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非智专栏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文化道德教育之忧
·挑战北京的“夏虫”
·西澳华文报纸怎么了?
·百年之庆
·文革,无法无天的时代
·也谈“中国梦”
·官们的“博士”衔
·以“爱国主义”之名犯罪
·只有自由,才不会“被代表”
·一瓶酒事件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六四感言
·众生百态
· “三怪”之“秀”
·我不願是棵橡樹
·“君”、“国”之概念/非智
· 人生之路
·明月牽思
· 话说历史
·马来西亚行
·酒思
·大壮
·小素
·老辜
·康哥
·杆子
·小瑜
·学者
·阿杨 人物素描八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酒吧之遇
   
    一年又将过去,临近元旦,节日的气氛已浓浓地弥散在街市上,大商场做着许多大减价促销,新的产品的推介也忙碌起来,穿着花花绿绿的促销人员,在商业街里走来走去,遇到过路的的人,都要塞上一些促销广告传单,或招呼着人们试用新产品。
   
   


    商业街的另一头,正搭台走秀,一群业余模特儿正在表演,台下密密麻麻围着一群观众。拐过街的这头,有一排餐厅、咖啡屋,还有一家装修奇特的酒吧。这酒吧门口挂了个一缕阳光照在一条乡村道上的一辆黑色马车的招牌,四个醒目大字写着“霞光之道”,酒吧外面用无数的酒瓶做装饰,似乎整堵临街的墙是由各式各样的酒瓶堆砌,几个木制的啤酒桶叠起来,摆在进门的两边,靠近门的右手边,摆着三张桌子,供客人在户外喝酒抽烟。
   
   
    这家酒吧里面不是很大, 虽是下午四点半,已有一些人在里面喝酒,多数是年轻人,一个二人的乐队,边弹边唱,在前面一个小舞池,几个年轻人扭着身子,有五六个外国人分散、围坐在不同小桌子,喝酒谈话。这是家在罗湖区有名的酒吧,不仅当地人,也有不少洋人,知道这个地方。深圳是中国最早对外开发的城市,是当时四个经济特区之一,也是中国发展最迅速的城市。深圳外企不少,在外企工作薪金高,环境好,是当时年轻人所向往的工作之地。但外企工作压力大,所以到了周末,这些白领工作人员就会到酒吧来放松放松,酒吧也是社交的好地方,尤其想认识外国人,在这里最容易了。
   
   
    坎儿认识约翰就在这个“霞光之道”,说来也巧,或者也是种缘分吧。
   
   
    约翰有个高中哥儿叫罗伯特,在深圳一家外企做事,多次告诉约翰,深圳是个奇异的亚洲城市,在短短的几年里,发展很快,可以说是“疯狂”地发展,“过来看看这异国情调,来自中国各地的小妞很多,你会感兴趣的。”这是罗伯特在电话上告诉约翰的。
   
   
    约翰大学毕业后在联邦税务局工作,呆了一阵子,觉得每天坐在办公室对着窗子和眼前一大堆文件,实在无聊,就想改变生活。他生性好动,喜欢四处走走,是个坐不住的人,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开个卡车四处跑最自由,于是辞掉工作,自己贷款买了辆德国大卡车,开始了自己的运输生意。约翰一年全澳洲到处跑,但也拿出许多时间度假,他认为工作是为了生活,而不是生活为了工作。他喜欢亚洲文化,常到泰国,到那里便宜,而且有着让洋人销魂的泰国女郎,他更经常到印尼的巴厘岛,他喜欢那儿的沙滩,每次去都会在当地找美女,其它亚洲国家他也去,一听到中学同学罗伯特绘声绘色地介绍深圳,他就安排了个假期,独自过来深圳找他的同学。
   
   
    高高大大,还算年轻的约翰第一次到中国就被到处是人流的中国惊呆了,“妈的人真多,我都怕被他人撞倒。”“啊,对啊,中国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罗伯特说,“深圳还好呢,要进入深圳,还要通行证的,不然,人更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如果不是深圳居民,从外地到深圳的需要持有通行证或护照,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也只有中国才有,也就是虽是同一国子民,但并不享有同等待遇,在自己的国土旅行,还要持有被允许旅行的通行证,简单讲,就像现在的香港居民和大陆居民,在一国两制的情况下,过两种不同的日子。约翰是外国人,自然享有外国人特权,只要持有护照以及中国签证,就可自由地进出深圳。
   
   
    在深圳的第二天,罗伯特就带约翰到“霞光之道”酒吧,“那是个有趣的地方,可以遇见许多漂亮的中国女孩。”罗伯特对约翰说,“我有过两个女朋友,都是在这里认识的。玩玩,不必要当真,中国女孩开放温柔,做朋友不错。不过,做了朋友她们就想着结婚,就把自己放在老婆位置上,不让你再同别的女孩交往。这就很麻烦,常常就会因为有女孩给我电话,或走过来同我说话,就不高兴吵架,呵,我受不了,都中断同她们往来了。”在深圳已生活三年的罗伯特会讲点普通话,人长的帅,在酒吧,常常是那些单身女性主攻对象,在进入酒吧后,他对约翰介绍自己的经验。
   
   
    他们在里面角落找了个桌子坐下,酒吧经理过来,他认识罗伯特,同罗伯特打招呼,罗伯特用普通话向他介绍约翰,说“刚从澳洲过来看我的好同学。”经理殷勤地对约翰点头说哈罗,并记下他们的订单。他们还是喜欢喝百士嘉啤酒,这个历史悠久的牌子在香港很受欢迎,在深圳也比较流行。啤酒上来后,他们两人边喝啤酒边谈话,也不时看着周边喝酒走动的女人。
   
