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谢选骏文集
·8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4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5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8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2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3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7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89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0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8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谢选骏: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谢选骏指出:我们知道,联邦制的功能原本都是为了统一而不是为了分裂——那么,“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分裂中国而是统一中国呢?在我看来,“中华联邦制”统一中国而不是分裂中国,必须避免“中华苏维埃联盟制”的陷阱,而采取“中国文明整合世界”的思路,扩大“中国”的概念为“全球民族”,而不是缩小“中国”为“支那民族”——如此一来,中华联邦制就不是“分裂中国”而是“统一中国”了。可惜的是,迄今为止的中华联邦制都是中华苏维埃制的后代,所以气息奄奄,难成大器。而苏维埃联盟制又是从蒙古呼拉尔联盟发展过来的,毁灭文明,昙花一现,何足道哉。这不,苏维埃联盟制度在中国搞出了一堆自治区、州、县等等,让中国陷入了没完没了的纠纷和动乱。
   
   网文《孟泳新博士<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严家祺联邦制运动与中国民主运动是二个完全不同性质的运动——严家祺联邦制运动应该从中国民主运动中分离出去——严家祺联邦制运动的终结》报道:

   
   2019年9月博讯焦点登刊了一篇文章赵云龙《未来中国应建立五权分立的联邦制》又一次地鼓吹严家祺的联邦制。
   严家祺鼓吹联邦制至今已有三十年头了。由于严家祺其人在六四中名气,曾经也使联邦制风流一时,但台湾的学界普遍不看好而慢慢变得无声无息。刘晓波0八宪章发表,严家祺又动了心,再一次地在网上重唱一遍联邦制的旧文,还以为是全世界都支持了严家祺要搞的联邦制了,严家祺的逻辑,实在无法恭维!诺贝尔和平奖播发给刘晓波,按诺贝尔奖委员会褒奖有关规定和已故的诺贝尔奖褒奖历史事实,都只是褒奖获奖者为世界和平、科学发展、文学繁荣所作出的贡献,而绝不可认为是对获奖者的全部的建议、论点、提案和思想作出了对与错的世界性判决,绝不可将诺贝尔奖委员会视为是世界上的宪法法院。像诺贝尔奖委员会褒奖给屠呦呦,并不意味着,诺贝尔奖委员会承认或否定中国的中医什么。诺贝尔奖委员会褒奖给莫言以文学奖,并不意味着,诺贝尔奖委员会承认或否定中国言论管制制度。
   
   这几年在网站上连续出现了很多反对联邦制的言论,但却未见严家祺的一篇正面回答的文章。我也写过好几篇文章加入其中,但至今未见严家祺的回答。鬼知道,是严家祺承认了其联邦制是不合中国的国情呢,还是所有的反对联邦制的言论在严家祺眼中都是不值得一驳呢。本来,此事自然我也不必插手多嘴,但看到自从严家祺提倡联邦制以来,中国人思想界圈圈中已经出现了极其严重的形势,这就是,目前不仅已经有新疆有人要求独立建国,四川省也已经有人要求独立建立蜀国,现在连上海市也已经有人要求独立建立上海国,看来,中国快要成为千国万邦了,还搞什么民主呢?凡有良心的有知识的中国人就不能不站出来说一说自己的心理话。否则凡是搞中国民主运动事业的朋友们都会被中国共产党人视为闹独立闹分裂的反叛分子呢!
   (1)严家祺提倡联邦制思想推理过程与理由是错误的,让人没法接受。
   严家祺提倡联邦制至今为止提出的唯一的一个理由,这就是,在目前世界上除了中国的所有大国都是实行联邦制,故所以,中国也应该实行联邦制。
   在这一思想推理过程的中间,严家祺故意地隐没或者没有讲出的其思想推理过程与理由的大前提是,世界上所有大国都应该实行联邦制。
   大前提是,世界上所有大国都应该实行联邦制
   小前提是,中国是世界上的一个大国
   结论是, 中国也必须实行联邦制
   这里面有许多不解之处,怎么严家祺讲的大前提中提到的大国仅仅是指的就人口而言的大国,而不是为中国的楷模与对应模仿的民主国家呢?!严家祺到底想要中国成为民主国家呢还是继续做人口大国呢?!
