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四)]
孟泳新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上〕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中〕
·建立张君劢纪念馆,这是我的最大的心愿
·张君劢是战犯吗?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1〕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2〕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3)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
·价值评判从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上溯到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二
·张君劢是战犯吗?
·斯大林的成功致毛政策“一边倒”
·揭秘民盟历史:张君劢与民盟的诞生
·张君劢是中国民主政团同盟创建第一人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四)

   3,有志于社会科学研究的人应该努力提高自己的学养
   但是需要在这里指出的是,直到目前,在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就算是在海外中国民主运动内部,绝大部分的中国人还是认为“毛泽东和中共发动的解放战争是正义的战争”,还是认为“建立新中国,是毛泽东的最大功劳”。究其原因,正如笔者在《张君劢VS胡适 (博讯版)》中改写了两段的另外一段,写道,“我们还需要从哲学和哲学史(特别是法哲学和法哲学史)的哲学维的观点来看中国。这样才能把握事情的本质,并且给我们带来我们评判中国问题的角度,原则与尺度。法国学者阿隆曾将历史理论的专家学者分成两类,一类是“读过哲学的史学家” ,另一类是“那些不动或不懂,总之不重视哲学的史学家”,并用“工匠”称呼后者。而中国人所讲的马克思主义的软肋则是法律,欲想认清当代一切中国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律、法哲学和法哲学史,故讲,我们还需要从哲学和哲学史(特别是法哲学和法哲学史)的哲学维的观点来看中国。”
   张君劢,1887年生人,10岁进入广方言馆(即外国语学校)学习,1906至1910年日本早稻田大学政治学专业,23岁获学士。1913年3月入柏林大学攻读政治学。1920年跟倭伊铿(1908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奖者)学习哲学,特别是康德哲学,1930年赴德国当客座教授,著书讲学。
   我在这里简单介绍张君劢的求学经历,是为了说明,有志于社会科学、宪法研究的人,想要在社会科学、宪法研究中作出成绩的话,必须提高自己的学养,了解社会各类事项的历史发展,以及提高自己破题能力。这里讲的学养,无非是讲,不同于自然科学研究的人,从事于社会科学研究的人除了要求他们学会学好自己的本专业基础知识和专业知识外,还需要他们学习哲学。学习哲学,按我的经验,最主要指的是康德哲学,还有法哲学、历史哲学、逻辑学(也就是常说的形而上学)。
   从中国大陆出来的人一般都把哲学只认为是马克思哲学(即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在我年青学习时还有自然辩证法),那不能称作为哲学,而只是共产党的意识形态,是由康德所讲一种典型的“独断论”;容我在这里略多说几句,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什么?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一种世俗政治宗教阶段的政治救世主主义(又叫弥赛亚主义);民主集中制的本质是,一切服从领袖,按基督教宗教的模式,建立严格的金字塔形状以水平层次划分的等级共产党干部(实为马克思主义真理教世俗传教士兼官吏)组织体制,进而实现全国范围内的党国专政,即无产阶级专政。


