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沛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沛文集]->[庇護郁達夫(1896-1945)從事紅色宣傳]
徐沛文集
·不自由毋宁死   — 为焚身的藏民而作
·达赖喇嘛与中华民国
·用心眼看西藏
·笑迎热比娅
·可敬的热比娅与可悲的白岩松
·与流亡藏人对话
·致藏族同胞 —谈“中间道路”
今生乐做中国人
·今生乐做中国人
·不同的文化 相似的智慧
·被“圈养”的铁凝
· 宋氏三姐妹与浦氏三姐妹
·法兰克福书展上的红牢囚徒
·关不住的中国精神 从思想牢笼到监狱
·洋人与我
抵制共特伪类
·宋庆龄与史沫特莱
·高瞻远瞩
·走马观花(刘荻-刘衡)
·异议五毛—不锈钢老鼠刘荻
·关于雪峰
·鉴别真伪—认清《多维》
·漫话“共特”、民运、“六四”以及法轮功
·谁是共特?
·笑谈共特
·回敬韦石—再谈共特
·有人盗用徐沛名义
·我笔写我心 — 想起赵达功
·谁有“毛”病?(袁红冰—刘路)
·走马观花(余杰-老舍)
·解读艺术家严正学的狱外新作
·共产囚徒种种 — 响应唐柏桥声援力虹
·余杰和丁子霖之我见
·先父与《金陵春梦》
·回头看三毛
·透视琼瑶现象
·“七君子”的真相
·以廖天琪与吴弘达为戒
·曾节明终于自暴其丑
·廖亦武必须当心
当心小毛泽东
·在比较中鉴别真伪—看穿刘晓波的过程
·刘晓波是诗人吗?
·没有正义的和平是中共的河蟹
·为了和平的炸药 — 屠龙者毕尔曼
·白梅笑傲刘无敌
·白梅笑傲刘太监
·白梅笑傲刘无常
·白梅笑傲刘影帝
·白梅笑傲败类刘
·刘晓波与共特
·因“诺奖门”致一刘晓波拥趸
·写给草泥马
·红牢囚徒与独立笔会
·无名英雄与无耻之徒
·哈维尔的人生荒诞剧
他山之玉
·为什么汪红雨认为刘晓波是个共特?
·唐柏桥驳斥一刘晓波拥趸
·不与刘晓波为伍的万之(陈迈平)
·索尔仁尼琴:莫要靠谎言过日子
·刘晓波有敌人的证据
·当心劣迹斑斑的余杰
·李建军评莫言的《檀香刑》
·“帝国应该分裂”还是“中共该解体”?
·批评廖亦武的好文
·陈迈平因莫言答廖亦武
·转发:“请推倒中国的柏林墙!”
·推荐:和高行健結婚離婚
·推荐:台湾与大陆的区别
·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谁看神韵?
·韩连潮致造谣者
·徐沛推荐:4.25引导我重回神的怀抱
·徐沛推荐: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推薦:鲁迅是伟大的思想家吗?
·“伊斯蘭教”也是極權主義,不信請看:
无耻的洋人
·无耻的洋人 (自序)
·美人计与沙博理(Sidney Shapiro)
·无耻的洋人史沫特莱、左尔格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庇護郁達夫(1896-1945)從事紅色宣傳

   
   十、
   
    胡愈之(1896-1986)是1933年就聽命於莫斯科的共党成员,在馬列中國曾任《光明日报》总编,後來官居第五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還曾充當「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会代主席。
    1946年胡愈之發表〈郁達夫的流亡和失蹤〉,這是胡愈之寫給當時中共領導的文藝界抗敵協會的報告。中共打著抗日的旗號忽悠了無數熱血青年加入紅色組織。大陸淪陷後,在文藝界抗敵協會的基礎上成立「中國文聯」和「中國作家協會」。1985年9月中共在浙江富陽郁達夫故鄉舉辦紀念郁達夫殉難四十周年「學術討論會」,日本人鈴木第一次公開發表郁達夫確為日本憲兵隊秘密殺害的證據確鑿的報告。


   
    共諜關露的妹夫李劍華在〈緬懷郁達夫先生〉中披露:郁達夫「在三十年代的腥風血雨的歲月里,曾通過他在法院工作的哥哥郁曼陀,著實營救了不少共產黨同志」。郁華(1884-1939)帶郁達夫到日本留學,後出任上海江蘇高等法院第二分院刑庭庭長,包庇共諜比如田漢、陽翰笙、廖承志等等。在郁華包庇共產黨的地下刊物《美中日報》後,被反共除奸团槍殺,可惜胞兄之死沒有促使郁達夫反省,相反促使他更加支持打著愛國主義旗號出賣民族利益的地下共產黨。
    共產國際利用中華民國的自由與抗日戰爭之計,創辦或滲透了無數媒體,其中包括《美中日報》與《亞細亞雜志》,郁達夫到南洋後,致力於翻譯為毛共充當喉舌的美國人斯諾(又譯為史諾)的多篇文宣並加按語,換言之,斯諾吹捧毛澤東及其匪區延安的報導最早就是通過郁達夫進入中文世界。
    郁達夫兄弟都算為共產黨犧牲,郁華1952年,郁達夫1957年被共產黨封為革命烈士,實為助共為虐的劣士,請看蘇雪林對郁達夫的評論。[31]
    陳儀從出任福建省主席起就任命了不少共諜或如郁達夫一樣「有用的白癡」。1936年2月,陳儀「接郁達夫來信請代謀一職,即復函邀其來閩並委以重任,先任省政府參議,後任省政府公報室主任。同年10月。魯迅逝世,陳儀與郁達夫商議,由郁達夫去上海為之扶柩送葬」[32]
    1936年11月,中共在廈門的地下組織也利用為魯迅召開追悼會遊行示威,廈門警察局長稟報福建省政府,要求逮捕追悼會的發起人。郁達夫去找陳儀,陳儀制止懲罰共諜。
    1936年冬,郁達夫用為福建省政府採購印刷機之名赴日,歸途中訪問臺灣。
    同年12月31日郁達夫在廈門發表演講,他的訪日觀感中提到「對於此次西安事件,他們以為又可以到中國來打什麼共產黨了。不料事情平定得這麼快。」郁達夫不知共產黨為了保衛蘇聯挑起了中日戰爭,又製造「西安事變」促使謀財害命的共產黨被國民政府合法化。
    1938年9月,郁達夫再次到福州,陳儀獲悉後,仍委任郁達夫為福建省政府參議。[33]
   總之,陳儀庇護共產黨人借民國的出版自由,以各種名目尤其是魯迅的名義兜售紅色宣傳,赤化民國青少年。沒有青少年讀者比如王若望上當受騙,為國際共產勢力浴血奮戰,中華民國何以在大陸淪陷?
    陳儀從福建到臺灣再到浙江都推行統制經濟,都與共諜來往密切,一直充當被共產黨利用來顛倒黑白的紅色偶像魯迅與郁達夫等紅色宣傳員的保護傘,堪稱共產黨的同路人。而他卻至死不悟,還自詡愛國!就是說,陳儀沒認識到共產黨是打著愛國旗號的反華勢力,而被共產黨欺騙利用,這就是紅色宣傳達到的效果。
   
   此文摘錄自http://xu-pei.hxwk.org/2019/08/27/以「二二八」與「六四」為例探討臺海兩岸的異同/
   
   §
(2019/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