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谢选骏文集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撒币铺路能不能种出摇钱树
·罗斯福首先开辟的通俄门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为何说共产就是共妻
·中国式的大选就是改朝换代
·俄罗斯人为何狗仗人势
·伟人发展下去就是恶魔
·批评就是自我批评
·民主运动都是改朝换代的热身运动
·毛泽东思想不如秦始皇的一个屁
·铁打的兄弟要死死磕
·日本天皇来自中国概念
·天才、疯子,庸人。
·你们都是俘虏
·第二次共产党宣言
·香港人都是逃犯
·美籍华人何去何从
·官僚机构恶搞习近平
·五毛就是“五个毛泽东”
·医疗众筹正在筹备符水治病的黄巾起义吗
·国际歌对付不了共产党
·日本宣告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始
·为何谎言才能治国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再多血案也惊醒不了美国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习近平没有一个好兄弟或好朋友或好同事或好助手
·郭台铭当选总统台湾会变成美国小镇
·赵本山与伪政权
·北大与清华的瑜亮情结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美国会不会步上苏联的后尘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成功人士多为混世魔王
·谁喝毛泽东的骨头汤——中医药学在加拿大的墓地里发扬光大了
·余英时胡说天下方案
·天下观符合全球化
·面对中国崛起德国必须洗洗睡了
·支付宝就是金融奴隶主
·城市外交的历史功能
·做好事就像买乐透奖
·五四百年等于五四已死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蔡元培等是协约国走狗,邓小平是精神病人
·资本主义的缺德泛滥成灾了
·这次佩罗西也兜不住了
·孔子像不如女娲像
·民主与专制之间
·信佛就是慢性自杀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邓小平是八九民运的助燃剂
·当无名英雄被冒名顶替或邀功领赏的时候
·邓小平是如何自杀的
·土八路不装水管子就想让龙头冒水
·查尔斯王子用实际行为批判抗议他妈妈伊丽莎白二世女王不是东西
·美国国务院里的白痴
·何频危险了
·凡是美国反对的中共就要拥护
·狗日的怎么成了骂人的话
·中国人为何选择遭遇种族歧视的美国
·炒房的缺德鬼
·武不是止戈——而是拿刀站着
·上帝会保护政府出卖的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谢选骏: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龙之所及: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俨然成为中国城市》(2019年10月12日 美国之音)报道:
   
   最近几年,在中柬两国政府的鼓励下,大量的中国人乘着“一带一路”的东风,到柬埔寨淘金。在这股淘金热的热潮席卷之下,柬埔寨的港口城市西哈努克港(Sihanoukville)俨然成了一座中国城市。中国资金和人员短时间里迅速涌入这个城市对它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呢?美国之音记者在西哈努克港进行了实地采访后发现,这种影响渗透到各个方面。

   
   没有哪一个城市比西哈努克港更能体现中国对柬埔寨的影响了。柬埔寨西南部西港努克港市中心的狮子雕塑被中国人兴建的高楼所包围……柬埔寨西南部西港努克港市中心的狮子雕塑被中国人兴建的高楼所包围……中国的开发商把西港变成建筑工地。
   
   以已故柬埔寨老国王的名字命名的西哈努克港是柬西南部西哈努克省的一个港口城市,也是这个国家唯一的深水港。这里曾经因为拥有漂亮的原始沙滩、廉价美食以及令人放松的环境而深受西方游客的青睐。但是如今,中国的开发商已经把西哈努克港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建筑工地。
   
   走在西港的大街上,你仿佛置身于一个中国城市,因为到处都是中文、中国店铺、中国城、中国人兴建的高楼和赌场以及到赌场赌博的中国人。
   
   西港市长艾索伦(Y Sokleng)说,目前这个城市里的中国人大约有八万,与当地柬埔寨人差不多。但是也有市政官员估计,中国人的实际人数可能是当地人的两到三倍。西哈努克省的警察局长春呐伦(Chuon Narin)今年7月接受《曼谷邮报》(Bangkok Post)采访时说,这个城市几乎90%的生意都是中国人在经营。全省近200家酒店和宾馆中的150家都是中国人开的,他们还开了41卡拉OK歌舞厅和46家按摩院以及近400家中餐馆。
   
   开发带来环境恶化——中国人在西港的大规模投资与开发,在创造就业的同时,也给这个城市带来了很多方面的问题。2017年,将近一半来自中国的投资进入了柬埔寨的房地产市场。
   中国资金热炒柬埔寨楼市,当地人表担忧
   非政府组织“自然母亲”(Mother Nature Cambodia)的研究员廷达塔(Thin Tatha)对美国之音说: “我们目前看到的问题是排水系统的问题,水无法流入大海。第二个方面的问题是城市里越来越多的垃圾;第三是道路(因大量的建筑工程)被完全摧毁,城市很混乱。”
   
