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猪的智慧领导人类]
谢选骏文集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猪的智慧领导人类

   谢选骏:猪的智慧领导人类
   
   《美国总统弹劾调查激出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下三路”》(BBC特约撰稿 2019年10月8日)报道:
   
   美中双方部长级会议本周晚些时候恢复贸易谈判,中国副总理刘鹤将在华盛顿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推演美中贸易战下一个回合。


   
   美中恢复谈判前夕,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对美国媒体表示,新一轮美中贸易谈判可能会有“正面的惊讶”。美中贸易战打打停停到今天,出现“惊讶”一点不会令人惊讶,是否是“正面”的,则没人敢押宝。
   
   “下三路”招数
   
   美中贸易战能否以中国可以接受的条件偃旗息鼓,要看北京是否愿意挖美国总统政治敌手的“黑材料”?这乍听上去不可想象,更像是不着边际的“阴谋论”。但是,美国国会的总统弹劾调查刚刚进行两周已经曝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言行,迫使人们不得不想象一下不可想象的事情。
   
   中国人要来谈判,我们要和他们谈。我们看吧,但我们会做得非常好,因为我对中国有多种选择。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做,我们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我对中国有多种选择。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做,我们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美国总统弹劾调查抖出的“中国元素”,无意间暴露了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下三路”招数。
   
   总统弹劾调查
   
   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面对记者镜头皮笑肉不笑的面容和僵硬尴尬的肢体语言,中国领导人应该好好看看。
   
   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7月份的一次电话交谈,引发一位美国情报官员通过正规法律程序,匿名投诉特朗普试图以军事援助为筹码,逼迫乌克兰调查特朗普所称的拜登和他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腐败行为。
   
   亨特是一位生意合伙人,在乌克兰、中国和其它多个国家都有商业活动,但迄今没有任何他违法经营活动的证据。
   
   拜登是美国2020年大选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中的领先者,也就是特朗普争取连任的第一竞选对手。美国法律明令禁止任何公民利用外国政府或个人的帮助干预选举。
   
   接到匿名投诉后,美国国会终于宣布对特朗普总统的弹劾调查。说“终于”,是因为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以简单多数通过弹劾决议容易,但在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拿到三分之二多数成功弹劾特朗普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弹劾反而会被特朗普当作“受政治迫害”的证据,激励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支持。因此,美国民主党领导层一直没有响应党内弹劾特朗普的呼声,直到这一次的匿名投诉。用民主党国会众议院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话说,是“被迫出手”,用中国人的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中国应该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因为发生在中国的事和乌克兰的一样坏。”
   
   “中国应该调查拜登”
   
   面对弹劾威胁,特朗普不是按任何正常逻辑那样试图大事化小,火上浇水、釜底抽薪,而是变本加厉,火上浇油,甚至拉出飞蛾投火的架势。你不是指责我秘密递话吗?那我就公开呼吁。于是出现了难以想象的一幕:特朗普站在白宫南草坪前,面对直播电视镜头说:“中国应该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因为发生在中国的事和乌克兰的一样坏。”
   
   如果一个美国总统公开要求意识形态和经济利益皆是敌手的中国调查他的政治对手,已经超出你的想象力的话,那特朗普接下来的一段话更不知你该如何受用:“中国人下周来谈判,我们要和他们谈。我们看吧,但我们会做得非常好。因为我对中国有多种选择。如果他们不按我们的要求做,我们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
   
   特朗普不但公开要求中国政府整拜登父子的黑材料,而且明确无误的把中国是否合作与美中贸易战直接挂钩。美国总统弹劾调查激出了特朗普对华贸易战的“下三路”。
   
   拜登父子
   
   2013年,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期间,会见了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及其他高级官员。拜登的子女,包括亨特·拜登等随行。在为期两天的访问中,亨特与中国银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会面,两人后来成为商业伙伴。拜登访华后不久,李祥生成立了私人股本基金渤海华美(BHR Partners),亨特在该基金董事会任职。
   
   香港《南华早报》周六(10月6日)报道,根据中国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数据库档案,亨特·拜登是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渤海华美的董事。该公司成立于2013年12月,注册资金为人民币3000万元,约合400万美元。
   
   美国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否认他和儿子亨特有任何不当行为。拜登的发言人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表示,亨特在随拜登访华期间没有与李祥生讨论任何业务关系,并且该基金早在数月前就已计划成立。该发言人还说,亨特在他父亲担任副总统期间并不是该基金的股东。
   
   这与美国《纽约客》杂志今年7月对亨特的一篇报道中的一些细节相吻合。《纽约客》报道称,亨特和李祥生早在2012年就讨论了在中国合伙筹集资金以及其它商机。2013年李祥生成立渤海华美后,亨特以不领薪酬的董事身份加入。
   
   特朗普还指责中国政府为了换取有利的贸易待遇,曾向拜登一家支付了“数十亿美元”的“酬金”。特朗普说, “拜登的儿子可以带着15亿美元的基金离开中国,但是世界上最大基金却无法从中国撤资。”像特朗普发出的许多令人瞠目的其它指称一样,他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
   
