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革命的鲱鱼战略]
谢选骏文集
·22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谢选骏: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推敲论语(论语升级版)
·《论语升级版》第一章學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二章為政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三章八佾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四章里仁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五章公冶長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六章雍也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七章述而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八章泰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九章子罕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章鄉黨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一章先進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二章颜渊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三章子路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四章憲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五章衛旃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六章季氏
·《论语本文升级版》第十七章陽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革命的鲱鱼战略

   谢选骏:香港革命的鲱鱼战略
   
   《“弱者”在大自然的生存法则》(腾讯 2019年09月02日)报道:
   
   鲱鱼,学名太平洋鲱鱼,也叫做青鱼,是一种游动灵活、身长25~35厘米的小型鱼类,主要生活在太平洋的水域中。


   由于鲱鱼的体型小,所以它们的天敌很多,只要是任何体型比它们大的肉食鱼类,例如鳕鱼、鲑鱼和金枪鱼等,都可以捕食它们。
   只是虽然鲱鱼有许多天敌,但在现实生活中,鲱鱼并没有因此被比它们大的鱼捕杀殆尽。不但如此,它们的种群数量还非常庞大,可说是世界上产量最大的一种鱼。
   那么在凶险莫测的海洋里,身形瘦小的鲱鱼又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呢?
   
   这就要得益于鲱鱼它们天生的团队合作精神了。由于鲱鱼深知团队合作的奥妙,因此单只鲱鱼若想壮大自己,只有通过加入团队,才能令自己更加强大。所以数量众多的鲱鱼常常会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团队。
   这个团队里的鲱鱼,少则上万条,多可以达到百万条。因为鲱鱼的成群游动,可说是一种视觉飨宴,场景十分美丽、壮观。
   而在团队里,为了数量如此庞大的群体,在行动上能够保持一致,每条鲱鱼都会严格遵守三个规则:一是只注意离自己最近的伙伴;二是当身边的伙伴动时它也跟着动;三是伙伴之间保持适当的距离,以便遇到紧急情况时进行空间调控。
   这些鲱鱼团体,远看就是一团活动的阴影,也非常像一个巨型的海洋生物,在外观上比一般的肉食鱼类大得多,也因此造成这些捕食者不敢随意靠近捕食。而且鲱鱼密集、成群、快速游动的线条,加上闪烁不定的形状,常会把敌人搞得眼花缭乱,无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某一条鱼身上。即使这些大鱼能冲入鱼群中,把密集的队伍冲散,但被吃掉的鱼也为数不多。由于不能锁定单个鲱鱼进行攻击,鲱鱼的生存机率也大为提高许多。
   如果遇到体型更大的鲸鱼冲过来时,处于边缘的鲱鱼在发现时,就会迅速下潜。根据团队行动规则,内部的鲱鱼也会跟着下潜。如此一来,就可以带动整个团队迅速下潜,这时冲过来的鲸鱼就会扑空,等它转过身想再扑时,鲱鱼群早已下潜30米,摆脱险境了。
   就是这样靠着团队合作,加上鲱鱼的机智敏捷,因此鲱鱼群能躲过大多数鲸鱼的追杀而存活下来。因此对于鲱鱼来说,一旦脱离了群体,就注定会成为悲剧。毕竟个体的力量极为有限,很容易被对手锁定,在一对一较量时,完全不具备任何优势的鲱鱼,很快就会被体型更大的鱼吃掉。
   由此可见,充分的团队合作,比起单兵作战,能获得更高的成功机率,而这也正是弱小者的生存法则。
   
   谢选骏指出:“腾讯”虽在共产党监控之下,但它在2019年9月2日刊登的上述报道,却似乎在总结“香港革命的鲱鱼战略”——由此可见大陆人民对于香港的真正关心,由此可见香港革命是“新代南北朝格局”的产物,由此可见北朝大陆对于南朝香港(还有台湾、澳门、南洋)深刻吸纳。2019年的“台港同心”正如1989年“两岸同心”一样,都是“现代南北朝的脉动”。心动不如行动,没有行动就无法成就心动!
   
   《香港反送中下一步 成立海外“临时政府”?》(美国之音 2019年9月2日)报道:
   
   截至9月1日为止,香港反送中运动已经有将近一千人遭到逮捕,警方总共发射了两千多枚催泪弹,面对中共建政70周年的“十一大限”将至,解放军九月清场传言不断,有台湾专家建议香港反送中运动在此关键时刻应有“拉长战线”的心理建设与物质准备,在海外另起炉灶成立“临时政府”等待时机。香港反送中的下一步究竟是不是有可能成立“海外临时政府”?国际社会除了道德呼吁之外还能提供哪些帮助?台湾是否应避免过度卷入香港内部的纷争,从而招致北京的报复?《海峡论谈》邀请前台湾外交部研设会主委颜建发与香港著名时事评论员、民主派政党社会民主连线创党主席黄毓民深入分析。
   
   仿效西藏 长期抗战?
   
