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生命禅院
[主页]->[宗教信仰]->[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宗教]
生命禅院
·疾病缠身生活不顺者祈祷词
【禅院文集——人生宝典】
·《人生宝典》
·初级人生宝典(一)
·初级人生宝典(二)
·初级人生宝典(三)
·《围炉夜话》——初级人生宝典(六)
·中级人生宝典(三)
·中级人生宝典(四)
·中级人生宝典(一)白话解说
【禅院文集——天启篇】
·《天启篇》前言
·难破难解的三十六道八卦阵--《天启篇》之一
·我奶奶到底是谁?我又是谁?--《天启篇》之二
·小变渐渐发,大变瞬间生--《天启篇》之三
·意识能听到上帝的声音--《天启篇》之四
·万物皆有声--《天启篇》之五
·贵者不轻显--《天启篇》之六
·静处无灾殃,闹处有祸患--《天启篇》之七
·静处无灾殃,闹处有祸患--《天启篇》之七
·从青霉素过敏到舍利子形成--《天启篇》之八
·知识与智慧--《天启篇》之九
·伊甸园是这样失落的--《天启篇》之十
·无爱、小爱、大爱--《天启篇》之十二
·快速达标 及时撤退--《天启篇》之十三
·随宇宙周期性演变而变化--《天启篇》之十四
·识别真假的功夫--《天启篇》之十五
·简单+纯朴=美--《天启篇》之十六
·人生需要一条跑道--《天启篇》十七
·垃圾的作用和价值--《天启篇》之十八
·小脑袋聪明大脑袋笨--《天启篇》之十九
·使生命不朽的小法则--《天启篇》之二十
·最后一趟航班--《天启篇》之二十一
·道、德、法、仁、义、礼、智、信、术--《天启篇》之二十二
·关闭一扇门,另几扇门会自动打开--《天启篇》之二十三
·最后一趟航班--《天启篇》之二十一
·道、德、法、仁、义、礼、智、信、术--《天启篇》之二十二
·关闭一扇门,另几扇门会自动打开--《天启篇》之二十三
·关闭一扇门,另几扇门会自动打开--《天启篇》之二十三
·邪恶的善良--《天启篇》之二十四
·善良的邪恶--《天启篇》之二十五
·时来运转--《天启篇》之二十六
·魔鬼的钓饵--《天启篇》之二十七
·生命是这样腐烂发臭的--《天启篇》之二十八
·人生的主次先后、轻重缓急--《天启篇》之二十九
·有眼无珠与买椟还珠--《天启篇》之三十
·千条江河归大海--《天启篇》之三十一
·草与奶--《天启篇》之三十二
·桃树只能结桃子--《天启篇》之三十四
·回应天启,走出迷途--《天启篇》之三十五
·寻找人生的最佳坐标系和坐标点--《天启篇》之三十六
·坏死部位无感觉--《天启篇》之三十七
·别人不信,我信--《天启篇》之三十八
·于无声处响惊雷--《天启篇》之三十九
·上帝对人类的审判随时随地进行--《天启篇》之四十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天启篇》之四十一
·生命需要不断下载软件《天启篇》之四十二
·花香蝶自来,心净仙人至--《天启篇》之四十四
·走出苦难--《天启篇》之四十五
·走出苦难(二)--《天启篇》之四十六
·缘至相逢,缘尽散离--《天启篇》之四十七
·离母才能茁壮成长--《天启篇》之四十八
·感恩--升华生命的第一要素--《天启篇》之四十九
·给大家开一扇小法门: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天启篇》之五十
·想法变了,一切会跟着变--《天启篇》之五十一
·不断放弃,不断超越--《天启篇》之五十三
·如何接收负宇宙能量和信息。--《天启篇》之五十五
·日月无光,手电筒也不亮--《天启篇》之五十六
·真理!--《天启篇》之五十七
·信仰!--《天启篇》之五十八
·道德!--《天启篇》之五十九
·"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天启篇》之六十
·在死亡的边缘上跳探戈。《天启篇》之六十一
·多余的,要命的。--《天启篇》之六十二
·把宝石镶嵌到皇冠上去。--《天启篇》之六十三
·如何知道自己是香是臭--《天启篇》之六十四
·小心!一种倾向掩盖着另一种倾向--《天启篇》之六十五
·突然出现,瞬间消亡。--《天启篇》之六十六
·贤人走中庸之道--《天启篇》之六十七
·圣人--《天启篇》之六十八
·贤人(一)--《天启篇》之六十九
·贤人(二)--《天启篇》之七十
·性命攸关时光着屁股跑。--《天启篇》之七十一
·有所为,有所不为。--《天启篇》之七十二
·物质思维--《天启篇》之七十三
·形象思维--《天启篇》之七十四
·联想思维--《天启篇》之七十五
·迷幻思维--《天启篇》之七十六
·心像思维--《天启篇》之七十七
·手机重获新生的启示
·细节与品质
·品质不配 挥泪更换
·太极思维--《天启篇》之七十八
·太极思维(续一)
·太极思维(续二)
·太极思维(续三)
·太极思维(续四)
·相拥而活难结大果
·大热必有大寒
·不明就里的死亡前预兆--《天启篇》之八十一
·瘦为美?--《天启篇》之八十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禅院百科】宗教)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这种对生命的爱护和慈悲是值得提倡的,问题是,这是不是佛讲的仁慈?

