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孟泳新
[主页]->[百家争鸣]->[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三)]
孟泳新
·孟泳新给中国民主同盟的一封信
·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
·张君劢VS胡适
·张君劢辩证唯物主义驳论
·科玄论战的谁胜谁败
·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
·必须重审《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叛徒案》以及再次发表的原因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五
·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六
·“怀疑一切,打倒一切”,错在何处?(上)
·胡适要打倒孔家店,铁证如山
·学术研究和中国民主运动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
·批判列宁的“民族自决权”理论和我对民主宪法的三点建议
·列宁联邦制理论的必然之路就是全国解体
·列宁联邦制理论和中共的民族政策演变及现况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上)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中)
·中国联邦制与孙中山蒋介石之民族主义(下)
·谈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演变及未来民主宪法走向
· 欧盟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必须捆绑人权条件
·为什么同样的联邦制让苏联等国家走向深渊?
·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批判和中国民主运动之思想基础
·张君劢是民国以来最值得纪念的人
·还原民盟成立的历史真相 一一与章诒和 、黄方毅等人商榷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一)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二)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三)
·张君劢=民主──为纪念张君劢诞辰一百三十年而作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四)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七)
·王沪宁居然也会犯低级错误\王公权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五)
·历史的真实和谎谬的历史(六)
·《二零一八宣言》
·《二零一八宣言》附文
·《质疑中共的解放战争的开战时间》
·《必须彻底否定毛泽东》
·评判解放战争的历史意义的重要性与难度所在
·必须批判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
·向鲍彤致敬
·《二零一八宣言》的《八问》
·严家祺思维方式表象的剖析
·必须批判胡适的科学主义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一)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二)
·金庸:武侠巨人 政治小人
·说说中国海外民主运动的三件怪事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三)
·从法制史的角度来分析中国法律现况
·是“没有一战,何来五四?”还是“没有宣战,何来五四?”
·发动“解放战争”的毛泽东与发动“靖难之役”的朱棣
·对中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百年各种历史认识观的简略评议
·黎鸣算不算是中国民主运动力量?
·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
·有感于“敢为天下先”
·张君劢:诚不愿吾六万万同胞随苏联而殉葬也
· 敦促胡平、章立凡先生尽快树立罪错思辩方式
·对胡平《镇反运动小议》一文的解析
·《二零一八宣言》导读(四)一树立罪错思辩这第二种思辩方式是一个关键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一)
·孟泳新/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二)
·向大家推荐张君劢《胡适思想界路线评论》(三)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一部分)(一)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二)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三)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四)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五)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六)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七)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八)
·怎样才能正确地书写中国近现代史?(九)
·孟泳新给陈奎德的两封信
