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马杂时期的特征]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弟兄们,给我冲啊!
·关于“国家垄断”
·亲君子,远奸邪
·华尔街的坏
·文明微论
·朝鲜微论
·金灿荣的物质主义思维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五十九---六十
·霜剑风刀一路香
·历史五阶段论
·有富贵过三代的邪派名家大物吗?
·当务之急是解决中国问题
·仁本主义文明重启宣言(一)
·中国人与马家人的区别
·怀念刘晓波
·关于社核观
·中国的三个走向
·关于中美俄之我见
·央视高级黑,朝战四大臭
·真知真行
·中华文化入门书
·新民待君辈,卫道作长城
·恐怖名单
·儒眼看贸战
·恶性与奴性成正比
·对人宜宽,论理宜严
·安危生死无不可
·美国的强大和赶超的正道
·我的胃口
·马路意味着什么
·关于去马归儒
·我是中国亡命徒
·《谁把华为逼上了绝路》读后感
·支持韩国瑜先生
·儒家文化的影响
·天下不幸数此群
·江湖百炼见精刚
·关于美元本位制
·小偈自题《孟子大义》
·西方有蠢人
·动机和尊严
·说真话和说真理
·炎黄子孙最优,马列遗孽最劣
·最最最最最最最
·友谊和道义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一---六十二
·旧闻新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马杂时期的特征

   马杂时期的特征
   各国马帮包括老大哥都已退出历史舞台,唯中土马帮苟延残喘至今,僵而不死,死而不亡,自有其独到之处。我认为要因有三:
   
   一是虚马,从邓开始,虚置和架空马学,以白猫黑猫论和经济主义取而代之。二友西,政治上反美西本质未变,但利益上出手阔绰,言辞上不乏友好,理论上对西方价值观不乏肯定。三对传统有所尊重,习上台后,对儒家政治上有所容忍,理论上不无吸纳。这三点都是中土马帮的独门功夫。
   


   马时代可分为马左、马右、马杂三期。毛代表马左,原教旨主义;邓代表马右,修正主义;习开启马杂时期,以马为主,杂取古今中西之种种而混成一团。这个时期,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最为杂沓混乱,时而偏儒时而偏西,时而偏右时而偏左,摇摆不休倚偏不定,常常自相矛盾双手互搏,让人不得要领而无所措手足。
   
   同时肯定两个三十年,一边坚持改开一边崇马拜毛,一边拜毛一边表彰张志新……这些都体现了思想的杂乱冲突和无所适从。
   
   或试图马主儒辅,儒马并重。殊不知,儒马两家互为天敌和克星,儒家擅于点铁成金,马家恰好相反,最能点金成铁,点美成丑,点人成鬼,点珍宝成垃圾。古今中西无数好东西,一被马家染指,就会迅速垃圾化。同时,还要大量引进各种洋垃圾,包括文化垃圾、生活垃圾、化工垃圾和垃圾人。
   
   以马为主,结果必然马不马,儒不儒,儒马皆非,非驴非马,而儒家的作用亦难以发挥,纵然不无功效,也会被马学的负能量抵消。若是以儒为主,自然大不一样,然非马帮和习所能也。
   
   习既无真正尊儒的学术能力和道德内力,更无相应的干部队伍配合和儒家群体支持。儒家刚刚来复,势单力薄,群体品质不高,真言正行、勇于辟邪者寡,积极逢君、主动崇马者众,不足以承担主导政治的责任---这也是值得儒友们反思的。
   
   然有一点不能不承认,习对传统文化有所肯定的态度,让尊孔尊儒从政治错误变为政治正确,也就是从政治上终结了持续近百年的“去中国化运动”,为学生和民众接触儒家经典,为儒家的复兴和新生,都提供了一定的机会。当然,儒家真正的复兴需要靠广大仁人义士努力奋斗,这是不能期待于习和其它学派的。
   
   马杂路线,一开始有利于绥靖各门各派各股势力,有利于一时性的局势稳定。儒家法家,左派右派,保守派改革派,民主派民粹派等等,都可以各取所需。习初期偏于传统,尊孔反腐双管齐下,虽然两者都浅尝辄止,亦带来了一点新气象,给了各界一定的期待。
   
   但这种绥靖不可能维持多久。尤其开始偏左之后,毛魂隐隐有复活迹象,除了极左派和极少数既得利益分子,朝野多数派别和势力都大失所望,渐行渐远,或者转向敌视。
   
   同时,随着马美关系的恶化,经济形势、社会局势迅速恶化。正可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般迟又遇打头风。毛衣战只是刚刚开始,金融战科技战政治战将会接踵而来,许多灰犀牛黑天鹅将会接踵而来,成为马帮难以承受之重。甚至某些微不足道的小事件,也可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黑云压城,暗潮汹涌,内忧外患,空前深重,此伏彼起,防不胜防。这次月饼只怕是马帮强挣的最后一口气了。2019-10-1

此文于2019年10月0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