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谢选骏文集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一国两制是南北朝而不是土司制度
·专制奴化的女生容易绑架
·俾斯麦是中国需要的稻草人
·中国可以联姻统一俄罗斯
·超级玩具“辽宁号”航母
·欢迎中国政府给2017年G20峰会献礼
·祝贺郭文贵荣升政治局常委
·全球战国进入晚期
·满清为何挖空心思地阻止中国发展
·乔姆斯基不知道悬崖底下是太平洋
·“均富”的恶果就是伤口撒盐
·不需要入侵的入侵
·美国从战略进攻转入战略防守
·“出云”号叫阵“辽宁”号
·朝鲜对美威胁不及芝加哥
·印度没有历史只有神话
·年轻而鲁莽的小国时代
·中国能够歼灭美国舰队吗/索罗斯不敢回答的问题
·北京大学沦为“被打的落水狗”
·纪念八十年前的绝处逢生1937-2017
·毛泽东语录是臭豆腐
·大学试图摆脱索赔的责任
·中国为何实行株连政策
·盖茨的预言只是他的生意广告
·魔鬼把德国送进地狱
·贫富差距和生物进化
·英国军队的禽兽传统由来已久
·与北京平起平坐还是与中国平起平坐
·基督教与天上的财宝
·种不同,不相为谋也——东亚民族与南亚民族
·印度怎敢保护联合国成员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谢选骏: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任正非不愧为一个共产党员,精通秘密军事情报活动,他如此纯熟地活学活用了望梅止渴的诈术——
   
   《任正非:鸿蒙与苹果系统相媲美 应该不需要2-3年》(2019-10-10 网易科技)报道:

   
   华为心声社区发布创始人任正非接受美国《财富》杂志的采访纪要,采访时间为9月19日。采访中任正非谈论了美国、5G、手机、鸿蒙等相关话题,主要观点如下:
   
   
   
   谈美国
   
   ·一个发达国家退出全球化,抛弃一部分市场,这不是聪明的做法。
   
   ·我一直是亲美的,一直打击我们公司内部的情绪冲动。
   
   ·川普是我们改革的倒逼师。在川普打击我们的时候,我们真正感觉到了生存的威胁,不努力就要走人。
   
   谈5G
   
   ·从5G到核心网产业,我们已经完全不需要美国零部件了。唯有终端产品的生态系统还会有影响,但是我们认为,两、三年左右这个影响就会完全消除。
   
   ·如果5G网络也滞后,美国的人工智能有可能会失去领先的优势。
   
   ·竞争对手如果不强,华为公司也会衰落。当我们公司在很多领域上称霸世界的时候,可能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我们和美国公司在同一个起点赛跑,宁可让美国公司跑快一点,我们跑慢一点,也会有稳定的成功。
   
   ·我很担心华为公司下一代领导人会被胜利冲昏头脑,所以我宁可扶植起美国几个强大的竞争对手。
   
   谈手机谈鸿蒙
   
   ·我们坚持终端海外销售不动摇,虽然海外市场可能萎缩、衰退,也不动摇。
   
   ·我们在大的软件架构上是有不足的,但是在嵌入式软件方面(硬件系统嵌进软件),我们是最强大的。但是我们还是希望世界不要分裂,仍然能使用谷歌操作系统。
   
   ·在欧洲的终端销售也就降低一百多亿美元左右的销售收入。对我们来说,没有多大影响。
   
   ·(鸿蒙与苹果系统相媲美)应该不需要两到三年。我作为领导人,说话要保守一点,不能把下面人逼得太紧,但对于他们来说,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采访纪要原文:
   
   任总接受美国《财富》杂志采访纪要(2019年9月19日)
   
   1、《财富》杂志CEO Alan Murray:非常感谢您今天花时间跟我们交流。我的主要问题和您这张烂飞机的图相关。请问这张图究竟是体现了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的一种短期波折,还是说我们正在朝某种形式的脱钩发展,而这种脱钩将对全球经济技术的运作方式造成重大影响?
   