   8月上旬,西港遭受了一场罕见的水灾,很多道路和房屋都被淹。保护儿童的非政府组织“达邦树荫”(M'Lop Tapang)的创办人玛奇·厄诺(Maggie Eno)说: “我们这个中心已经在这里11年了,我们的教育中心、医疗中心等等,就是我们的总部,去年9月以前,大水从来没有淹到过这栋楼里。”
   
   2019年夏天,西哈努克港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大水灾。据当地一些非政府组织表示,这与中国人在这里大量而迅速的开发有很大的关系。她说,西港今年的水灾之所以尤为严重是因为市里一大片天然的草地和水道被填充,用于中国人的开发和建房,而这座城市没有替代的排水系统。
   
   除了填充蓄水的草地以外,中国的地产开发商也把西港市里的这个湖填充起来盖大楼。廷达塔说:“这个湖里的水以前很干净,面积也比现在的大,但自从柬埔寨人把土地转售给中国人之后,他们试图填充这个湖。西港人以前也用这里的水,但现在不能了。”
   
   垃圾问题失控——大量的中国人涌入这个城市并在这里工作和生活,导致生活垃圾的剧增。由于相应的设施跟不上,很多垃圾就被堆在马路上或被冲到海里。
   
   非政府组织“达邦树荫”的创办人玛奇·厄诺说:“垃圾的问题完全失控了。当水涨高并淹没了路面时,它把街上没有及时收集的垃圾也冲入水道,成袋成袋的垃圾被冲到通向大海的运河上的桥洞时,被堵在那里,这些成千上万的泡沫塑料盒和塑料袋堵住水流。水越涨越高越涨越高,导致水灾。”
   
   几年前来西港做生意的福建老板章先生最近新开了一家空中酒吧。他说,西港人口突然大幅增加的确给这个城市的基础设施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说: “西港就是一个几万人的城市,它的配套、供给、它的排水、电、供水,就是供应几万人的城市。然后你突然之间增加了几十万人进来,它所有的东西肯定是供应不上的。”
   
   开发导致房价大涨,当地人被迫搬走——在环境恶化的同时,这里的食品等各种物价以及房地产价格却猛涨,给当地社区和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泰国边境检查站等着接受边防检查的人们说,准备回到泰国工作, “如果我们不去上班,我们就无法生存。”
   “我们必须出走”——“达邦树荫”的创办人厄诺说:“这里的开发速度如此迅速,很多柬埔寨人失去了他们租的房子,因为房主以1千倍的租金租给中国人,或者是把房子卖给中国人。所以在这些建筑被开发的同时,没有柬埔寨人可以付得起的住房来取代它们,来满足那些被赶走的人的需求。”
   
   这个组织的共同主任罗特?准帕贡(Roth Chanphalkun)的工作会与很多当地社区的家庭直接接触。她说: “有些人找到一小块地,是他们还可以租得起的。有些人不得不搬走,他们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因为他们已经做不了以前可以做的工作了。这一切都使他们的生活更加艰难。”
   
   柬埔寨西哈努克港从一个受到西方背包客欢迎的海边小城,摇身变成了一个由中国人投资开发的大工地。据西哈努克省的官员介绍,西港90%的生意都是中国人在经营。
   厄诺认为,中国人在西港的投资之所以造成多方面的问题,主要是因为这种开发集中在楼房和赌场上,而没有放在人身上。她说:“自从一、两年前中国人来到这里后,几乎所有的餐馆、旅社、酒店都被推倒,被赌场所取代。几乎所有在沙滩上贩卖小商品的人、开三轮车的、移动商贩等都无法再为国际或是柬埔寨游客提供服务了。他们都无法谋生了。他们被迫赶到城市以外的地方。”
   
   28岁的杰就是其中之一。他说: “以前我在那有一个店面,店主每月收的租金是5百美元。但是后来他把店面租给了中国人,因为中国人付的租金每月为1千5百美元。我租不起那个店面,我也没办法开店了。”
   
   这种情况在西港的奥切迭海滩(Ochheuteal Beach)体现得最明显。这里的海滩虽然还是很美,但是看不到来海滩休闲的当地人或是国际游客。在海滩上的餐馆、酒吧基本上都是中国人开的。
   