·黃鶴昇《康德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一)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二)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三)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四)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五)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六)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七)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八)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九)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
·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观论纲(十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一)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二)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三)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四)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五)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六)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七)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八)
·梁启超五四是“国史上最有价值之纪念日”(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三)

   二,重要的问题在于价值评价
   1,重要的问题在于价值评价
   “中共和邓小平一直在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其实,这里的“唯一标准”是不对的,这明显的是一个缪论。我们说,实践检验、逻辑证明、价值评价才是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请阅读孟泳新《质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们讲,实践检验、逻辑证明、价值评价是人类认识真理〔在这里特别是指社会科学如法学、历史学等而言〕的三个不同的认知阶段和认知层次。
   我们讲,实践检验、逻辑证明与价值评价是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三大不同层次的尺度。“实践相对于逻辑证明、价值评价而言,实践在认知过程中是原始的、初级的、简单的、表面的,而逻辑证明和价值评价则是成熟的、高级的、复杂的、本质的;在认知的成果和结果上实践是模糊的、多变的、不定的、朴素的、具体的、特殊的,而逻辑证明和价值评价则是清彻的、一贯到底的、确定的、理性的、抽象的、普遍的”。“实践检验、逻辑证明与价值评价各自讨论的重心与目标是各不相同的。实践检验是要解决“是什么”的问题,逻辑证明是要解决“为什么会这样的”、“为什么”的问题,而价值评价则是要解决“有什么意义”、“好不好”、“对不对”、“值得不值得”、“道德不道德”、“正义不正义”的问题。”这是我在《论价值评判和必须彻底否定镇压历史反革命运动》(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30日 )中讲过的二段话。
   2,就正义战争的价值评判为例来说明价值评判的重要性与复杂性


   举个例子,对一场战争是否是正义的价值评判来讲,我在《认清毛泽东的“正义”战争观的错误所在》(26.1.2013)一文中说,“美国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沃尔泽认为,一场战争是否是正义,换一个表达,即一场战争是否是人类生命值得为之牺牲的战争”。 这里就引用了美国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沃尔泽对一场战争是否是正义的定义。
   其实,在中国也不乏有人存有与美国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沃尔泽的对一场战争是否是正义的定义和观点的人。比如王芸生、《大公报》驻东北记者吕德润 、徐盈 、张高峰、 撰写的长篇报告文学《雪白血红》的张正隆、写《《雪白血红》蒙难记》(2012年12月29日) 的刘家驹、朗钧等等。
   我在这里想要告诉诸位的是,更有比美国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沃尔泽发表下了战争正义的定义为早的人也是存在的,他就是是张君劢。1924年秋在他创办的自治学院(1925年奉教育部令更名为“国立政治大学”)以题目为《国内战争六讲》的公开演说中,就给出了国内战争是否是正义的定义。
   我在《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民主中国 2015年3月6日)时曾写道,“王芸生是中国正义战争理论的先驱。1946年 4月16日,发表了王芸生写的社评《可耻的长春之战》。《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民主中国 2015年3月6日)在中国近现代中,王芸生是第一人说出了长春之战是非正义的这一个价值评判的 ”在我发表了该文后,我才看到由翁贺凯编选的《张君劢卷》一书,见到张君劢在1924年写的《国内战争六讲》。
