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谢选骏文集
·和平转型不及上帝天命
·教宗是怎么堕落的
·人道报纸反人道
·房地产市场就像金鱼和渔夫故事里的大海
·PayPal是个危险的陷阱
·老毕养的毛泽东
·专制国家如何推行国际关系的民主化战略
·中国恐怖蔓延美国
·中国不能从美国的崛起中获得经验教训
·人民币再度退出市场交易
·印度人骗美国人还是美国人骗印度人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华为公司
·社会是靠着数字进行管理和运作的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垃圾食物马克思主义入侵中国
·出口成章的错误
·2020年大选从强吻开始——谁让你涂了那么多的口红!
·川普先生向李鸿章投降了
·成王败寇的汉奸集团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谢选骏:党国不如王国
·强风有时是一种恩典
·不懂“小国时代”的基本原理就寸步难行
·秋雨教案的鲜血是基督教中国的种子
·穆斯林支持镇压穆斯林
·三个中华不敌第三中国
·说你有权你就有权了
·川普没有读通我的小国时代致使外交失败
·比专制政府更烂的废垃国民
·文丐莫言与其战友互相出卖
·假博士与真浪子
·正因同根生,所以相煎急
·川普家族接管美国受阻
·望子成龙导致学生作弊
·统一福建就是统一中国
·智人的灭亡
·纳粹主义的领导力量终超美俄
·抄袭不仅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中央政治局就是中央幼儿园
·两会代表都是铁丝网里囚徒
·“被署名”的人其实自己也有责任
·华为是战场经济的代表
·呆胞不知富人如何花钱
·现代中国相当于罗马帝国的埃及行省
·川普成为共产党中国在美国的代理人了吗
·改朝换代的时候到了吗
·佛教徒和共产党联合起来破坏环境
·陈米不是米的王八蛋
·炸毁毛泽东他妈的像
·韩国瑜屁都不是
·活人也可以覆盖国旗——这是最高的川普总统荣誉!
·川普政府高估了中国
·一步失去自由还是步步失去自由
·川普的营垒从内部攻破了
·美国还有十六年寿命
·镇反运动就是惩罚叛徒吗
·中国人无赖太多没有专制不行
·毛煮稀流毒哈佛大学
·川普只能打败希拉里
·人类有望进化为虫子
·千面女人的话能信吗
·崔永元是大陆的郭文贵吗
·特型演员不仅是毛泽东的专利
·文革和改革的暴虐都是源于老人的极乐
·民族界限其实是一个模糊的东西
·伊斯兰就是法西斯
·自己和自己结婚就是新社会了
·中国成为世界的领头羊
·《国家利益》杂志毫无国际常识
·基督教为何不能取代共产党
·中国应该建立父母责任制度
·“主权网络”冒充“网络主权”
·中华民国为何弱智
·马恩列斯四大狗头到底姓“中”还是姓“西”
·国王是无需选举的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中德联手就能击败美日同盟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波音公司研发自动飞行的新技术
·反川普就是去毛化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沉闷诡异才体现了永恒的中国
·好人统治世界还是坏人统治世界
·经济学人的愚蠢
·共产党中国人缺乏基本常识
·美国的新闻管制
·毛泽东为何能够吃人不吐骨头
·孙立平不知蒙古统治
·美国可以立即接管全球统治权吗
·任人唯亲就是监守自盗
·共产党领袖不如一只乌龟
·谢选骏:美国医疗体系为何唯利是图
·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满遗的末日来临了吗
·谢选骏:天文数字只是小菜一碟
·谢选骏:雷锋是个四面人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谢选骏: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学者:香港正沦为法西斯炼狱 祸首不是北京》(2019-10-14 中国日报)报道:
   
   《中国日报香港版》10月3日文章:香港的言论自由正在被谋杀 香港示威者口口声声要捍卫言论自由,但这场抗议活动的崩败就在眼前。为什么?正如我们所视,香港的言论自由正在被谋杀,很快就会“气绝人亡”。而可以肯定的是,这场滔天大罪的罪魁祸首不是北京!


