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辟马弘儒伩之责]
东海一枭(余樟法)
·善恶报应论
·政府的底线和儒者的天职
·敬天保民,保护人民三大权利
·吾家哲学冠中西
·马魂儒体和手表定律
·今日微言(佳人可爱休胡爱,真理难传不懈传)
·儒理就是真理,维明何其不明
·邪恶不胜正善,善恶自有报应
·《论语点睛》:冉雍可当大领导
·论批评
·今日微言(摧邪是最好的显正,惩恶是最好的扬善)
·儒家的宽容和严厉
·圣人有无常心
·辩异求同莫混同
·善良是否靠得住---兼论《狗镇》
·有一个观点惊世骇俗
·圣贤盗贼莫混淆,实事求是最重要---为茅于轼纠误
·今日微言(成仁是人生最大的幸福,仁德是幸福最大的保障)
·海边小通告
·关于中华文明分期和第四期经典
·革命和造反
·在民意之上还有更高的道统合法性
·淑女、君子和家庭(微集)
· 品德和学问
·信仰与自由
·吴元士《述志文》,东海附言
· 师道父道官道友道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今日微言(宅兹中国,扬我仁旗)
·女德和男德(微集)
·本性微论
·五福和《洪范》(微集)
·国家本质一二三
·我的一点态度(微集)
·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
·今日微言(大千世界一元化,无尽儒心万代明)
·未能诲人不倦,不敢好为人师
·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论之一
·警惕民主扩大化----儒宪论之四
·关于民本及人本---儒宪论之二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老子的糊涂
·关于家天下君主制---儒宪论之三
·人贵三得
·建议习近平先生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反动和反华
·儒家文化与极权主义
·知言与知命
·今日微言(书法、艺术、台湾、电视剧等等)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谤来可乐是真言
·艺术微论
·【有感写怀】
·再论孟荀不可调和
·可责备贤者,勿责备小人
·儒词训解之一:元仁首义
·巫马子的错误
·儒词训解之二:仁外无天
·儒词训解之三:仁本无敌
·儒词训解之五:唯仁为宝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六:唯仁主义
·儒词训解之四:良知大定
·儒词训解之七:唯仁独尊
·《论语点睛》:颜回的两大道德特色
· 中华第一字
·儒词训解之八:天下归仁
·阴阳微论
·阴阳微论
·儒词训解之九:止于中道
·儒词训解之十:君子三明
·儒词训解之十一:仁道设教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二:我仁惟扬
·儒词训解之十三:仁者强
·儒词训解之十五:三道唯仁
·论语点睛:君子周急不继富
·儒词训解之十六:自作自受
·最大的国耻
·历史螺旋式上升论
·最大的国耻
·历史由德性决定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儒词训解之:自作元命,顺天休命,正位凝命
·善到大处鬼神钦---善良小论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批判歪理邪说是文化人的天职
·统一不是最高道德
·于转物时观世界,向无心处得天真---近日微言集
·《论语点睛》:英雄不怕出身低
·吳元士:讲仁义是对弱势最好的保护(附东海荐语)
·盗贼崇拜要不得,圣贤崇拜不可少
·君子心细微论
·伪善的口和祸害的手
·佳联欣赏
·从耶诞说起(微论)
·新词语之二十五:仁道致远
·新词语之二十六:指马为儒
·写在毛诞日:我是来救人的!
·儒词训解之二十三:君子无戏言
·【吴元士】德不孤,必有邻——访浙江儒林前辈吴光教授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辟马弘儒伩之责

   辟马弘儒伩之责

   不少人对引进猪瘟、开放艾滋病入境限制等义愤填膺。其实,比起当年引进意识形态瘟疫和病毒,算不了什么。马瘟马毒的引进推广,对中国的文化社会环境的危害,对中国人的精神摧残和德智败坏,无不空前严重。这才是吾族吾国心腹大患,再延续下去,人种都会蜕化。引进猪瘟艾滋病,也是马毒的后遗症之一。

   反孔反儒是马家入侵最好的清道夫。反儒崇马相辅相成,共同制造了史无前例的百年浩劫。中国注定有此一劫。

   程颐说:“礼一失则为夷狄,再失则为禽兽。”反儒崇马,岂仅夷狄化禽兽化,只能比禽兽更坏,恶性奴性双重。盖反儒大邪,崇马大恶,反儒崇马是邪乘以恶,双重邪恶,邪恶下无底线,上不封顶,前无止境。

   故反儒崇马的社会特别愚昧颠倒,没有天灾必有人祸,没有外患必有内忧,或者外患内忧共深,天灾人祸并重。反儒崇马的势力特别背道逆天,反儒崇马的政治特别邪恶反常,特别反人性、反人权、飞人民、反人道!

