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谁堪救治当世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老人:杀气尽消真气盛,习心渐灭本心明》
·造恶人的谣也不行
·《不仅是戏言》
·我知道坏人有多坏
·《自惭东海多福,虔祝吾民万福!》
·做一个负责任的大人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及有关人士致歉
·《民意与天意---答儒友》(外二篇)
·《李白何足学,孔子最可尊》
·丧心病狂”的涂博士们
·自警:有话好好说
·《学绝道丧、斯文扫地》
·《钓鱼执法罪滔天》
·《毕竟是“从前”》
·天下第一大忙人
·《东海老人:“洋玩艺儿”作祟》
·《剥离儒家,谈何中华?----略驳李洪涛先生》
·华夏复兴论坛:名为华夏实蛮夷!
·《栽赃政府亦时髦》
·维护文明原则,顾全儒家大局
·写给自己的检讨书
·维护错误言论的表达权----答客难三则
·请云尘子先生负起责任来
·莫道儒家靠不住,成仁取义古来多----答客难二则
·《儒友不染说得好》
·《封杀:背离儒学大道,背离自由之本》
·汪精卫案翻不得!(旧作重发并附言)
·儒家的等级制度
·《东海老人示警:爱财有道莫妄贪》
·华夏蛮夷云尘子汪精卫贝当等等
·闲话:看好这样的“伪”基督徒(东海附言)
·《为小泽一郎鼓个掌》
·尽心就是忠(东海随笔九则)
·《我今为薪,君当为釜;君为其易,我为其难!》
·寻求傅路江先生的事迹
·东海老人:毁人不倦的中国大学
·《向“真实的汪精卫”接近----答网友》
·《傅路江先生大函浅赏》
·《不想得罪傅路江先生》
·《旧事重提话“网选”》
·《逃离了政治,谈什么外王?》
·反儒分子反华势力
·《儒家不是世俗的家》
·东海老人:让良知放光明
·到底谁是满清遗孽?
·《反儒就是反华》
·《儒家正理和华夏精神----答心岳网友》
·关于易经和儒道略网友
·《关于“汉民族主义”答南山石儒友》
·要学会尊重他人人格和言论权
·三少爷的微笑:东海老人楹联鉴赏
·《东海老人:吕布小丑何足道》
·《给余英时先生和严思儒友补充几句》
·《东海老人:儒家的“是与不是”》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汪精卫和谭嗣同---左右肝胆两昆仑
·zt汪精卫在国民党中央党部举行的孔子诞辰纪念会上提倡尊孔的讲演词
·要道德,不要大棒和高调---与儒家共勉兼为某些“反清志士”画像
·向肃亲王致敬,为汪精卫惋惜
·《关于汪精卫:爱囯应该一致,方式不必求同》
·《不要造毛泽东的谣》
·《毛泽东的“感谢”》
·关于中止汪精卫的评论及争议的说明
·我们应该感谢毛泽东
·向国民党和马英九主席求援的公开信
·《防火防盗防皇汉》
·为阎崇年一辩
·《这个耳光打得好----为老作家张扬喝彩》
·《对薄希来先生的拥护和责备》
·奉和钟老《八十初度》
·《关于成立中华武术大学的建议》
·《孔子不是这么维护的----孔家后人声明之我见》
·儒家立场小论----兼议陈独秀先生
·《拥护改良派,勉励薄希来》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理直气壮支持薄希来---警告某些反对派》
·《特殊的唯心主义----兼论新时代的文盲》
·《薄熙来,请与法治俱,带着光明来》
·《治官要严、待民从宽----请薄熙来及时纠偏》
·《宁违宪法不违仁----答儒友问》
·打黑反贪凭铁腕,忧民爱国致良知(有关薄熙希随笔五篇)
·关于“立即释放刘晓波、切实保障言论权”事致中共中央书
·《自由派的致命缺点》
·关于李庄案
·《东海老人:律师的正义》
·浅析自由主义的不足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重发旧作勉励薄熙来先生
·《儒家的自由》
·儒家与自由主义的互补
·防火防盗防老贼
·良知散论,李泽厚,一切的前提等(东海随笔三则)
·让东海大悦的发言
·《宽容:政治家的应然,儒家的必然》
·薄熙来“如其仁,如其仁”
·知识小论
·《“呱呱叫”“叫”得不错但不确》
·《德与智---韩寒可以为我作证》
·《大智慧》
·中国式的政教合一(东海随笔)
·《明善复初儒友说得好》
·陈明批判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堪救治当世人?