   其实,我们首先要确定,实行联邦制或实行单一制,对于中国实现民主国家的大目标没有什么本质与必然的联系。实行联邦制或实行单一制,也就是说,实行单一制的国家,也可以成为民主国家,像英国与法国是欧州历史上最早实现单一制的国家,也都是共认的民主国家。另外,目前日本英国,并不是共和国,还是君主国,但也可以成为共认的民主国家,这点也应该是搞政治学的严家祺所知道的吧!请诸位注意,并且需要时刻记住,我们现在搞的是中国民主运动,而不是搞的联邦制运动,请严家祺不要挂羊头卖狗肉,要牢记中国民主运动的宗旨究竟是干什么的。
   (2)印尼的宪政制度是与其传统的观念和政治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
   如同袁世凯称帝时的那样在世界上或者在美国都有许多有头有脸的鼓吹者一样,在世界上或者在美国现在也有许多鼓吹者跟着鼓吹中国应该实行联邦制。在袁世凯称帝的当年还有过像德国皇帝日本天皇美国教授呢,但这次鼓吹中国应该实行联邦制的外国汉子却没有什么多大的来头了。这就是说,决定的因素绝不是在外国人手中了。
   由张小山翻译王天成(此人是联邦制的鼓吹者)审校的《阿尔弗雷德?斯泰潘:联邦制与民主:超越美国模式》(《民主中国》2016一6一15)一文写道,对于我们这些有志于传播和巩固民主的人,无论是作为政策制定者、人权活动家、政治分析家,或民主理论家,比以往任何时候,更需要重新考虑联邦制的潜在风险和收益。最大的风险是,联邦制安排可以为种族民族主义者动员他们的资源提供机会。
   事实上,根据我的判断,诸如印度尼西亚、俄罗斯、尼日利亚、中国和缅甸等国家,如果要在将来变成稳定的民主国家,它们将不得不建构出可行的联邦制度以包容文化多样性、获得强健的能力发展社会经济,以及符合公民平等的普世标准。
   例如,考虑印度尼西亚这个案例。它似乎满足一个联邦国家的所有指标。它拥有超过200万(?)的人口,其领土包含超过2000个有人居住的岛屿。它拥有许多语言、族群分化和多种宗教。因此,它在几乎所有与联邦制相关的类别中靠近顶部的类别。如果印尼成为一个民主国家,人们可能会想到,它将必须着手处理联邦制或非集权化的问题。然而,在苏哈托倒台后,我参加过一个印尼政治、军事、宗教和知识分子领袖人物的会议,大部分的与会者(尤其来自军方的)因荷兰殖民地统治末期的分裂主义冲突而坚决反对联邦制。印尼至少应该考虑我所说的局域联邦制(federacy)来处理像亚齐和伊里安查亚的特殊管辖区。局域联邦制(federacy)是介于单一制国家和联邦之间的唯一变种。它是这样一个政治体系:一个原本单一制的国家与属地的、族群区域、族群或文化上有明显的的群落发展出一种联邦关系,同时这个国家的所有其他部分仍保留单一制。丹麦与格陵兰,以及芬兰与Aaland群岛,就是这样一种关系。
   从以上的文章可以看出,一是文章的作者阿尔弗雷德?斯泰潘是位充满着弥赛亚救世主义理想的联邦制鼓吹者,二是向世人介绍有二亿人口的印尼实行着单一制,对此他从内心里表示疑惑和不解。
   为此我查了一下有关印度尼西亚宪政制度的文章。
   有一篇是梁智俊杨建生(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所写的《印度尼西亚宪政制度初探》(2010-7-9),他们写道——
   “国家结构形式
   目前世界上国家结构基本形式主要有单一制和复合制两大类型,而复合制国家在当代主要是指联邦制国家。在行政区划上,印尼现行宪法第十八条规定:“印度尼西亚大小地区的划分及其行政机构体制将参照国家政府组织的协商原则并顾及一些特殊性地区的传统权利,以法律明文规定。”目前印尼地方政府分为省、县、乡和村四级行政区,其中一级行政区33个(包括30个省、雅加达首都特区、日惹和亚齐达鲁萨兰2个地方特区),二级行政区410个。在中央与地方关系上,印尼全国只有一个统一的立法机关(人民协商会议和国会)、一个中央政府和一部宪法,公民也只有一个国籍,在国家内部中央与地方属于隶属关系。同时,现行宪法第一条第一款非常明确地规定:“印度尼西亚是共和体制的单一国家。”由此,可以说印尼在国家结构形式上属于单一制的国家。”
   那么为什么印尼在国家结构形式上要实行单一制的国家呢?