   路透社报道说,美国一位阴谋论者的一本书中用引述的一个数字,可能是特朗普指称的来源。 路透社的报道说,2018年,美国人施怀泽(Peter Schweizer)曾在《秘密帝国:美国政治阶层是如何隐藏腐败并使家人和朋友中饱私囊的》一书中,援引了《华尔街时报》2014年的一则报道,该报道引述中国银行一位发言人称,渤海华美有意融资15亿美元用于投资中国境外的市场。
   
   中国可能为了达成较好的贸易协议而尝试帮助特朗普,但我不认为他们会如此直接地干预美国内政。他们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很有可能押错宝。亨特的发言人告诉美国媒体,特朗普所说的“15亿美元”纯属子虚乌有,亨特·拜登没有从这家中国公司中得到任何回报或补偿。
   
   拜登在推特上反唇相讥说,“总统先生,你不能靠敲诈外国政府来帮你赢得连任。 这是滥用权力。这违反了你的誓言。这危害了我们的国家安全。”
   
   中国如何对应
   
   中国是否会屈服于特朗普“极其及其强大的手段”,去挖美国总统政治敌手的“黑材料”?在被记者追问他是否已经要求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开始对拜登父子展开调查时,特朗普说“我还没有,但这的确是我们应该考虑做的事情”。
   
   这也的确应该是中国领导人当真严肃考虑的事情。对特朗普的“点穴”功夫,中国政府的反应是敏感的。特朗普指责拜登的儿子占父亲的光在中国做生意。他的爱女伊万卡· 特朗普随他去中国访问顺便推销自己的时装、家居品牌,特朗普显然不认为有任何不妥。英国《卫报》报道说,2018年特朗普出尔反尔,宣布取消对中兴通讯ZTE的禁令,出人意外。人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在此前几天,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的时装家居品牌在中国的商标注册获得了批准。
   
   特朗普公开把中国调查拜登父子与美中贸易谈判挂钩,中国是否会屈服于特朗普“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去挖美国总统政治敌手的“黑材料”?抑或,北京主动投怀送抱取悦特朗普?路透社引述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中国与亚太关系研究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的话说,如果中国真的掌握爆炸性的信息的话,中国官员可能“试图暗示对方以政策让步来换取信息”。
   
   但是,如果北京手里真的攥着特朗普的竞选连任对手的“黑材料”的话,一个“更合理的推测是,为了减少特朗普连任的机率,中国可能隐瞒有关特朗普竞争对手的任何潜在负面消息。”史宗瀚说,“毕竟,特朗普是自尼克松以来让美中贸易最为动荡的美国总统。”
   
   美中贸易战忽冷忽热,特朗普对中国忽而甜言蜜语,忽而恶语相向。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现任乔治城大学教授的麦艾文 ( Evan Medeiros)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提醒人们注意,中国官员很少对特朗普的羞辱性言论作出回应。梅代罗斯认为,“中国与特朗普打交道的策略一直避开你来我往的口水战,而是非常坚定地追求他们的利益。正因为如此,美中贸易谈判仍在继续进行。”
   印有中美两国旗帜的拳头交锋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美国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来仪(Bonnie Glaser)也持同样的观点:“中国可能为了达成较好的贸易协议而尝试帮助特朗普,但我不认为他们会如此直接地干预美国内政。他们知道这里面的风险,很有可能押错宝。”
   
   所言甚是。两周前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与特朗普终于在联合国大会上见面时,两人面对记者镜头皮笑肉不笑的面容和僵硬尴尬的肢体语言,中国领导人应该好好看看。
   
   乌克兰面对俄国的威胁,需要依赖美国撑腰。对特朗普的“特殊”要求,新上任的泽伦斯基不敢说不,也不敢卷的太深。毕竟,乌克兰要依靠的是美国,而不是特朗普,且不论特朗普也根本靠不住。特朗普要求泽伦斯基调查的拜登,或许一年后成为美国总统呢?
   
   特朗普威胁中国他有“极其极其强大的手段”在对华贸易战中攻城掠地为所欲为。但是,他显然看不到这一层:这场贸易战是他一手挑起来的,如果他被选票或弹劾赶出白宫,美中贸易战也就失去了战争策源地。
   
   特朗普自诩有“伟大的和无与伦比的智慧”。中国人对自己的智慧也是很有信心的。
   
   谢选骏指出:政治家们最为实际,不讲良心,不看丹青,而以成败论英雄——在他们看来,猪的智慧应该领导人类!因为猪狗绝不挑食,朝秦暮楚,为了生存什么都吃。这其实不是特朗普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整个行业的问题,一种职业病症!猪的智慧超越人类,而政治家们的智慧又超越于普通人类,因为他们和他们率领的商人、学界、记者,集中体现了生物世界的基本法则。反而是被政治家们洗脑利用的普通人类,倒是被政治家们施放的道德毒气麻痹了“伟大的和无与伦比的智慧”,结果体现出了更多的“良知良能”。
   

此文于2019年10月1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