   中国从新文化运动起的一百多年来历史,实质上,就是马克思主义,特别是经过列宁斯大林改造后的马克思列宁主义哲学,这种世俗政治宗教阶段的政治救世主主义,这一种“独断论”,以及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统领下的苏俄文化和列宁民主集中制为主体的政党与整个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模式,(我们称之为“列宁三个招法”)借力于属于“怀疑论”的实用主义之支持和全盘西化的蛊惑下,借助于科学主义、科学万能、科学崇拜、科学迷信之邪风,趁着由打倒孔家店与 “重新估定一切价值”的尼采思潮所带来的中国整个社会道德伦理、仁爱与信仰、思想上的“高度真空”,造成了“高度学术真空”,天下失鹿,国共两党共逐之,致使斯大林支持下的毛泽东通过世俗版式的宗教征伐战争(又被称为解放战争),夺取了大陆全部政权,进而肆虐整个大陆中国,而蒋介石国民党兵败入台,至今也没有彻底地反省(主要是指蒋介石国民党至今对“列宁三个招法”也没有根本上认识清楚和也没有真正地创建自由民主主义的新秩序,依然普遍地推行着列宁民主集中制)。这就是我从康德三分法认识中国近现代史观出发,给出的从辛亥革命到当下的中国所走过的百年历程,近现代历史百年历程的一个总评价。
   我在《二零一八宣言》附文中说过的两句话,一句是,以色列历史学家塔尔蒙指出,“民主有两种不同的类型:自由主义的民主和和极权主义的民主”。另一句是,“如果你读懂了上面对列宁首创的民主集中制的本质分析,那你就能理解这样的由实践出现的内斗比外斗还要更残酷、还要更凶狠的这类不可理喻、匪夷所思的咄咄怪事是必定会发生的。待到人民看清它的一切伪装时它马上变成一钱不值。”正因为这是台湾国民党人和当下在海外从事所谓的民主运动的大部分人都没有认识的问题,从思想认识上来分析,那就要彻底地否定余英时所鼓吹的胡适思想。
   在共产党的理论内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法哲学与法律,因此谁都讲不清,谁是法哲学与法律的学科最高权威学者,至今谁也交不出一部共产党的宪法史与法律通史来,因为谁也无法解释清楚,共产党废除六法的后果和镇压历史反革命的法律依据,也解释不通,为何在49年建国后各次政治运动不断,一直到出现了文化大革命以及发生了六四惨案。我一再说,中国共产党所讲的马克思主义的软肋是法律,欲想认清当代一切中国问题的关键所在是法律,法哲学和法哲学史,(《张君劢VS胡适》 北京之春, 2014年11月5日);辩证法,其为列宁称为高等数学的逻辑学,其实那是纯粹的谬论,我认同的是被列宁称为初等数学的逻辑学(常说的形而上学)。在此对上面说我的建议只能简单地解说一下。有了这四方面的知识,不仅对事例的性质的理解,还是当看到他人对同一事例的认识,两相比较分析时就有可能提出一个正确的判断。举个例子,何兆武先生他就缺了法哲学这一大块的最最起码的知识,故他无法对国共之争的事、镇压历史反革命事件、以及整个中国共产党做过了所有的事看个透亮。
   另外,还有对原本的理解问题,举个例子,康德著的《纯粹理性批判》第二版序文按蓝公武译本,有一段被译为 “惟有批判能铲除唯物论、定命论、无神论、无信仰、狂信、迷信(此皆能普遍有害于公众者)及观念论、怀疑论(此则主要有害于学派而尚难传达于公众者)等等。”同样的这一段在康德《三大批判合集》邓晓芒译本上集第22页中则被译为,“只有这种彻底的研究,才能从根子上铲除唯物论、宿命论、无神论、自由思想的不信、狂信和迷信,这些是会造成普遍的危害的,最后还有唯心论和怀疑论,它们更多地给学派带来危险而很难进入到公众中去。”仅就是这样的一段而言,结合此二位翻译者的思想发展之历程和对现实的言论,翻译者蓝公武和邓晓芒这两人所面对待现实政治哲学宣传表明, 他们竟然却相信的依旧是辩证唯物主义,而不相信康德要铲除唯物论的论说。邓晓芒还在其《康德三大批判精粹》向读者导言中却说,“而是经过费尔巴哈而诞生了为克服这一巨大对立指出了唯一正确道路的、马克思的以实践能动性为基础的唯物主义和辩证法。”这是极大地歪曲了康德在前面引用那段所表达的本意,也与目前全部都说德语的德国学术界对马克思主义的评判背道而驰的。能否认为是此二位翻译者对原文的理解和翻译上出现什么大的过失吗?!这里只能是有一种可能,此二位翻译者在语言方面基本上都能够胜任康德哲学的翻译工作,但他俩却没有真正读懂康德哲学的精髓和更不知道如何去应用之。这原因除了他俩受共产党的意识形态的影响实在是根深蒂固以外,他俩根本就不懂法哲学和逻辑学(也就是常说的形而上学)这两方面的知识。也许有人会说,康德文字艰深晦涩极难领会。我要对大家讲,梁启超尽管年迈又不识德文英文,但在他晚年,写了一短文《非“唯”》(《教育与人生》第20期,1924年),却表现出他对康德的上面那段话的高度认同与理解。
   再举一例,正值北京五四时期,1919年五月,在上海胡适第一次会见了孙中山。他后来回忆这次见面的情景时,强调孙中山是真读书的,并发挥说:“中山先生所以能至死保留他的领袖资格,正因为他终身不忘读书,到老不废修养。其余那许多革命伟人,享有盛名之后便丢了书本子,学识的修养就停止了,领袖的资格也就放弃了。”(胡适,“答唐山大学学生刘君信”,《现代评论》2卷42期。)
   平常人常讲某人喜于读书,像胡适讲孙中山喜于读书,但仅仅喜于读书是不行的,最主要的要看其是否会读书,读懂书,还要读破书,读出书本背后的那些道理来。孙中山喜于读书,但不会读书,读不懂书,更读不破书,读不出书本背后的那些道理,只能说是徒劳读书。孙中山不同于平常人,正是他的徒劳读书和不学无术,可就伤害无数其追随者一生的视阈,更严重伤害了中国百年的命运。
(2019/10/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