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谢选骏文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白宫前面的下跪是谁的耻辱
·非法移民就是合法移民,十黄帝不能治也
·上海对中国的殖民统治
·美国还来得及换气吗
·马德里最后的殖民统治
·“心因”不如“模因”
·暗度陈仓潜入美国下腹部
·机器人是忠诚可靠的骗子
·君士坦丁堡陷落于拉丁帝国促成意大利文艺复兴
·多难兴邦,天佑美国
·显学来自官方地位——罗马帝国在埃及普及了基督教
·人生就像抛物线
·现代南北朝理论的深入人心
·180度大转弯还是首鼠两端
·百家争鸣的原始性质
·中国比波兰更加愚蠢懦弱
·神话为何体现了民族精神
·满清的满汉关系与中共的党群关系
·网络时代的话语权就是思想的主权
·专政国家也见思想的主权
·没有敌人就是天下无敌
·没有仇恨是太上忘情的圣人还是白痴
·太上忘情与太上老君
·尊孔读经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洛杉矶和切尔西的流氓行为是文明衰落的结果
·清真早于清真教和清真寺
·无神论者陈子昂
·《金瓶梅》为何不负责任、艺术失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柏林墙周年:前东德领导人说冷战从未结束过》(BBC记者发自柏林 2019年10月 11日)报道:
   
   柏林墙于1989年11月9日意外开放,当时一名东德共产党领导人出人意料地宣布,任何人都可以随时离开东德。大批东德民众立即涌向边境前往西德,并开始凿倒柏林墙。


   这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离奇的一次跟团旅行:东德共产党的末代领袖埃贡·克伦茨和我在柏林开车兜风。
   
   在我们开向卡尔·马克思大道的时候,他对我说:“这条大道过去是斯大林大道!他们在斯大林死后把它改名了。”“那边是列宁广场。有一座巨大的列宁雕像。但他们把它拆了。”他看着窗外,微笑着说:“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建造了这一切。”
   
   现年82岁高龄的克伦茨先生精神矍铄,比他曾经领导过的国家更与时俱进。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东德)已经不复存在了。在1989年动荡事件和柏林墙倒塌30年后,克伦茨先生同意与我会面。
   
   为什么克伦茨喜欢苏联
   由于我的德语比较糟糕,而克伦茨先生英语不畅,所以我们用俄语交流。这是一种他能流利使用的语言。他那时候不得不学: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当时是莫斯科的卫星国。他对我说:“我爱俄罗斯,我爱苏联。我在那里仍然保持着很多关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是苏联的孩子。它诞生的时候,苏联就站在东德的摇篮边。可悲的是,它也站在东德的床边上看着它死去。”
   
   温斯多夫(Wünsdorf)曾是苏联在境外最大规模的军事基地。对于共产主义的俄罗斯来说,东德曾是它在欧洲的主要前哨基地。苏联曾在东德驻有800个军营和50万士兵。克伦茨说:“无论苏联当时是不是个占领东德的大国,我们都把苏联军队视为我们的朋友。”
   
   但是,成为苏联帝国的一部分有什么好处呢?克伦茨回答说:“你所谓的‘苏联帝国的一部分’,这完全是典型的西方术语。在华沙条约中,我们把自己视为莫斯科的伙伴。虽然,在我的国家,苏联有最终决定权。”
   
   克伦茨如何登上了权力的顶峰
   埃贡·克伦茨生于1937年,他是一名裁缝的儿子,迅速爬上了共产主义的权力阶梯。他说:“小时候我是一名少先队员。然后我成了自由德国青年团的成员。之后我加入了东德社会主义统一党。后来我成了党的总书记。我已经做了这一切。”那时候,有多年里,克伦茨一直被视为年轻的王子:东德老领导人埃里希·昂纳克的接班人。但到1989年10月他取代霍内克成为党总书记时,东德的执政党正在失去对权力的控制。
   