   

   佛讲“众生平等”,什么是“众生”?佛释迦牟尼在《金刚经》中告诉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若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磐而灭度之。”这就明确地告诉我们,不仅人类、动植物、昆虫、微生物、细菌等是生命,而且山石田土、风云雨雪等也是生命;不仅有形的看得见的物体是生命,而且人的视觉看不见的东西也是生命;不仅有思维意识的东西是生命,而且没有思维意识的东西也是生命。在生命的意义上“众生平等”,我们应该对一切生命体现出怜悯爱惜之心,不能随意杀生,这应该是佛讲的仁慈的真正含义。

   

   但是,仁慈是有原则的,是相互的,仁慈必须基于互不妨害的基础上,无原则的仁慈实际上就走向了愚昧。

   

   蚊子,它们应该有自己的食物和活动领域,它们不应该来“吃人”,来骚扰人类,它们在水塘中生活时,我们没有必要去伤害它们,但它们超出自己的生存领域,来吃人,就走向了邪恶,对邪恶的东西难道我们还要讲仁慈吗?

   

   蟑螂,它们是昆虫,昆虫应该在昆虫的领地上生活,厨房是人类活动的地方,不是你蟑螂们恣意妄为的处所,如果我们不加约束,那么,老鼠、苍蝇、跳蚤、臭虫、蜈蚣、蚰蜒、眼镜蛇等都来,我们如何对待?

   

   如果无原则地讲仁慈,那么,庄稼地里大量地长出杂草,农民们如何办?草也是一个生命,如果按照法师和居士的观点,农民们只能让其恣意蔓延,但结果呢?人类就将没有饭吃。

   

   如果无原则地讲仁慈,那么,人身上有了伤口如何处理?每一个伤口处,有大量的细菌在生存,如果我们抹药或包扎,势必会杀死那些细菌,难道眼看着伤口溃烂化脓?

   

   卧室里蜘蛛拉了一个网,如何处理?如果毁掉,那不就是对蜘蛛的残忍吗?如果不毁掉,难道眼睁睁地看着苍蝇、蚊子、飞蛾被网网住,让蜘蛛吞吃吗?

   

   每一颗植物种子,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我们是把一粒粒麦子这些生命磨成面粉吃呢,还是不吃?

   

   每一杯水里,有几万个细菌在生活,我们是喝呢,还是不喝?

   

   我们走路时,每一脚迈出去,每一脚踩下去,都会在脚下杀死十万生灵,难道我们不走路了?

   

   难道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打错了?

   

   所有的警察都应该解散,都回家抱孩子去?

