塔拉的Instagramm 帐号内容并不会产生争议。
   
   她在自己帐号上展示的不过是自己的生活方式,她的服饰品味,她对生活的态度和自己的纹身而已。
   
   但在伊拉克,纹身就是个争议话题。塔拉展示了自己手上和胳膊上的纹身,以及脖子下面的一个纹身,上面显示了阿拉伯字样,意思是“不可摧毁”。
   
   在她的左肩上还纹了“Ali”(阿里)的名字。在她帐号上一些新图片中,有一个女性的脸,一朵玫瑰半遮她的手背,以及她手腕和小臂上一片狮子头的纹身。
   
   塔拉帐号中的大部分图片都显示她穿着宽松的卫衣或体恤衫,宽松的裤子或短裤,以及长衬衣。她的发型和发色不停变换。
   
   塔拉被谋杀前不久发表的一些照片中,她穿的比较暴露——黑色内衣,或肉色紧身衣,一些下坠的首饰覆盖精美的胸罩,或裸穿西服。
   
   在伊拉克,这些衣着都被视为“犯规”。“她与众不同,”曾与塔拉一起合作的摄影师马基德说,“她的穿着打扮不同寻常,其他一些伊拉克模特都比较保守,或至少她们的家庭是这样。让伊拉克女模特穿裸肩服或单肩服是很难的。”
   
   而塔拉则不在乎,颇有些我行我素。塔拉的博客内容也很轻松随意:她的日常活动,在家里吃饭,在健身房锻炼,或跟朋友下馆子,旅行和时装。
   
   跟许多伊拉克年轻人一样,塔拉不介意谈论自己的政治观点。2015年夏天,当很多伊拉克人上街抗议生活水平下降,要求政治改革。当一些抗议者在“自由纪念碑”附近的广场聚集时,一名年轻示威者被杀害。
   
   塔拉用阿拉伯语说:“警察和军人向示威者开火。为什么?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逊尼派、什叶派和库尔德人一起高唱国歌。一个年轻人就这样死去,应该吗?”她也敢于批评腐化的官员。在她生前的最后两年里,她更加关注个人自由。“我要说,尽情享受生活吧。做你想做的事,做自己的选择,不要管他人的看法。”
   
   塔拉并不是唯一在Instagramm 走红的明星,还有很多其他社交媒体明星,有歌手,诗人,美容女王。但塔拉的出众之处是她更加大胆,她会令人震惊,她会说脏话,她抽烟。
   
   被迫结婚——这一胆大妄为的形象是她自己逐渐缔造的。2012年的一张照片,显示了一个非常不同的少女形象——一个身穿婚纱、胸前戴着金项链的普通伊拉克新娘。当时塔拉是一个刚满16岁被迫结婚的少女。多年之后,塔拉用Snapchat讲述了自己这段非常不情愿的婚姻。她用的图片里,身穿迷彩服,夸张的眼睫毛,使用粉色和黄色花朵彩色背景。她讲述了与自己前夫这段短暂而不幸的姻缘。
   
   故事中,塔拉形容前夫是一个“低俗而吝啬”的人,经常打她。她生下儿子之后,她的前夫就把儿子强行夺走。“我自己才17岁,我能怎么办?”她后来在视频网站YouTube的采访中说。塔拉从此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
   
   那天,当塔拉被送到离案发地点仅4公里的医院时,她已经停止呼吸。子弹穿过她的头部、脖子和胸部。
   
   伊拉克当地媒体引述政府官员的话,证实22岁的塔拉?法雷斯在巴格达的萨拉营(Camp Sarah)一带被枪杀。
   
   次日,当时的总理阿巴迪发推特说,他已经命令安全部门就此案进行调查,在48小时内汇报结果。他并保证对其他凶杀案也进行调查。
   
   多起谋杀案——媒体报道说,塔拉的死亡是两个月内在巴格达发生的第三起出名女性被谋杀案件。而这3起案件的案发时间非常相似,都发生在周四下午。
   
   另外两人是拉菲?亚斯利( Rafif al-Yasiri ),她在巴格达经营一家整容诊所,另一个是拉莎?哈桑( Rasha Hassan ),她也是经营一家美容中心,两人都30多岁,突然死亡。
   
