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不明“斗争”反映的是什么,就不知“斗争”须经限制才合法。]
孙丰文集
·从胡锦涛的随扈动粗说开去
·李瑞环抚琴对牛弹 竖子涛心暗难教化
·新华社消息
·杨佳是中国宪法自身危机的产物!
·杨佳行为标志中国社会模式已达极限!
·中共最后一张人脸就这样撕下来了
·《反思西方民主》一文是辨术,而非认识
·我告诉薄熙来----杨佳就是比尔盖茨!
·薄熙来你讲讲:美国到底是什么教育制度?
·胡星斗《只有宪政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一文不通
·以《新疆公安向日本记者道歉》为前件,求证:究竟谁是打、砸、抢?
·难道“个人极端行为”没有来源?
·李昌钰说的“‘治本’靠宗教、社会和教育”欠妥
·海外民运是不是该从“台湾之耻”案里吸取点什么?
·有了“宪政民主”肯定能万事大吉!
·中国民主党(海外联总)法国党部九月会议文件(第一号):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1)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2)
·中宣部就是强奸民意部
·中宣部=强奸民意部(2)
·对胡平《从经济狂想到政治狂想》一文的批评
·“革命”做为概念其涵义就是一概而论的!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
·对“宗教是不是對抗生命”的囬答(下)
·对《08宪章》与“和解论”的批判(5)
·科学社会主义“科”在哪里?
·严家祺也应保证自己的话有边有沿
·邓玉娇案证明----政权非法
·邓玉娇案的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上)
·邓玉娇弃证明:中共政权非法!(下)
·二、邓玉娇案证明:在人与共产之间不存在任何共同性;因而说----
·逢共必反是民运的应有之义!
·乌市骚乱在现象上像是仇恨暴力事件,但本质上不是民族性仇斗
·就是“依靠”各族群众也稳定不了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对《中共严打‘红顶’黑帮》的理性清理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民族自治”?
·人性价值既普世,何来自治?(2)
·对“海外民运山头林立的批评”的批评
·给范似东:民主不是发明,也不能发明
·民主制度不是天生的,可“民”呢?民却是天生!
·“共产”就是一个理,你怎么“伦”能伦到它之外去?
·“民主就是‘共产’”,这判断没有必须的过渡
·对《海外民运的历史性失败》的批评
·张三兄,本事再大也“弃”不了词
·“我坚信我的父亲是个大英雄”违犯常伦
·“即便是“妄想”,只要所根据的是“普世”,就合法,就有效!”
·凡需要巩固的必不是本己的和本原的联系
·只有人政,内政只是人的表现方面方面
·“‘普世价值’不存在”=我们共产党就是恶狼,你有啥法?
·即便是“妄想”,只要根据“普世”,那就合法,就有效!
·共产政权下,意识形态为什么会亮剑?
·什么是普世价值?
·普世价值只是个承认关系,共产党把它当成选择来批了
·在“党性和人民性一致的”的前提下,只能有一性,
·道德建立在普遍上,但“党、社会主义、革命……”却都是些特殊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就是清党“遍地开花” 也解决不了政权是否合法的问题!
·共党为什么要说“党性是人性的‘优化、升华及晶化’”?
·“优化、升华”论的第二个原因:共产主义是一个侵略性理念
·应巩固并确能被巩固的只有人民性,
·党本就“尚黑”,岂是任何人所能抹黑?
·只有道德,哪有社会主义道德?
·共产党怕攻击你别叫党呀!
·“党”、“共产”都是知识,都构成对人的规定
·何为中国模式?
·温家宝的琴算是对牛弹了!
·我问习半昏:“政治思想”是“教”所能“育”的吗?
·靠指责人家“虚伪”来撇清自身者,必残忍!
·向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亮剑!向共产党亮剑!
·是党先哺育了薄熙来,而后才是薄的腐败----
·何为社会主义?何为中国特色?
·习近平的中国梦要了申勇的命!
·记者不需“马克思主义报导观”的再教育,
·“攻击共产党领导层”是政党的当有之义
·习说“政权瓦解从思想领域开始”证明它就该瓦解!
·“马克思主义报道观”所针对的就是“真相”
·对共产意识形态亮剑!就是要打倒共产党!
·邓小平放的也是臭屁!也应受审判!
·习近平等需要人文主义启蒙补课!
·用“虚伪” 来指责别的制度的制度,必定残忍!
·国人的性觉醒是习近平等的墓穴!
·只有弄清共产党是什么,才能判其能否改革
·只有“无为而治”才能走出困境!
·为什么要政改,从哪里往哪里改?
·思想西化,怎么就会走上邪路?
·党的存亡只受自身性质规定,与网何干?
·“多党执政照样腐败”是共产党向人民的公然挑战!
·习近平8.19讲话中的自相矛盾
·伦理所据依的根是什么呢?
·是敌对势力还是共产党背离历史进程?
·“亮剑”就是用拿枪的兵来对付讲理的秀才!
·能「妖魔化」共产党的还末出生,且永不能出生!
·这人心还怕争夺?没听说过!
·对“争夺人心”的遣责是因自认“人心尽失”!
·“也有意识形态底线”是流氓、恶棍们的不打自招!
·凡“自信”都有感于“流水落花春去也”!
·管他什么势力只要他宣扬普世价值就是“好猫”!
·苏联解体是历史的自组织进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明“斗争”反映的是什么,就不知“斗争”须经限制才合法。

   包子是食物。“斗争”是行为,也是反映知识的载体。不明“斗争”反映的是什么,就不知“斗争”须经限制才合法。
   
   未经合法性限制的“斗争就必导致人与人的仇恨和统治的迫害!
   