   反儒崇马大势一成,上下豺狼化魔鬼化、社会丛林化地狱化就是命中注定生铁铸定的,再无挽回和拯救的余地。

   有些罪恶,可以防患于未然,化解于未萌;有些罪恶,防不胜防化无可化,就像有的恶性脓包,只能让它破溃开来,再予清洗施药。百余年来无数人道灾难,就是反儒崇马之剧毒逐渐破溃、暴露的过程。这是文化的因果,历史的必然。非此不足以让天下后世见证反儒崇马危害之剧烈。

   马学左右皆毒,又以左毒即毛毒为最。

   毛氏逐鹿中原的成功和史无前例的人祸,是驱除毛毒并彻底免疫的一个不可或缺的过程。毛毒发作,后患无穷;毛毒不发作,后患更无穷。那会导致这种全民性的剧毒深藏体内,潜入膏肓,永难祛除。假设毛氏文革之前被斩首,或者建政之初身便死,中国人民将千秋万代怀念之----如果有千秋万代的话。

   毛毒根源于马毒,集马学、法家、反儒派诸毒之大成,现中国反儒崇毛有所淡化,然崇马恶疾依然缠绵,这个巨大剧毒的脓包还要继续破裂。

   任何邪说邪教,都有局部性、表层性、枝叶性的好话正话,否则就没有吸引力、号召力和欺骗性了,马学也不例外。而且马学特别民粹主义,特别巧言令色足恭,围绕着唯物论、党主制、公有制之三大邪恶作了许许多多的粉饰。马帮及其三帮分子常常利用这些表层脂粉,为马制马帮开脱和辩护。

   四九之前不了解毛,可以理解;文革之前不了解毛,可以谅解。文革之后还不了解毛,是可耻的。一般人不在乎马,可以谅解;西方人不在乎马,可以理解。至今中国知识群体依然不在乎、不反对甚至赞同马,特别可耻,就像奥斯维新以后写诗是可耻的一样。

   曹君曰:“文化人不愚昧,但丧心者多。庶民见识浅薄,但多存良心。”我见亦如是。马邦人普遍德智双缺,然同中有别,庶民缺智为主。精英缺德为主。

   三界精英有知识有文化,本应更有道德才是,却反而不如庶民,更加丧心病狂。根本原因在文化,是主体文化、即立国、立党、立教的文化缺了大德,不仅未得乎道,而且背道而驰,导致文化群体成了最没文化、最反文明的群体。马家知识界,无异剧毒垃圾堆。信仰马列的知识分子,比任何邪教徒都坏,恶性更深重,奴性更充足。对于暴君、暴政及暴民来说,它们是最好的三帮分子。

   要全方位提升精英群体的德智,要进行结构性改革,首先必须把支持其政治、制度结构的文化革掉。彻底批判马学马制,揭穿马派和三帮分子的真面目,是摧邪显正、解毒弘儒的必须,是当代正人君子文化人的责任。

   马学马制是现中国万恶之源、万罪之根。在马学马制之下,恶人恶事层出不穷无穷无尽,只有世人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批不胜批,打不胜打。不对这个粪坑进行彻底的清理,蝇蚊永远打不完,恶臭永远除不尽。

   马学又是更加根本的。它不仅为马制提供理论基础和精神依赖,更对中国人民的思想观念道德精神造成了广泛深刻的污染。好在医民医国的大医王已经出现,最好的解毒良药正在制造。这大医王就是儒家群体,这解毒药就是以五观为核心的仁本主义思想体系。

   或问:你说反儒崇马都是恶,双重恶。那么,既尊马又尊儒如何?答:真儒必然辟马,正人必不崇马,崇马必非正人和正常人。这是东海律之一。既崇儒又崇马,非驴非马,浑人杂人,轻则思想混淆、头脑糊涂,重则人格双重、精神分裂。既尊马又尊儒,往往尊马是真、尊儒是假。这种人物和势力,最好也有限,非正义。

   从毛时代的尊马反孔到习时代的尊马尊毛也尊孔,无疑是一种进步,是从完全颠倒进步到正邪混淆,从极端反常进步到鱼龙混杂。但这种进步并未脱离邪恶的范畴,只是邪恶度有所降低而已。从孔马并尊到尊孔去马,还有一个艰难而又必须的过程。

   有一个流行口号曰:“毛让中国人站起来,邓让中国人富起来,习让中国人强起来!”大谬不然。实际情况是,毛让中国人跪下去,邓让特权阶级富起来,让中国人贫富空前悬殊。习让中国进入马杂时期,大杂大乱的时期。

   要让中国人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必须彻底去马去毛,真正尊孔尊儒。唯有彻底去马,社会才能正常;唯有高度尊儒,才能回归中道文化,建设王道政治,开启中华文明新一轮的辉煌。弘儒辟马,相辅相成。也唯有儒家群体,才能胜任弘儒辟马这一历史性的责任。辟马弘儒伩之责,此之谓也。

   伩字从人从文,文代表契约、文字。伩原音xìn,是“信”的俗字。文也以可代表文化、文明。故伩可以指文化人、文明人,又特指弘扬中华文化和中华文明的人。以文化人、以德明人、以礼导人曰伩。这是东海特赋予伩字的新义。其义为信则音xìn,其义为文化人、文明人则音wen4。辟马弘儒伩之责,意谓辟马弘儒是文化人的责任。2019-10-22首发于民主中国

(2019/10/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