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谢选骏文集
·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中国如何避免勃列日涅夫的覆辙
·日本国家是天子哲学的产物
·康有为梁启超都是贪污犯
·我知道美国债务的最终结局会是如何
·南极争议证明主权国家的盗匪性质
·美国正在滑入个人统治
·彭博是个死硬的政治骗子
·蔡崇国是个共产党
·开枪杀人只是最低武力
·如何扫除毛泽东遗骸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台湾政府拥戴中国共产党
·熟人社会如何运行民主
·水是从哪里来的——水是生命的关键
·翁仁贤狗魔附体烧死全家
·西藏人不该遵循印度人的教义
·现在的黑人不是过去的黑人
·英国炮灰怎么可能击败德国
·“中国”的地缘价值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香港会有天安门勇士们吗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弯道超车的致命危险
·中国模式就是没有模式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解放军棺殡“清垃圾”预告屠杀
·巴黎时尚源于多重杂交
·大众民主的缺陷
·有文化的苏联为何崩溃而无文化的美国却独霸世界
·强盗故居理所当然变成了警察局
·先夏城址的外来可能
·毛煮稀的绞索
·人生免不了上瘾
·黎智英是共产党,《苹果日报》成为《人民日报》了
·香港人权法案和共产党中国宪法一样都是废纸一张
·全世界独裁者控制了美国之音
·政治包养与海外民运
·一个半蓝色方案的战争
·国家主权压榨网络主权
·支付宝的“扶老人险”本身就是一个诈骗
·没有白色恐怖就是不行
·臭伊丽莎白
·聂荣臻的特务家族
·逆向淘汰的优生学
·从“拆哪”到“墙国”都是长城精神作祟
·欧洲之星为何落后于新干线
·西方文明的灵魂和宗教来自于回民的土耳其
·生命的毒素创造新的生命
·GDP增长率就是环境恶化率
·反对派人士为何出入共产党中国
·德国即将诞生新一代的毕加索了
·毛泽东是一个民族英雄吗
·英国人在死尸上都要抓一把毛
·抑郁、疯狂与变态——大国领袖的基本素质
·美国没有哲学只有实用主义
·俄苏文学让人亡国
·收破烂的奢侈品
·数学不是主观的也不是客观的
·律师楼是什么窝点
·狗比人更能助选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向心中国的特务机关——大国崛起和小国时代的双重变奏
·邓聿文不懂“没有暴力何来民主”
·墨西哥政府就是恐怖组织
·希特勒为何灭亡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从杀人殉葬到阴婚匹配的中国宗教
·共产党基层黑恶组织,共产党高层组织黑恶
·彭博(布隆伯格)是川普(特朗普)的爷爷
·后现代主义是通往废垃社会的道路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唐太宗和隋炀帝如出一辙
·伊斯兰为何比共产党长命
·司机的盛宴即将结束
·谁来封住总理的臭嘴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Alan Murray:好的,那我就放进去,看看会发生什么。
   
   任正非:我支持。
   
   6、Clay Chandler:这样的交易会不会存在一些复杂的监管问题呢?您是否考虑过政府会反对这一交易或者持保留态度?您有没有收到一些来自美国的反馈?
   
   任正非:没有。美国政界有人过问这个事,但是中国政府应该不需要审批,因为这是商业性的交易。我们不是把自己的技术完全卖了,而是许可美国公司,我们自己还在此基础上往6G走,美国公司也在此基础上往6G走,和平竞争。
   
   美国政府也没有必要审批。因为5G基站完全是一个透明的系统,是信息包不打开直接往后传,安全问题在核心网。核心网是以软件为中心,美国有大量公司都能做出核心网来。如果需要我们的核心网,核心网技术也可以卖,我刚才讲了,包括芯片技术都可以卖。因此,我们已经很透明了,美国公司拿到技术以后可以修改,建立独立的安全体系,与我们脱钩,因为我们也不知道它是怎么修改的。
   