   谁堪救治当世人?——读东海组诗《我有病》

   老 象

   

   都道枭声激昂,不闻枭鸣悲音乎!?东海一枭者,当今互联网络独行豪侠之士也;虽为崇西迷洋者流所排拒,近年益发其精神雄浑博洽之治世稀声!非独老象激赏其枭鸣,凡我中华热土饥渴之士子,闻听枭声,不亦如饮甘沐霖者乎?

   一

   《我有病》这一组诗,实乃思想者情思勃发审病审毒之杰作——这里须特别声言:“病毒写作”尤其强调和推崇思想洞察力与人格精神,枭君此一组诗,足以当之无愧!正如诗人开篇所言——

   连石头都纷纷患病的时代人不可能健康尽管我是这时代最健康的

   对于老枭,新诗旧体,皆为小技耳。然老象观之,因其“良知”心性流溢,其诗所显境界,一般俗手真不可同日而语!——

   十多亿同胞皆病我焉能不病

   花溅泪我可以无泪鸟惊心我可以不惊十多亿细胞皆痛我焉能不痛

   病来如山头痛心痛这是我的宿命这是良知的报应

   熟悉枭鸣的友人皆知,“他人的不幸却让我流泪,社会的不平却让我奋起”, 对于“我的眼里没有仇敌”的老枭来说,此言的确真实不虚,这些年枭眼看世之所目击,无不令其痛心疾首——

   病在你们身上痛在我心里只要还有一个人未愈我就不能安心

   不难想见,枭君之智慧花果,当与众生为根茎之苍郁大树同体连枝也。由此,天下苍生之疾患,莫不与他息息相关;彼痛我疼,虽病在民众,然自身亦同染病患也。此诗之动人主旨由此呈现,非为构思奇巧,实乃悲心不假无虚,真性情方可化为动肺腑之诗语也。于是枭君遂以疗世治病为一已使命!然而又为何身染重疾? 殊知这般示现,虽为自疗,实为疗世——

   日夜从泪血里抽出大量诗与思那是我在抽丝自疗从自已开始疗世

   枭心一颗,始终关注与他同体共命的民众。他批判的是病相社会,却不会与人为敌:

   最卑鄙凶恶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们来自同一个母体

   我的眼里只有病人有的人太邪恶是因为病得太重以致完全迷失了自己

   “视敌如亲”,当信于老枭并非虚言。请看他如此独白——

   无论怎样凶恶我不怀恨无论怎样咒骂我不记仇无论怎样敌视我不在乎无论怎样围攻我不还手

   无论怎样示弱我不停棒无论怎样示好我不退后无论怎样算计我不上当无论怎样拒绝我不住口

   如此心量,决非简单的忍辱性包容;真君子风范,当然也会显怒目金刚——

   狮吼棒喝都是一种大爱喜笑怒骂都是一种疗救你们不愈就是我的耻辱你们怙恶就是显我的丑

   诗人一旦拥有君子之心,即超凡越俗,自带光芒!枭君之心可证也;大众之痛竟如已痛,民众病患竟如自辱,其诗文话语嘻笑怒骂之表现,所秉持的,乃是“心中没有敌人”的信念——

