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谢选骏文集
·上帝引领香港革命
·中国人都是汉奸或汉奸的子孙
·首鼠两端的中国人
·日本狗官生吞鲸皮
·什么叫做时穷节乃见
·什么叫做共产党文化
·孙中山的汉奸语录
·独裁者是废垃的救星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西方文明是自掘坟墓的快手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性格由不得自己而是时代的产物
·新冷战不是旧冷战
·毛泽东死狗不是革命者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爱国汉奸考
·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美国喂肥了中共
·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谬种流传的人工授精
·卖球鞋的人才需要走一万步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两国互相干涉内政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谢选骏:“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中国梦”之源:这部古典巨著是习近平的最爱?》(RFA 2019-10-14)报道:
   
   有自由亚洲网站的读者为我们本专栏上周刊发的文章《习近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党内不听话!》留言说:人类社会动力学的基本变量是人类财富。人类社会的形态取决于人类财富的所有性质和分布。共产党通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拿下天下,实际上是取得并拥有了天下所有人类财富。共产党成了红色家族经营的一统天下的生意。只要人类财富在手,共产党就是不倒翁。不仅如此,共产党的生意通过全球化,将会征服全球,一统天下,所谓人类共同体其实是共产党共同体。

   
   其实共产党完蛋是早晚的事情,糌粑捏的再紧也会掉渣,共产党越来越严酷的高压政治,对官员几乎苛刻的政治防范,只会适得其反,高压的政治气氛,思想上的僵化和混乱,只会使得中共内部自乱阵脚,但中共即使倒台了,民众一时半会儿不会迎来好的民主生活。
   
   也还有网友在转发如上文章的网站上留言道:庆丰帝毕竟不是开国皇帝,所以尚有一“怕”。而毛始皇却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我们知道,“和尚打伞——无发无天”是一句中国民间的歇后语,因为“发”字和“法”字音同,也被称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众所周知,习近平上台以来效法他们中共政权 的“始皇”毛泽东的典型表现之一就是喜欢用“典”,区别只是毛泽东一般是张口就来,而习近平则是让御笔们为他在讲话稿中“尽量多引”,所以才会在“发表重要讲话”过程中常常弄错读音。“秀才识字读半边”也是中国“典故”之一,所以习近平也是堪称“秀才”。
   
   声称是为专门落实习近平关于传承 红色基因教育而开办的井冈山红色文化教育学院官网曾刊登《习近平谈》一文,说是1983年,习近平在正定工作时力排众议,说服有关部门和县里投入大笔资金建设《红楼梦》拍摄基地“荣国府”,并建设荣国府旅游景区,开创了旅游业“正定模式”。在2014年文艺工作座谈会和2013年访问印尼、2014年访问法国、2015年访问美国期间,习近平都提到了《红楼梦》。
   
   2013年10月,在印度尼西亚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习近平在印尼国会发表重要演讲中提到《红楼梦》,他说几百年来,遥远浩瀚的大海没有成为两国人民交往的阻碍,反而成为连接两国人民的友好纽带。满载着两国商品和旅客的船队往来其间,互通有无,传递情谊。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对来自爪哇的奇珍异宝有着形象描述。
   
   2014年3月,习近平访问法国期间特意看望了《红楼梦》法文版翻译者李治华。李治华和夫人雅歌历时27年翻译了120回《红楼梦》法文本,是向法国介绍《红楼梦》第一人。2015年10月,在访美期间,习近平刚一到林肯高中,就送了两款“国货”,乒乓球桌和球具以及《红楼梦》等中文古典图书。
   