   

   难怪凡是佛教盛行的地区卫生环境比较脏乱,原来是为了保护生命。

   

   难怪佛教国家的人们都知道明哲保身,不敢,也不愿对周围邪恶的东西加以制止,任其横行于世,原来是都有一颗“仁慈”的心。

   

   宗教的宗旨首先应该是解放人,把束缚人性的枷锁打烂,让人活得更愉快、更自由、更幸福,而不是再额外增加许多枷锁,条条框框越多,越远离神佛的教诲。

   

   宗教似乎总与愚昧有点瓜葛,上帝并没有创立宗教,宗教是人类的情感反映。

   

   “万教归一”后,上帝就将直接管理人类,而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老子不仅不会被人忘记,他们的智慧反而将得到发扬光大。

   

   

   

   宗教将消亡:论生命禅院时代三

   

   宗教是探索人与自然关系的一门学问,也是一门关于生命的学问,是帮助人们建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生命观、价值观的意识形态理论体系,是引导人类从物质世界走向反物质世界的桥梁,是通过建立信仰开掘人心灵力量的一种有效途径。

   

   宗教的本质是为了人内心的平静和世界的和平,为了使生命从此岸到达彼岸,一切宗教的出发点都是善良的,但由于人类认识上的局限和差异,造就了无数难以自圆其说的教义,诞生了无数的宗教派别和派系,而宗教派别和派系的林立,不仅不利于世界的和平,更成了世界动荡不安的一个主要因素。

   

   宗教不消亡,人类就将没有和平和安宁。

   

   宗教派别的诞生是自然的,一切事物都将从诞生、发展、壮大最后走向衰微、败落、死亡,宗教也不例外。

   

   宗教在历史上对文明的传承起过巨大的作用,但随着人们对自然规律的认识的逐步深化,发现宗教越来越成了束缚人类思维的藩篱和桎梏,不破除对宗教的迷信,人类的文明就无法上一个台阶,人类就将无法进入全新的时代。

   

   现存的宗教有八大缺憾:

   

   一、对生命无知,天国之路不清晰

   

   什么是生命?天国在哪里?如何去天国?现存宗教都是迷茫的。

   

   二、制造心灵恐怖,禁锢人类思维

   

   制造末世论,无限期恐吓人心,既说不清具体时间,道不明拯救途径,又限制人们自由探索,使人们放弃了今生的享受,又耽误了对生命本质的研究探索。

   

   三、惟我独尊,专制成性

   

   任何一门宗教派别和派系,骨子里都认为自己是唯一正确的,其他都是异端,都图谋控制人类,心胸狭窄,都不愿与其他教派相互交流学习取长补短。

   

   四、遏制人性,给人心灵套枷锁

   

   一系列的教规教义戒律,大部分都是对人性的遏制,对心灵自由的束缚,是捆绑思维的绳索。

   

   五、凡宗教,都与上帝之道背道而驰

   

   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所有宗教都没讲清楚,没讲明白。

   

   六、压制新生力量,摧残人类精英

   

   比如基督教把新生的“耶和华见证人”视为异端,比如烧死布鲁诺。

   

   七、制造矛盾,挑起战争

   

   都是老虎屁股摸不得,为维护自己的宗教,不惜制造矛盾,挑起争战。

   

   八、浪费人力物力,制造宗教迷信

   

   到处建寺庙寺院教堂,崇拜偶像,烧香磕头,杀生献祭,举办狂热活动,扰乱了人们的心智和自然的清平,妨碍了人类的自然活动,将人类导入了宗教迷信。

   

   宗教所起的好作用是难以估量的,宗教所起的坏作用也是无法估量的,宗教已经成了人类文明跃升的绊脚石,人类应该走向统一,但宗教不干,试想,基督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所有教义全面接受伊斯兰教教义吗?伊斯兰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所有教义全面接受印度教教义吗?印度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教义全面接受佛教的教义吗?佛教愿意放弃自己的教义全面接受基督教教义吗?他们都不会,这四大宗教都要维护自己的教义,这世界能走向统一吗?这世界能太平吗?

   

   唯有一个法子,万法归宗,万教归一,都走上帝的道。

   

   生命禅院时代宗教的状况是这样的,耶稣、释迦牟尼、穆罕默德、老子等等所有宗教的创始人们或自己的说教导致教门派别诞生的人们都受到尊重尊敬,但任何一门说教都不再成为唯一正确的理论,人们不再狂热地崇拜自己的教主,世界上再没有任何的教派,全体人类敬畏上帝、敬畏生命、敬畏大自然、走上帝的道,不再崇拜偶像,不再到寺庙寺院教堂烧香磕头顶礼膜拜,人人享受最大限度的思想自由、心灵自由、生活自由。

   