   任正非:拿这张照片比喻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深刻含义,只是觉得在遇上美国实体清单禁令过程中,我们很多地方受了伤。如果不把这些“洞”补好,也可能“飞机”就无法安全着陆。但是我们始终坚决支持全球化,决不会只顾着埋头补“飞机”,就忘了还要在全球化道路继续前进。我们还是在等待美国商务部批准后,美国厂家向我们恢复供应。
   
   但是这个时间拖得越长,对美国越不利。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科技的国家,美国科技公司需要全球市场,如果美国与世界之间出现科技脱钩,人为切出一条数字鸿沟,对美国的先进公司是一个打击。比如微软这样的先进公司,它的Windows和Office实际是在全球市场居于垄断地位,如果美国政府不允许某些市场使用微软产品,这些市场就会有新的替代产品出现。当出现替代产品,就显著削弱了先进公司的市场占有;当它从这个市场退出时,就把市场空白区域让给了新兴成长的公司。当没有石头压住小草的时候,小草成长得更快乐了。所以,应该是落后国家想退出全球化;一个发达国家退出全球化,抛弃一部分市场,这不是聪明的做法。所以,我坚定不移支持全球化。当美国政府改变不正确的观点后,我们 “补飞机”的速度会减慢或者补好了不飞,以维护美国合作伙伴的利益。
   
   2、Alan Murray:那另一种情况呢?如果华为仍然留在“实体清单”上,那么美国公司就不能向华为销售。从短期来看,这显然会对华为造成损失。如果从长期来看,比如说五年、十年之后,会给华为带来哪些影响?
   
   任正非:短期来看也不会有太大影响。美国最担心的从5G到核心网产业,我们已经完全不需要美国零部件了。唯有终端产品的生态系统还会有影响,但是我们认为,两、三年左右这个影响就会完全消除。
   
   Alan Murray:通过构建华为自己的生态系统来消除影响?
   
   任正非:对。
   
   Alan Murray:有没有可能从长期来看,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任正非:从公司长期发展来看,也许是好事。但是华为规模发展越来越大,命运越来越不能掌握在自己手里,心里会忐忑不安。我们坚定不移地拥护全球化,但,我们怎么能生存下来呢?所以最好是我们能够自己建立生态生存,同时并不排斥使用别人的生态、支持别人的生态。我们和有关公司有协议的,我们还是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要坚守。
   
   全球化是美国提出的,但是美国在破坏全球化规则。我一直是亲美的,一直打击我们公司内部的情绪冲动,最近还再次发文,支持内部服务的流程IT部门用“美国砖”、“欧洲砖”、“日本砖”修一个“万里长城”,千方百计地防止内部员工冲动在IT服务上要自主创新,去创造一个自己的内部管理IT平台。这样不仅成本高,而且拖累大。
   
   3、Alan Murray:前两天您做出了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建议,说是华为愿意把自己的技术许可给美国公司。据我理解,华为历史上没有这么做过。华为此举是想缓解安全担忧。您的橄榄枝抛出去之后,有没有美国公司联系您?您认为,未来会不会有美国公司联系您呢?
   
   任正非:首先讲讲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认为,世界由美国、欧洲、中日韩建立起一个平衡的技术生态系统。当然,这里是指技术性的生态系统,与谷歌的生态系统不同。因为人工智能时代很快就要来临,美国的光纤到户建设是滞后的,如果5G网络也滞后,美国的人工智能有可能会失去领先的优势。
   
   第一,我们愿意遵循国际惯例FRAND原则,把5G专利以公平、无歧视的方式许可给美国公司;
   
   第二,5G专有技术,包括完整的5G全套网络技术(软件源代码、硬件设计、生产制造技术、网规网优、测试等整体解决方案),完全无保留地独家许可美国公司,这样美国、欧洲、中国公司同时起步,在新技术上继续竞争;
   
   第三,美国可以选择以美国通用芯片为主体的5G基站,也可以选择“美国通用芯片+华为芯片”的方式,如果需要我们的5G芯片技术,也可以转让许可。
   
   这件事情对华为是有利的。一方面缓和了国际关系,另一方面增加了竞争对手。竞争对手如果不强,华为公司也会衰落。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持有完全开放的态度。我们认为,未来信息社会的市场会非常宽广,还有更大的空间,充分容得下多个大公司、千万个小公司服务、竞争。当我们公司在很多领域上称霸世界的时候,可能离死亡也就不远了。
   
   Alan Murray:“如果在很多领域称霸世界,离死亡就不远了。”您为什么这么说?能展开阐述一下吗?
   