   未来是人工智能社会,依据的还是冯·诺依曼架构,冯·诺依曼是美国一位伟大的科学家,1946年提出这个架构。这个架构是超级计算机、超级存储器,这两项技术美国是领先世界的。但是超级数据中心和超级存储之间一定要有超速联接,如果没有选择一个最好的5G来替补,很多人工智能的先进技术不能广泛应用,美国可能会落后。美国落后以后,又会找一个好的厂家打,我们可能会第二次受打击。与其如此,不如协助美国解决超速联接的问题,避免以后还要受二次打击。因此,我们和美国公司在同一个起点赛跑,宁可让美国公司跑快一点,我们跑慢一点,也会有稳定的成功。
   
   Clay Chandler:现在华为的提议是否仅限于美国公司?你们不会考虑那些感兴趣的欧洲、日本、韩国公司,对吗?
   
   任正非:欧洲不需要,有自己的公司。而且美国市场够大。
   
   Alan Murray:思科可以吗?
   
   任正非:都可以。为什么我们要诚恳地提出来呢?因为在未来很多技术方向上,美国还在走错误的道路。我讲几个故事。
   
   德国确定国家的电信标准是ISDN,ISDN只有64K,当德国市场饱和以后,德国公司走向世界时,发现世界已经变了,不需要ISDN。当然,今天变成GPON,家庭至少获得1G或10G的支持。所以德国公司就垮了。日本为了防止别的制造商打进日本去,就把上、下行频率标准反过来做,下行频率变成上行频率。当日本市场饱和以后,走向国际市场,发现国际市场不接受,导致日本公司也结束了。
   
   北美的三大设备商朗讯、北电、摩托罗拉,强行推动全世界接受CDMA,接着是WiMAX,它们认为WiMAX非常好。WiMAX是电脑公司设计的,在局域网里是非常优秀的,但并没有考虑全球的问题。它们WiFi从里往外打,企图建立一个全球网络;欧洲公司和中国公司走的是WCDMA的道路,从外往里打。不幸的是,美国公司从下往上打的方向走错了,让WCDMA赢得了全球通信网络的胜利,美国公司就不存在了,剩下中国公司和欧洲公司。所以,美国公司的死亡,不是华为崛起之过。
   
   再举一个例子,日本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全世界电子最强的国家,他们有钱,几乎要把整个美国买下来。九十年代,美国规模运用数字电路,相比日本的模拟电路的运算放大器成品率高,因为运算放大器要求严格的线性,成品率只有5%左右;美国数字电路用于设计产品,芯片成功率在33%以上,美国就重振了电子工业的雄风。当然,今天芯片的成品率是99%以上。当一个企业不放弃传统的时候,可能就会失败。
   
   再回过头来讲华为,如果华为各方面都很强,我们的领袖会不会也变得固执、僵化?也可能像美国一样,不思考就下结论,美国想打哪个国家就打哪个国家,打完再找证据。我很担心华为公司下一代领导人会被胜利冲昏头脑,所以我宁可扶植起美国几个强大的竞争对手,拿着鞭子打下一代领导人,反正也不是打我。
   
   现在我讲完以后,大家就不认为我这个主意很神秘。其实我这个主意是华为高层领导一致通过,不是我接受采访时的胡说八道。
   
   Alan Murray:您找到了美国转让许可合作伙伴之后会先告诉我们吗?
   
   任正非:我不敢说,可能我们要先签保密协议,再进行谈判。谈判成功,新闻全部都发布了,谁先、谁后就说不准了。
   
   7、Clay Chandler:我问一个跟今天的新闻相关的问题。今天晚上八点华为将在慕尼黑发布Mate 30系列手机。现在围绕这个事情有很多猜测,因为可能没法使用Google的Gmail、地图、应用商店等应用,所以很多人在猜测华为还会不会在欧洲市场销售新款手机。有人说即使不能用Google应用,华为还是会推到市场卖一卖,看看市场的反应。但也有些人认为对欧洲消费者来说,如果不能使用这些常用软件,那买这么贵的手机没有意义。所以华为现在打算怎么办?你们会不会在欧洲销售新款手机?
   