   你们不是敌人是我手足是我的病人,我的忧愁病在你们身疼在我心头多少深宵热泪为你们流…

   此等肚量心襟,试问当今之世几人有之? 老枭如此襟抱胸怀,自是令人激赏!若问枭君何能如此?可见《我的眼里没有仇敌》一诗——

   我早已千山踏遍采集古今精华和以丹心一片炼成大药空前圆满

   这是治世救人者的自许自持与大自信。之所以如此,是其一片丹心和就“古今精华炼就的圆满“大药”,自然能应疗对治人类心病心疾——

   温柔敦厚地向你们捧上我的心血必要时也会狮吼棒喝雄威大展

   在老象看来,枭君所持有的“孔子牌杀毒软件”,其特效足以让人倾心。在《杀毒软件》一诗里,枭君叙述了他寻找这一特效软件的心路历程——

   开始使用的是老庄以及释氏发明的杀毒工具非常有效可是有效得过头啦常常把正常程序也当作病毒处理了让我常常死机或者启动困难杀完了毒往往要重装系统才能正常运行

   后来到西方软件市场上逛了逛尽管品种丰富包装华丽其实非常简陋有的勉强带回试用有的一看就知道不中用或不适用黑格尔康德对多数病毒毫无效果耶酥对一般病毒倒也凶猛却对超级病毒加以保护还有其它一些杂牌软件根本装不进我的系统

   终于发现还是孔子牌杀毒软件最古老也最先进最简单也最高档既揪出所有病毒哪怕隐藏得最深又严密保护正常程序除了每天自动扫描三次还能自动升级

   这里有必要问:特效杀毒软件是否只有“孔子牌杀毒软件”一种?

   二

   几乎与枭君同时或更早,非非诗人与非非理论家蓝马亦然发现——

   查找、隔离和杀灭“心灵病毒”,需要的是像佛法这样纯粹透彻的精神科学。

   蓝马写道:“在经历了各种心灵病毒带来的灾难与痛苦之后,在与自己的、他人的心灵病毒长期应对与周旋之后,在多年的研习佛法、修习佛法之后,在今天我这盏小小的台式日光灯下,我感到,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出我对佛法的体会——

   佛学(佛法)是维护人类生命心身正常运行的终极万能杀毒软件之体系。

    蓝马强调:“古今中外,过去未来,十方三世,一切人文病毒、心灵病毒、精神病毒,它都能查,都能杀……病毒作用形成的所有毒素,它都能清除,都能消解。

   ——这是我亲身的感悟,是我可以担保的。

   蓝马认为:“作为古老的软件,针对当今的心灵疾病,这中间需要进行一些编码(语码)上的对接与嵌入。也就是要对古老的程序,进行一番适合于今天解读与运用的语码编译。“蓝马提示:“更重要的,就是要进行“安装”——安装,就是说,要把佛法真理输入(落实)到你的生命中去,让它成为一段生命的事实,活在你的生命中,活在你的血液与呼吸中,活在你的灵觉与身受中,与你的生命同步运行,自动运行,恒常运行。就像为电脑安装杀毒软件,让杀毒软件始终与电脑同步运行、保护电脑的安全健康一样。”最后蓝马建议:如果真地想在今生今世获得真正恒常的幸福,就应当安装这组“佛法软件”。因为,“佛法软件”是非物质病毒的终结者。是痛苦烦恼的终结者。“ 可见,蓝马描述与推荐的“佛法软件”,对于心灵深处的病毒,亦有清除与消灭的特效。

   本文在这里花了一些篇幅介绍蓝马及其推荐的“佛法软件”,并不是要与枭君获得的“孔子牌杀毒软件”比什么高低!因为两者都是名牌,既然都是特效性的杀毒软件,就都值得赞叹!所谓“道并行而不悖”也。只要对治病毒有效,都是好的,都应当为大众采用。

   至于人们在面对儒教与佛法这两种名牌性的杀毒清毒清毒软件时往往各有选择,各有取舍,想来也是正常的。通俗地说是哪样顺手用哪样,空际上或许有某种因缘所至让你选择了其中之一。

   例如余东海与蓝马,都是老象知晓的有大智慧的友人,一入儒门一入佛教,皆各有通透的领悟!老象生性愚钝,对于两位友人已然掌握的超群智慧,书写之文,皆叹服不已。

   三

   现在回头来看老枭的精神归位,当更加清晰;枭君诗文那利益天下万民的大抱负大视野大手笔,与蓝马为利益人间创立“幸福学”而著书立说,可谓殊途同归!如《我有病》这组诗,落眼于医治“病毒中国”,老象尤其欣赏的,是枭君以拨救天下“病魂”为己任,不惜历劫轮回——

   请给我时间这辈子不够就下辈子下下辈子不断重来直到治好所有病魂

   正如地藏菩萨的誓言——“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老枭以诗言志的大悲大誓愿,就与大乘佛教徒即使“往生净土”,却要“乘愿再来”永不放弃拨济众生的大悲大愿精神旨趣,完全一致了。

   “独立。自由。责任。是诗人不可缺失的基本品格!”