   
   
   
   (《中国日报香港版》报道截图)
   
   今天早些时候,我在网上看到一段视频。视频显示,在中环,一名老人被香港“黑衣人”毒打。我所指的是,那些从头到脚都穿着黑色衣服的暴力抗议者,他们还用雨伞来掩盖自己正在残害手无寸铁老人的事实。
   
   
   我有意在此提及纳粹,是因为我们从这些事里看到,一个数十年来一直是世界上最自由城市正沦为法西斯炼狱。
   试问:那位老人做了什么竟遭到这般毒打?他犯罪了吗?原因很简单,从我看到的视频中,他只是公开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而已。
   
   换句话说,那位老人也只不过是在行使自己言论自由的权利而已。可是,殴打他的暴力分子却觉得别人持不同政见本身就是一种罪行,就应在身体上被暴力惩罚。不仅如此,对暴徒而言,这根本不需要诉诸司法程序,更不用法院审理。
   
   专栏作家卢纲(Alex Lo)周三在《南华早报》发表评论文章称,抗议活动还孕育出自己的弗兰肯斯坦怪物。他称,很多示威者也因害怕被暴力欺凌而不敢与暴力割席。因此,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保持沉默。
   
   我坚信,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渴望这场延续数月的社会动乱能够得到和平解决。但是,暴力威胁正笼罩在每个人头上,我们可以肯定,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害怕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想法。
   
   这太讽刺了!
   
   这场运动声称是为了捍卫自由与民主。须知,言论自由和法治是民主的核心元素。这些自称捍卫言论自由的人理应非常乐意与不同政见人士交流观点,应该很愿意先听取对方的观点,然后自己据理力争,最后达成切实可行的共识。毕竟,彼此讨论、聆听以及互相妥协的过程是建立一个健康而多元社会的核心基石。
   
   但遗憾的是,我们看到的情况非常简单:“你不同意我的观点?我要把你打成肉酱!”、“你负责保护这座城市?我要把酸性(液体)泼在你身上,让你终身残废!”
   
   在推特的版本中,“你有不同意见吗?那我就用手指堵住耳朵”。我之所以在推特分享我的观点,是因为很多人在我的推特上留言,说喜欢阅读我的文章。而在我回复这些留言之前,他们就封锁了我的账户。这个时间点是可疑的,我的帐户似乎是在我发布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推文后被封锁的。
   
   因此,我们现在的情况是,香港人越来越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因为有一小部分人比起对话更喜欢暴力。而且人们越是害怕说话,暴力就越会升级,因为暴力的肇事者认为沉默就意味着默许!
   
   言论自由就是这样死亡的。市民害怕抒发己见后遭遇身体上的暴力,从而会导致自我审查。一旦习惯成为自然,就很难回到昔日开放、无所畏惧分享观点的状态。
   
   几周前,新闻媒体和推特等社交媒体都在纷纷预测,全世界都在屏息以待共产党派军队到香港“射杀市民,拘捕反共人士,把他们送返内地的集中营”。
   
   然而,上述情况并未发生。我认为原因是中央政府正致力维护“一国两制”。尽管某些人的言论是多么不堪入耳、语带侮辱、语言紊乱,并扰乱人们的日常生活达数月之久,北京仍然努力地接受香港特别行政区内的言论自由。
   
   真正重视言论自由的香港人应该把握机会,停止暴力,开始真正的对话,以造福全港人民。
   
   正如终审法院前常任法官列显伦(Henry Litton)本周所写的那样:“如果示威者真的重视他们公开宣称的目标,他们的重点就应该是,着手向北京和世界各国证明‘一国两制’模式行之有效,营造一种让北京对这种制度感到满意的氛围,以便让‘基本法’有机会再延长50年或100年。”
   
   可惜的是,北京不愿意插手干预香港局势,反对派却视之为暴力升级的一个机会。如今暴力很可能进一步升温,去到一个别无选择的局面,迫使中央调动军队来港实施戒严。
   
   若事态发展至如此局面,请记住,谋杀香港言论自由的是“黑衣”暴徒,而不是北京。
   
   谢选骏指出:上面这位白痴学者不懂,核心的“黑衣”暴徒正是北京中央派出的卧底警察。“黑衣”暴徒之所以能够所向披靡,是因为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团结起来,争取更大的胜利”!至于“法西斯炼狱”,更是一切现代国家所有形成的必然过程——英国有克伦威尔,法国有拿破仑,德国有 希特勒,俄国有列宁,至于美加澳新似乎列外,但那是由于有克伦威尔克伦威尔垫了底!但即使如此,还是需要南北战争补了一枪!
(2019/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