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皇帝传给青年干部的“斗争”,相当于溥义不明“包子馅怎么会进到包子里”]
孙丰文集
· 海外民运没有毁,也毁不了!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
·国又不是党的财产,哪来的〝治国必先治党〞?〔2〕
·国是财产,也推不出私盟集团占有的合法性
·国不是党的私产,何来〝治国必先治党〞〔2〕
·回答赵森林网友的发问。他的问题是--
·如果习近平真读过萨特、菜布尼茨、康德、黑格尔
·广西爆案所诉求的
·〝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这一命题包含着两个问题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皇帝传给青年干部的“斗争”,相当于溥义不明“包子馅怎么会进到包子里”

   烂皇帝传给青年干部的“斗争”,相当于溥义不明“包子馅怎么会进到包子里”,习还没明白“斗争”的涵义就使它以无限制的抵抗御功能
   
   是义服刑时,头次吃包子翻来复去的端详,就是明白不了“馅子是怎么进到没窗没门的包子里面的”,逗得同科犯人大笑。此是59年释放战犯后百娃家的孩子不可能不知馅子是怎么进到包子里的,却不知自已尚未睁开眼就在妈妈怀里。老师读的报纸。我们哄堂大笑,此笑亦是不明就里的傻笑。经验包包子。那溥义却是饭来张口,连目一下的机会都没有,当然弄不通馅子是怎么进到包子里去的。
   
   掩盖了“斗争”首先是一个知识-知识有起源,有构成,形成上又有程序(步骤与进行)。且知识的被应用又有确度(有效的程度)。习既未测究知识是如何形成,又割断了知识的应用应遵守的规则-因知识的应用有当不当即合不合法问题。他的“发扬与增强战斗精神”在形式上就犯了与溥义不知馅子是怎么进到包子里去的同一个逻辑错误。


   
   念急皇帝的话,觉出其所以错误,但批判中并替换击中要害。心情急燥,刚过八月十五又病了,躺在床上思考烂皇的话错出何处。解决这个问题的是1632年出生的洛克,他用二十年时光完成《人类理解论》,并深刻地启迪了康德,我就重读洛克,变成到第一卷,即对“天赋观念论的批判”便发掘到习皇所以错误的要害。
   
   21世纪的袁二世真不愧经济学博士兼小学生-他竟不知“斗争”这个概念首要是一个知识,而后才能用为解决问题的钥匙。既是知识就得解析它,只有知识了知识,才能有效即准确地运用。能知是人的能力,被知是事物的道理。能接受的是感性,感性所以能接受是因外物,或体内发生的剌激,故感性所接受的是印象无限知识。只有经了了知性将感性所接受的影象通过介体给予反映,才成为可知的。可见知性是能动的,感性是被动的。无论刺激是酸甜还是苦辣,感性都来者不拒。
   
   即使是对知识的接受在感性那里也仍还是一堆印象。一旦被接受了的知识,就立马成为观念。应明确:无论感性,意志或观念,都不能使用知识。从而在习皇意识里的“战斗”就只是观念。虽说观念也可被意识所意识,但观念所反映的主要还是立场或立志。观念就肯定肯定或否定,发动或中止的力量。行动由意志所发动,但意志并不能辨别真假。烂皇上的知性还处“小五”,就不知“斗争”首先是一个应由知性来辨别真假,即合法非法,他却直接把“斗争”当成发扬和增强的他不知“斗争”只有在对违反承诺反击的条件下才拥有合法资格,即法学上的“正当防卫”。不以正当防卫为条件的。 “战斗”,就是不分青红皂的对抗,不讲理的迫害。即《工会宣言》和《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所鼓动的“斗” ”。烂皇帝向他的青年干部传授的“发扬斗争意识”和“增强对抗精神”,就是在无差别的人性自然性里播种和鼓动仇恨,煽动人与人的对抗与分裂。本质上就是他的不忘初心-平民的初心不就是要明明是理性存在物的人类,不去讲理而讲抢劫与侵略吗?在掠夺入侵略后当然就转化为统治的维护,维护统治的方法就是无人性的残酷镇压。难道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某些例不是这样的吗?
   
   老孙所完成的就是任何知识既有根又活跃,应用上就只能对着相对等的能力与相应限制,烂皇帝却孤立地既割裂了“斗争”做为知识的根与源,又没考虑到应用上具备能力的对等与相应限制,他意为“斗争”可不受限制的随意应用,烂皇帝对“斗争”的应用就可以无条件的敞开使用,对抗与仇恨就取代了人的理性,把能讲理的人变成不讲理的野兽!难道工会不是野兽吗?
   
   习皇一上台就喊不忘初心,不忘初心不就是因心底已明知其统治的非法而要为非法拼凑合法性吗?此一说明是从心理学上完成的,请想一想,我们天天判责共匪的“洗脑”不就是这么洗的么?可在我们批共匪的语句中仍然被洗了残余,下节将证之。
   
   我亦正在考虑如何用一图表把这一思想更清晰地刻画出来。
(2019/10/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