   伊拉克内政部长早前曾说,拉菲的死亡是吸毒过量,而拉莎是死于心脏病突发。但由于缺乏对这些死亡事件的官方正式报告,引起很多猜测,特别是在社交媒体上。
   
   塔拉被杀后,虽然没有确实证据,但人们很快把这3起死亡案件联系起来。人们开始说,这些网红女性遭到暗算。塔拉被杀案甚至引起世界媒体的报道。
   
   其实在伊拉克,不仅是网红女性被谋杀,也有其他活跃分子被害,男女都有。7月底在伊拉克南方城市巴士拉一名为抗议者辩护的著名律师被枪杀。就在塔拉被杀前两天,另一名46岁的活动家素阿德?阿里( Suad al-Ali )也在巴士拉被枪杀。她参与抗议城市里缺乏基本生活和服务设施。
   
   但塔拉的被杀格外引人注意的是,案子发生在巴格达一个比较安全的居民区,街道设有监控摄像。这些出名女性的被杀害引起很多自由思想和女权活跃人士的恐惧。
   
   当时的政府内政部长阿拉吉( Qasem al-Araji )说,“塔拉是被我们所知的极端组织杀害的。我们正在设法逮捕他们,并绳之以法。”塔拉死后,一些熟悉她的人都认为,她被谋杀的原因是她选择的生活方式。其他一些选择自由生活方式的人说,也收到死亡威胁。
   
   伊拉克前选美小姐施玛· 卡辛姆说,她也受到死亡威胁。
   “你将是下一个!”前选美小姐施玛?卡辛姆( Shimaa Qasim )对一家阿拉伯电视台说,她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威胁。就在塔拉被杀几天后,她在约旦自己家中通过网络视频含泪说,“我并不害怕,但我的灵魂非常疲乏。”她还说,塔拉死后在社交媒体上出现的大量幸灾乐祸的评论令她感到可耻。她决定要暂时离开社交媒体。“人的生命怎么变得如此廉价?我们是网红,但我们不是那些人所说的妓女。”她说。
   
   2018年赢得伊拉克电视歌唱比赛《The Voice》冠军的杜莫阿?塔辛( Dumooa Tahseen )也表达了她的愤怒。她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视频说:“我对这个国家失去了希望。这难道是我们曾经梦想的那个伊拉克吗?”
   
   塔拉被杀6个月后,凶手仍没有抓到。曾经占据伊拉克报纸头条的这起谋杀案,现在也逐渐被淡忘了。而一些争取妇女权益的活动人士仍然受到威胁。她们在社交网络上公开受到威胁:“你将是下一个,下个星期四。”
   
   塔拉·法雷斯的墓地仍然有人前来悼念。妇女权益人士法泰?哈里尔( Faten Khalil )就在 Instagramm 上受到这样的威胁。现在她移居土耳其。她说,尽管她并不认识塔拉,但塔拉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她的人生。她在土耳其的生活虽然并不容易,但她不后悔自己的决定。“在伊拉克只有那些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得到保护。我们普通百姓只在大选投票时才被他们想起来。我在这里可以自由发表我的看法。在伊拉克时,我写每一个字都要小心。我虽然从来没有批评过任何政治或宗教组织,但却受到死亡威胁。”她说,“巴格达就像一个定时炸弹,看上去平静无害,但突然之间就会爆发。”
   
   谢选骏指出:死亡笼罩伊拉克,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不仅是这些网红美女被谋杀,而是“巴格达就像一个定时炸弹,看上去平静无害,但突然之间就会爆发。”巴格达正是一千零一夜的故乡,是伊斯兰世界的核心。巴格达的现状也是全球伊斯兰社区的一个缩影,显出了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2019/10/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