   该文章说“印尼宪政的特点(一)受传统观念影响较大
   从印尼的政治民主来看,印尼的宪政制度与其传统的观念和政治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并成为了制约或推动印尼宪政制度发展的不可忽略的因素。综合归纳而言,对印尼宪政影响最大的是以下几种政治文化:
   1、和谐的大一统观念。这个观念的来源之一是皮影戏表演方式。皮影戏的操纵者是整个表演的中心,他们认为幕就是整个可见的世界,那些被操纵的皮偶就是地球上的万物。对应于印尼的宪政,反映在其在价值目标追求过程中,当出现了意见分歧或者有多种意见时候,他们采用的是兼容并蓄、广而统之的价值观。”
   这里讲明了,印尼的宪政制度是与其传统的观念和政治文化有着密切的联系。这就是关键的关键所在。
   (3)中国的宪政制度发展取决于其长年历史的发展过程、传统的观念和政治文化传统。
   这一点实质上是每一个国家宪政制度发展、也是其他各种制度发展的共同的规律。当然,也是我们每一个中国人在考虑制度变革时所必需考虑到的。因为问题涉及面实在太大太广,在这里是无法都讲,仅能讲一条。在世界上目前所有存在的国家中,唯独中国历史是二千多年连续不断的,从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就实行大一统的天下制度,以后,此大一统的天下制度一直持续到今天,细心的政治学家还能领会出这中间细微的变革,这留到以后再谈了。这对差不多同样土地面积的欧州在二千多年后才刚刚迈出了欧州同盟统一的第一步。这是谁都不能否定的历史事实。
   (4)一体化是目前欧州同盟实现统一的最终目的。
   中国实行的大一统制度,同样的目标在欧盟的目前以及以后的一个非常长的时间内被称为一体化,因为中国实行的大一统制度,这是早已成为“完成时”,而欧盟目前实行的一体化制度则是为了未来欧州实现统一的必要进程,是一个“未完成时”。
   1945年,戴高乐的顾问亚历山大·科耶夫撰写了一份才华横溢的《法国国是纲要》,文中指出:随着技术环境尤其是经济规模的变化,单一民族国家已经“不够大”了,只有那些由若干加盟民族国家构成的“帝国”才有可能在国际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1950年6月20日,法国、联邦德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卢森堡六国在法国外交部召开会议,商讨法国外交部部长罗伯特·舒曼对于欧洲煤炭和钢铁生产计划的建议,即“舒曼计划”。在此基础上,1951年4月18日六国签订了《巴黎条约》,成立欧洲煤钢共同体。 欧洲一体化从一开始就跨越了自由贸易区阶段,于1968年7月1日实现了关税同盟,于1993年基本建成欧洲统一大市场,于1999年1月1日欧元顺利启动,也就是,经历了煤钢联营、经济共同体、统一大市场、经济货币联盟四个发展阶段,根据先经济后政治的原则,正从经济一体化向政治一体化过渡,欧盟自称为是世界上一体化程度最高、综合实力最强的国家联合体。但请不要忘了在世界的东方还有一个人口多四倍的一体化程度更高的大一统的中国早出二千多年前就存在着。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