   盲皇要“发扬和增强的‘斗争’意识”,就成害民误国的硬件,盲皇忍人也。其认知力未经开发,意志却特强。李锐责其不听人劝,一意弧行,蛮横霸道。李老人没明“能见贤思齐、修正错误,行事检点”的是认知力,意志力是用来肯定或否定,发动或中止的,非用来知对错与当否。盲皇只有欲望,顽固加疯狂。坚持的已不是何种路线,而是不问曲直皂白统施以镇压,其残忍度早就超了文革,越了毛太祖。他不明人理、无人性,磨牙吮血是他唯一的生性。


   
   习不懂“有智慧的存在物的原则”只有——德性。
   除了德性,智慧存在物不接受任何外来原则的重塑!
   
   他牙根就未知“道德”所基于的是智慧,非生命。不问什么东西,只要有了智慧,就必然派生出德性。若真有外星人,也定讲道德,并且其德与地球人所遵奉的是同一个!为什么?曰:能决定道德必生的力量只是知慧,非肉身!
   
   证明——动物中只有人类知功罪羞耻,他类无什么羞耻、功罪观念……即使是虎、狼、豺、豹……吃了人,也不认为犯罪,不受刑罚也不受道德谴责,只能说它们兇猛。因它们无智慧!智人前的原始人与动物一样,无功罪与羞耻观念。
   
   《创世纪》载:人类始祖偷吃了智慧果,才有羞耻心与功罪观念。所谓“智慧果”指原始人是经劳动形成出智慧。所谓“偷吃”,是指最初的智慧在形成上未被经验。智力的形成是果,所以形成的原因却未能被经验。《圣经》与《可兰经》都是这样描述,证明《创世纪》就是原始人进化为智慧人的记载。
   
   我们传统的典籍是“知”善与“知”恶,或“良”知。可见“善、恶、良、诱”都是由智慧达及的成果。
   
   所谓文明,其意是因文而明。“文”指智慧载体的图纹与语言,“明”是人的智慧形成指结果。我们文化里有苍颉造字,即原始水平的人进化到能说话、能用符号来储存并传播知识,即文明史的开始。回观早期的原人进化成为今天的文明人,能看到进化的足迹——最初的人只有自然性,所处的文明阶段是自然的。经了劳动,才形成出价值要求,从而达到了功利阶段。自我意识的形成,以及对同类成员的认同,使人产生了“我是人,与我同类的都是人”这样的推己及人,智慧的阶段性也就上升到道德水平。
   
   当人的认识能力成熟到相当的水平,智慧成为可经验的,既可经验就可享受,从而就有了高出道德的智慧所造成的阶段性。我们便把人类文明的进化给予阶段性划分。进入近代(近代的标志是科学上的伽里略和理性上的笛卡儿)。完全受自然力驱使的人已经没有,因而最低的道德阶段是功利境界,上一层楼是道德境界。智慧上杰出的个人可达到高出道德的水平,即顶天立地的境界。从中我们看到:道德与我们的肉身无任何关涉,道德只受智慧多寡,阅历厚薄的决定。所以对于智人来说,只需明知识、讲道理。知识积累的愈是丰厚,所见就愈是高远,所明的道理便愈是深邃。其意愈诚,其心愈正,其身愈修,其行愈端。
   
   又因人人都是人,此乃全类共认事实。所以说道德无疆界,只要人就无从其外,只要人人敬畏道德,社会就无不能解决的问题。
   
   不问政党的初心还是旧心,理想伟不伟大,信念崇不崇的高,宗旨根不根本,统统是特称而非全称,再大的党也只是一个局部。凡局部就是私言,即一家之言,不是普遍的也不是必然!就得滾他娘的蛋。只要共产就必表现为一产,只要一产就与生命独立性相对抗。要叫人看不到对抗,就得暴力镇压,暴力必遭人类谴责。要逃避类的谴责就得欺骗,欺骗不成还得使用暴力。在策划《逃犯送中法》之前,盲皇帝已多次越境抓人,港府为舔习皇“要送中”的屁股.,才逼出港胞的“反送中”。
   
   “要送中”是因,港胞的“反送中”是被逼出的果。如同高衙内要占林娘子是因,林冲怒烧草料场并杀陆谦等是被逼出的果。何来港胞的暴力乱港加港毒?“中共杀人是常态”逼出了香港勇武派;逼着港人蒙面抗挣。天眼系统逼着港人蒙面,大陆人民也将必被逼重燃“六四”火。因任何事物有什么本性就有与本性相合的前途。共产主义之崩溃,非苏共无男儿,而是共产主义的本性就是侵略与屠杀!
   
   江喊出“高级干部脚踏两只船,已选了退路”;胡喊出“近些年一些国家长期积累的矛盾导致民怨载道、社会动荡、政权垮台……中国发生的违纪事件,性质恶劣……触目惊心……腐败问题愈演愈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
   
   而你盲皇帝也说“党内发生的严重违纪违法案件,性质非常恶劣,政治影响极坏,令人触目惊心。要导致亡党亡国”。你废止元首任期,大兵登上人大主席台,是最大的违法,是最大窃国贱,该受最严刑处!
   
   大贪王岐山说:亡党已不是虚言,最严重的挑战就在共产党内”。
   
   都证明共匪必亡!其亡不是外力推倒!是共产主义本性的必然,证明港暴、港毒都是共产党的加禍港人,难道刘少奇是被港暴暴死的吗?张志新是被港毒毒死的吗?滋滋润润地生活在美国的前政治局成员、中央政府副总理姜春云是爱党爱国爱到美利坚去的吗?孟庆伟是蒙黑港人蒙成反党分子的吗?
   
   臥槽尼玛共产党!!
(2019/10/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