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谢选骏: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时光倒流!贺卫方弟弟或受兄株连 传遭刑拘》(综合新闻 2019-10-06)报道: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个人微信帐号在中共建政70周年前夕被永久封号,今天网络传出其弟贺维彤被以非法持有恐怖主义物品罪名刑拘。


   
   对贺卫方的封禁类型是“限制登录,不可解封”,被封原因是“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内容不详。2017年5月,贺卫方遭遇禁言威胁时曾表示:“割断天下所有公鸡的喉咙,天还是要亮的,让我们等待天明。”从他被永久封号来看,他还没有看到天明。
   
   最令人吃惊的消息是他的弟弟贺维彤被抓走的消息,网上流传着严华丰律师的一则短文:“仅仅因为在朋友圈转发了一条视频,贺维彤 (贺卫方老师的弟弟 )就被以非法持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物品刑拘了。现在看来,传播、非法持有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物品罪也极易成为口袋罪,因为何为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普通的公众是很难把握的。”
   
   严华丰律师写到:贺维彤的案子是他和另一位律师仝宗锦代理。严律师表示,贺维彤是“9月30号被东城分局刑拘的,罪名是非法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物品罪。目前所知事实上9月12号他在朋友圈发布了一个ISIS枪杀平民的小视频,维彤当然是痛恨恐怖主义的。”微博上贺维彤的自我介绍是:图书策划编辑、图书装帧设计师、 法律类图片收集爱好者。
   
   贺卫方则是知名度很高的自由派学者,但近年来已很难自由发表言论。去年5月18日《纽约时报》发表一篇对他的专访,贺卫方在采访中坦承:“现在我连在学术刊物发表论文都变的很困难。”贺卫方当时对习近平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感到震惊:“我没想到他们会那么着急,那么快。”在这次采访中,贺卫方还朗诵了了一位北京诗人的诗句,认为浓缩了时代精神:“我们都是木头人,不许讲话不许笑,还有一个不许动,”“我就是死也要走在人的大路上。”
   
   中共建政70周年前后,北京当局异常紧张,北京多处地区“天上禁鸟地上禁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对言论包括社交网络的控制打压更形严重。节日过后,这种紧张还在延续,据分析一个重大的原因是香港局势严重失控,中共四中全会在即,中共党内对习近平处理贸易战、香港问题的方式越来越不满。
   
   贺卫方具体因为传播什么“恶性谣言”被永久封号,官方没有拿出证据,最近网上一直在传着他的旧文《国家和我》,文章阐述国、家、个人三者关系,也许这抵触了北京当局多年来进行的国家个人三位一体的洗脑教育?
   
   另外,贺卫方多年前批评纳粹化倾向的一段视频最近也在广为流传,这位学者说:“我分析纳粹时期,德国唱的歌,和我们今天唱的红歌都很相似,‘高举我们的旗帜’,‘鲜血染红的旗帜’,‘跟着元首前进’,都是这类歌曲。这东西有某种相似性。我自己觉得有某种纳粹化倾向。”
   
   谢选骏指出:公知不懂,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因为纳粹是城市力量出国扩张,中共是农村力量进城捣乱,现在经历七十年的野蛮化倒退,中国大陆日渐城市化了,这样,土八路也就渐渐纳粹化了——所以我说了,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没有纳粹化,共产党就无法就没法现代化。正因为如此,很多中国人喜欢纳粹,而吃惊的外国人不懂,这是前现代化和后现代化之间的历史误差。于是我们看到,不仅中国人如此,印度人和阿拉伯人也是如此。公知头脑前卫,却忘记了废垃大众,还被贴上了洋奴的标签。其实呢,费拉大众也是另类洋奴,业已死亡的恐龙(恐怖之龙)苏联的奴隶。
(2019/10/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