   本文初于2009-03-07在 乐趣 → 诗歌文学 → 病毒写作发表2019年10月15日略作修订

   附:东海一枭《我有病》组诗我有病(一)

   连石头都纷纷患病的时代人不可能健康尽管我是这时代最健康的

   连钢铁也默默流泪的国度我不可能怡然尽管我是这国度最怡然的

   《我有病(二)》

   我有病我很痛医生检查不出的我的病痛我自己知道

   表面似乎一切正常其实暗地里脖子被紧紧卡住皮肤被泼浓硫酸主要骨头被折断

   我的大量细胞也就是我的同胞苦不堪言并且不断非正常死亡我怎么可能不大病大痛

   《我有病(三)》

   天有病草木皆病我可以不病十多亿同胞皆病我焉能不病

   花溅泪我可以无泪鸟惊心我可以不惊十多亿细胞皆痛我焉能不痛

   病来如山头痛心痛这是我的宿命这是良知的报应

   日夜从泪血里抽出大量诗与思那是我在抽丝自疗从自已开始疗世

   《我有病(四)》

   老天总阴雨我岂能无泪石头都发火我岂能无声

   惯将不幸当作幸运他人的不幸却让我流泪

   闲将不平看成风景社会的不平却让我奋起

   《你们都是我的病人》

   无论怎样咒骂我不记仇无论怎样敌视我不在乎无论怎样围攻我不还手

   无论怎样示弱我不停棒无论怎样示好我不退后无论怎样算计我不上当无论怎样拒绝我不住口

   狮吼棒喝都是一种大爱喜笑怒骂都是一种疗救你们不愈就是我的耻辱你们怙恶就是显我的丑

   你们不是敌人是我手足是我的病人,我的忧愁病在你们身疼在我心头多少深宵热泪为你们流…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

   我的眼里没有仇敌最卑鄙凶恶的人都是我的兄弟我们来自同一个母体

   我的眼里只有病人有的人太邪恶是因为病得太重以致完全迷失了自己

   病在你们身上痛在我心里只要还有一个人未愈我就不能安心

   我早已千山踏遍采集古今精华和以丹心一片炼成大药空前圆满

   温柔敦厚地向你们捧上我的心血必要时也会狮吼棒喝雄威大展

   请给我时间这辈子不够就下辈子下下辈子不断重来直到治好所有病魂

   《杀毒软件》

   开始使用的是老庄以及释氏发明的杀毒工具非常有效可是有效得过头啦常常把正常程序也当作病毒处理了让我常常死机或者启动困难杀完了毒往往要重装系统才能正常运行

   后来到西方软件市场上逛了逛尽管品种丰富包装华丽其实非常简陋有的勉强带回试用有的一看就知道不中用或不适用黑格尔康德对多数病毒毫无效果耶酥对一般病毒倒也凶猛却对超级病毒加以保护还有其它一些杂牌软件根本装不进我的系统

   终于发现还是孔子牌杀毒软件最古老也最先进最简单也最高档既揪出所有病毒哪怕隐藏得最深又严密保护正常程序除了每天自动扫描三次还能自动升级

   《病毒中囯》

   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雨无菌室的生物见不得阳光病毒环境中无疾才是真正的健康

   有病也很正常疾在腠理何妨病在肌肤肠胃好说只要护住中华心脉培蓄孔孟之气在与疾病的抗争中灿发生命之光只要坚持到底最后的胜利终究在我方

   不怕病毒猖狂怕只怕免疫系统长期故障让病邪趁机侵入骨髓怕只怕丧失了抗病排毒的信心和力量2009-3-6

(2019/10/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