   中国古典名著之一《红楼梦》习近平读过几遍未见有过报道,但毛泽东生前确实是读过无数遍。毛泽东一生嗜书如命,而其中最令他倾心的无疑就是《红楼梦》了。中共建政之初他即已经对内侍们说他至少已经读过五遍《红楼梦》。为毛泽东管理过图书的徐中远作过统计,从1958 年7 月1 日到1973 年5 月26 日, 15 年间,毛泽东共15 次索要《红楼梦》, 有时一次就索要好几种版本。他逝世时,在中南海丰泽园和游泳池两处故居放置的图书中,还有线装木刻本、石刻本、影印本及各种平装本的《红楼梦》达20 种。放在游泳池卧室和会客厅的好几种版本,如影印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木刻本《增评补图石头记》等,都用铅笔作了圈画,有的打开放着, 有的折叠起一个角,有的还夹着一些纸条。看来,毛泽东晚年不仅多次阅读,还很可能把不同版本对照起来读。
   
   毛泽东晚年还曾自谦道:“《红楼梦》我都读过十几遍了,有的地方也还是没看懂,这个不稀奇嘛!”
   
   而据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的专家考证,毛泽东在“文革”中接见美国记者斯诺谈话过程中首次说出“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应该是对《红楼梦》的“引经据典”。
   
   1942年5月毛泽东曾经发表中共党史上著名的《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62年之后,习近平东施效颦,发表了《在北京举行的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
   
   面对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等人,习近平说道 :“……‘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曹雪芹如果没对当时的社会生活做过全景式的观察和显微镜式的剖析,就不可能完成《红楼梦》这种百科全书式巨著的写作。”
   
   《红楼梦》第五回中出现过一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其大意应该是:明白世事,掌握其规律,这些都是学问;恰当地处理事情,懂得道理,总结出来的经验就是文章。
   
   2015年2月13日习近平带着妻女到其青年时代插队过的陕西延安地区梁家河村光宗耀祖,期间坐在已经被翻修一新的自己当年睡过的土炕上说了一句“我人生第一步所学到的都是在梁家河。不要小看梁家河,这是有大学问的地方。”于是,整个中国上下掀起了一股“深入学习‘梁家河的大学问’”热潮。
   
   有中共党刊上吹捧习近平“梁家河的大学问”的文章特别提醒了习近平这是和毛泽东一样从《红楼梦》中得出感悟。
   
   想当初习近平登基之始,马上率领与他一起上台的一票新任众常委出京直奔河北西柏坡,以示“不忘初心”。期间向随行人员回顾了毛泽东在西柏坡筹备新中国之建的百忙之中还以再读《红楼梦》为消遣,对身边人士说了一句“人的一生,能写出一部《红楼梦》,已经很不错了”。
   
   其实毛泽东一生中对《红楼梦》还有更极端的评价,1953年他首次巡幸杭州,过程中对身边的随侍说: “我说过,中国对世界有三大贡献,第一是中医,第二是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三是打麻将牌。”此后毛泽东还曾表示:《红楼梦》是中国的“第五大发明”。
   
   为了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范围内为习近平塑造出“才高八斗半,学富五车多”的形象,中国内地诸多媒体上都转载过《王德岩:跟着习主席学国学之》一文,文章从“习近平与《红楼梦》之缘”谈到习近平 的“中国梦”之源。说是2014年有一个法兰克福书展。在这次书展上,欧洲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中、英、德三个版本的“跨超本《红楼梦》法兰克福书展特刊”,在这个特刊的头版头条上发了一篇文章,叫《习近平与红楼梦、中国梦》。这篇文章就追溯了习近平同志与《红楼梦》的机缘以及《红楼梦》与中国梦的内在关联。
   
   李锐先生生前专门撰文分析过:毛泽东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毛泽东历来强调‘斗争哲学’……既是宇宙观,也是人生观。”他认为,世界上无处不存在矛盾、对立,办任何事情都要经过斗争,去克服其中的矛盾。“这样就把矛盾等同于对立,对立又等同于斗争,只有靠斗争才能最后解决问题。这样把斗争绝对化之后,就完全忽视和排斥了矛盾的同一性,以至最后实际否认同一性,只有斗争性了。”
   