   就我们选择研究课题的意义而言,发表于2013年9月17日 的《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中讲了,“我们认为,可以将战争大致地划分为二大类:国际战争和国内战争。根据我们的分析研究,沃尔泽,以及格老秀斯等人做的工作可以说,绝大多数都集中在于国际战争方面,他们所取得的成就也都集中在于国际战争方面,而对于国内战争来讲,特别是对于毛泽东领导的中国解放战争来讲,对于战争的道德分析和评判,特别是对其中所包含的大量 “道德两难”问题,仍然“始终处于笼统、模糊、零散和过于粗糙朴素的状态。”〔此话引自于张书元、石斌《沃尔泽的正义战争论述评》对沃尔泽以前的状态的描述〕利用沃尔泽,以及格老秀斯等人做出的许多结论是无法对国内战争,比如说,毛泽东领导的中国解放战争做出明确的道德分析和评判的。对于国内战争,比如讲毛泽东领导的中国解放战争而言,沃尔泽,以及格老秀斯等人做出的许多结论,就拿属于开战正义的几个原则来说,正当的意图原则、合法的权威原则完全不适用,而正当的理由原则、正当的手段原则、最终手段原则等则岐义极大,常常会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谁也说服不了谁的局面。《正义战争鍳别理论》就是要解决怎样才能对国内战争,比如说,毛泽东领导的中国解放战争做出正确的道德评判的理论问题。 ”
   这就是说,绝大多数外国研究者都集中在于国际战争方面, 他们所取得的成就也都集中在于国际战争方面,而对于国内战争方面,仍然“始终处于笼统、模糊、零散和过于粗糙朴素的状态,”仍然处于“道德两难”问题。
   读到张君劢在1924年写的《国内战争六讲》后,任何一个研究者都应该得出这样的结论,张君劢是研究国内战争正义与非正义论领域的开拓者。从研究取得的结果上看,张君劢的有意义之战与无意义之战的区分,是我们现代语言用的正义之战与非正义之战是完全一致的。故在中国近现代史中,对研究国内战争正义与非正义论领域课题,第一位中国人的地位,应该归于张君劢,而王芸生则是第二位的。这一点我需要在这里作一更正。
   郭梦良先生在《郭序》中向中国国人推荐《国内战争六讲》 一书时说,
   “中国历史上判断内战之有价值与否,也有一个标准,便是义师与非义师,义战与非义战.在字眼上,这个义战与非义战,好像就是君劢先生有意义之战与无意义之战;而其实不同。君劢先生所谓有意义与无意义之战争,是以有主义与否,系属自卫与否为标准,自然是国民的;而中国所谓义师义战,则吊民伐罪之师,吊民伐罪之战,为民请命之师,为民请命之战。所谓吊民伐罪,所谓为民请命,换一句话说,便是侠士抱不平、义士为民除害的举动。所以中国的义战,在战者为抱不平,为除害,有人民自身,则为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东面而征西夷怨,南面而征北犹怨。国民对于战争实在毫无自我表现与完全参与的训练。”
   在五十年代和文革期间,那是一个充满了权势和革命的年代,谁权势越大,谁革命就叫得越响,谁就越是正义的了。那是一个充满了荒唐的列宁正义战争观的年代。1989年8月,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了张正隆长篇报告文学《雪白血红》, 从而张正隆开创了新一轮的中国人对正义战争理论认识的新时代。
   笔者认为,张正隆的《雪白血红》是以众人回忆录的方式或叫报告文学的方式,自然也谈不上理性论证,尽管朗文与王芸生老先生的《可耻的长春之战》一样在论证长春之战是非正义的这一课题上,也构成不了真正意义上的理性论证,但从张正隆的《雪白血红》和朗文中已经可看出张正隆和朗钧两位先生的思想中己经有了“什么是非正义战争”的蒙眬的概念,这是极为难得的。
   我在《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民主中国, 2015年3月6日) 一文中说,“朗文(注: 2014-08-17 朗钧先生发表于共识网的《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长春饿殍之战”,写在1948年“长春之战”爆发66周年之际,——就林彪事件研究中的一些问题与林彪拥趸的商榷(7)》(下简称朗文)一文。) 最后说,“张震龙先生(实为张正隆先生——笔者注)说过:“为了这种亘古未有的惨绝人寰的悲剧,不再在我们的黑土地、黄土地和红土地上重演;为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权利、人格、尊严和价值,不再被漠视、践踏。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这片黑土地的白骨之上建一座碑?那碑文是现成的;‘长春之战是无义之战;长春之战是不义之战;长春之战是可耻的。’”和张正隆等先生一样,朗钧先生也认为,必须建一座可耻的长春之战记念碑。笔者也为之振臂呼吁,必须建一座可耻的长春之战记念碑”
   这里请大家注意两个“为了”,即“为了这种亘古未有的惨绝人寰的悲剧,不再在我们的黑土地、黄土地和红土地上重演;为了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权利、人格、尊严和价值,不再被漠视、践踏”;这两个“为了”就是与“美国政治哲学家迈克尔·沃尔泽认为,一场战争是否是正义,换一个表达,即一场战争是否是人类生命值得为之牺牲的战争”同样的一个意思,同样的一个思想,同样的一个价值评判,同样的一个逻辑判断的大前提。有了这个逻辑判断的大前提,结合对长春之战与解放战争的研究(小前提),就可以得出正确的价值评判。
   《正义战争理论在当代海内外研究的文献评述》(民主中国,2015年3月6日) 一文最后一段中我写道,“下面我想谈一谈,为什么我会想到并研究起‘正义战争理论’来的呢?笔者在《张君劢为什么会同意民社党参加国大?》(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4日 转载) 中写道,在民社党参加了“国大”后,民社党子敬〔1946年11月30日〕发表了《民社党为什么参加国大》一文。此文写道,“究竟是谁破坏了政协决议,我们不必在此深究,至少不能专责于任何一方面。共产党的军队的进入东北,是否有助于实行政协决议的和谐空气,惟有待诸今后历史家的公断了”。“惟有待诸今后历史家的公断了”,笔者就是在第一次(大概是2008年)看到子敬这一篇文章中的这一句话时,产生了欲要对毛泽东发动的解放战争作出评判的冲动和灵感。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思考,依据哈贝马斯哲学、阿列克西法律论证理论和沃尔泽正义战争理论,终于找到了一个严密的环环相扣的逻辑链,并将之书写成文,在2013年10月至12月发表了《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之一,之二;《四评胡锦涛的“以人为本”〔下〕之四》,《四评〔下〕之五》,《四评〔下〕之六》。这些文章,以一种崭新的方法,一种高级的价值评判方式,即理性法律论证的方式来严密地证明了,毛泽东和中共发动的解放战争是非正义的战争。”
(2019/10/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