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狗腿子]
谢选骏文集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狗腿子

   谢选骏: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狗腿子
   
   《元朗事件已整月示威者重返“黑警合作”现场抗议》(2019年8月22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
   
   7月21日黑社会白衣人在元朗进行恐怖袭击,无差别向普通市民满街追打,甚至闯入地铁车厢行凶,当时警方疑似闻风先遁,导致多名市民受伤,时至昨天事件已经过了一整月,行凶者迄今仍无一人被检控,示威者对警方和律政单位继续与黑帮合作拖延检控工作深表不满,重返元朗举行抗议活动,但这一次警方却是大举布防,遭示威者嘲讽香港警察保护黑社会乡绅更比保护市民用心用力。


   
   在示威活动期间,大批防暴警员持盾进入上个月被指黑社会和黑郷分子用作临时大本营的南边围,多名记者随后访摄,据香港01报道,期间有一名男子,声称上址属私人地方,用粗言秽语喝令记者离开该村范围。一众记者随即后退,惟该名男子继续恫吓记者:“不要影(拍照)啦,仲影(还拍)?打X爆你部电话呀!再影打X你呀!”另一名男子则用电话零距离遮蔽记者直播用的电话。在场警员未有阻止恫吓情况,一众记者唯有自保返回村口停车场位置。
   
   警方从21日晚间到22日凌晨的“清场”活动中,一度向示威者威胁施放胡椒水,但没有一如既往般的追逐示威者到港铁站内,或甚至在站内施放催泪弹。但示威者不信任警方,在车站内拆毁部分设施铺满在站内地上,又拉下部分车站的进出口铁闸和放射灭火筒,防止警方进入。黑社会分子上个月就在这个车站内肆无忌惮向手无寸铁的市民手执武器追打,多人因而受伤趟在血泊当中。
   
   市民发起的反黑警勾结活动从晚晚上7时开始,他们在西铁元朗站举行静坐抗议,部分人手持标语,要求政府及警方还市民公道。有数十名市民在车站围观元朗黑夜事件一个月的“记录片”,有人自发在墙及柱上贴“文宣”。
   
   一个月前被黑社会打到背脊“开花”的苏先生重返车站现场加入静坐,他批评警方虽先后拘捕了28人,但统统可以保释逍遥法外,形容市民对警察已经是“零信任”,看到示威者人同此心,令他非常感动。
   
   到了晚上接近10时,有黑衣示威者靠近并试图包围他们形容是上个月黑警、黑郷和黑社会临时大本营的南边围,防暴警察不敢怠慢,排出阵势与示威者对峙。有静坐市民大叫“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示威者在元朗站侧朗日路以垃圾桶、小巴站牌、雪糕筒等设路障,与数十名持长盾防暴警察对峙。
   
   到了凌晨之后,示威者全部撤退,警方亦收队离开。但没有迹象显示,黑社会元朗逞凶一案的“零检控”在这次示威活动之后有任何的进展。
   
   谢选骏指出:记得1989年的时候,北京的片警(派出所警察)趾高气扬地说,“哪个国家的警察不打人?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在他们警察的眼中,警察就和警犬、警棍没有区别,就是用来制造恐怖的打人工具。这是否一种“狗眼看人低”,把所有的政府工作人员都变成了狗官。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就像恶霸豢养的狗腿子。
   

此文于2019年09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