   
    天渐渐暗下来,黄昏时刻,越来越多人进入这家酒吧,说话声、音乐声,乐队演奏声混杂一起,有点闹哄哄,但却很热闹很有气氛,任何人在这种氛围中,都会因为身处其境而受感染,情绪兴奋起来。约翰和罗伯特喝了几瓶啤酒后,也情绪高昂地到舞池这边随着迪斯科音乐扭动着身体。摇着头,不停晃动身体的约翰,在密集的舞池中,弧度过大地碰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正沉浸在乐曲中,激烈地摆动身体,突然被碰了一下,差点跌倒,约翰忙伸出手拉住那女的,那女人顺势拉着约翰的手,在舞池打圈,一会儿,两人就贴在一起跳双人舞,没有说话,没有言语,在噪杂吵闹的地方,说话也听不清楚,一曲舞下来,两个人已手拉手,约翰就邀请那女的到他们的桌子上喝酒。
   
   
    那女人原有几个朋友一起,两男三女,在离约翰桌子不远地方坐着,罗伯特和约翰向他们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但那女的,已端着自己的酒坐到约翰和罗伯特的桌子前。“叫我坎儿,”那女的自己介绍,“重庆人,在深圳有九年了。呵呵,老深圳了。”坎儿会点英语,她介绍时用的是英语。罗伯特却用中文回答她“我叫罗伯特,这是约翰,刚从澳洲来,我的好同学,中学同学。很高兴认识你。” 约翰也用英语说了几句,罗伯特帮着翻译,坎儿说,没事,她大概听得懂。
   
   
    那一晚,坎儿认识了罗伯特和约翰,并成为朋友。在约翰逗留深圳时,坎儿多数时间陪他玩,约翰临走之前,坎儿已同他上床。罗伯特告诉约翰不要玩真的,回去了就忘掉。可是约翰忘不掉,应该说坎儿很有魅力,竟然把约翰吸引住。回澳洲后的约翰记挂着坎儿,不停地给坎儿电话,最后,回去二个月后,又跑到深圳来向坎儿求婚,这么认真的事,不仅坎儿自己吃惊,连罗伯特都觉得不可思议“这家伙脑袋邪了,竟为一个不年轻的女人着迷。”是的,外表看起来年轻的坎儿也已三十二岁了,这是罗伯特根据坎儿告诉他在深圳已有九年来推算的。但约翰不相信,认为坎儿不过二十三、四岁。当他们去登记结婚时,约翰才看到坎儿护照上真实的年龄,“妈啊,你已不年轻,但看起来不像啊,妈啊,你们中国女人不会老的,永远那么年轻。”原想找个年轻貌美的中国女人的约翰,对于坎儿的年龄有了点犹豫,“结不结婚你定啊,我无所谓。爱是不分年龄大小,对吧。”坎儿说,约翰点点头说:“是的,我真的爱上你了。”说着还亲了坎儿。
   
   
    他们登记结婚,接着坎儿也申请移居澳洲,当然,约翰也知道坎儿结过婚一个孩子,但不知道已是二次结婚,第一次结婚的事,坎儿对谁都不说,所以新认识她的人只知道坎儿错误地找了个同性恋者,不幸地离婚,对她还是很同情的。约翰则是真的被坎儿迷住,虽然他有过同亚洲女子交往经验,但真正迷住他的,还是这个重庆来的深圳女人。
   
   
    这个故事,阿琴和青都知道,艳芬同她们聊在一起比较少,坎儿认为艳芬比较俗气,就较少同她聊自己的事。
   
   
    阿琴曾问过坎儿:“你不是整天在家打麻将,怎么会跑到酒吧?特意去的?” 坎儿说:“同约翰的相遇,就我们的话说,还是个缘呢。虽然他现在又找其它女人,这是他的本性,但我们真的爱过,他当时是真的爱我。男人很容易变心的,特别约翰这种好色的男人。”
   
    “阿琴姐是问为什么你会到酒吧?你不是都在家打麻将?你可说啊。”青对坎儿没有回答阿琴的问话感到着急,就又说一遍。
   
    “是的,我是特意到酒吧的。当时我就想离开中国,离开深圳。最好的路,就是找个外国人嫁了, 才能出来。那个酒吧我熟悉,在当经理时,常和同事去喝酒,没什么目的,就是放松而已。离婚后去了几次,也是同朋友去,他们也想帮我找机会,去了几次都没有遇到一个,直到那晚遇到约翰。所以我觉得就是缘分。”说到这,坎儿有点惆怅,垂下眼睛,低下声音地说“其实我还是很珍惜那段时光的,同约翰在深圳那段时光真美。我当时也是爱他的。现在就不了,他不应该放弃我又找女人。”
   
    阿琴和青都不知该说什么,她们内心里觉得,这个聪明漂亮有心计的女人,命运是比她们坎坷许多。 “都是命,咳,人的一生都是命,坎儿,就认命吧,不管你多聪明多会算计,都算计不过命运的。” 青说。
   
    “我没算计,如果我会算计也不会是今天这样。我是很认命的。阿琴命好,几个人比得上?也没见她怎样讨好她老公,对吧?”
   
    “是的,要承认有命运这一说,不过,人的性格也决定人的命运的发展。我倒觉得性格决定人生。”阿琴这样说。 “人有什么样的性格不都天生的?既是天生的,那就是命,谁也改变不了的。”青又说。
   
    “有道理。”这次是阿琴和坎儿一起说。
(2019/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