   李锐先生生前还回忆说,毛泽东家的床边甚至卫生间的凳子上都放着《红楼梦》。笔者多年前有幸在美国剑桥见到李锐先生,当面聆听他对毛泽东评价时,他也曾经说过一句,一生不离《红楼梦》,中“毒”太深,歪解太多(大意)。
   
   毛泽东生前曾不止一次地称赞“中国小说,艺术性、思想性最高的,还是《红楼梦》”。“艺术性”是否为“最高”另论,但毛泽东既然夸赞了其“思想性”的“最高”,相信习近平还是读过不止一遍的,最迟也应该是因上台之后又读过,因为毛泽东是把它“当作写阶级斗争的作品来读”。如今张口闭口“斗争性”和“斗争精神”不离口的习近平在内部讲话中一提中美关系,一提中美贸易战就会情不自禁引用一句“伟大领袖毛主席生前教导我们说”,“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而这“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也是出自《红楼梦》中黛玉的一句:“但凡家庭之事,不是东风压倒了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
   
   然后,他习近平也还会不由自主地哼哼一段“文革”期间人人会唱,人人都必须唱的“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
   
   这首文革战歌的全部内容中还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历史规律不可抗拒……”一句,习近平在关于中美贸易战的内部讲话中除了引述毛泽东《论持久战》中“最后的胜利是中国的”,也还引用这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来形容“美国总统特朗普已经在美国统治集团内部日渐孤立,在世界范围内四面受敌”。
   
   关注中美国贸易战的读者和听众应该都知道香港《南华早报》曾经“披露”的习近平曾经面对内部妥协派的压力说过的“我会对所有可能的结果负责”,一度被广为报道,但事实上当时的习近平对“中美贸易僵局”的内部评判原话是“时间在我们这边,只要我们保证做到临阵不慌,谈判拖得越长,和一盘散沙似的美国统治集团相比,我们的制度优势就越明显”。就是在说完这段话后, 习近平又一次用“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来鼓舞内部士气。据说他还把文革战歌《全世界人民一定胜利》中的那句“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改成了“不是我们怕美国,而是美国怕我们”。
   
   不过,毛泽东1956年发表的《论十大关系》中也有过这样一段:“我国过去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不是帝国主义,历来受人欺负。工农业不发达,科学水平低,除了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以及在文学上有部《红楼梦》等等以外,很多地方不如人家,骄傲不起来。”
   
   我们如上引述 的《跟着习主席学国学之》一文还才声称“通过对《红楼梦》的学习……,也可以对中国梦有更深的理解”,并在此基础上梳理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梦的谱系” ,分析列举出了“周公梦”,孔夫子的“寻根梦”,“华胥梦”,“蝴蝶梦”,“黄粱梦”,南柯梦,还有“游园惊梦”与“草桥惊梦”等等。
   
   无论作者的初始目的是什么,给笔者的一个强烈感觉就是要让读者相信,习近平的“中国梦”已经和“黄粱梦”,“南柯梦”,也还有“蝴蝶梦”,“草桥惊梦”什么的并列齐名,都是中国文化的“梦的谱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谢选骏指出:上文作者对毛泽东等人赞不绝口甚至垂涎三尺,其实他哪里懂得,毛泽东的“红楼梦”并不比“中国梦”高明多少,因为曹雪芹的《红楼梦》并非什么现实主义的文学,而是讲述了一个四大皆空的故事,简单说《红楼梦》正是“黄粱梦”、“南柯梦”的扩大版,曹雪芹其实一点创意也没有,只有毛泽东这种土包子才会欣赏他,还把他的梦话作为现实的指南,真是太太太可笑了,驴唇不对马嘴就算毛泽东思想了!如果说“中国梦”也和《红楼梦》挂上了钩,那就只有自求多福了,因为《红楼梦》既然是“黄粱梦”、“南柯梦”的扩大版,就比“黄粱梦”、“南柯梦”更加四大皆空了。尽管“中国”比“红楼”大了许多,但是越大就越难办了,越大坍塌起来就越是剧烈壮观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