   从波兰到保加利亚,人民的力量席卷了整个苏东集团。东德没有例外。1989年10月24日东德青年不满生活状态,举行抗议示威质问克伦茨。
   
   克伦茨在哪儿出了问题?
   在柏林墙倒塌前一周,克伦茨飞往莫斯科,与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举行紧急会谈。他说:“戈尔巴乔夫告诉我,苏联人民把东德人民视为他们的手足。”戈尔巴乔夫对克伦茨表示,在苏联人民之后,他最爱东德的人民。于是克伦茨问戈尔巴乔夫:“你是否还把自己看成东德之父?”戈尔巴乔夫回答说:“当然了,埃贡。如果你在暗示问我,德国可能实现统一,那这可不在我们的议事日程上。”克伦茨说:“当时我以为戈尔巴乔夫是真诚的。这是我犯下的错误。”我问克伦茨:“你觉得苏联背叛了你吗?”他回答:是的。在柏林墙倒塌前一周,克伦茨飞往莫斯科,与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举行紧急会谈。克伦茨认为,他被苏联出卖了。
   
   东德是如何结束的
   1989年11月9日,柏林墙倒塌了。欣喜若狂的东德人涌向开放的边界。克伦茨回忆道:“这是我一生中经历的最糟糕的一个夜晚。我可不想再次体验。当西方的政客说,这是人民的庆祝时,我能理解这一点。但我承担了一切的责任。在那样一个充满激情的时刻,如果当晚有人被杀,我们就可能被动卷入大国之间的一场军事冲突。”
   
   在柏林墙倒塌后的一个月内,克伦茨就辞去了东德领导人的职务。次年,东德和西德重新统一。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成为历史。
   
   没过多久,苏联就解体了。但和克伦茨不同,在整个东欧,戈尔巴乔夫被视为拆除铁幕的英雄。
   
   2013年,这位前苏联总统曾对我说:“我经常被指责放弃了中欧和东欧。但我把它们给了谁?比如说,我把波兰还给了波兰人。不然的话它应该属于谁?”
   
   克伦茨先生已经失去了权力和他的国家。1989年11月9日,东柏林人攀登上柏林墙,铁幕倒塌。接下来,他失去了自由。1997年,因为东德当局曾开枪射击试图穿越柏林墙的东德人,克伦茨被统一后的德国法庭判定有过失杀人罪。之后,他坐了4年牢。
   
   “冷战从未结束”
   克伦茨目前仍然对政治感兴趣。并且,他仍然支持莫斯科。他说:“在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这样虚弱的总统之后,能有普京总统,对俄罗斯来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他坚称,冷战就从未结束过,而现在只是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战斗。
   
   柏林墙将这座城市分割了近30年。
   今天,克伦茨先生在德国波罗的海沿岸过着平静的生活。他说:“我仍然会收到许多来自前东德公民孙辈的信件和电话。他们告诉我,如果我能祝他们生日快乐,他们的祖父母会非常高兴。有时候,人们来找我,问我要一个签名或自拍照。”
   
   当我们在柏林市中心下车的时候,正好遇上一位高中历史老师和他的一群高一年级学生。这真是他们幸运的一天。那位老师告诉克伦茨:“我们从汉堡来游学,学习东德的历史。能见到你作为一名历史的目击者太让人喜出望外了。当柏林墙倒塌时,你当时是什么感受?”克伦茨说:“那并不是个狂欢节,但那确实是个充满戏剧性的一晚。”
   
   谢选骏指出:从克伦茨下台以后还受欢迎的经历看,德国人尽管遭受共产党奴役,仍然不是一个惯于落井下石的民族。而中国则不然,早在秦两汉时期和元明清时期,就是一个关于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了——只有秦两汉与元明清中间的士族社会,才恢复了一点人的尊严。这样的废垃社会,要想民主化,简直缘木求鱼。
(2019/10/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