   颜建发建议,反送中要成立一个海外临时政府,香港民主才有未来。他指出:“如果没有一个支持中心来组织和调动支持,到后来整个抗争会变成乌合之众。比如现在我们有一笔钱想捐给抗议人,要捐给谁,有一个好的构想跟谁提呢,如果有一些对话,要跟谁对话呢,到后来会变得很散。我会提到临时政府不一定非得是政府形式,但一定是要有一个组织来做这种统合工作,而且这要是一个长期的。比如炒葱花蛋不能说要炒葱花蛋的时候才种葱,是来不及的,所以一定要有规划。过去30年,六四的这些海外人士已经沉淀了30年,到现在看起来也没有太大的成功,这就给我们的教训就是很多事要预则立,要规划,要有一个步骤。尤其是香港年轻人的国际观和知识水平都够,一方面有武,一方面还是要理性的规划,做长期的抗争,尤其是面对这样一个大机器。美国现在都感觉到共产党在挑战了,更何况是香港这样一群没有组织的公民,力量是很微弱。所以需要有一个组织来支持这样一个活动。就像达赖喇嘛一样。假如今天不是因为达赖喇嘛在海外,恐怕西藏就会很孤立。这就是为什么要提出一个海外临时政府的概念,这只能香港人自己去规划自己去想,因为只有香港人自己知道自己的需要。”
   
   冷气军师 人血馒头?
   
   不过黄毓民对于香港反送中成立海外临时政府的建议持不同观点,他说:“我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们在香港对政治的感受,无论是英国殖民地或者1997年7月1号之后变成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对言论自由的决心和行动从来没有改变过,对于颜教授的看法,我自己提供三点供他参考:1, 我现在每天都在做节目去评论反政府运动,我自己告诉自己,我们是完全站在公益的立场去批判当权者,我们从来不会把自己看成为意见领袖政治领袖去教训这些年轻人教导他怎么做,什么时候应该用道德感召,什么时候应该用勇武,我们从来不会讲这种话,我觉得这个完全是没有意思的。2, 鲁迅讲过,吃人血馒头。吃人血馒头的是什么人呢?第一个是香港的民主派,他要把这个运动化成年底的区域选举还有明年立法会选举的选票,这个是吃人血馒头。第二个赢家是蔡英文,蔡英文本来这次总统选举要垮掉,结果现在她几乎稳赢,没有反送中,她就不可能赢。所以你们这些吃人血馒头的人对香港这些每天在街上冒着生命危险把个人生死置之度外的年轻人,你去教他们怎么做,我觉得是非常可笑的一件事。3,无论是海外临时政府也好,或者海外组织也好,现在在美国,加拿大,澳洲,欧洲,所有的香港人都动起来了,无论是示威游行集会,大家都在做,通过网络经常保持非常紧密的联系。关于钱的问题,捐到哪里去,我们香港现在有人道基金,通过上几次大规模游行,香港人自动把钱丢进钱箱的加起来也有四五千万。这些钱怎么用,就是那些被捕的人进入法律程序,需要律师,现在已经有好几个律师团队在做这种事情。现在网络上流行一个词汇叫“冷气军师”,就是坐在冷气房当军师,而人家在线上斗争,没有去现场看是没有感动的,所有共产党的暴行在香港,它没有直接参与,可是它会通过香港的一些机构,比如元朗721黑社会打人,完全是中联办和立法会议员在策划的。我去现场访问一些村民搜集资料,图像非常清楚,这是流氓的做法。所以海外组织临时政府的建议,我认为一点作用都没有。”
   
   黄之锋九月访台?
   
   被问到黄之锋保释后据说九月仍可访台,是否将拜会民进党?蔡英文总统有关香港的发言被台湾反对党批评为选举操作,对此,颜建发表示:现在香港需要更多的朋友,香港人被压制让台湾人更清楚北京“一国两制”的不行。至于蔡英文是不是连任是靠她多方面的包括外交,内政,军事。不是建立在香港的痛苦之上,香港的痛苦即便是蔡英文不出来选,它也是会发生,所以台湾和香港应该联盟。香港也有一些学生要来台湾避难,台湾很多的机构都在帮忙。台湾跟美国的信赖关系好不容易建立,但如果这个时候走太前面反而会让香港的局面更乱,台湾也是考虑到如何对香港最有利才做的举措。蔡英文做法相对保守,我们提出“冷气军师”的概念,这是我们的好意,至于香港要怎么决定,要香港自行解决。
   
   港台命运相连
   
   台湾方面除了呼吁之外还可以提供哪些实际协助?黄毓民指出:“1997年以前,台湾已经通过一条港澳条例,如果香港被暴政或者遭遇危难的时候,台湾如何去支持这些人,法律写得很清楚。道义上的奥援,空话,香港人是听不进去的,问题是台湾要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台湾当局无论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对香港负面的东西拿来操作,可是香港有一些优点,不是说它变成特区了就变成匪区了,或者完全被共产党操控,不是的,我们有很多很勇敢的人每天为了保卫言论自由,每天在网络电台骂共产党,我们的用词台湾人就不会用,我们叫共匪,台湾人有叫共匪的吗?台湾现在亲共的人很多,很多香港人希望到台湾定居移民,因为香港的情况很恶劣,这个是事实,可是在政治上来说,作为一个政府,台湾必须要关心香港,因为这个牵动两岸关系,跟台湾利益相关。台湾必须要密切关注,研究一些方案,如果香港面临一些巨变的时候台湾要如何制阻,这个是必然的。美中台三角关系跟两岸互动影响非常大,下一个就是香港。现在就是民进党用反中牌,香港牌和美国牌连续打。我们香港现在处于危急存亡之秋,任何人帮香港讲话我们都是欢迎的。”
   
   谢选骏指出:“临时政府”的概念,显然违背“香港革命的鲱鱼战略”——临时政府提供了一个可以渗透、分化、瓦解、收买、策反、搅乱的平台,中国大陆的海外民运组织,就是一个显著的前车之鉴。在我看来,等“鲱鱼战略”深入人心的时候,就是华人作为一个新的民族超越废垃状态的崭新登场了。那时,汉语民族就能像英语民族那样,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了,而不是牛羊一样让北方的蛮族牵着鼻子走。
(2019/09/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