   任正非:历史从来都是这样的,一个王朝往往都是盛极而衰,因为有很多国家都要围攻它。再比如美国的菲利普斯,他连拿了几届世界冠军,后来就拿不到了,因为全世界都瞄准着怎么能战胜他的游泳方式而努力,他怎么维持得下去呢?其实,在川普打击我们之前,我们公司已经快到这种状况了。
   
   Alan Murray:所以川普是帮了华为一把?
   
   任正非:是的,他是我们改革的倒逼师。一是,因为华为技术先进,合同很容易拿到,前方的国家代表处不需要费太大劲就容易解决问题,拿到合同以后很清闲,可能就会腐败,公司就摇摇欲坠了;二是,我们的机关越来越庞大,办公环境越来越好,敲敲键盘输出几个流程就拿到钱了,谁还会愿意去艰苦地区和国家工作呢?杜塞尔多夫收入没有增加多少,但多了几倍地区部机关的人。在川普打击我们的时候,我们真正感觉到了生存的威胁,不努力就要走人,高级干部也是一样,不努力就要撤掉。你看,这一年来我们焕发了青春,人人都非常努力。
   
   4、Alan Murray:回到华为提供技术许可的问题,您有没有跟一些美国公司探讨过此事?
   
   任正非:这么重大问题,不会那么简单就有共识,不会那么匆匆忙忙的。美国有很多社会精英人士在询问这件事情如何操作。
   
   Alan Murray:您在提这个提议时,我估计您脑子里肯定有一家具体的候选公司。会是哪一家公司呢?
   
   任正非:第一,这个公司应该很大,如果买了这个技术的许可以后,不能形成很大的市场空间,对它是不划算的。
   
   第二,我们没有市场划分,它不仅仅是在美国市场销售,除了火星、月亮和太阳外,它可以去任何地方销售,包括中国。我们之间展开充分的竞争。
   
   第三,这个公司要有一些通信技术基础积累,与华为行业比较接近。它可以在我们提供的技术方案基础上修改源程序、源代码,使得它能够完全独立于我们提供的原体系,以后华为也搞不清楚它用的技术,这样就解决了美国国家安全的担心问题。在它没有完成技术修改之前,我们把华为的技术进步透明地告诉它,保证它同步华为的进步。当它对技术进行修改以后,我们已经搞不清楚它用的是什么技术。从那时起我们继续再保持十年,把自己改进的思考单方面告诉它。
   
   我们是真心诚意的想做这个技术许可,我们不会留后手和秘密。我们对被许可方开放透明,不是我们傻,而是以此让华为公司19万员工面对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谁也不敢睡懒觉。
   
   Alan Murray:您的提议前所未有。我从事商业报道有40年了,却从没想过有人能提出这样的想法。有人认为这个想法非常疯狂,所以转过头来置疑您做这个事情的诚意。
   
   任正非:现在,督促华为公司进步的鞭子在我手里;未来,我将把这个鞭子转交给美国公司,美国公司进步成为强大的竞争对手,逼着我们19万人心惊胆战的努力前进。
   
   5、《财富》杂志亚洲执行主编Clay Chandler:刚才问您华为把5G技术许可出去,您脑子里是否有具体公司时,您给了一些条件。有哪些公司可以满足这些条件?能否列举几个公司或人的名字,觉得这些公司配得上做华为的合作伙伴?
   
   任正非:我不能去点名哪些公司,我认为这是一种冒犯。但是我相信,美国一定有这样胸怀大志、想称霸世界的公司。媒体如果有猜测不是我的责任。
   
   Alan Murray:如果有美国公司对这一极为罕见的交易提议有兴趣,他们应该给谁打电话?
   
   任正非:拨打华为任何人的电话都能转到公司最高“司令部”来,联系公共关系部或者我的邮箱都行。
   
   Alan Murray:我们可以把您的邮箱地址放在我们发表的文章中吗?
   
   任正非:没问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