   56岁的小摊主博诺弗(Bo Nov)与妻子在一家中餐馆前面的沙滩上开了一个小卖部,勉强维生。他说: “我不开心,因为没有什么柬埔寨人来这里,而中国人又不买我卖的这些东西。”
   柬埔寨正日趋“中国化”——吴哥酒吧和餐馆(Angkor Bar)是这个海滩上少有的一家拒绝把店面租给中国人的柬埔寨餐馆。27岁的凯弗·比芝(Khiev Pich)负责打理他们家在这里开了十年的这个餐馆。他说: “中国人来了之后,这里一切都变了。当地的生意全没了,中国人接管了这里的生意。当地人来沙滩上后不知道去哪里。他们没有地方呆,也没有可以消遣的地方。知道我的餐馆的人会来这里。”
   
   柬埔寨社区逐步消失——虽然凯弗有足够的生意,可以对中国投资人说不,但是“达邦树荫”组织的厄诺说,不可否认的是,在西港的城区,柬埔寨人所习惯的社区已经不复存在了。厄诺说:“在城市里面,你可以看到,大部分店铺现在都是中国人开的。这对柬埔寨社区来说真的不是什么好事,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也不是好事,因为他们在早晨上班之前没有可以去吃碗面的地方。他们没有柬埔寨的咖啡屋可去。你想修自行车,但没有地方去。”
   
   官员和土地拥有者等少数人获益——厄诺所生活的社区一年半以前百分之百都是柬埔寨人,目前只有10%是柬埔寨人。当然中国人的到来也使一部分人受益,尤其是那些有地有房的人,他们突然之间变得富有起来。但是“自然母亲”的廷达塔说,拥有土地和房产的人毕竟是少数。他说: “没有多少人拥有土地并可以出售。大多数有地产可以出售的人都是有权势的官员。我们看到的是,在高价出售房子的大部分人是有地产的富人。”
   
   厄诺认识一些有土地并通过出租或是出售土地给中国人而发了财的柬埔寨人。但是她说,即使是这些人也对目前的状况不满意,因为他们怀念以前的柬埔寨社区。
   
   中国的投资集中在博彩业带来黑暗面——中国人在西港的投资开发集中在房地产业和博彩业,后者成为了该城市最主要的行业之一。西哈努克省的警察局长春呐伦表示,西港目前有71家赌场,其中48家是中国人经营的。目前还有不少正在新建的赌场。
   
   这是位于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一家赌场。由于柬埔寨法律禁止其国人赌博,这些赌场的服务对象主要都是中国人。
   这是位于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的一家赌场。由于柬埔寨法律禁止其国人赌博,这些赌场的服务对象主要都是中国人。
   “达邦树荫”的厄诺说:“我们知道,有赌场,就有债务。人们赌博会输钱。赌场里面存在一个阴暗的世界,包括毒品、性剥削等。”她接着说:“我们发现我们很难进入这个地下世界。由于赌博对于柬埔寨人来说是非法的,因此赌场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中国人,这对这个城市的人口组成有很大的影响。绝对有犯罪。犯罪总是有,但我们有了新的、不同类别的犯罪。”
   
   中国投资者:乱象是暂时的——不过,在西港买了房的章先生对这个城市的未来仍然充满信心。在他看来,西港就像改革开放初期的广东一样,目前的乱象只是暂时的。他说: “九几年的时候我就在那边做事情。我有见到,那时候的广东有一段时间是比较乱的,因为改革开放,全国各地很多人去那边做生意,造成资源等各方面跟不上。我觉得这只是一个阶段。必须要经过这个阶段,因为这个城市的管理人员,他们没有管过这么多人,一下有这么多人的情况下,肯定要有一个过渡期。”
   
   不论过渡期持续多久,对于柬埔寨人来说,他们的当务之急是如何生存下去,因高昂租金失去店铺的杰不得不成为一个流动商贩来养家糊口。他说:“我不想去赌场工作,因为我想要自己开店。”他希望攒够了钱之后能够像以前一样,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店,和妻女好好生活。
   
   谢选骏指出:“走在西港的大街上,你仿佛置身于一个中国城市,因为到处都是中文、中国店铺、中国城、中国人兴建的高楼和赌场以及到赌场赌博的中国人。”——如此看来,中国人真是热爱赌博了。中国人为何热爱赌博?因为废垃民族“什么都看穿了”,现实主义和虚无主义主导的废垃社会,除了流行黄赌毒,还能干什么呢?至于经济发展,那不过是为黄赌毒做准备的的基础,所以中国人一旦发财,立即沉沦——就像背着黄金裸泳过河的难民一样。这就是中国“黄龙”、“黄星”的本来面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