   随着科学的发展,随着人们心灵的不断解放,人们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过去我们对所有宗教教徒视为有信仰、有追求、有理想、优雅、律己、文明、高尚的人,现在我们逐步认识到宗教教徒偏执、痴迷、性格怪戾、缺乏理性、缺乏包容、容易激动、头脑简单,你只要服从他们的教义教规,他们和颜悦色,只要提出不同主张和见解,他们的脸型就变了,变得可怕,变得不可理喻。

   

   未来人类将进入生命禅院时代,任何一门宗教,你想生存下来,首先必须推翻生命禅院理念,你若推翻不了,你只有放弃自己的宗教信仰,当然你可以顽固坚持自己的信仰,谁也奈何不了你,只是觉得你可怜、可悲、可笑。

   

   

   

   不要加入任何政党组织和宗教组织——致寻求自由的人们

   

   宗教和政党是导致人类社会动荡不安的根源之一,加入了宗教,就等于放弃了心灵自由,加入了政党组织,就等于放弃了人生自由,放弃了自由,就等于甘愿当奴隶,而一个精神上、思想上、心灵上、肉体上不自由的奴隶将会成为邪恶的帮凶,就会在冠冕堂皇的理由和华丽辞藻的掩盖下随时向同胞和世人发起血腥的攻击。

   

   我们还是先重温一下民主贤哲,美利坚合众国的缔造者,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的告诫吧。

   

   “我曾明白告诉你们,在国家内部存在各种派别的危险,尤其是那种基于地区偏见而形成的不同派别。现在让我以考虑得更全面的观点,以最郑重的态度概括地提醒你们注意党派精神的有害影响。

   

   不幸的是,这种精神和我们的天性分不开,植根于人类最强烈的感情之中。它以不同形式存在于所有政府,只是或多或少地受到压抑和控制而已。但是,在民主形式的政府里,它滋生蔓长,确实成为危害这些政府的最大敌人。

   

   派系纷争自然产生报复情绪。这在不同国家不同时代曾造成可怖的暴行。由于这种报复情绪的支配,两派你胜我败的交替执政本身就是一种可怕的暴政,因为派别纷争带来了动荡和苦难,使人逐渐倾向于个人的绝对权利以寻求安全与保障。迟早有某个执政党的首脑,因能力和运气比他的竞争对手更好,利用上述普遍情绪破坏公众自由,以达到个人升攫的目的。

   

   即使我们不预期事情发展至上述极端的地步(不过,我们不该完全忽视这种极端的可能),党派风气常不断引起祸患,也足以使明智的民族出于责任感和自身利益去防范它、抑制它了。

   

   党派风气往往使各种公共会议不能集中讨论问题,削弱公共行政机构的功能。它使国民为毫无根据的嫉恨和虚惊所困扰;它煽动一派仇恨另一派,有时甚至挑起骚动与叛乱。它打开方便之门,使国家受外国影响与腐蚀。通过党派情绪的渠道,外国事物轻易找到打进政府的入口,这样,一个国家的政策和意志便会为另一国家的政策意志所左右。

   

   某些人认为自由国家存有党派,有助于监督检查政府的行政事务,并可保持自由精神,这种意见在一定限度内可能是对的。在君主政体的政府中,爱国者对党派精神如不是特别喜爱,至少也可以容忍。可是,对于民主性质或纯粹由选举产生的政府,这种党派风气却不宜提倡,因为这些政府自有足够的党派精神达成每一有益的目的,问题倒在于党派风气常有过分的危险,我们应该努力以公众舆论压力去缓和它,抑制它。一堆未熄灭的火须得大家始终小心戒备,防止它燃成熊熊烈烟,否则,它不仅不能使人取暖,反而会烧毁一切。”

   

   只要是党派,它首先考虑的是它自身派系的利益,它绝对不会首先考虑全体国民的利益,它会想方设法把自己派系的成员安插到政府机构的主要岗位上去,以保持和维护自己专制甚至是独裁的权利。

   

   党派是这样,宗教派系同样也是这样,为了维护自己教派的利益,它会不惜代价去攻击、排斥其他教派,人类历史上发生的许多大规模的战争,大多是在政党或宗教的策划和领导下实施的,名义上是为了祖国、为了民族、为了正义、为了神圣、为了民主、为了自由、为了人权,而实质上就是为了自己的私利。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