   任正非:现在海外终端市场的前景如何,我们还不能做出清晰的判断。但是我们的手机有很多独到的优点,不仅仅是靠谷歌的生态。如果不能拥有谷歌地图,每个国家都有地图商,我们可以装载这些国家地图商的地图进行使用。
   
   我们坚持终端海外销售不动摇,虽然海外市场可能萎缩、衰退,也不动摇。我们也试试市场反应会怎么样。
   
   8、Clay Chandler:我想问一个关于华为鸿蒙操作系统的问题。您有多大的信心在接下来两到三年内把鸿蒙打造成一个可以与苹果系统相媲美的操作系统?还是说还需要更长时间?
   
   任正非:应该不需要两到三年。我作为领导人,说话要保守一点,不能把下面人逼得太紧,但对于他们来说,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Alan Murray:但华为的优势一直以来都是硬件,不是软件?
   
   任正非:是,但是也要看到,我们一定要在软件上改变自己落后的状况。我们在大的软件架构上是有不足的,但是在嵌入式软件方面(硬件系统嵌进软件),我们是最强大的。我们要把现有的软件能力改造过来,担负起大的操作系统,是有些困难的,但是我们有信心。这信心不是说说而已,是实际已经有些准备了。
   
   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世界不要分裂,仍然能使用谷歌操作系统。因此我们还是坚持与Google友好合作,希望美国政府能够批准。
   
   Alan Murray:您认为什么时候才能获得批准使用Google的全套软件?
   
   任正非:这个情况我们还不清楚,你们可以去问问美国政府。
   
   9、Clay Chandler:过去一年里,华为问题和贸易问题被搅到一起。部分原因是美国总统故意为之,他说我们要共同达成协议,华为可以作为贸易协议的一部分。您对此是什么观点?您觉得这对华为是否有帮助的?还是宁可把两件事完全分开处理,分开讨论?
   
   任正非:因为我们在美国没有销售,所以中美贸易谈判与华为根本没有关系。华为唯一是要买美国电子芯片和零部件,如果美国政府不让卖,美国公司就吃亏了,对我们没有影响。如果你们有时间可以看看我们的生产线,完全处于正常运营状态。但是有些美国公司会因此每年少了十几亿、几十亿订单,影响还是比较大的。所以,美国政府放开实体清单的审批,对美国公司是有利的。
   
   Alan Murray:都是哪些公司?华为较大的供应商有哪几家?我们知道有Google和高通。向华为销售设备的主要有哪些公司?
   
   任正非:现在媒体报道美国商务部收到130多个申请,希望向我们继续供应。
   
   10、Alan Murray:您之前说,美国把华为加入实体清单短期内不会给华为带来很大伤害。但如果你们不能用Google的产品了,你们在欧洲的终端销售应该会受到影响吧?
   
   任正非:也就降低一百多亿美元左右的销售收入。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大影响。
   
   Alan Murray:我们期待后续能报道华为5G技术转让的新伙伴。
   
   任正非:我期待你们经常到我们公司来,知道我们公司还活着。
   
   Alan Murray:我们对华为的生存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任正非:我们自己也很有信心。但是我们并不希望因为我们与美国的冲突,使全球化分裂。
   
   谢选骏指出:任正非这个共产党员虽然精通秘密军事情报活动,虽能纯熟地活学活用了望梅止渴的诈术——但是他却没有职业道德,丝毫不为客户着想,因为如果要等到他的“中国梦系统”诞生,华为的用户大都已经死光了,就像1960年代的饥民那样。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真是“毛泽东思想”。所谓“猪毛不死,大难不止”乎。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9/10/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